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8周年之際,澳洲多家媒體發文披露中共對澳洲的祕密滲透,包括持不同政見的澳洲華人遭中共長期恐嚇,嚴重損害澳洲利益。圖為澳洲華人舉辦紀念「六四」活動。(大紀元)

「六四」事件28周年之際,澳洲多家媒體發表文章,披露中共對澳洲的祕密滲透比比皆是,其充滿野心的目的令澳洲利益受損、安全堪慮,當地政界、學術界和許多華人為此擔憂,並引起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的嚴重關切。

文 _ 肖婕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中共正在澳洲的大學校園、中文媒體和一些華人社區團體向澳洲的華人發起了一場極具影響力和控制力的行動,其規模之大及後果之深刻,比中共對其他任何國家的操控都嚴重得多。100萬在澳華人中的許多人都是中共這一影響力行動的目標。

中共從各角度滲透 違背澳洲利益

澳洲首席外交家、昆士蘭大學(UQ)顧問瓦吉斯表示,中共建立其影響力的方式值得深思,因為這種影響力不僅是來自於一個具有地緣政治野心的專制國家,最重要的是這可能不符合澳洲的利益。

瓦吉斯說:「鑒於中共這種從任何角度努力滲透或顛覆我們的制度、超越公認的法律和公認準則的行為,這是澳洲安全情報局需要非常密切關注的一個問題。」

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包括試圖通過政治捐贈與澳洲政界人士保持密切聯繫,並施加影響,這已經引起了安全情報局的嚴密關注。

澳洲國防軍和情報機構對外國滲透保持最高級別的關注。即將離任的國防軍總司令和安全情報局長路易士(Duncan Lewis)最近在聯邦議會警告,外國對澳洲的干涉「規模空前」,「這可能會對我們國家的主權、政治體系的完整性、國家安全能力、經濟和其他利益造成嚴重危害。」

斯威本科技大學(SUT)教授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對此表示贊同。他說:「澳洲的華人社區應該享有與其他澳洲人一樣的權利和特權,而不是被恐嚇、訓斥、監視、舉報。」

菲茨傑拉德認為,中共對澳洲的影響力不僅僅只在於華人社區,也會激起華人與其他澳洲人之間的敵意。

在大多數情況下,中共對澳洲大學的影響是以一種微妙的方式,通過中國學生和學生會進行的。

在澳洲有10萬名中國留學生,許多學生會組織接受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的「贊助」,中共以此方式作為在海外繼續控制中國留學生的方式。

中國海外政策研究專家詹姆斯.涂(James To,音譯)說:「那些已經受中共控制的人,如許多學生會團體的成員,都是經常受到中共大使館官員的『引導』——他們通過被給予各種福利而成為中共操縱和控制的對象。」

華人持不同政見 遭中共恐嚇及關押

因參加不同政見活動,昆士蘭科技大學(QUT)一名叫托尼.張(Tony Zhang,音譯)的留學生懷疑自己被祕密監控。他的擔憂不久後得到了證實。他在瀋陽的父母被中共國安人員「請去喝茶」,並遭到威脅,說他在澳洲參加了民運活動。「他們告訴我父母,要求我必須停止參加活動,保持低調。」他說。由於他不斷受到中共威脅,澳洲政府最終批准了他的保護簽證。托尼.張的遭遇是中共與國內持不同政見者打交道的典型方式。

今年3月25日,悉尼科技大學(UTS)華裔教授馮崇義(Feng Chongyi)從廣州機場登機返回澳洲時被中共禁止離境並拘捕。馮崇義在該大學從事中國問題研究,他曾抨擊中國政府對澳洲的影響日趨嚴重。現已返回悉尼的馮崇義對ABC電視臺的《四角》(Four Corners)專題節目說:「這是個公開的祕密,我們的電話被竊聽,我們四處被跟蹤,如果我們想在中國工作,我們必須接受這點。」

馮崇義當時被關在廣州的一個酒店,國安人員每天對他進行六小時的審訊,很多問題都是有關他在悉尼的活動,包括他在悉尼科技大學的演講內容,以及他成功地阻止了一場頌揚毛澤東的音樂會。國安人員還提到他的家人,讓他知道他的妻女也被密切關注。在最後一次審訊中,國安部人員讓他簽署了一份文件,上面寫著禁止他公開談論他(在中國)的痛苦經歷。

馮崇義認為中共對他的處置是為了「殺雞儆猴」,向其他學者和在澳華人社區的支持者們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遠離敏感問題或敏感話題」。「否則,他們會給你帶來大麻煩,拘留或懲罰。」他說。

推崇新聞自由揭露真相 遭中共威脅

澳洲的中文報紙《看中國》(Vision China Times)因推崇新聞自由,敢於揭露真相而受到中共的威脅。該報社的馬社長(Don Ma)表示,他不僅忍受著來自中共的經濟迫害,而且受到當地華人社區親共派人士的誹謗。然而他沒有被嚇倒,這不僅是因為他擁護新聞自由,而且許多華人也呼籲他繼續這樣做。「我覺得這裡的多數中國媒體都被海外勢力所控制,」他說:「這對澳洲社會和下一代中國人都是有害的。所以我想投資一個真正獨立的媒體,以符合澳洲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