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安內部被指有「反習聯盟」的操控。據悉,習近平將大力整治國安情報系統,通過調整結構收回一直由「大特務頭子」曾慶紅掌控的國安權力。(Getty Images)

2017年5月底,海外不利王岐山、習近平反腐的輿論洶洶,被指有中共國安內部反習聯盟的操控。

5月31日有消息稱,習近平將大力整治國安情報系統,通過結構大調整,合併統一歸到習掌控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下,收回一直由「大特務頭子」曾慶紅掌控的國安權力。

文 _ 王淨文

被推遲了幾年的習近平收權行動

習近平2012年11月15日上臺後,環顧四周,基本全是江澤民提拔、並效忠江的人,胡錦濤那10年實際掌權的依舊是江澤民,故而才有胡溫時期的「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特別是在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外交部等部門,都是江派心腹曾慶紅、周永康、徐才厚一干人等強勢掌控著,出現了習近平難以發揮作用、說話無人聽的被動局面。這些部門基本上成了胡、習「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江派獨立王國。

這種被剝奪的局面是習近平無法容忍的。中共18屆三中全會前夕接連發生天安門爆炸案和山西爆炸案,背後都有江派恐嚇、威脅和攪局的幢幢魅影,表明江澤民集團在中共權鬥過程中開始轉向暴力恐怖。若習近平成立「國安委」,就可越過原來的權力構架,跨部門調度應對危機。

於是在與薄熙來、周永康的政變集團的搏鬥中基本站穩腳跟後,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就在18屆三中全會後,於2013年11月12日決定成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簡稱國安委),直接由習近平來負責。成立國安委官方宣傳的目的是:「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不過實質是習近平收復權力的攻堅戰。

由於江派的竭力阻撓,2014年4月15日國安委召開第一次會議時,官方都沒有公布委員會的成員名單。習陣營在基本完成軍隊改革和黨內反腐觸及到常委級別時,「習核心」已經確立之後,才在2017年6月開始整治國安委應該管理的情報系統。


習近平自上臺後,完成軍隊改革和黨內反腐觸及到常委級別時,在「習核心」已經確立之後,於2017年6月才開始整治國安委應該管理的情報系統。(AFP)

據說這次情報系統改革是習近平第一個任期最後一項重大工程,習近平在五年任期最後一年才推進,是因為充分考慮到情報系統的獨特性、敏感性和複雜性。儘管習對情報系統「九龍治水」、「針插不進」的運作模式早有微言,但畢竟沒有清除黨內野心家、沒有軍隊改革那麼迫在眉睫。

以下回顧習近平成立國安委遭遇的曲折,由此可以推演出未來國安委將對國安情報系統做怎樣的整頓。

官方稱那是「最複雜的歷史時期」

習近平想成立的國安委,雖然不是國家機構,也不是政府部門,作為中共黨內領導機關,它將把對外的國家安全和對內的國家安全結合在一起進行統一政治領導: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的聯絡部、外交部、外宣辦等部門,將被全部揉併在一起。國安委將成為總管軍隊、公安、外交、情報等領域的強有力的機構。雖然後者是正式政府機構,但外界普遍認為中國國安委的權力比美國的國安委大多了,雖然中國是效仿美國而成立國安委的。

據中共央視《新聞聯播》報導,2014年4月15日上午,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並發表講話;李克強、張德江出席會議。

報導會議過程時,電視畫面整版一直都是文字顯示,未出現任何有關會場或相關人員,只是在最後的報導中提到「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常務委員、委員出席」,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負責人員列席會議。

此前,中共中央「深改組」和中共中央「網信組」在舉行第一次會議時,中共央視《新聞聯播》都播出了會議畫面,外界得以了解這兩機構的基本人員架構。

官方報導還稱,中共目前處於「內外因素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複雜」的時期,並列出11個不同的安全問題,突顯當時中國處於一個十分動盪的時期。

習近平在會上表示,中國面臨著最複雜的歷史時期。中國必須「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必須既重視外部安全,又重視內部安全。」習還表示,該委員會必須要以「政治安全為根本」,「尋求穩定」。

習近平沒有具體說出當時他面臨的複雜環境,不過從後來曝光的資料看,當時習不但面臨江派為保周永康而搞出的一系列血腥動亂,還面臨江派的多次暗殺。(詳情請看新紀元暢銷書《習江三次生死搏鬥》)。

