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越演越烈的反腐「打虎」風暴中,從運動式到制度式打貪,習近平距離正式調查江澤民僅差一步之遙。(AFP)

近期,江澤民再次中風住院的消息紛紛見諸 香港媒體、法國媒體、美國中文媒體,隨後微信上又瘋傳江死訊。

專家指出,從整體來看,從現在5月到19大召開, 中間有三個關鍵的時間段——

從現在到北戴河會議前、從北戴河會議後到七中全會之前、 從七中全會到19大召開。

從這些時間段發生的事,就能分析出雙方的力量對比, 並對19大的人事安排做出推斷。

文 _ 王淨文

江澤民的三次「死亡」

2017年5月8日,從香港媒體開始,法國媒體、美國中文媒體紛紛報導,江澤民4月17日傍晚在散步時再次中風,入住上海華山醫院,隨後微信上又再次瘋傳江死訊,包括具體時間:「老江9:02分走了。消息還在封閉,留意今晚的新聞聯播。」結果,新聞聯播連續幾天並沒有任何有關江本人的消息。

5月9日,曾任臺灣國防部副部長的學者林中斌(Chong-pin Lin)在私人Facebook發帖稱:「據多重來源指出,江澤民半身癱瘓已有數天。昨日(5月8日)一度過去,但被急救回來。所餘時間應已不久。」

臺灣著名政治學者明居正分析說,江澤民的活過來了,很可能類似當年的鄧小平。鄧1997年2月死去,但早在1994年10月國慶之後不久,鄧就住院了,後來病情越來越重,靠呼吸機維持生命,跟植物人差不多。但就算是植物人,鄧家也拖了2年多的時間,最後才宣布死亡。

明居正預測,這次江派也會竭力讓江澤民這樣「活」下去。

屢傳病危不治、死了又活過來的江澤民,這已經是第三次「死亡」了。

最著名的一次是2011年7月6日下午6時,香港亞視新聞獨家報導江澤民病逝,全世界都驚動了。不過亞視並非獨家,6日中午已有《山東新聞網》以大字標題報導江澤民逝世消息,只是隨即被撤。

據說那次江澤民是因為貪吃野生甲魚,被甲魚體內的寄生蟲感染,差點一命嗚呼。《新紀元》此前報導過獨家新聞,江的這次詐死消息,是胡溫陣營的人故意放風出來的,想試探下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的反饋,結果大陸很多地方的百姓放鞭炮來慶祝江的死亡,人們太討厭江了,恨不得他早死。

第二次是2014年9月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媒體問到江澤民死訊傳聞是否屬實時,她表示:「無法證實」。


2014年9月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被媒體問到江澤民死訊傳聞是否屬實時,她表示:「無法證實」。(大紀元資料室)

該次死訊來源於8月30日日本《東京新聞》的報導,江澤民在8月上旬因為舊疾惡化,病情相當嚴重而住院急救。只不過這次不是「病從口入」,而是「精神受到相當大的打擊」。報導稱,江澤民一直反對調查周永康,但在習當局7月29日立案查處周之後,江澤民的身體不支,緊急入院。

8月14日《紐約時報》以斗大標題:「After Tigers and Flies, Now a Spider:Jiang Zemin」(繼老虎和蒼蠅後,現在輪到蜘蛛江澤民)為題的大篇幅報導中,指出習近平反貪層級愈拉愈高,打完「蒼蠅」及「老虎」,這次矛頭指向「蜘蛛」──江澤民。

文章稱,江澤民雖然退休多年,但透過其以往黨羽心腹,在黨政軍以及商業界依舊維持影響力。報導引述分析家評論指出,習近平認為,要改變根深蒂固的腐敗和經濟既得利益,江澤民以往20多年的綿密人際網絡必須被清除。

言外之意,江澤民就是腐敗的核心,就像蜘蛛一樣,各個腐敗網絡最後都歸到江這裡,江澤民就是中共腐敗的總教練、總核心。

江派竭力宣稱江沒死

5月9日,一海外網媒稱:「江澤民一名親屬的祕書今天對我們表示,海外媒體聲稱的『江澤民病危正在上海華東醫院搶救』的言論是造謠。」5月10日下午,上海市實驗中學舉行校慶時、校長徐虹透露江澤民曾「親自」致電學校。該學校校名由江澤民題字。還有消息說,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在美國露面,以此來證明江澤民沒死,否則江綿恆應守在靈堂裡。

