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以來滬深兩市上市公司高管離職者達4030人,其中多家公司高管一夜之間集體出走。(AFP)

據Choice數據統計,2017年以來,滬深兩市上市公司高管離職者達4030人,其中多家公司高管一夜之間集體出走。

陸媒分析,上市公司嚴重虧損、監管力度加大、企業重組步伐加快、待遇下降等因素令高管們選擇走人為上。


文 _ 王東東

2017年以來,滬深兩市上市公司高管離職人數高達4030人。根據Choice數據統計,僅4月3日至5月3日一個月間,滬深上市公司有1846名高管離職,其中有多家公司高管在一夜之間集體出走。

據《證券日報》報導,這1846名高管離職,其中因換屆、身體健康和退休等問題離職的有649名;有36人在離職前存在違規行為;其餘1000多人是別的原因。大多數辭職高管持有自家公司的股票,離職高管中最高薪酬達百萬元以上的有169人。

例如2017年1月9日ST慧球公司五名董事會成員及二名監事集體提出辭職;2月28日萬福生科副總經理汪海峰、財務總監高先勇和副總經理兼證券事務代表熊猛均辭職。

4月,中原環保、中油資本等上市公司高管集中離職,離職高管人數多達十餘人,離職原因為換屆。4月27日,山煤國際公司董事長趙建澤、副董事長蘇清政、董事宮來喜等12人辭職。4月17日,ST油工總經理徐文清、副總經理王嘉春、徐安利、薛巍、總工程師宋清山等八人辭職。

5月3日晚間ST魯豐發公告稱,該公司董事長王景坤及董事張河濤等八人因個人原因辭職,該公司股票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超過12%,屬於股票交易異常波動的情況。

Choice數據發現,2017年以來,滬深兩市上市公司高管多達4030人離職,其中423位為董事會祕書辭職。近年來,「董祕」一職被稱為高危職業,處罰名單中不乏董祕的身影。在辭職的董祕人群中,有32人背有「違規」身分。

高管大量離職甚至有一鍋端式樣的辭職,例如2016年5月24日,中毅達公告稱,董事長、總經理劉效軍,以及公司副總經理、董祕、財務總監林旭楠申請辭職。6月2日,中毅達又發公告稱,董事馬慶銀、監事謝若鋒等11名董監高管人員向公司提出辭職。十天裡該公司16名董監高管人員中已有13名人辭職,中毅達被市場戲稱為「超級妖股」。

據不完全統計,上百家上市公司出現高管集體離職事件,比如全聚德、沱牌捨得、科融環境、安泰集團、中毅達、中鎢高新這六家公司的高管在一夜之間集體出走,其中安泰集團是因為收到山西證監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其信息披露違法受到相應處罰。

為什麼會出現上市公司高管集體辭職的現象呢?

公司陷困境面臨退市 走人為上

大陸媒體分析,上市公司的生存壓力不斷加大,相當一部分上市公司已經陷入困境,嚴重虧損、資金鏈斷裂、面臨退市等。可是很多企業所在的地方政府不允許企業退市,要求企業必須把殼保住,甚至會拿出一部分資金和政策來支持企業。作為企業的經營者和管理者,自然知道企業的問題在哪裡,縱然享受到政府的資金和政策,也難免有退市的風險。與其占著崗位解決不了問題,不如走人為上,於是選擇辭職。

另外,監管的力度加大。過去出現虧損還可以通過做帳(包括做假帳)、變賣資產、違規操作、政府補貼等手段維持經營,現在隨著監管力度不斷加大,對上市公司行為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特別是不規範行為,將直接與企業高管掛鉤,搞不好就會受到監管紀律的追究。於是很多高管選擇離職,對他們來說,找一份不錯的工作難度還是不大的。

第三個因素是企業重組的步伐加快。由於陷入困境的企業較多,而等待上市的企業也很多,如何保住殼資源,又如何加快上市步伐,就成了擬上市企業和上市公司之間談判的一個重要結合點。一旦重組成功,上市公司高管調整也就在所難免。不僅如此,一些企業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也會對企業的經營層和管理層帶來影響,引發部分高管辭職。

第四個因素是高管的待遇下降。隨著企業效益的下滑,高管們的收入也在下降,有的甚至不如其他糊弄的企業。加上有關方面對國企高管薪酬出臺了限制措施,一些國企上市公司的高管,也就選擇了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