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大紀元)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在「709事件」中遭打壓的中國維權律師,為了中國的未來,不惜犧牲自己及家族的經濟利益,他們的犧牲和蒙受的苦難,將使他們留名青史;他們是「中國未來民選總統的預備隊」。

文 _ 易如、史軒之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在5月底接受《大紀元》專訪中表示,李和平、謝陽、王全璋等「709案」維權律師,以前被稱為「大戶律師」,屬於中產階級,本可以掙很多錢,生活得很好,甚至可以成為百萬富翁。然而,他們為了中國的未來,不惜「犧牲了自己的利益」和「家族的經濟利益」。

「他們整個家庭、整個家族都犧牲下去了。小孩不能讀書,家屬沒有工作,找房子沒地方住。」鄭恩寵說。

「他們現在官方也承認,鄭恩寵你這個人啊,講話太衝,假若你當時偏向政府一點點,(但)你就站在老百姓一邊;說我偏向政府一點點,你現在是幾套別墅、幾部轎車,這麼一個人物。他說,我們為你惋惜。我說我沒有什麼惋惜的。」

「709事件」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公安部在全國各地大肆抓捕和傳喚維權律師。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319名律師、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

這些維權律師被打壓,只是因為替底層民眾維權。其中不少律師,如李和平、王全璋和余文生等,都曾挺身而出,多次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

今年5月9日,李和平律師在被非法關押669天後獲釋回家。年僅47歲的他已是滿頭白髮。其妻王峭嶺說,沒有高血壓病史的李和平,被醫生以高血壓病為由強迫灌藥,造成他肌肉疼痛、意識昏沉、視力嚴重下降等。王峭嶺還告訴《大紀元》,李和平的額頭、頭頂、臉頰也出現黑斑,可能是腎臟、肝臟受損。

而同樣被非法關押的王全璋律師至今仍是毫無音訊;另一在押的律師謝陽則傳出遭受酷刑。


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鄭恩寵表示,李和平、謝陽、王全璋等「709案」維權律師,是中國的甘地,是未來中國民選總統的預備隊。(新紀元合成圖)

鄭恩寵表示:「我說中國年輕的人權律師坐過牢的,就是未來中國民選總統的預備隊。他們現在事實上已經成為中國的曼德拉和甘地。」

此前,有著「中國良心」之稱的高智晟律師,也因為法輪功辯護而遭到嚴重迫害,但他仍然不改初衷,堅守道義,從而贏得國際讚譽,並被視為中國未來民選總統人選之一。

鄭恩寵說:「法輪功受到打壓的時候,我們還有那麼多律師敢站出來講話,這就是中國維權律師,人權律師的優秀品格。」

「他們為此付出的犧牲、付出的代價、所受過的苦難,將記錄在中國的歷史上。」

鄭恩寵表示,海外對中國維權律師僅僅冠以「勇敢」、「敢言」等是不夠,因為一般的平民百姓、農民工都會勇敢,而中國維權律師、大戶律師卻是犧牲了自己及家族的「巨大經濟利益」,兩者是不同的。海外對中國人權律師的理解應該有所提升。

鄭恩寵還表示:「習近平反腐是有成績,但是我認為,在709事件、打壓律師這件事情上,他是敗筆……我對習近平沒有批評,709案件絕對是敗筆。」

他說,習近平對709案律師,「放出來的放出來,緩刑的緩刑」,如李和平過去至少會被判10年、11年,而現在被判緩判;謝陽也「認點罪,判個緩判」,就是這樣草草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