不過,這些想證明江澤民沒死的消息,都經不起推敲。江綿恆早就被限制出境了,那條新聞沒有寫出時間,很可能是幾年前的舊聞了。上海市實驗中學只在微博上發出,並無大陸媒體報導。江病危傳聞傳得沸沸揚揚之際,江卻仍不露面,只能「打電話祝賀」,反而令他已「癱瘓」或已經病得死去活來的傳聞有了很高的可信度。有人搞笑說:「那個『電話』是我打的」,「江澤民身體很好,他剛給我打了電話」。

江澤民上次公開露面,已是一年半的2015年9月出席北京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且當時從相關畫面可看到,江當時已站立不穩,須在其他人的攙扶下才能登上天安門城樓。

很多人認為,江已經是90多歲的人了,隨時都會死,絕對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江澤民每次傳出死訊,除了一次官方開口澄清之外,每次幾乎都會以「露面」「露名」的方式間接現身媒體,裡應外合,澄清死訊。

江每死一次 百姓就罵他一次

有功能的人看到,每次江澤民快嚥氣時,就有一幫小鬼趕來支撐他,於是江又活過來了。每次傳出江澤民死亡的消息,網上民意都是一面倒的歡呼慶祝,並藉此把江澤民的漢奸身世、出賣國土、鎮壓「六四」學生、迫害法輪功、垂簾聽政、黨政軍大老虎總後臺、江家父子貪腐第一等等罪行抖露一番。


2004年7月1日香港53萬人參與的「七一」遊行隊伍中一個別開生面的活動——「踩江」。(大紀元)

2014年網上還熱傳一段署名為「江澤民被帶走調查」的影片,顯示出雖然人們巴不得江澤民以死謝罪,但就這麼病死也太便宜他,應該要讓國際法庭審判他。江澤民可以說是中共歷任黨魁中最被人痛恨的一個。尤其是自他鎮壓法輪功以來,不僅屢次被民眾告上法庭,被人們將其頭像踩在腳底下痛罵。

特別是2015年習陣營公布「有案必立」之後,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收到21萬份控告江澤民的起訴書,隨時可以開庭審判江澤民,這令江派恐懼不已。

前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冷傑甫表示,今後必須清算江澤民的六筆帳:第一,「六四」大屠殺;第二,盜賣活人的器官,令人毛骨悚然;第三,屠殺少數民族;第四,腐敗;第五,吃喝嫖賭搞女人,上行下效;第六,江是賣國賊,出賣國家土地。

上海著名律師鄭恩寵也表示,這麼多人控告江澤民應該說是大勢所趨,應該說是歷史的必然,體現出整個中國大陸形勢的根本變化。大陸好多法學教授也在法律層面上做訴江準備。

只有倒習聯盟最在意江的死活

有評論說,江澤民確實是一年不如一年,2011年那次病危,還有上海市委官員叫囂說,江澤民定下的18大大盤,胡錦濤、溫家寶動不了,如今適逢19大召開前夕,這次有北京紅二代公開表示,江澤民死活其實一個樣,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為何每次總有一股勢力在配合為江澤民澄清死訊?已故中共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宇分析說,目前中共的政體裡,還有一部分勢力,「這些人,不希望江在這個時候就死了,但是江,反正岌岌可危吧。」他認為,其實江澤民現在死不死,對中國的政局沒什麼影響,「他死了,也是這樣子,沒有死也是這樣子」。

羅宇表示,對於習近平來說,並不在意江澤民的死活。最在乎江澤民的是「倒習聯盟」。羅宇將體制內所有貪腐的人形容為「倒習聯盟」,他說:「所有貪腐的人,都不會贊成反貪腐的,所以從心裡面來講,他就是倒習聯盟的人。倒習聯盟實實在在存在,習近平心裡面也清楚。」

