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期兩天的「一帶一路」國際峰會15日在北京落幕。雖有近30國領袖與會,但西方主要國家大多只派出代表低調出席。(AFP)

為期兩天的「一帶一路」峰會15日閉幕,為了遊說歐盟代表簽署一份貿易聲明, 中國甚至延後閉幕一小時,但還是有多國拒簽。

本文盤點這次「一帶一路」峰會的六大看點。

文 _ 薛飛

為期兩天的「一帶一路」國際峰會15日在北京落幕。與會近30國領袖中,雖然包括了俄羅斯總統普京、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等多國領袖,但西方主要國家除了義大利外,分別只派出代表低調出席,印度更沒有參與峰會。

就在高峰會開幕前,北韓又發射了一枚彈道導彈,分散了國際社會對北京這次精心準備的國際會議的聚焦。以下總結本次「一帶一路」峰會上的多個看點。

歐洲國家拒簽署共同聲明

據法新社的報導,參加會議的歐盟國家代表,包括法國、德國、英國、希臘以及葡萄牙等國,拒絕在即將公布的共同聲明上簽字,理由是公告沒有重點強調歐盟所關注的公共市場透明度、以及社會保障和環境保護等條款,而西方輿論則擔心北京試圖通過這個計畫加強中共在全球地緣政治舞臺的地位。

發起「一帶一路」的習近平在峰會開幕時的演講中特別強調,這個由中國發起的經濟貿易走廊「並不是另起爐灶、推倒重來」,而是與各國的「戰略對接」,撇清外界對「一帶一路」有地緣政治意圖的質疑。

川普派代表參加


在這次高峰會中,美國和日本、澳洲、加拿大等美系盟友,不是與會代表層級較低,就是態度低調。擔任美國代表團團長的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直到峰會登場前夕,才隨美中貿易談判「百日計畫」進展確定出席。此外,博明不僅未在論壇開幕式或高級別全體會議上發言,也未出席圓桌峰會。

但據路透社報導,博明在峰會上說,美國歡迎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促進基礎設施聯通的努力,美國企業有落實國際基礎設施項目的多年成功經驗,能提供「一帶一路」項目所需最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

但博明同時強調,這個政策的成功仰賴許多因素,包括:必須做好評估、融資、建築和維修;政府採購程式必須透明等因素。


擔任美國代表團團長的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強調,一帶一路政策必須做好評估、融資、建築和維修;政府採購程式必須透明,才有可能成功。(Getty Images)

有報導認為,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政府為爭取經貿利益,派博明出席,是給北京面子,實際上對這項挑戰美國國際影響力的倡議,懷抱警惕之心。

美國前財政部長鮑爾森毫不諱言,美國肯定是全球最懷疑「一帶一路」的國家之一。北京必須加強展現「一帶一路」的開放性與透明度,全世界與美國企業才會更接受這項倡議。

平壤射導彈 代表低調出席

此次峰會引人注目的是,不斷製造事端的北韓也受邀參加本次峰會。就在峰會開幕當天,北韓當局在當地時間周日清晨5點半再次發射了一枚彈道導彈,轉移了部分國際媒體對這次峰會的關注。

5月12日,美國曾對中共邀請北韓參加「一帶一路」峰會表示不滿。美國駐華大使館向中共外交部遞交了一份照會,表示在國際社會向北韓施壓,要求其放棄核武器之際,邀請北韓參加是中國發出的一個錯誤的信息。

或許因為中國的施壓,由北韓對外經濟部長金英宰帶團的朝方代表刻意迴避與外界接觸。

印度拒參加 同時發警告

儘管另一人口大國印度沒有派代表團參加這次會議,同樣成為外界關注的一個焦點。

印度由於不滿中國把與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經濟走廊」納入「一帶一路」,而且計畫在印巴主權之爭的克什米爾地區興建水壩,拒絕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印巴曾進行三次戰爭,其中兩次就是為克什米爾區域的爭議。


印度由於不滿中國計畫在印巴主權之爭的克什米爾地區興建水壩,拒絕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圖為2014年12月24日巴基斯坦一水電項目倒塌,包括中國工程師在內的四名人員遇難。(Getty Images)

印度外交部發言人貝格雷表示,印度不能接受一個危及國家主權的計畫。

印度不僅拒絕出席此次峰會,同時還警告參加峰會的國家,他們可能會承受「無法支撐的債務負擔」。

路透社表示,對新絲綢之路計畫其中一個批評點,在於中國企業和銀行進行和資助的大型基礎建設項目,可能讓地主國疲於償還貸款。

此外,有國際問題分析人士說,中方試圖借助「一帶一路」計畫來擴大在歐亞大陸的勢力範圍,印度無法接受這種中國模式。



俄羅斯著眼北極航道

雖然俄羅斯總統普京被這次峰會尊為上賓,但外媒分析認為,俄國可能不會從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中獲益太多。

5月15日峰會結束後,普京對媒體表示,希望「北極航道」同「一帶一路」連接起來。今年3月在俄羅斯北部地區所舉行的北極論壇會議上,俄羅斯曾呼籲中國投資北極航道和附近基礎設施。俄羅斯也希望中國能投資幫助建設一條連接北極航道主要港口和西伯利亞鐵路大動脈的重要鐵路。

俄羅斯的北極作戰裝備和北極作戰部隊不久前也在莫斯科紅場閱兵中首次亮相。有分析認為,俄羅斯正把北極航道視作自己的水域,企圖全面控制起來。

但目前中國在俄羅斯推動「一帶一路」項目遇到困難,雙方對被認為是「一帶一路」在俄羅斯境內重要部分的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分歧嚴重,至今未落實,雙方在這次峰會上對項目都保持沉默。

許多俄羅斯學者認為,西方對俄羅斯制裁後,中國對俄羅斯的投資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中國問題學者加布耶夫說,中國去年的大部分海外投資都集中在歐美等西方國家,在俄投資僅占中國海外投資的2%。

《金融時報》報導,一些俄羅斯官員私下也擔心,中國的這項計畫有可能侵占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因為「一帶一路」的路線會經過很多前蘇聯國家,這裡也是俄國歐亞經濟聯盟的地盤。

人權問題

北京當局雖稱「一帶一路」計畫互惠互利,但外界留意到「一帶一路」牽涉到多個人權記錄欠佳的中亞國家。總部設在美國的組織「人權觀察」表示,這些國家發展基建的同時會怎樣處理受影響的當地居民,令人擔憂。

在「人權觀察」發表的聲明中,舉例指中亞國家塔吉克斯坦在2014年興建一座水壩,要求受影響的居民遷到鄰近地區,卻沒有提供足夠賠償,也沒有在居民的新家園提供足夠的公共設施和服務。

聲明還指,中共當局正加強對新疆地區的監控,認為這是為了防止當地有人策劃針對「一帶一路」工程的襲擊。

此外,今年2月,中共當局為推動「一帶一路」在斯里蘭卡斥巨資修建港口和工業園區,引發斯里蘭卡數百名當地民眾的抗議,抗議民眾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


2017年2月1日中共當局為推動「一帶一路」在斯里蘭卡斥巨資修建港口和工業園區,引發斯里蘭卡數百名當地民眾的抗議,抗議民眾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AFP)

這也是中國在海外的投資項目一個常見現象。早前中國連接老撾和泰國的鐵路工程,在非洲的建設項目都曾遭遇當地人的抵抗。

整體對「一帶一路」的設想,外界仍存在很多質疑。經濟學人智庫的中國分析師馬羅(Nick Marro)說,「一帶一路」最大隱憂在於中方對這些國家融資的透明度,以及中方能否有效控制周邊國家的安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