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革命中,雅各賓派實施「恐怖統治」。圖為1793年,九名逃亡者在斷頭臺被處決。(維基百科)

文_ 程曉容

恐怖在巴黎

人的獸性,在仇恨的煽動下,在掙脫了法律的約束後,可以釋放出怎樣的野蠻?

貢塞榭嶧監獄,這座位於巴黎西岱島的古堡式建築,散發著中世紀的古樸之美。然而,恐怖和殘忍,卻曾在此重疊往復,以殷殷鮮血染紅了歷史。

1792年9月2日晚,法國大革命中的第一場恐怖開始了。當時,傳來了凡爾登陷落的消息,又有謠傳說,獄中的犯人要陰謀暴動,於是,部分巴黎群眾和義勇軍等人進入監獄或在路上隨意處死犯人。從9月2日至5日,整個巴黎有1247人至1368人被害,屠殺還逐步蔓延到巴黎之外。到了9月6日,巴黎監獄已有一半的犯人被處決,其中包括233名拒絕宣誓效忠新政權的天主教教士。在貢塞榭嶧監獄裡,長達9個小時的屠殺導致350人死難。在亞培監獄,暴行持續了41個小時。大量女囚徒被強姦,很多受難者遭受酷刑,有一些人的身體被肢解。

43歲的蘭巴勒公主(the Princess of Lamballe)在這次殺戮中遇難,她是王后瑪麗安托瓦奈特的好友。她先是被毒打和強姦,之後,民眾割下她的四肢,挖出她的腸子,又用長矛挑著她的頭顱,在王后被囚禁的窗下遊行。


九月屠殺(維基百科)

「九月屠殺」震驚了整個西方世界。當時的英國駐法國大使發出感慨:「這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呀?」

79年後,恐怖再現。1871年5月23日,法國政府軍攻入巴黎。巴黎公社面臨失敗,於是下令焚毀巴黎的各主要建築,包括杜伊勒里宮、盧浮宮、盧森堡宮、巴黎歌劇院、巴黎市政廳、內政部、司法部、王宮以及香榭麗舍大街兩旁的豪華飯店和高級公寓樓。在「寧願見其消亡,也不留給敵人」口號的慫恿下,23日晚7時,12名公社社員攜帶焦油、瀝青和松節油,進入杜伊勒里宮內縱火。熊熊大火燃燒了兩天後才被撲滅。宮殿建築全部焚毀,只剩下焦黑的外殼。


杜伊勒里宮被焚毀後的廢墟(維基百科)

當時的美國駐法國大使伊萊休‧沃什伯恩在日記裡寫道:「公社社員是一幫『強盜、殺手和暴徒』,我實在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寫出我的憎惡……他們威脅要毀滅巴黎,把所有人在投降之前燒死在廢墟中。」

浪漫之都,為何一次又一次見證了毀滅的恐怖?

恐怖溯源

或許,「九月屠殺」乃城市恐怖主義之最初顯現。兩百多年來,人類社會歷經了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恐怖。1793—1794年,雅各賓派的「恐怖統治」雖僅歷時十個月,卻給法蘭西帶來深刻的震盪,是世界上第一個國家恐怖主義。

1918年,蘇俄建立了第一個共產黨政權,以極端的專制和暴力實踐共產主義學說。隨後共產黨在許多國家相繼成立並奪權,使得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慘遭荼毒,危害至今未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暴行駭人聽聞,因此有了「永不重演」(Never Again)的呼聲。

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恐怖攻擊在全球蔓延,日益猖獗。進入21世紀,恐怖事件連串發生:2001年的「911」事件、2002年印尼巴里島爆炸案、2005年倫敦「七七爆炸案」、2011年挪威奧斯陸「722」恐怖事件、2015年11月的巴黎恐襲、2016年布魯塞爾機場和地鐵爆炸……從基地組織到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招兵買馬,氣焰囂張,似有不絕之勢。反恐,已成為21世紀各國政府面對的最嚴峻課題之一。

恐怖主義的界定

2004年11月,在聯合國祕書長向聯合國提交的年度報告裡,這樣定義「恐怖主義」:「任何旨在通過恐嚇人民而脅迫政府或國際組織採取或不採取某一行動而對平民或非軍事人員造成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的任何行動。」

美國喬治城大學安全研究中心的Bruce Hoffman指出,恐怖主義有以下幾個特徵:有政治的目的和動機,使用或者威脅使用暴力,擬在直接的受害人以外引起廣泛的心理影響,由一個有明顯指揮系統的組織策動,受到某種意識型態影響。

根據以上定義,對照現實便可發現:在歷史上諸多恐怖行徑的背後,都有著共產黨的陰謀和共產主義學說的陰影。有些學者甚至明確指出,共產黨是恐怖主義的鼻祖,共產主義就是最大的恐怖主義。

