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構造了一個以貪腐為紐帶的龐大犯罪團伙,帶領黨員幹部公然搶劫了歸13億中國人民所有的國家財富、迫害了一億人的信仰。(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構造了一個以貪腐為紐帶的龐大犯罪團伙,瓜分中國經濟, 帶領黨員幹部公然搶劫了屬於13億中國人民的國家財富,迫害了一億人的信仰。

中共不是一個正常管理國家的政府組織,而是以江集團為核心的貪腐帝國和黑社會組織。

文 _ 何眾力

打著企業改制幌子瓜分「公有制」

2017年4月,《大紀元》連續發表了梁木寫的4萬多字長文〈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的驚天黑幕〉,文章說:「縱觀朝代更替的歷史,沒有一家坐朝廷的敢似江澤民集團這般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搶了天下人的財富,卻鬼使神差般地讓13億中國人眼睜睜看著屬於自己的財富被哄搶、被坐地分贓,竟悻悻然地乖乖就範。」

文章說,中國大陸搞的企業改制根本不是鄧小平「允許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帶後富,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東西,而是江澤民打著鄧小平的幌子搞的「悶聲發大財」。」鄧小平允許一部分廠長經理先富起來的改制受益主體,在江澤民手裡變成了中共131萬高官及其家族親屬配偶子女自己先富起來,同時,江澤民卸載了被鄧小平賦予的「先富」的那部分受益的廠長經理「帶後富」的責任和義務,使他們原本因為要兌現「帶後富」的責任和義務而以雪糕、乳酪、豆腐渣的價格從公有制企業拿走的金山銀山,都變成了自己的私有財產。

打著企業改制的幌子作惡,江澤民讓中國大陸1%的人掌握了全天下90%以上的財富。今天的中共己經蛻變成了一個由江澤民打造的黑幫,搞獨裁、專制、暴政、搶劫、貪腐、淫亂的流氓權貴利益集團。簡稱江澤民集團。

江用鎮壓法輪功來嚇唬下崗上訪者

為了愚弄百姓,江澤民拋售「三個代表」,直接用「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向被搶的中國人民放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黨建的,965萬平方公里、56個民族和1949年以來創造的全部國家財富都是黨的,所以黨就能享受所有財富,這也是文化五毛的理論「財富創造者不一定收割財富」的出處。

另外,江澤民集團打擊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用迫害法輪功學員嚇唬下崗工人和全國百姓,為暴政獨裁嗚槍鋪路。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前後,正值江澤民集團搶劫國有集體企業、瓜分國家資源的瘋狂時期,由於打著改制幌子公開搶劫的不公平性,造成當時每天全國各地都有成千上萬的下崗失業者上訪,暴力抗爭事件不斷發生,對此,江澤民如坐針氈。為維繫其搶劫犯罪所得、唬住下崗工人,江澤民想到了拿法輪功學員當墊背的。可以說,用血腥鎮壓法輪功敲山振虎,為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嗚槍鋪路,是江澤民集團瓜分國家資源的犯罪行為能得手並維持至今的關鍵。


江澤民集團鎮壓迫害法輪功,為暴政獨裁嗚槍鋪路,嚇唬下崗失業的工人農民,想維權卻望而卻步。圖為2000年5月11日天安門廣場遍布警察抓捕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AFP)

放眼當今中國大陸,有多少下崗失業的工人農民,想維權卻不敢,因為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眼睜睜地看著中共對主流社會的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極盡迫害之能,其「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血腥政策,讓下崗失業、被砸了飯碗的億萬中國人望而卻步。

江父子率先哄搶「公有制經濟」

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系1994年由上海經委責成一位黃姓副主任創辦的。該公司總投資1600萬,整個創辦過程,黃姓副主任嘔心瀝血。但公司建成並開張三個月後卻發生了怪事:黃副主任被告知調回科委繼續作副主任,這間公司將被出讓。