他認為,習近平現在已經控制了整個大局,只是中小局還沒完全控制。「倒習聯盟」發放這些信息,只不過想給自己打打氣。他說:「這些人,發點消息,說他還沒有死,給自己打打氣,實際上對19大,影響不了任何事情。」

羅宇又提到習近平目前考慮的可能是如何處理江澤民的身後事,如何處理他死後落葬之事。他認為,習近平處理江澤民的死可能有幾個層次,一個就是在悼詞中不公布江澤民的過錯和罪狀,那麼江澤民犯下的反人類罪,涉嫌賣國、出賣領土等就會一筆勾消,如果這樣處理,習近平不給跟江澤民算帳,會令社會各界很失望。

第二就是,在悼詞中也說一些官方套話,然後評論江犯了很多錯誤,但不把錯誤連繫起來,那國內的民主勢力認為,習近平還有小小進步。

第三就是,如果在悼詞中,比較詳細羅列鎮壓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這都屬於非常嚴重的罪行,如果能夠具體公布。羅宇說:「那大家就會覺得,死了起碼還把這件事情澄清,比剛才籠統說一句有錯誤,就更進步。」

江派兩大放風攻擊王岐山和劉鶴

5月8日,江派在江「死訊」熱傳聲中,先透過海外網站放了一個獨家假消息,稱「王岐山退休已定,有多個消息來源對我們表示,韓正19大將接替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還說「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的『多數』已控制習近平,退休的原政治局委員在19大人事布局上起的作用已越來越大。」

5月9日,江派再次在海外放風,說「1952年1月出生的劉鶴目前已捲入到『金融反腐』相關醜聞,一名常見到他的人士對我們表示,劉鶴很清楚權力鬥爭的風險,已到退休年齡的他會退休。」


5月8日、9日,江派在江「死訊」熱傳聲中,先後放風假消息,稱「王岐山退休已定」、「劉鶴捲入醜聞,到齡退休」。假新聞說明江派真的害怕了。(新紀元合成圖)

很明顯,這兩個都是假消息。習近平依仗王岐山反腐,王岐山不但不會退休,還會進入19大常委,詳情請看新紀元叢書《王岐山19大留任新職》。

4月26日,中共2017年全國經濟體制改革工作會議在京召開,劉鶴首次以「中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組長」的身分現身並講話。已經是發改委副主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劉鶴,這個新身分表明了習近平對他的重視,劉鶴將負責中國經濟體制的改革,這麼關鍵的人物,怎麼可能退休呢?

反過來看,江派媒體放出這樣的假消息,說明他們真的是害怕了,真的是喪失理性的亂咬亂叫了。

江派利用股市製造混亂 令習難堪

2015年8月前後的北戴河會議前夕,大陸出現了罕見的股災,令習陣營執政非常難堪。《新紀元》報導說,當年6月到8月間的重大股災,是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多個江派家族涉嫌參與做空股市。

如今2017年4月以來,大陸股市再次出現大跌。5月中旬,A股近來持續下跌,滬指連續19天低開創紀錄,當時美國、歐洲、韓國、香港股市都連創新高,唯有大陸A股「千股跌停」。有股民感嘆此次「不是股災勝似股災」。有數據顯示,從2015年股災至今已經有超過60%的投資者離場。

從2015年5月12日到2017年5月的兩年間,大陸A股市值蒸發超過20萬億元人民幣,這還沒有計算期間新上市公司帶來的4萬多億元的市值,而股民人均虧損了16萬元。


從2015年5月以來兩年間,大陸A股市值蒸發超過20萬億元人民幣,股民人均虧損了16萬元。江曾的勢力利用股市製造混亂,欲藉股市反制習。(大紀元資料室)

有評論說,「北戴河會議前對壘的山頭攤牌了,有人想利用經濟問題反制習」。報導還稱,有傳聞稱,江曾的勢力想藉股市反制習,弄掉習近平的智囊劉鶴等人,甚至阻止習進一步反貪。