從後來公布的國安委成員名單來看,江派還是塞進了幾個自己的人,比如張德江、韓正等。

成員名單:主席/習近平;副主席(2人)/李克強、張德江;委員(20人)/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王滬寧、劉奇葆、孫政才、范長龍、孟建柱、胡春華、栗戰書、郭金龍、韓正、楊晶、郭聲琨、房峰輝、張陽、楊潔篪、周小川、趙克石、張又俠;辦公室主任/栗戰書。

中共黨政軍的八大情報機構大全

習近平當時面臨的負責局面,以參與情報工作的那十多個大機構的結構來看,就能看到群龍無首、魚龍混雜地都擠在同一事件中,經常出現公安部與國安部以及總參二部的人,為了爭情報出現內訌、搶功,最後把事情搞砸的混亂局面。

2015年11月,一位署名「編程隨想默認」的網友,發表文章〈揭祕中共黨政軍的各情報機構大全〉說,與中共的其他機構一樣,中共情報系統也分為黨、政、軍三大塊:黨務系統的情報機構主要有「中聯部」和「統戰部」;政府系統的情報機構主要有「國安部」和「公安部下屬的國保」;軍隊系統的情報機構,主要是總參和總政下屬的二部、三部等機構。這樣算下來,大的就將近十個,細化到各個局、或部,以及相應的其他單位,算起來就是幾十個之多了。


中共情報系統也分為黨、政、軍三大塊,大的就將近十個,細化到各個局、部,以及相應的其他單位,算起來是幾十個之多了。(Getty Images)

具體來說:

1.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中聯部),正部級,歸中央直接管理,對外以聯絡為名,從事情報活動。

中聯部下設若干局,按地理區域劃分為8個局。如一局主要針對國家包括:南亞國家(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斯里蘭卡等),部分東南亞國家(印尼、泰國、緬甸等)。二局針對東北亞(日本、韓國、蒙古)、印支那地區(越南、老撾、柬埔寨)等。

《新紀元》此前報導的,給北韓祕密運送核武原材料的中國丹東鴻祥實業董事長馬曉紅,就是中聯部手下的特務,估計就屬於中聯部二局管轄。

有趣的是,中聯部二局的張留成處長,後來被韓國收買,成為韓國的臥底。此人在胡錦濤會見金正日的時候充當翻譯,知道不少關於北韓的外交機密。張留成在2010年暴露,之後被祕密處決。


中聯部二局處長張留成,被韓國收買成為臥底。張留成充當翻譯,知道不少關於北韓的外交機密,暴露後被祕密處決。圖為2004年5月胡錦濤與到訪的金正日會晤。(Getty Images)

2. 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統戰部),也是正部級。統戰部歷來就有從事祕密活動和搜集情報的職責,當年很多國軍將領就是被中共的統戰工作給忽悠了,才倒戈投靠中共,如張學良、傅作義等。

中聯部偏重於國家級,統戰部比較偏重於非政府組織,且統戰對象主要是海外華人,尤其是有利用價值的海外華人,比如忽悠海外科技人才回國或者忽悠海外華人為中共提供情報。

統戰部下分6個局,分管不同的領域的監控。如一局針對八大民主黨派,二局針對少數民族和宗教人士等。全國工商聯、歐美同學會、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等,都是統戰部監管的單位。

3. 國家安全部(國安部),正部級,是中共唯一對外公開承認的情報機關。除了收集政治、軍事情報,也收集外國的科技情報。不但搞情報工作,也搞反情報工作(反間諜)。

下設17個局,如六局指導每個省/直轄市的國安廳局的業務。馬建原來就在十局,負責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監控,偵查境外反動組織活動,但他卻與郭文貴用來監控北京高官。

國安的相關組織機構很多,如北京國際關係學院,蘇州江南社會學院,北京燕山大酒店,遠東集團,中國振華進出口公司等。

4. 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國保局),正司局級。理論上只對內不對外,但某些功能跟國安部重疊。它除了負責國內的反間諜,還負責對付國內的政治異議人士,比如法輪功、民運人士、上訪等。由於其搞非法酷刑,民怨很大。

5. 總參謀部情報部(總參二部),正軍級,主要負責收集分析軍事、政治情報。從職能上看,類似於美國的CIA(中央情報局)。

下設7個局,如一局(軍事情報局),主要負責情報收集,遍及世界各地,重點是臺灣。在國內有五個辦事處(北京、瀋陽、上海、廣州、南京)。對外名稱是:XX市人民政府第XX辦公室。