由於整個公司都凝聚著黃副主任的心血,因此黃堅決不接受公司出讓決定,並強硬提出:如果出讓,我買。原來這間公司開張被江綿恆盯上,江澤民替兒子找了上海市委。上海市委授命科委搞出讓。當時儘管科委己經將底牌給黃看了,黃還是堅持自己買斷。

科委同意黃買斷,評估報價達到1億3000萬人民幣。上海市委沒想到,就是這個價格,黃副主任也同意買斷。

在這種情況下,上海市委斷然採取強制措施,將黃副主任趕出這間公司。爾後江綿恆空降。接下來,這間公司發生了二件大事。其一,被強制趕出去的黃副主任暫時消逝了;其二,這間公司是按江澤民提出的價賣給江家的,報價300萬人民幣。

《開放》2012年5月號刊登了淩鋒的文章:「黃奇帆為何一直未倒?江綿恆得到上億資產」中調查證實了,那位姓黃的上海市經委副主任,就是後來的重慶市長黃奇帆。

黃奇帆的公開簡歷這樣寫道:1993年1月任上海市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1994年9月任上海市委副祕書長兼市委研究室主任,1994年10月至1995年5月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這裡故意刪除了黃奇帆創立上聯投的經歷,但人們看到,在被江綿恆奪去上聯投之後的1994年9月,黃奇帆被提拔成上海市委副祕書長,並馬上被江澤民的狗頭軍師曾慶紅「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調黃離山」後好讓江綿恆「趁虛而入」,用300萬買下一億多的投資公司。典型的「空手套白狼」。


江澤民帶領兒子率先有計畫的強制哄搶「公有制經濟」,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新紀元合成圖)

有分析說,黃奇帆在重慶跟隨薄熙來出事後,一直沒被中紀委查辦,背後的保護傘就是江澤民,因為一旦黃奇帆落馬,就會招供出江綿恆第一桶金的醜事。

江澤民帶領全黨動手搶天下

江澤民率先一搶,讓中共大小黨官都跟著瘋狂撈錢,以致曾慶紅為家族撈錢的黑手伸向了國有大企業。

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空手套白狼肆無忌憚。他從銀行貸款7000萬買下山西一煤礦,然後請評估公司評估價值為7億5000萬,按此價,曾偉把煤礦賣給了魯能集團,還了銀行7000萬,淨賺6億8000萬;之後,曾偉用同樣方法操作數次,賺了33億,接下來,曾偉居然用這變戲法得來的錢,出資37億3000萬,買下了淨值738億500萬,實際價值超過1100億、甚至更多的魯能集團91.6%的股權。


曾慶紅家族撈錢的黑手伸向國企,其子曾偉用空手套白狼變戲法得來的錢,出資37億3000萬,買下了淨值738億500萬,實際價值超過1100億、甚至更多的魯能集團91.6%的股權。(新紀元合成圖)

2006年,由於工人造反、媒體爆料,使買賣流產。但匪夷所思的是:明明是曾慶紅伸手向魯能搶劫,最終竟變成了由魯能集團出資85億回購自己!

90年代初,高幹子女雖壟斷了房地產、礦產、能源、金融及政府頒發特別經營權的壟斷性經營行業,但大都能夠按中共當時對壟斷行業的要求從事經營活動。從1994年江澤民父子搶了上聯投開始,壟斷行業的高幹子女們也都不守法了。到2006年,當高幹子女們都瞪大眼睛看著曾慶紅蛇吞象:用37億3000萬拿下1100億,被告發後,不但沒有受到處罰,反而獲賠85億,於是太子黨紛紛開始發飆。

江澤民控制的媒體大肆宣傳太子黨無所顧忌地瘋狂斂財,恰恰為江家幫搶、占、貪提供了有利的掩護。今天中國大陸,斂財最瘋狂的就是江澤民父子。

今天的中國大陸,架構江澤民集團所有的家族,資產沒有不過億的。甚至,似曾慶紅、羅干、劉京、李長春、周永康、徐才厚、劉雲山、張高麗等政治局常委家族,資產超過百億美元的都不算富。

