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_ 溫嬪容

一位瘦得像竹竿的女孩,140公分的身高,體重只有32公斤,鼻音很重,看上去像個小學生,但電腦上病歷顯示她已13歲。她媽媽為了她,開兩個半小時車程,帶她來求診發育不良的問題。

在診所時,女孩一直在打噴嚏,手裡還拿著冰飲料在喝,穿著短裙,打扮得很俏麗,穿著都是上品,想必是有錢人家千金。她一坐下來,就翹著二郎腿及抖腳,手肘靠在桌上托著下巴,擺出一副臭臉,看病愛看不看的,問話愛理不理的,都是媽媽在回答。如果媽媽的回答令她不滿意,就斜眼瞪媽媽,順便罵上幾句難聽的話;可憐的媽媽,像奴才一樣極盡所能的討好服侍這位小霸王。

眼看著這一幕,我心裡就在盤算著如何配合演出馴駻記,解救悲情的媽媽。我說:「小公主,妳不想看病是嗎?那妳就出去!我請小姐退掛號費給妳媽媽。」女孩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哼了一聲,手指著媽媽說:「是她叫我來看病的,又不是我要來看的。」

我立刻板起臉孔說:「妳沒有看病的意願,再好的藥也不會有效。妳翹著腿一直抖腳,脈也把不準。妳到外面想一想,要治療再進來。」此時她把腿放下來,手肘也縮回去,但嘴巴還是翹嘟嘟的。媽媽在旁邊求她,說已在外候診等了一個多小時,再等回家會很晚。

這個女孩有過敏性鼻炎,食慾很差,愛吃垃圾食品,月經尚未來,精神不易集中,情緒易怒,這種先天腎氣不足、後天失調的症狀,針藥同治效果才會好。一說到針灸簡直是要她的命,又開始展開拉鋸戰。每針一針就像上演一場濟南慘案,見她尖叫、哀號、打人、踢腳、髒話全上場。我心如髮目如電,在她掙扎的夾縫中瞬間快速進針,簡直像在演武俠片,當時只嘆自己沒練成小李飛刀變成飛針,一次同時下上幾針。

針的是安神的四神聰穴,長高的百會和湧泉穴,調內分泌的足三里、三陰交、曲池和合谷等穴。針幾次後,這個聰明的女孩,自己感覺有進步,雖然嘴上還在罵,也開始半推半就,不再掙扎的接受針灸治療了。

看時機成熟,我對她說:「小公主,妳有天使般的臉孔,但卻有魔鬼般的嘴,三句話沒一句好話,這會影響妳的治療,妳應該希望縮短療程吧!妳媽來回要開五個小時的車,很累呢!妳玩的時間也減少了。如果妳心甘情願的治療,常懷善良的心,所說出的話,就會像口出蓮花,改變妳自己身體能量場,會好得快一點。」之後我常藉著看診時機對她循循善誘。

治療一個月後,初經來,經期結束後,女孩像含苞的花突然綻開,整個臉脫去稚氣變得亭亭玉立,真是美極了!上蒼太神奇了!三個月後長高3.5公分,不但變得乖巧,也沒聽到她再對媽媽惡言相向,還介紹她同學來看診。我顧念她們路途遙遠,告訴她媽媽,女兒發育的土壤我已整地整好了,應該可以順利成長。告知應注意事項,後續的調理便介紹就近的醫師看診。(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