光照幫──恐怖背後的魔影

巴黎「九月屠殺」的發生,與雅各賓派的煽動直接相關。雅各賓派則與邪教組織「光照幫」相連,而共產黨正是起源於「光照幫」。

1776年5月1日,德國人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成立了「光照幫」。魏薩普當時在南部巴伐利亞的因格爾施塔特大學任教會法規學教授,他自稱受到撒旦魔教的特別啟示,創立這一組織。「光照幫」信仰撒旦,其綱領大致為:廢除私有財產;廢除家庭婚姻與倫理道德;廢除所有宗教信仰等。經過包裝,撒旦魔教的教理矇騙了一些民眾,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信徒發展到3000人,幾乎遍及歐洲各國。

「光照幫」因為制定的暴力恐怖計畫曝光,遭到巴伐利亞政府的取締和鎮壓。魏薩普便委派手下的法國會員米拉波,祕密在法國發展力量。於是,「光照幫」通過其控制的法國「共濟會」創立了雅各賓俱樂部(Jacobin Club),所以魏薩普又被稱作「雅各賓的教主」。

當雅各賓派取得統治地位後,將「恐怖暴力」正式定為國策,發起反宗教運動,大規模處決「革命的敵人」。雅各賓派實行「削減人口計畫」,計劃消減大約三分之二人口,因此不斷製造和尋找殺人藉口。當時,斷頭臺被稱為「國家的剃刀」,超過4萬人被處決或死於監禁。

雅各賓派的領袖羅伯斯庇爾認為:「恐怖就是正義,它手段迅速、目的堅定,因此它是人之美德的最大體現。」雅各賓派的另一成員馬拉,是狂熱的激進派和煽動家,不斷為革命恐怖喝采。他也是光照幫的祕密會員,是巴黎公社在國民議會的代表。

由於「恐怖統治」邪惡露骨,雅各賓派不到一年就被推翻。此時,「光照幫」又尋找新的潛入機會,滲透和控制了在巴黎的「正義者同盟」。該組織在1847年6月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同年11月,「共產主義者同盟」委託馬克思和恩格斯撰寫宣言。1848年2月21日,《共產黨宣言》出版,共產運動開始興起。

共產黨完全繼承了「光照幫」的邪教綱領以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教義。例如,《共產黨宣言》宣稱:「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巴黎公社的真正原則 

巴黎公社──那個把文明之都燒得一片焦黑的團夥,被共產黨的「祖師爺」馬、恩、列、斯、毛等捧上了天:「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無產階級武裝暴力直接奪取城市政權的第一次嘗試。」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曾在澳洲巡迴演講中分析了巴黎公社的真正原則所在。他說:「巴黎公社的起義開始,巴黎公社已經有著馬克思主義思想理論的支撐,有著馬克思、恩格斯第一國際的間接或直接的領導,在巴黎決心誓言推倒第三共和國,建立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共和國。在它的旗幟上明確地書寫著『廢除三權分立,實行無產階級專政』,這才是真正的巴黎公社。」

馬克思總結巴黎公社的失敗原因說:「無產階級不能單純地掌握政權,而是通過暴力摧毀全部現存制度。」

大陸民間學者王康接受新唐人電視臺訪問時指出:「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一直到毛澤東都有很多的總結,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巴黎公社之所以後來所謂被資產階級鎮壓了,就是因為巴黎公社自己建立之後沒有嚴厲地鎮壓反革命分子。這個尤其在毛澤東的意識裡邊有強烈的這種意識。所以毛澤東的統治哲學就是,一定要鎮壓不同於他的意見的所有反對派,或者不是反對派,格殺勿論,斬草除根。」

歷史表明,蘇共、中共還有其他共產政權,都充分「吸取」了巴黎公社失敗的「經驗教訓」,對內實行殘酷的鎮壓殺戮,不分對象,人人為敵,在多個國家製造赤裸裸的紅色恐怖。

共產黨恐怖主義

社會主義體制的堅定批判者、前南斯拉夫副總統米洛萬‧吉拉斯曾指出:「共產黨是人類史上最殘暴的一群人,他們是一群最無恥、最卑鄙、最不擇手段的一個集團。」

共產黨人對恐怖的熱衷

從共產主義學說的開創者,到後來共產諸國的「領袖們」,都不屑於隱瞞他們對暴力的熱衷。

馬克思曾讚美「雅各賓的恐怖統治」說:「法蘭西的恐怖主義,無非是用來消滅資產階級的敵人,即消滅專制制度、封建制度以及市儈主義的一種平民方式而已。」

列寧說過:「無產階級專政的權力是一種不受任何約束的權力,不受法律條文的約束,絕對不受任何規章制度的束縛,它完全是以暴力為基礎的。」「我們必須使用所有詭計、陰謀、欺瞞、狡詐、非法手段、隱蔽手段,並掩蓋真相。」

2012年8月28日,據美國之音報導,俄羅斯科學院俄羅斯歷史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員弗拉基米爾.拉夫羅夫上書有關部門,要求調查列寧的極端主義犯罪行為。他在信中指出,列寧的著作裡充斥了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所謂的列寧主義的基石就是煽動社會仇視。列寧不但宣傳暴力和倡導恐怖活動,他本人也領導了恐怖行動。弗拉基米爾.拉夫羅夫還透露,列寧撰寫的許多文章並未公開發表。因為他在文章中直接呼籲國家恐怖主義。