它下面還管6個研究機構:如第五十八研究所(開發諜報設備),北京電子廠等。其相關組織機構也很多,如中國國際戰略學會(CIISS),裡面的學者都是軍方高級軍官,比如:熊光楷(曾任副總參謀長)擔任過該學會的會長。

6. 總參謀部技術偵察部(總參三部),正軍級,主要負責搜集分析電子情報,包括電話、傳真,和互聯網監視。從職能上看,類似於美國的NSA(國家安全局)。

總參三部的偵聽分為對內和對外兩種,下面也設有十多個局,如二局主要針對美國搞監聽,四局對日本,十二局負責識別和跟蹤外國衛星(主要是美國軍用衛星)。

相關組織機構包括解放軍洛陽外國語學院,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總參五十七所是軍方規模最大的電子研究所,位於成都。

7. 總政聯絡部,正軍級,前身是對敵工作部,負責策反、心理戰、對戰虜洗腦。目前主要是以對臺情報為主,兼顧港澳地區。據說他們對臺灣上校以上軍官均列有極詳細的電腦資料,甚至是盡所能的獲得私生活狀況。

另外,總政聯絡部還搞一些上層人物關係,跟統戰部有點重疊。總政聯絡部跟總參二部類似,也有派駐國外的人員,直接從事情報的收集。

相關機構包括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總政聯絡部的一些祕密活動都拿該協會的旗號做掩護。在90年代,葉選寧(葉劍英次子)長期擔任聯絡部長,號稱「太子黨的精神領袖」。鄧榕(鄧小平之女)曾任該協會副會長;陳昊蘇(陳毅之子)曾任該協會會長。

8. 總政保衛部,正軍級,主要負責軍中的反情報工作和軍中的政治調查。2014年10月,總政保衛部長於善軍少將被立案調查,因為他受命於徐才厚,包庇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

任何威脅「黨指揮槍」的行為,軍中重要的人事調動,都屬於總政保衛部的調查範圍。下轄:保衛局、偵防局、警衛局、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

江澤民利用特務手法攻擊政敵

國安部原來一直是針對外國的情報工作,如今卻成了監控黨內政敵的強大武器。北京副市長劉志華就是這樣被馬建和郭文貴搞垮的。

2012年2月,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的領事館,他不但上交了薄熙來、周永康想政變推到習近平的陰謀,還揭發了江派利用國安部的全世界最高級的監控裝置,監聽中共最高領導人的電話。比如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的電話,就一直被周永康的馬仔、國安系統的特工監聽,行蹤也被監視。

中共官場以竊聽、竊照、竊錄方式對付政敵的手法,來源於江澤民,是從江澤民與陳希同的「江陳鬥」開始的。

據港媒爭鳴透露,1995年前北京市長陳希同垮臺時,中共官場就有傳言:江澤民、曾慶紅通過安全系統的特務,掌握了每一個高幹貪污腐敗的證據細節,並以此作為要挾官員效忠江、曾的籌碼。

當時江澤民使用國安部人員打入江蘇無錫鄧斌的非法集資活動中,而後獲取北京市委辦公廳有關人員與鄧的關係證據,鄧很快被槍決,但「證而不據」;江還動用國安力量,抓陳私生活的把柄,把陳搞臭。

據悉當年鄧斌案中至少有2000萬現金懷疑被特工人員捲走了。

《江澤民其人》指出,原北京副市長王寶森不是自殺的,而是江澤民動用國安特工將王殺於荒郊,從而導致陳希同下臺。

不過,對於利用國安間諜破案,北京知情人士說,江澤民「是點到為止,在陳案公訴之前就換了國安部長,想把那一章掀過去」。陳案審結後,國安部長很快被更換。1998年,許永躍接替賈春旺出任國家安全部長,耿惠昌則被提拔為中共國安部副部長。

後來,江澤民不斷利用「特務治國」來控制局面。江澤民、曾慶紅利用國安部和軍隊總參,監視中央各部委及省級機關主要領導的政治動態,實行共產黨體制下的祕密控制,必要時打擊政敵,這成了江家幫的殺手鐧和「最高國家機密」,也是江澤民退休後仍能架空胡錦濤、溫家寶,操控政局長達十年的武器之一。