江綿恆成了官商一體的縮影

1997年2月,鄧小平去逝,7月,江澤民就授意上海市委任命江綿恆為上海市冶金所所長。1999年11月,江澤民親自任命江綿恆為中科院副院長(副部級)。不過梁木的文章說:「中科院證實:從任命到被習近平免職,中科院沒人見過江綿恆。然而,這個任命卻讓江綿恆有了斂大財的資本,成了官商一體的流氓大亨。」

「江澤民任命江綿恆中科院副院長,是對1998年7月,鄧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向全體中國人民鄭重承諾》七條)之第一條:「懲治官商勾結腐敗」,第二條:「堅決制止高幹子女、配偶經商」規定的踐踏。等於向全黨、全國人民發出了一個信號,即從江綿恆被任命中科院副院長開始,共產黨的天下官商可以勾結,不僅可以勾結,而且官商可以—體。江澤民對兒子的這個任命,其實也是江澤民本人幹官商勾結、官商一體勾當的縮寫。」

為了江家能吃掉國家電信,江澤民絞盡腦汁,他先讓江綿恆以國有上聯投名義入股網通,然後再親自下令將中國電信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的國有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等於送給他的兒子。2008年江澤民再決定將中國聯通與中國網通合併,成立新的聯通公司,將大網通、聯通二套人馬歸一,表面上,壯大了國企力量,實際上是將網通、聯通全部歸於江綿恆旗下,變成了江澤民家族企業。

有報導稱,作為全球最賺錢公司之一的中移動,多年來沒有將大量利潤上繳國庫,而是進了江澤民、江綿恆父子的口袋。中移動前副總裁、前網通總經理張春江,被指是江澤民、江綿恆的「白手套」(中間人)。張春江於2011年7月22日被判死緩,成為江澤民家族的替罪羊。

在上海灘,江綿恆通吃八方,上海灘所有的上市國企,江家都有股份,無論是中國網通(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宏力半導體、上海微創軟件有限公司、香港鳳凰衛視、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等數十家上市國有大企業,江綿恆或副董事長、或董事,無一不是說了算的後臺老闆、無一沒有乾股、無一不坐享其成,大把撈錢。

江澤民家族貪腐,幾乎遍及上海灘一切領域。除了電信,還涉及地產、工程建設、金融、醫療等諸多領域。近年來,中共多起轟動國際社會的重大貪污案都與江澤民家族斂財有關,如「周正毅案」、「劉金寶案」、「招沽權證案」等,都涉及到江澤民家族天文數字的貪污受賄、侵吞公款。

最可怕的是,江澤民把這些貪腐都稱為「合法腐敗」,他們把打著改制幌子搶下來的國有集體企業、國家資源,披上了合法外衣,定義合法所得。其實,這正是江澤民集團對國家民族人民犯下的萬千大罪之主罪。大陸今天的法律,都是法律痞子為江澤民量身制定,用來行凶、作惡、獲利、欺騙、麻痺中國人民的犯罪工具。

江下令央企不做國家審計趁機貪污

如果說打著改制的幌子將國有中小企業、城鎮農村集體企業搶歸黨員幹部私有,是江澤民砸了中國人民的飯碗;那麼,將國有大企業、國家財政搶歸黨有,將中國人民剝離於國家財富之外,就是江澤民集團與人民為敵了。


江澤民集團將國有大企業、國家財政搶歸黨有,將中國人民剝離於國家財富之外,近年來118家央企大都墮落變質,關乎民生的企業成了政府欺詐人民的斂財犯罪工具。(大紀元合成圖)

在2015年中共政協會上,審計署副審計長、政協委員董大勝批露:大陸被中央直管的118家國有大企業,攜企業資產總值35萬億,已脫離國家審計。也就是說,江澤民下令,央企不需要國家審計,而由各家自己花錢僱用委託會計事務所做審計報告就可以了,這就給貪污腐敗提供了更多的機會。

董大勝介紹,脫離國家審計監督後,這118家國有大企業的人事安排、經營管理,都按江澤民的意願來黑箱操作。由於不接受國家監督,造成35萬億的國有資產失控,且大多數企業只虧損不盈利;尤其境外國企,資產總量4萬3000億,資產總額占比12.5%,完全不受國家控制。

