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早晨的西長安街。(AFP)
「六四」早晨的西長安街。(AFP)

1989年6月3日夜間至6月4日凌晨,中共軍隊出動坦克和裝甲車屠殺學生,並沿途開槍打死了很多民眾。

中共「六四」大屠殺死亡人數至今是謎,當時西方媒體幾乎都報導有數千人遇難。

近年來美國與加拿大陸續解密文件,披露「六四」大屠殺的一些內幕細節。

美國白宮曾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萬人,當中1萬454人被殺害。

美國白宮曾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萬人。(資料圖片)
美國白宮曾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萬人。(資料圖片)

文 _ 謝天奇 

白宮密件:六四屠殺奪10454命

2014年6月,香港《壹周刊》在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時,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了中南海內部文件。《壹周刊》取得的二千多頁文件,只是白宮「六四」相關資料的一部分,還有不少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而沒有開檔。

這些已公開的文件,大約一半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在北京撰寫,部分來自時任駐港總領事安德遜(Donald M. Anderson)。李潔明及安德遜在民運爆發後跟線人溝通以掌握中南海情報,其中一份據稱是中方內部評估六四死傷人數文件,以及中共第27集團軍屠城的細節,以往從未公開。

當年6月16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收到中方戒嚴部隊線人引述一份聲稱是中共官方內部文件,提到6月3至4日,在天安門及長安街,有8726人被殺。6月3至9日,在天安門以外的北京城,有1728人被殺。合計共1萬454人被殺。至於受傷人數,則為2萬8796人。

美方認為,線人可靠,他提供的數字可參考,但卻無法查證檔案原文。美方特別點出,中共第27集團軍須為6月3至4日,對天安門屠城造成大規模傷亡負責。其中一份出處被遮蓋的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在1989年6月5日傳回華府,仔細提及27軍的背景和殺人布署。

第27集團軍殺人最多

美方引述線人提供的資料表示,27軍屬特別部隊,由農民組成,60%的軍人都是文盲。27軍軍營在距離北京四小時車程的石家莊,當日入城前,軍人被告知是到北京做訓練,啟行前十日他們都不准看新聞。而入城途中,軍人又被通知將參與巡遊、會上鏡,他們因而感到興奮。

27軍在5月20日、即實施戒嚴當日抵達京城,此時軍人被通知戒嚴是因「有人在街頭搞叛亂」,而他們入城時的確遇上人群阻擋,但卻不知道這些民眾是爭取民主的老百姓。入城後,27軍用了四天時間熟悉京城的道路環境。而除了27軍,其他瀋陽及成都的軍隊,亦在戒嚴後陸續抵達,但只有27軍具備最有殺傷力武器,包括:坦克、裝甲車、彈藥、催淚彈及噴火器等。

白宮檔案提到,6月4日凌晨屠城時,中南海西側的六部口,發生了殘酷殺戮。正當民眾阻擋軍人去路時,駕著裝甲車的27軍為求前進,竟盲目地四處衝撞軍人與路人,27軍的裝甲車手更向民眾開槍,不惜鋪出血路前進。一名開槍的裝甲車軍官,事後在醫院內疚得求別人把他殺死。

抵達天安門後,軍人將學生與民眾分開,學生被告知,他們須於極短時間內離開廣場。學生以為有約一小時,未料27軍只給予他們五分鐘,過後便開始大屠殺。裝甲車輾過學生、婦孺,在廣場見人便殺,因27軍收到指令:「不可以讓任何人逃走,也不可以讓任何人生存。」殺戮完畢,他們就用推土機清理屍體,再將屍體燒掉。

有人錄下了當時27軍在北京街頭亂槍掃射的實情。

美方的文件又記載了一些骸人聽聞的故事:大約一千名學生,被軍人告知可以躲到北京飯店附近的正義路,但學生抵達後,卻遭埋伏的軍人亂搶掃射。

美國解密文件:長安街兩度屠殺

2013年4月,日本媒體根據美國政府解禁的祕密文件報導,6月4日凌晨1時,距離北新華街角1.6公里的民族飯店周圍,開始聽到槍聲。槍聲越來越大,亮著車頭燈的裝甲車向東駛去,群眾憤怒大叫:「為什麼中國人打中國人?」