倡導恐怖的言論對應著現實中的暴行:1917—1918年,蘇共掌權僅14個月,就有100萬人被列寧處決。蘇共統治74年間,居然發生過三次人為的大饑荒,造成至少3千萬人死亡。斯大林在二戰結束前對邱吉爾說:「死一個人是一場悲劇,死一千萬人就只是一個統計數據了。」


1933年蘇聯大饑荒期間,卡爾可夫的路人從餓殍前經過。(維基百科)

德國理論家卡爾‧考茨基在1919年出版了《恐怖主義與共產主義》,書中提到,馬克思一再讚揚恐怖主義。他還寫道:「槍斃──是共產黨政府的全部智能。」

考茨基分析了布爾什維克的恐怖主義工具:「蘇俄已經組成了一系列革命法庭和非常委員會,『以反對反革命和投機活動以及濫用職權的行為』。它們具有專斷的權力,可以宣告任何被控到它們那裡來的人的罪名,隨意決定槍斃那些不受它們歡迎的人們;也就是說,可以槍斃它們所捉到的一切投機商和奸商,以及他們在蘇維埃公務人員中的同謀犯。它們的手段並不到此為止,而是連累到每一個膽敢批評它們的可怕虐政的正直人士。在『反革命』這個集合名詞下,把各種各樣的反對者都包括了進去,不問這是發生在哪一類人中間,產生的動機是什麼,用的是什麼手段,抱的是什麼目的。」

中共第一領導人毛澤東嗜好「鬥爭」,大肆公開宣揚暴力和殺人。早在1927年,針對湖南農民運動,毛澤東在文章中寫:「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每個農村都必須造成一個短時期的恐怖現象,非如此決不能鎮壓農村反革命派的活動,決不能打倒紳權。矯枉必須過正,不過正不能矯枉。」

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指揮「鎮反」運動,在一份文件中說,「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張旗鼓地殺反革命。」為此毛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於千分之一。」

1957年,毛澤東訪問蘇聯,在莫斯科的會議上公開說:「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

共產黨恐怖主義罪行

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統計,在20世紀,總計大約1億人死於共產主義革命,地區分布為:蘇聯2000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朝鮮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沒有掌權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約1萬人。

斯特凡.庫爾圖瓦在其所寫的《共產主義的罪行》中論說:「共產主義先於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出現,比後二者更長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記……施行全面鎮壓,並且最終實現國家政權恐怖統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產主義。」

卡爾.考茨基的著作促成了「共產黨恐怖主義」一詞的出現。維基百科收錄的當代典型的共產主義恐怖事件包括:香港親共人士「六七暴動」、紅色高棉、大韓航空858號班機空難、仰光爆炸事件、德意志之秋、青瓦臺事件、「六四」事件、迫害法輪功等。這些事件涉及的恐怖手段包括酷刑、殺戮、暗殺、炸彈、仇恨宣傳、精神折磨、群體滅絕等。

由於共產黨不斷製造恐怖,一些國家已經正式將本國存在的共產黨及相關團體確定為恐怖組織。有的國家還把共產主義和某些邪教及恐怖組織並列在一起。在美國申請入籍時,必須填寫是否加入過納粹和共產黨組織。

中共與恐怖主義的關聯

據媒體報導,2015年巴黎恐襲之後,一位曾在一家武器出口公司任總工程師的大陸知情人透露,巴黎恐襲事件使用的AK47步槍就是中共製造的,還有非洲索馬里、中東、IS等恐怖組織使用的很多武器都來自中共。國際社會早就出臺了多個報告,證實中共一直向伊朗和沙特提供武器。武器流向監督機構2014年公布,根據從敘利亞和伊拉克戰場上撿獲的子彈樣本分析,上世紀80年代生產的彈夾有61%是中共製造的,2010年之後生產的則是28%。

事實上,當今世界的大部分恐怖主義組織,都和中共有關聯。大紀元特別報導《世界需要「真、善、忍」》指出,「中共是全球恐怖主義分子背後的最大撐腰勢力,中共邪惡因素為那些恐怖主義分子提供了深層的邪惡價值的精神支撐點,為他們提供了共生土壤。忽視了這一點,反恐將不會從根本上成功,不會有最後的勝利。」

共產主義的危害遠甚於恐怖主義

從「光照幫」到「九月屠殺」,從「雅各賓派」的斷頭臺到巴黎公社流氓暴動,從「共產主義者同盟」到蘇共、中共、柬共的殺人如麻,再到在多國上演的共產恐怖風潮,人類社會蒙受了共產主義學說及實踐帶來的深重恐怖和災難。共產黨政權不僅實行國家恐怖主義,而且輸出仇恨和暴力。紅色恐怖屠殺生靈,破壞文明、顛覆道德信仰。因此,共產主義對人類的侵害遠甚於恐怖主義分子。

兩百多年來,共產邪惡理論附著在各式幌子和包裝上,不斷向外滲透擴張,至今仍有人追捧。如若聽任共產主義散播,後果便會是恐怖的泛濫,引發持續的更大範圍的傷害,並且將從根本上動搖社會的穩定,毀滅人類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