換言之,擁有國家4萬3000億資產的境外經營單位在江澤民集團的直接操縱下,其經營效益、業務管理與國家無關。可以說這些央企在境外究竟幹什麼?怎麼幹的?是贏利?賠錢?恐怕連今天的黨魁習近平都很少知道。

現實中,大陸民眾對江澤民集團控制的境外企業,知之更少,如2007年中航油5億5000萬美元巨虧案、2014年中鐵承建沙特輕軌淨虧41億4800萬美元事件,都是被國際社會引爆,中共實在掩飾不住了才被迫公開的。

據海外媒體報導,近年來這118家央企大都墮落變質,其中一些關乎民生的企業成了政府欺詐人民的斂財犯罪工具。據2015年2月21日中共官媒人民網載文指,全國75%的電表都被中國電力公司蓄意加快。

《羊城晚報》撰文說,在大陸居民付出的每100元電費中,只能用70元至80元的電,剩下的錢則被中國電力偷走。2014年度統計,中國電力僅用這種辦法從老百姓口袋裡一年掏的錢,有據可查是50個億。這些行為和社會上的流氓,盜竊、搶劫沒有什麼兩樣。

10萬億財政收入 5萬億不敢公布

2009年7月,中國經營報發表了鄧聿文的文章:「國富民窮,中國政府收入知多少」,文章說:「按照一般的說法,中國政府的收入至少包括這樣幾部分:一是稅收;二是土地收入;三是社保收入;四是彩票收入;五是國有企業上交的紅利;六是政府的收費和罰款。財政收入僅僅是指稅收以及納入政府預算內管理的土地收入和國企紅利等,如果後兩者沒納入預算內管理,也不算財政收入。

對一國政府收入的計算,有直接法、間接法和支出法三種測算方法,按直接法計算出的2007年中國政府的收入為10萬1600億元;按間接法計算的中國政府的收入是10萬2800億元;按支出法則是10萬8600億元,三者相差都不大。

根據這些計算結果,即使不考慮債務等收入,2007年中國政府收入也超過了10萬億元,比財政部公布的5萬1000億元的財政收入要整整高出一倍。」

梁木評論說:「這麼多的財政收入,中共隱瞞不報,目的就是不想讓老百姓知道、不想給老百姓用,為中共貪污打埋伏。」那些未公布的花銷,一方面,中共為搞獨裁需要,世界送禮、行賄、拉選票,每年撒出去的數千億美金,都是從這裡出。另一方面,供江澤民集團吃喝玩樂。據香港《動向》雜誌2015年5月號報導,2014年一年,僅中共己退休(部級以上)高官吃喝玩樂開支就超逾675億人民幣。」其中江澤民的享樂是最多最奢華的。2012年退休後,江澤民在上海一家酒店吃一次飯就超過237萬7000元,相當於34個中等收入職工一輩子的工資收入。

韋森根據中共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找到了官方一些花錢方式,具體如下:給委內瑞拉250億;給厄瓜多爾75億;給巴基斯坦460億;給俄羅斯318億;給巴西530億;給緬甸200億,光這些加起來就是1833億,而得到的回報是什麼呢?是這些無良國家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或其他國際組織中,替罪大惡極的中共獨裁投贊成票。

江用四分之一國家財力迫害法輪功

每年中共收入了10萬億人民幣,但財政部只公布收入了5萬億,因為有5萬億的花費是無法公布的,都用在不該用的地方了,其中最大的花銷去處,是江澤民從來不敢公布,甚至在中共黨內也是絕對「機密」、甚至連胡錦濤、習近平都不知道的是:江澤民把國家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一都偷偷地用在鎮壓法輪功上了,也就是說,每年2萬5000億花在迫害法輪功了。