中共官場以竊聽、竊照、竊錄方式對付政敵的手法,來源於江澤民,江利用特務手法退休後仍能架空胡錦濤、溫家寶,操控政局長達十年。(新紀元合成圖)

然而,江澤民本人就是特務。中國二戰歷史專家呂加平舉報說,江澤民在身世上就存在「二奸二假」的問題。「第一奸」是指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則是指江澤民是「效力克格勃的蘇俄奸細」,並因此向俄羅斯出賣奉送了大片中國領土。「第一假」是指江謊稱自己是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則是指他冒充是「中共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

因此江澤民本人對特務治國情有獨鍾,而江澤民重用的「大內總管」曾慶紅就是特務高手。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曾經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務系統的內務部長,曾慶紅算是中共情報特務系統的「子弟兵」了,在打倒政治對手、鎮壓異議人士等事件中,江澤民和曾慶紅都充分地展現了他們在這方面的特殊嗜好。


江澤民重用的「大內總管」曾慶紅就是中共特務頭子。在打倒政治對手、鎮壓異議人士等事件中,充分展現這方面的特殊嗜好。(新紀元合成圖)

曾慶紅是目前中共最大特務頭子

多年來人們一直在說「曾慶紅是中共安全情報系統的最高總管」,有人把他比作「當代康生」。對比康、曾二人,都當過「組織部長」和「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雖然沒有具體幹過特務,但他從小就鍾情權鬥和特務政治,後來成為了中共江澤民時代的最大特務頭子。

曾慶紅表面上從沒做過情報系統的主管,但是他利用廣泛的人脈,除了父母留下的,他自己做中辦主任、組織部長時也廣植黨羽,再利用「石油幫」、「上海幫」、「江家幫」,以及他自己的「江西幫」,全面插手情報特工系統,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情報帝國,成為中共情報特工系統的幕後掌門人。

比如,2004年的南非槍擊案就是曾慶紅一手策劃的。


2004年6月28日,在南非約翰尼斯堡的法輪功學員梁大衛開車和平請願途中,遭不明人士開槍射擊。幕後黑手直指曾慶紅一手策劃。(大紀元)

2004年6月27至29日,曾慶紅以副主席的身分,率薄熙來等人出訪南非期間,一些法輪功學員趕到南非,準備在南非法院起訴曾慶紅、薄熙來酷刑迫害法輪功。

6月28日晚8時左右,當法輪功學員的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突然一輛車衝過來,從右後側開槍襲擊,用的是殺傷力極強的開花彈,「六四」屠殺學生時就用過這種開花彈。凶手以低射擊角度打了至少5槍,結果,來自澳洲的司機梁大衛的右腳髁關節被子彈打成粉碎性骨折,前車胎也被打爆,汽車失控,差點摔進前方一個巨大深坑。

梁大衛表示,這個當年震驚一時的槍殺案是曾慶紅預謀策劃的,主要政策制定人和責任人是江澤民。2015年5月,梁大衛再次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以故意殺人罪和故意傷害罪等罪行,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

當時被醫生診斷為將終身殘廢的梁大衛說:「我堅持煉功,三個月以後我就去上班了。醫生說:你原來的踝關節完全粉碎了,現在還能看到那些碎片,但是你體內自己又形成了一個『假的』踝關節(you made a false joint),這個『假』踝關節現在正在起到原來踝關節的作用。」

國安部爛透了 部長醜聞不斷

在江澤民、曾慶紅這種特務流氓的指揮下,國安部很快就墮落成江派整人、貪腐的樂園。當時國安部成了周永康搞政變的「耳目」,「裡通外國」的橋梁。那時的國安前任部長許永躍,陷入李薇的「公共情婦門」,還涉及到對聶樹斌冤案的掩蓋,成了「故意殺人」。

接下來的國安部長耿惠昌,鬧出了國安副部長的祕書是多面間諜的醜聞,而且他本人與周永康關係不錯,其副部長馬建與郭文貴勾結斂財,同時還腐敗、淫亂驚人,整個國安部徹底爛掉了。


耿惠昌(左)掌控的中共國安部,在江澤民、曾慶紅(右)特務流氓的指揮下,墮落成江派整人、腐敗、淫亂驚人,整個國安部徹底爛掉了。(新紀元合成圖)

