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後記(上) (第531期2017/05/18)

?"
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Karl Dietrich Bracher)(網路圖片)

文_ 仲維光

無標題文件

筆者按:

〈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一文發表在孟浪主編的《致命的列寧》(溯源書社,2017,香港)一書。這篇六萬五千字的文章全文共分四個章節,包括五部分內容。第一部分是為什麼選擇這個題目總結十月革命百年來的歷史,即為什麼總結這個歷史首先要反省改變自己被十月革命所塑造的思想框架,為什麼會選擇布拉赫教授。第二部分是介紹布拉赫教授是誰。第三部分介紹他的歷史研究和極權主義研究。第四部分介紹布拉赫教授為什麼把這一百年的歷史稱為極權主義的百年,對百年歷史的描述分析。第五部分,作者的心得。在布拉赫教授關於意識型態和極權主義研究基礎上,提出我們所說的現代社會是後基督教社會,究竟什麼是民主社會的最危險的陷阱。

這是中文世界第一次介紹布拉赫,第一次系統地從歷史的角度介紹極權主義問題的發生和演進。筆者認為是了解極權主義思想和歷史問題必讀的一篇中文文章。由於出版了紙本的書,所以這篇文章短期內不會上網。需要閱讀的朋友可以到港臺書店及郵購網站購買。此外,你也可以從這篇寫作後記了解捕捉這篇文章的一些內容。

對布拉赫教授陌生的中文知識界

今年三月十三日,是給戰後德國社會的政治文化打下深刻烙印的著名學者布拉赫(Karl Dietrich Bracher)教授誕辰九十五周年紀念日。這篇發表在孟浪主編的《致命的列寧》文集中的〈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本來是計畫為這個紀念日寫作的一篇祝壽性的、帶有研究性的文字,但是由於這本文集要在三月分上市,所以這篇文章只好提前到去年十月完成。

說來話長,我是從九零年開始極權主義問題研究的,走了二十多年,去年才基本走到這個研究的最後階段——冷戰時期的極權主義討論。為此,我準備在第一篇寫完關於弗里德里希的極權主義研究後,第二篇寫作介紹關於布拉赫教授的研究。之所以準備第二篇寫作這個題目,除了因為內容和歷史原因外,就是因為二〇一七年是布拉赫教授九十五歲壽辰。我希望用我的這篇文字在中文界作為首次系統地推崇介紹他的思想及工作的文章,同時也希望作為祝賀他九十五歲壽辰的第一篇中文文字。然而,八月初孟浪兄來信說,二〇一七年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他認為這個事件決定性地影響中國這一百年的歷史,在中文世界應該認真總結反思。為此他希望能夠推出一些有分量的作品,希望我能夠協助提供,但是必須要在十月份交稿,這樣才能保證在二〇一七年第一季度出版。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