財新網曝光聯通造假 盯住江綿恆

面對江派的一系列挑釁動作,習近平陣營也開始反擊,一場短兵相搏開始了。

5月17日,經常充當習反腐先鋒的財新網,曝出中國聯通4月11日的內部通告,內容有關陝西聯通利用虛擬現金交費等方式進行業績造假的行為,涉及70多名員工被查,包括中共陝西聯通黨委書記、總經理謝國慶。文章稱,4月10日,中國聯通董事長在內部說,陝西聯通5年造假18億。

另據大陸媒體消息,中國聯通在企業改革中,只說不做,2014年至今沒有具體的實施方案。中國聯通19日發布公告,其4月分4G用戶數目比3月分減少24%,本地電話用戶減少46.3萬戶。

5月18日,中國聯通香港股價出現大跌,收跌3.21%,盤中最大跌幅達3.6%。15日中國聯通發布公告稱,已經從4月5日開始停牌,而且從5月16日起繼續停牌兩個月。

熟悉中共官場的人都知道,中國聯通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一手掌控的。江綿恆被稱為中國第一貪。這次財新網曝光聯通的醜聞而沒有被江派阻撓擋住,這就是習近平要動江澤民的一個標誌。


中國聯通連續被曝光,包括陝西聯通業績造假等,其股價大跌,繼續停牌。中國聯通由江綿恆一手掌控,聯通醜聞沒被江派擋住,是要動江澤民的一個標誌。(余鋼/大紀元)

習、曾慶紅都不希望江此時死去

中共全國代表大會一般於9月至11月間召開,歷時7天。比如18大召開時間是2012年11月8日至14日,17大是2007年10月15日至21日,16大是2002年11月8日至14日,15大是1997年9月12日至18日,14大是1992年10月12日至18日。預計19大可能在2017年10月後召開。

中共全國代表大會的日程也大同小異。如18大的日程是,2012年5月至6月,中共中央召開了黨員領導幹部會議,就可新提名為中央政治局及常委會的組成人員預備人選進行民主推薦。當時的400多個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和有關負責人員,都領到一張橘紅色的民主推薦票,內有一張按姓氏筆畫排列的近200人的名單。這些人都是符合預備人選條件的正部長級官員和軍隊正大軍區職幹部。

不過,中共的所謂民主推薦都是假的,比如上次劉雲山得票非常低,但最後還是被江澤民塞進了政治局常委。

7月、8月,中共現任和前任領導人前往北戴河辦公和休假期間,會對政治局及常委會名單,以及央地重要機構地區主要負責人人選進行討論。不過「北戴河會議」被取消之後,一些退休領導人意見的參考性很難完全排除,但其影響力相對更為有限。

9月下旬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將正式研究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的建議名單。10月初,政治局會議將審議這份名單,通過後再提請中共19屆一中全會和中紀委第一次全會分別進行選舉、通過、決定。在19大之前的這些議程或將在很大程度上拍板中共高層人事未來五年新班底。

根據目前的局勢,明居正分析說,19大前夕,無論是習近平陣營,還是以曾慶紅為主來搞策劃的江派,雙方都不想江澤民現在死去。對習來說,假如現在江死了,曾慶紅眼看自己也快完了,很可能會拚死一搏,這令習想平穩、平安開完19大帶來極大風險,而對曾慶紅而言,只有江多活一天,他就多一道保護牆。

從整體來看,從現在5月到19大召開,中間有三個關鍵的時間段,從這些時間段發生的事,就能分析出雙方的力量對比,並對19大的人事安排做出推斷。

第一段就是從現在到北戴河會議前,第二段就是從北戴河會議後到七中全會之前,第三段是從七中全會到19大召開。


從現在到19大召開,期間有三個關鍵的時間段:北戴河會議前、北戴河會議至七中全會前、從七中全會到19大召開。從這些時間段發生的事,就能推斷19大的人事安排。(AFP)

按照以往,18屆七中全會應在19大前一周多召開,對外將討論通過中共18屆中央委員會向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報告,以及《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並決定19大召開的時間和地點,其實中共高層內部,這時已經定下了未來五年的人事安排。

在這三個關鍵時間段,習江雙方更多的短兵相搏就會不斷升級,直到最後達成一個平衡妥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