不過國安部一直到了2015年才有「大老虎」馬建落馬,有海外中文媒體稱,原因在於國安部在重慶事件中扮演的多重角色。

2012年2月6日時任重慶副市長、前公安局長王立軍逃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後,當時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邱進及多名安全部官員,在據稱是周永康的乾兒子、北京亞洲大酒店董事長兼國安部特工孔濤的陪同下,專程飛往成都將王立軍帶回北京。

據說,國安部按周永康的指示由國安部扣押王立軍,拒不移交給中紀委專案組,直到胡錦濤、溫家寶出面,才移交給中紀委。

原先緊跟周永康的耿惠昌,看出政局的變化後,他轉向支持習近平。耿惠昌掌控的國安部,用了比公安部更先進的反間諜技術,偵察到王立軍把持的重慶公安局竊聽時任中共領導人的保密電話,從而曝光薄熙來、周永康集團的政治陰謀。由於有這個立功表現,耿惠昌平安退休。

2014年1月,北京市人大突然宣告免去北京市國安局長梁克的職務。據說梁克涉嫌利用其主掌的北京市國安局情報竊聽系統,對時任中共高層,包括胡錦濤、習近平等的電話進行竊聽,並將竊聽的內容報告周永康。

除了梁克,國安部副部長邱進也遭免職審查,另一位副部長陸忠偉,亦因身邊祕書淪為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被提前退休。

陸忠偉祕書李輝的間諜案是2013年轟動一時的事件。李輝被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反,使得中共在美國的情報組織嚴重受挫。這是上世紀80年代中時任國安部處長俞強聲逃到美國後,30多年來中共被曝光最嚴重的間諜案。

李輝被發現是間諜顯得有些偶然。中共國安部發現派往美國的間諜相繼出事,開始內部調查,發現有一個與美國經常聯繫的可疑信號,但一直無法確定方位。直到2012年元旦,在一個有國安部副部長、部長助理等高官們出席的聚餐上,李輝用手機向美方發出信號後,忘記退出手機定位系統,中共安全部反間部門人員立即跟蹤行動,終令此人真容曝光。

許永躍迫害法輪功被國際追查

在江澤民1999年發動鎮壓法輪功運動前後,前國安部長許永躍在1998年3月至2007年8月還有另一角色,即兼任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前,國安部曾派出大批特務配合江澤民製作假情報,謊稱「法輪功與海外勾結」,為鎮壓法輪功製造輿論;對國內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綁架、對國外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恐嚇,都是由國安特務在策劃及直接操作。


前國安部長許永躍涉周永康案、涉馬建案,也涉及國安部的很多貪腐案件,因迫害法輪功被國際追查。他敢胡作非為,是因為背後有江澤民。(新紀元合成圖)

2015年3月26日,前國安部長許永躍被追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布《迫害法輪功主犯許永躍罪狀公告》。公告並列舉了許永躍主導的國安部六條罪行:收集所謂法輪功情報,為中共打壓法輪功製造藉口;參加誣衊打壓法輪功的會議,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站臺支持;勾結公安、「610」,非法監控打壓國內法輪功學員;勾結黑社會,在海外實施恐怖暗殺行動;綁架海外法輪功學員,脅迫當特務;採用流氓手段,干擾破壞神韻演出。

公告並指,許永躍觸犯國際法中「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為此要求中國現任當政者立即抓捕許永躍及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犯。

習整頓國安系統換人 安插自己人

面對國安部如此惡劣、遭眾人譴責的狀態,2014年11月3日,臺灣《自由時報》綜合海外中文媒體消息稱,中共將進行情報與間諜機構改組,改採中央垂直管理,將原有的國家安全部及下屬各省、市級的國安局完全劃歸中央管理,國安部將劃分為國內安全部和國外安全部,新部門由兩名副總警監直接負責,未來將負責搜集和分析國內外、港澳臺等情報信息。

就在馬建落馬的前幾天,習近平舊部已開始進駐國安部。2015年1月7日官媒報導,一神祕人物唐朝,首次以國安部長助理身分出席北京有關會議,但網上關於唐朝的公開資料甚少。

另一神祕人物是自2014年3月去職浙江組織部長、曾在福建和浙江兩地長期任職、與習近平有20年上下屬關係的蔡奇,當時蔡奇出任中央國安委辦公室專職副主任。在耿惠昌正式解職的前幾天,2016年10月31日,蔡奇離開,去接替江派大員王安順出任北京代市長。