後續裝甲部隊在1時20分趕到。裝甲車一面向人群開槍一面開進北新華街,許多中彈群眾倒下,鮮血灑滿一地。示威者知道士兵發射實彈後,恐慌地奔逃。

另一批部隊在1時45分到達天安門人民大會堂正東面。東長安街上約有1萬5000名示威者,裝甲車隊用車頭燈照向人群,沒有人退卻,都站立不動。

2時9分,天安門前的官兵及裝甲車隊向長安街的大批群眾開槍,很多人中彈倒地,痛苦地呼喊著。一名男子向場外國人求助之際,不幸額頭中彈倒地。

2時30分,在歷史博物館旁馬路對面,約百名軍人趴在地上,向群眾瞄準開槍。人群開始四散逃跑,但軍隊數分鐘後又返回運送屍體,再次開槍時,約10至15人被擊中倒地。

清晨5時30分,由50輛裝甲車、戰車和卡車組成的第2支部隊從東長安街進入天安門廣場,吉普車上的軍人用兩臺機槍一路掃射了約15分鐘,倒地傷亡的群眾約25至30人。

6時20分,約40輛武裝車組成的第3支部隊由東長安街東邊進入廣場,以機槍對群眾掃射,約10分鐘,造成許多人死傷。

報告透露,凌晨1時至3時,以及5時30分至6時30分兩次屠殺後,天安門廣場的官方喇叭竟傳出柔和的廣播表示:混亂已經結束,秩序已經恢復,暴動者已被鎮壓。

加拿大解密文件:學生目睹開槍 婦孺被輾成肉醬

2015年初,加拿大圖書及檔案館的一批解密文件,陸續披露了北京「六四」大屠殺的一些內幕細節。其中有一批外交備忘錄描述了該國駐華使館官員掌握的部分屠城情況,包括一名老婦跪在士兵們面前為學生求情反被殺害;一名男孩拖著一名抱著兩歲孩童的女人逃走時被坦克輾過。

根據記錄,軍隊一度殺紅了眼,「士兵不斷開機關槍,直到彈藥用盡」,甚至「有坦克掉頭,將示威者輾成肉醬」。

根據這份解密文件,當年,加國駐京大使館人員曾錄取了一名學生的證言,這名學生親眼目睹「六四」凌晨天安門廣場清場的慘劇。這名學生的證言指證,當時,約200名學生手挽著手地圍著「民主女神」雕像,高叫「我們不怕死,我們不怕為我們國家的將來付出年輕的鮮血」,接著坦克上的中共士兵一邊高唱軍歌,一邊用機槍向學生和市民射擊,坦克車將廣場的人和屍體輾成肉醬。

「六四」血債 中共無法擺脫的夢魘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病逝,北京大學生於天安門廣場舉辦的悼念胡耀邦活動迅速演變成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民主運動。該運動於6月4日凌晨遭中共血腥鎮壓,震驚世界,史稱「六四」天安門事件。

「六四」事件發生後,當年的中共發言人袁木向外媒聲稱,中共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清場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陸媒甚至還說「沒有所謂六四事件」。

二十餘年來,歷史研究學者以及「六四」親歷者不斷地披露中共的屠殺血證,戳穿了中共拙劣的謊言;而西方國家解密的文件揭示中共血腥屠殺的內幕更超外界想像。

臨近「六四」事件28周年,天安門母親6月1日發表「六四」祭文,悼念群體中先後離世的48名難屬,並重申繼續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大訴求,強調無論遇到哪方的壓力,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退休大學教授、「天安門母親」聯合發起人丁子霖2009年在自己位於北京的家裡。她身後的牆上掛著命喪「六四」屠殺的17歲兒子蔣捷連的畫像。(AFP)
退休大學教授、「天安門母親」聯合發起人丁子霖2009年在自己位於北京的家裡。她身後的牆上掛著命喪「六四」屠殺的17歲兒子蔣捷連的畫像。(AFP)

公開信重申,不能接受政府將學生愛國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不能接受將「六四」定性為「政治風波」,要求當局重新評價「六四」事件,成立專門委員會調查事件,追究責任者的法律責任,並給受難者和親屬相應的賠償。

而中國民間最近出現對「平反六四」的另一種認知,認為「害人者」為「受害人」平反「邏輯不通」,平反「六四」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命題。諸多有識之士質疑,暴君和劊子手絕無資格為受害者平反;被機槍和坦克吞噬的孩子不是罪人,需要由殺人犯重新評價嗎?

「六四」大屠殺,如同中共犯下的其他累累血債,注定是中共無法擺脫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