據北京高層消息,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全面動用了外交、武警、國安、軍隊、國務院行政系統、黨務系統、財政系統等相關所有的資源和人力,胡錦濤接班後,發現江當政時鎮壓法輪功牽動的層面之廣、規模之大令人瞠目,所投入的巨大財政資源已讓國庫不堪重負。朱鎔基卸任之際,看到真實的財政報告後,兩次哭暈。據說,江澤民每年動用國庫鎮壓法輪功時,直接從時任稅務總局局長的金人慶手中劃撥,連朱鎔基都不知情況的嚴重程度。

後來,胡溫成立中央特別調查組對江當政時在鎮壓法輪功上的財政資源投入情況進行了祕密摸底,發現鎮壓最高峰時期(1999~2002年)的財政資源消耗高達約中國國民生產總值一半的社會綜合資源,一般時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


13年來,江澤民動用外交、武警、國安、軍隊、國務院行政、黨務系統等資源和人力,迫害法輪功及民運、維權群眾,每年的費用約占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Getty Images)

比如,專門鎮壓法輪功的員警及「610辦公室」人員達數百萬,每年開銷據達上千億元人民幣;攔截、抓捕去北京上訪的上千萬法輪功學員,每年都上千億,單單一個以迫害法輪功為主要任務的政法委的年公開維穩費用就已經達到7000億。2001年投入80多億安裝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監視器,以及在全國建洗腦中心或基地;2001年公安內部透露,維持天安門搜捕法輪功學員的開銷為一天170萬至250萬,一年6億2000萬至9億1000萬元;為防止中央電視臺的節目被再次插入法輪功真相畫面,中共花費10多億元將衛星無線傳播改為光纜傳播;在網路方面,中共耗資200多億實施金盾工程,研發資訊過濾軟件。除了幾十萬監控網上資訊的網路員警,還要收買網路信息員(五毛),數百名毛左文人,還有專門攻擊海外網站的駭客部隊,以及給那些舉報、折磨法輪功學員者發獎金等。

同時,中共向國外派遣大量特務到海外開展詆毀法輪功的活動,僅澳洲特務人員就達上千名;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大量無償經濟援助以換取在聯合國人權會議等場合對中國人權記錄進行譴責的動議投反對票;以直接控制、使用金錢影響與中國有商業往來的獨立媒體、購買播出時間和廣告時段、利用政府人員任職於獨立媒體等手段影響和控制西方發達國家中文媒體。這些每一項都是上萬億人民幣的花銷。

拿股票騙百姓錢財

20世紀90年代,中共為解決國企虧損,效率低下,產品積壓,資金鍊斷裂等一系列政府無力解決的問題,就想到了開拓股市金融資本市場,讓問題國企上市淘金。

wind數據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3月1日滬深兩市共有3118家上市公司,其中國企上市公司1001家,從2013年至2015年的業績看,1001家國企上市公司中有729家上市公司不同程度負增長,表現不佳。這說明江澤民集團即便是將問題國企包裝上市了,依然解決不了公司業績問題。

問題國企上市,本身就是個破壞股票市場資源有效分配屬性的敗筆,但江澤民不懼。為使國企能順利上市,江澤民在位期間搞「指標配額制」,即將股票發行權從滬、深兩市收歸到中央,由中央操盤,按系統分配給各部委若干上市指標,然後再下分到國企。在國企紮堆上市過程中,銀行和財政將原本給予的貸款和撥款先變成債權,而後變成股權,再在股市上拋售給股民,即拿股票這張借條,把老百姓的錢熊到股票市場上,然後讓老百姓在股市上炒紙(股票),而老百姓投入股市的錢則被國企拿去補企業資金的窟窿了。


20世紀90年代,中共為解決國企虧損,效率低下,讓問題國企上市掏金,把債權變成股權,拿股票騙百姓錢財。(AFP)

股市制定政策的機構是中共證監會,操縱個股的是機構投資者。這兩者,在西方股市是貓和鼠,在大陸股市就是夫妻。在中共現行政治制度中,證監會、券商、機構投資者、仲介機構、大眾輿論是一體,利用股票公開掠奪股民財富。從2007年到2014年,7年間A股總市值累計蒸發23萬1900億。這些財富絕大部分被國有企業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