?"
一位親共社團領袖向《大紀元》透露,僅今年4月23日,中共為滋擾法輪功遊行,就付出高達1000萬港元的「維穩費」。(大紀元資料室)

近年來,香港法輪功遊行、揭露中共迫害的講真相活動,屢受中共紅色組織的滋擾。

一位親共社團領袖向《大紀元》透露,僅今年4 月23 日,中共為滋擾香港法輪功遊行,就付出高達1000 萬港元的「維穩費」。


文 _ 李真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國際社會聚焦特首梁振英上任以來,香港「一國兩制」的實施情況,其中法輪功就是一個試金石。不過,這些年來,香港法輪功學員按一般自由社會的正常遊行、揭露中共迫害的講真相活動,屢屢受到中共紅色組織的滋擾,尤其是2012年梁振英上臺後更變本加厲。

一位和中聯辦、北京官員關係密切的親共社團領袖林生(化名)向《大紀元》透露,僅今年4月23日,中共為滋擾香港法輪功紀念425遊行,就付出高達1000萬港元的「維穩費」。

該名親共社團領袖林生,和中聯辦、北京官員關係密切。4月23日在北角目睹青關會等中共外圍特務組織,派出大量人力百般滋擾法輪功遊行,從北角到中聯辦沿途布點,高聲呼叫污衊口號,極度擾民;他因對中共極左行徑感到不齒,故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中共背後組織操控的內幕。

中共滋擾法輪功由「維穩費」買單

林生引述一名深圳國安高層朋友事後的透露,中共當天派出數百人大搞「收錢遊行」,滋擾法輪功,是至今規模最大的一次,據說共花費1000萬港元。除了人均500到600港元,購置大量物資外,更多錢進入親共組織頭目「袋中」。

林生指,這筆錢是從「維穩費」支出。中共內部對法輪功的鎮壓政策上,是打壓經費不設限,「花多少報多少」,故有親共社團長期聽命於鎮壓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在香港大搞「收錢遊行」,目的就是為了賺「維穩費」。如參與4月23日滋擾法輪功的「福建幫」某頭目,據說福建國安部給了他200萬港元。

該頭目據說靠反法輪功發了大財,夫妻都戴勞力士,在西環還開了兩家冰室。他本人也當上了福建某市政協委員。

但林生指,香港不少人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故不少社團領袖都不願與迫害法輪功之流為伍,據說該頭目所在的福建某聯誼會,不少人都選擇退出。

粵、閩國安部指揮廣東幫和福建幫

林生披露,此次滋擾法輪功是由廣東國安部和福建國安部組織的,本地主要是兩股活躍香港的親共勢力配合,一個是廣東幫,尤其是潮汕、陽江一帶,據說屬梁振英陣營的新界黑幫勢力為主,是青年關愛協會(簡稱青關會)在港根據地;另一個是福建幫,是中聯辦操控香港立法會選舉、特首選舉等重要票倉。


4月23日,廣東國安部和福建國安部組織指揮廣東幫和福建幫,再次滋擾香港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集會遊行。圖為4月23日的遊行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4月23日,廣東國安部和福建國安部組織指揮廣東幫和福建幫,再次滋擾香港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集會遊行。圖為4月23日的遊行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為何參與的主要是廣東幫和福建幫勢力?林生說,廣東和福建兩省都是江派盤踞的重要基地,亦是江派下重金培養的「根據地」。

他們運作特點,一是招募本地老先生、老太太、新移民等,以小恩小惠籠絡他們;其次是絕大部分均屬中共傳統鐵票,在各次選舉中,由中共組織投票給親共候選人;另外,從最靠近香港的廣東省運人過來,直接參與滋擾法輪功的活動。4月27日香港《大紀元時報》頭版報導的〈中共廣東運人 來港滋擾法輪功〉,內有詳細的披露。

據記者翻查,4月23日滋擾法輪功的五個親共團體,至少有三個屬廣東幫,包括青關會、香港新界居民聯合會及和諧友好協會;「正義之聲」屬福建幫;另一個團體「慈愛協會」,既無公司註冊,又沒有社團註冊。

4月23日當天,青關會首次組建數十人的「紅色軍樂團」,身穿統一制服,樂器都印有青關會標誌。據說,人員都是從廣東運來香港。他們全部穿統一制服,揮舞統一旗幟,人手更配備一張統一板凳,加上掛中港車牌的「潮州鳳港直通車」運輸物資,花費的確不少。


4月23日當天,青關會首次組建數十人的「紅色軍樂團」,樂器都印有青關會標誌,人員都從廣東運至香港,並有「潮州鳳港直通車」運輸物資,花費不貲。(大紀元)