此後,國安部從下往上被清洗。香港《明報》2015年5月26日發文稱,習近平上臺三年以來,中共國安部的人事已有重大變化,只不過這種變化是北京當局以「零敲碎打、逐步替換」的方式進行的,不太引人注目。

只要對照上述部門三年前的領導層名單就會發現,除國安部的部長未換人外,其高層組成人員早已「面目全非」。另外自2015年1月起,已有多地國安廳(局)長調整,山西、貴州、山東、新疆、上海、海南、河南等至少7個省區的一把手被換。

不過直到2016年11月,習近平鞏固了黨政軍大權後,才撤掉國安部最高層的耿惠昌,換上陳文清。

陳文清被江派攻擊 懸空一年半

不過,陳文清候任了國家安全部長一年半才得到正式任命,一度變成跛腳鴨。

2015年5月25日,中紀委網站更新消息,指陳文清不再擔任中紀委副書記、常委,但仍為第18屆中央紀委委員。官方未公布陳文清未來的職務安排。

《法制晚報》當年11月29日報導,2015年9月,陳首次以國安部黨委書記的身分露面,但國安部長仍然是耿惠昌,國安部實行了一年半多的「雙首長制」。

香港媒體《前哨》披露,2015年4月,中共政治局就已經決定免去耿惠昌的國家安全部長職務,任命陳文清為國家安全部長。由於需要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任免,暫時任命陳文清為國安部代部長,但不對外公布。

這個正式任命一推再推,直至2016年10月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地位後,11月7日官方才公布對國安部長陳文清的任命。


2015年4月,中共政治局就已決定任命陳文清為國安部長,但正式任命被江派攻擊一推再推,直至2016年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地位後,官方才公布。(新紀元合成圖)

習近平選中的人,為何被空懸了一年半才上位呢?

據港媒報導,國安部內部江派人馬為了阻止陳文清擔任一把手,有人舉報他是周永康的人,一些老幹部說陳是風派人物,在2012年11月周永康退下後,陳文清任中紀委副書記時還拜訪了周永康兩次。但他因為是中紀委副書記,較早得知中央決定審查周永康,隨即趕緊與周永康切割,才不敢登周永康的門。

而且,陳文清發跡的四川是周永康的老巢,陳又長期在政法部門工作,是否是周的「四川幫」成員?陳文清與馬建的關係也非同一般。兩人是西南政法大學同班同學,關係非常密切,畢業後也經常聚會。

但後來調查發現,沒有證據顯示陳文清參與周永康和「四川幫」朋黨的貪腐活動,陳與周永康基本上是正常的上下級關係,因此,陳被認為不是周永康幫派成員。

而且國安部鬧副部長荒,國安部三個副部長陸忠偉、邱進和馬建接連出事。另外兩名副部長孫永海和董海舟都是超齡留任,陳文清因此得以出任。

在陳文清2015年被任命為國安部黨委書記後,5月19日,習近平出席國家安全機關會議時要官員要「絕對忠誠」,並稱國家安全機關要「從嚴管理」。國安系統曾被認為是習近平的「心腹大患」。

2016年12月19日,中共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5次會議召開,審議國家情報法草案在內的多個草案,會上陳文清就國家情報法草案作了說明。

國安機構大調整 劃歸統一管理

2017年5月,有關習近平重建國安情報系統的消息再次傳出,據說這次是要來真的了。新的情報機構將在國安委的指導下行事。

在軍方:2015年底開始的軍隊總部改革,原軍委4總部已變成15個部門,其中,原總參三部正式更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軍網路空間作戰部隊」,簡稱「戰支三部」,由此,中共網路駭客部隊正式獨立成軍。

軍隊原來軍情工作將全部歸到一個部門,由軍委主席直接掌管。

在地方,國家安全部的改革也已開始。有消息指,習近平打算效仿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將國家安全部改名為國家情報總局(署),未來該部門只對外專職反間諜及收集情報,不介入內政,沒有對內執法權力。

縣、市的地方國安系統將被大裁減,特別是很多縣市國安局因為缺少對外情報目標,淪為對內「維穩」工具。因此,國安系統「消腫」是此波改革的重點之一。

如果這次習近平能像軍改那樣,全部打亂並進行重組來清洗江派人馬,那不久就能收回由曾慶紅掌控多年的情報機器,曾慶紅這個大特務頭子的好日子也就走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