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總理阮春福5月29日至31日訪問美國,成為亞洲的第三位訪問川普總統的國家領導人。(Getty Images)

越南總理阮春福5月29日至31日訪問美國,表明了河內與華盛頓相互溝通的願望。沿著南海西岸延伸,越南是區域權力平衡的關鍵。最近美國在北韓問題上表達美中的合作關係,越南也因此對華盛頓在南海的態度感到緊張。

編譯 _ 白玉

繼安倍晉三及習近平之後,越南總理阮春福5月29日至31日訪問美國,成為亞洲的第三位訪問川普總統的國家領導人。雖然這並不意味著越南是美國在該地區第三重要國家,但是它表明了河內與華盛頓相互溝通的願望。

美國夏威夷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伍文(Alexander Vuving)在「國家利益」網站刊文指,美國和越南有重要的經濟和安全問題要討論。在雙邊貿易順差達320億美元的情況下,去年越南在對美國貿易逆差的國家中排名第六。

美國對越南政策的軌跡

首先回顧一下美國對越南政策的軌跡,以及越南對美國的政策。

雖然曾有300萬美國人在越南打了十年之久的戰爭,然而80年代至90年代,越南在美國的外交政策上降到了低度地位。1995年美國恢復與越南的外交關係是雙邊關係中的重要里程碑。2001年至2004年擔任美國駐越南大使Raymond Burghardt說,20世紀90年代後期的雙邊關係得到加強,重點在經濟,但進展緩慢。

美國對越南政策的一個主要轉折點是在2001年,當時小布什總統曾在1999年競選時表示,中共應被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而不是戰略夥伴。

2000年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賴斯(Condoleezza Rice)在一篇文章認為,中共對臺灣和南海抱著挑釁態度,所以中共「反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作用」和「想要改變亞洲的權力平衡」,因此越南在美國外交政策中可以起到增強作用,對亞洲的權力平衡是有利的。

2003年美國進駐伊拉克引發了越南對美國政策的根本變化。在不到五十天的時間裡,伊拉克在美國軍事力量的壓力下崩潰了。當時河內官員反思,越南或是北韓會不會是下一個目標。

河內決議採取更實際的外交策略,他國是「合作夥伴」或「奮鬥目標」,取決於其對越南的態度,而不是意識形態傾向。越南2003年的轉折點為其加入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鋪平了道路。2006年越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越南成為全球化的一員,2008年,它接受小布什政府提出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的建議,這是美國領導的自由貿易協定,甚至比WTO更具影響力。

2014年夏天,中共將其最大的石油鑽井平臺,即10億美元的HYSY-981移至南海的越南專屬經濟區。這起事件引發了來自越南的長達數月的激烈抗議,同時中共和越南的海巡船隻及漁船在該海域對峙,形勢緊張。這場危機使得越南領導人將中共視為真正的對手,而美國是好朋友。

2016年5月奧巴馬對越南進行歷史性訪問,讚揚美國和越南關係的加強,並宣布解除長達數十年的對越南的武器禁運,減少了雙方曾經是敵人之間的威脅感。

美中爭霸 越南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在同時面對華盛頓和北京的政治和外交策略上,越南如何走出自己的路至關重要。而美國在亞洲取得成功的關鍵涉及三個方面:提高美越兩國的經濟和軍事能力,表明美國在與中共的霸權大賽中的競爭力,並對越南保持友好態度。

從亞洲的經濟地理學觀點來看,能控制通過東海、南海的海上通路的任何國家將主宰亞洲。

中共最近在南海建造了人造島嶼,使南海成為亞洲生命線的瓶頸,這條通路運輸中國和日本進口石油的80~90%。如果中共把南海變成中國「湖」,那麼美國在亞洲的作用和影響力將會受到嚴重的破壞。

儘管美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是全球最強的力量,但中共正在迅速縮小與美國在東亞地區的權力差距,並準備成為美國同行。美國在這個地區的首要地位正在被一個新的、雙強的區域性配置所取代。為了保持影響力,美國將非常需要區域盟友。

越南如果與美國結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增強美國的實力。這個額外的力量主要源於越南的戰略地位,且是通往中國的門戶,其防禦能力來自超過9000萬人口、以及在戰爭中面對中共的豐富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