除了從大陸運來「樂團」等滋擾法輪功外,網上有「蛇頭」在facebook多個群組,以每人500港元招募人手,準備於5月7日再搞滋擾法輪功的遊行。

福建幫、廣東幫近年曾多次參與滋擾法輪功活動,如去年7月,另一個以福建幫為主的「香港民意交流協會」(簡稱民交協),曾在北角、中環等地舉行反法輪功簽名;其後民交協夥同青關會等8個中共特務組織,到旺角麥花臣場館外,參與干擾破壞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新唐人中國古典舞比賽。事件引發多國政要譴責。

民建聯新界社團商會撐場

青關會是梁振英當選後紛紛冒起的「愛字頭」中共外圍特務組織之一,有中共政法委「610系統」背景。

青關會自2012年6月8日在港註冊後,持續以黑道手法暴力侵擾各個向香港市民及大陸遊客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點,包括亮刀恐嚇法輪功學員和記者,多位青關會成員涉嫌故意傷人。

該組織一直被質疑由中共大量「泵水」(輸入資金)。今年3月25日捐款30萬給支持入獄七警的「敬言仁基金」,就被網民質疑青關會的資金來源,網民Coco Yo留言稱:「公開捐照顧費」。

另外, 本報翻查青關會網站(www.hkycasso.com)和facebook,發現近年其活躍於新界社區,和民建聯,以及新界社團聯會、新界總商會等關係密切,主辦的活動均有民建聯要員、新界鄉紳出席,部分疑似派錢、派物資。如2014年7月25日青關會主辦的「慶回歸盤菜宴」,有數百人出席,還邀請了數名藝人獻唱。

另外,青關會facebook顯示,今年2月26日青關會參加香港公益金舉辦的「新界區公益金百萬行」。據查,公益金主席是梁振英太太梁唐青儀。

青關會臭名昭著 屢換新址

擔任青關會會長的楊江原是新界總商會董事,曾代表新界總商會參選區議會。他擔任青關會會長後退出新界總商會,一度扮演偽中立、獨立角色,近年轉向積極參政。

除擔任屯門商會主席外,2014年他又以青關會會長身分,獲北區區議會委任為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增補委員,並日趨高調。他又擔任新界居民婦女聯合會發言人,2014年曾率領該組織等8個團體近700人遊行,追擊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去年曾為中聯辦支持的議員何君堯助選。


青關會會長楊江(左)、頭目林國安(中)、青關會主席洪偉成(右)是主要在香港擾亂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地下黨員。(攝影/宋祥龍)

青關會主席洪偉成是中資機構燕京啤酒公司的總經理,據路透社報導,洪偉成據信是中共統戰部在香港的核心成員。青關會會址一度在燕京大廈,其後搬到附近樂鳴街6號,最近又搬到靠近沙頭角的新界萊洞村一個鐵皮屋,在裡面有大量污衊法輪功的橫幅。

4月23日另一個滋擾法輪功的中共外圍組織「正義之聲」,在近年多個江派亂港活動中都「落力表現」。3月26日被傳媒揭發,以每人600港元,搞「撐林鄭月娥」集會。其頭目是陳學干。

中共耗國力四分之一鎮壓法輪功

中共在公共安全開支(俗稱維穩費)的數額,一直被批評驚人,甚至超過軍費,惟今年中央未明確列出相關數字。據香港資深媒體人呂秉權引述大陸中央與地方財政預算報告披露,2016年中央本級的維穩費支出為1668億人民幣。2004年前,一位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在該省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3年報導,中國經濟資源的四分之一被用於迫害法輪功,從政府花在公安系統「610」的錢就可以證明。前天津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曾披露,在610內確有人因迫害法輪功賣力而發財。

追查國際:迫害法輪功罪責難逃

總部設於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言人汪志遠表示,他們正就香港親共團體滋擾法輪功一事進行調查,日內將公布調查報告,提供給世界各國政府機構。

他強調,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前黨魁江澤民指揮下的中共國家群體滅絕犯罪、反人類罪。追查懲辦沒有國界的限制,是全人類的共同管轄權。中共的一切犯罪活動都在全民的監視之下,都被紀錄在案。

2016年底,美國國會通過了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追責法,並正式成為法律,補充了原有相關法律的不足,為全面追責迫害法輪功的疑犯提供了更充足的法律依據。

汪志遠還說,共產黨歷來善於用替罪羊平息民憤,參與迫害的官員和警察隨時都可能成為中共推卸責任的犧牲品。

2004年江澤民就曾試圖派出親信與美國的法輪功學員談判,欲殺一批警察換取對他的撤訴。今天,中共威逼利誘那些人犯罪,為他們賣命;明天,中共出賣那些人,拿他們的人頭騙取民心。汪志遠呼籲參與團體和個人自首並舉報罪惡,爭取立功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