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11萬港人聚維園悼「六四」28周年,萬點蠋光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呼籲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中共暴政。(宋碧龍/大紀元)
2017年6月4日,11萬港人聚維園悼「六四」28周年,萬點蠋光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呼籲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中共暴政。(宋碧龍/大紀元)

2017年6月4日,11萬港人聚維多利亞公園悼「六四」28周年,萬點蠋光照亮香港維園,呼籲結束專政、平反六四。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開槍屠殺學生和平民;28年時光流逝,港人依舊拒絕遺忘,追究屠城責任。

文 _ 林怡

6月4日萬點蠋光再次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感謝天公作美一直忍著沒有下雨,28年了,港人那份堅持和韌力再次展現。

悼「六四」28周年 籲追屠城責任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開槍屠殺學生和平民;28年時光流逝,港人依舊拒絕遺忘,追究屠城責任。今年6月4日晚,支聯會公布維園燭光集會約有11萬人參與。無論是來足28年的老一輩,還是89後出生的青年,都表明「我們沒有忘記」,並懷抱信念和希望:殘害人民的中共專政必將被清算和解體。

今年是「六四」28周年,支聯會於維園舉行一年一度的燭光晚會。天氣悶熱,似要下雨,所幸最終沒有下雨。下午5時許,不少市民就來到維園,到晚上7時半已占滿五個足球場,晚上集會開始仍有許多市民陸續到場。

28年了,燭光準時在8時點燃,大會首先播放「六四28周年」錄像,回顧這28年來大陸與港人的悼念。接著舉行向民主烈士碑獻花儀式,並由支聯會常委與年青人一起點燃火炬。

2017年6月4日,11萬港人聚維園悼「六四」28周年,萬點蠋光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呼籲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中共暴政。(宋碧龍/大紀元)
2017年6月4日,11萬港人聚維園悼「六四」28周年,萬點蠋光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呼籲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中共暴政。(宋碧龍/大紀元)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致悼辭指:「我們仍未知道,維園這場持續28年的悼念,能結出怎樣的果實;我們只知道,對你們的懷緬,本著對公義的執著、對未來的期盼;本著人之為人的那份情、那份愛,維園的燭光,必定繼續照亮下去。」

全體集會人士一起默哀一分鐘。大會照例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的錄像講話,今年由「六四」遇難者杜光學的母親葛桂榮講話,她批評中共政權28年來不敢面對真相和承擔罪責。

6月4日,萬點蠋光再次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很多香港民眾一家人都來了,母親忍不住哭泣。(宋碧龍/大紀元)
6月4日,萬點蠋光再次照亮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很多香港民眾一家人都來了,母親忍不住哭泣。(宋碧龍/大紀元)

她說:「我作為一個母親,絕不允許政府用一場政治風波來掩蓋大屠殺的罪責,逃避政府反人道、侵犯人權用暴力行為對待手無寸鐵的人民的說辭,我也堅信公義站在我們這一邊。28年了,我希望「六四」問題能夠得到公平公正的解決,真實地還其本來面貌,用法律程序追究其責任者,對無辜受難者家庭給予賠償,以告慰我那死去的兒子的亡靈,讓一個母親破碎的心安撫下來。」她最後感謝港人28年來堅持悼念「六四」。

集會也播放了「銘記89六四」被捕人士家屬高燕及劉天豔的講話,她們的丈夫皆被當局關押約一年,在過程中她們開始明白丈夫為何因為紀念「六四」被捕。

1989年學聯代表團成員、「六四」屠殺見證者林耀強回憶指,當年北京學生年青而熱血,選擇推動民主運動。又說自己和當時的港人一樣,沒想過中共最終會出動坦克車鎮壓學生。他指當時有巴士司機阻止軍隊駛入,但司機被軍人拉下車不斷用槍柄暴打。他曾與數人合抬傷者到廣場,但到達廣場時傷者已斷氣。而當廣場的燈熄滅時,軍隊隨即向天開槍,他身邊五六個北京同學用身體保護他,他強調無法忘記當時的同學們。港人已為他們做得夠多了。

林耀強表示,28年過去身邊仍有無數律師、社工、教師、父母繼續爭取民主。雖有人選擇遺忘,但他說「我選擇堅持至平反的一日」。他的發言引來臺下許多的掌聲支持,林發言後情緒激動落淚。

近年來此活動遭大專院校學生會杯葛,甚至稱港人要與「六四」切割,今日有青年上臺發言,強調爭取民主非一朝一夕便成,要薪火相傳,一代傳一代,至中共倒臺、平反「六四」成功為止。

11萬港人悼「六四」28周年,香港年輕人:我們不會忘記「六四」,爭取民主非一朝一夕便成,要薪火相傳,直至中共倒臺、平反「六四」為止。(宋碧龍/大紀元)
11萬港人悼「六四」28周年,香港年輕人:我們不會忘記「六四」,爭取民主非一朝一夕便成,要薪火相傳,直至中共倒臺、平反「六四」為止。(宋碧龍/大紀元)

青年:我們沒有忘記,要薪火相傳

前資深中國新聞記者、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上臺發言時,請現場大專及中學生舉手,引來臺下響應及鼓掌。

集會到了晚上9時半,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宣布,維園6個足球場全滿,加上草地上坐了半滿,估計有11萬人出席集會。他為港人感到驕傲,並重申爭取民主、永不放棄。祕書李卓人呼籲港人6月6日晚上7時半到尖沙嘴鐘樓一起悼念李旺陽。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不滿慶委會占用維園,呼籲港人接著參加「七一」大遊行。

市民陳先生抱著4歲的女兒前來,希望把作為家長所經歷過的歷史,教給下一代。「我不想單靠學校教她的中國歷史。我想很多香港人想讓下一代了解,不要單靠電視或學校教,因為有時候電視未必說出全部真相。」

林先生帶著兩位首次參與「六四」悼念的孫兒到來,分別是讀中一的林同學及小五的顏同學。林同學說:「因為覺得「六四」的學生很慘,想來感受一下氣氛。好傷心,「六四」的學生這樣被坦克車輾死,有些被槍射死。」顏同學說:「感覺很傷心,因為「六四」的學生全都很年輕,還沒30多、40多或50多歲,應該是18歲左右,這麼年輕就走了。」

27歲的李先生及29歲的何先生,分別在89民運前後出生,從長輩口中、觀看紀錄片和互聯網獲知「六四」歷史真相,已連續7年來參加晚會。

何先生說,中共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視人命如無物,這樣的中共政權不應再存在。「難得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擁有自由的土壤說出有關平反的訴求,至少站出來也是一種表態,我們並沒有忘記。」

陸客:中共是殺人政權

現場也有不少大陸民眾,專程來到這片中國唯一能悼念「六四」的土地,對死難者致以哀思,同時控訴中共殺人政權。

大陸青年石先生,對香港每年堅持悼念「六四」表示非常感動,「人性中就是有良知的,有些東西無法泯滅。」他強調中共的暴政每時每秒仍在發生,「它的教育在殺人,它的法律也在殺人。」

遠道從天津來港的Louis Liu,「六四」當年只有17歲,親眼目睹過89學運的情景。他說這個晚上,「彷彿使我看到28年前天安門廣場的影子……香港這塊自由的土地上,其實是燃燒著整個13億中國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