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月25日,江派「上海幫」重要成員、中共上海市前檢察長陳旭被立案審查。官方通報措辭嚴厲,可見其罪責嚴重。(新紀元合成圖)

5月25日,江派「上海幫」重要成員、中共上海市前檢察長陳旭被立案審查, 並被中紀委當成反面典型,突顯了江家上海幫腐敗的猖狂。

同時,習近平向鄰國提領土要求,揪住江澤民的賣國罪行不放, 以此為發力點,在19大上壓倒江派。

文 _ 李貝利

落馬的上海前檢察長被當反面典型

2017年5月25日,落馬85天的上海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被立案審查,中紀委在通報中列舉了陳旭存在的五方面的「違紀」問題,並指其嚴重損害司法公信力和社會公平正義,性質惡劣、影響極壞,係中共「18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的典型」。

大陸《法制晚報》評價說,被描述為「不收斂、不收手」的大老虎以前也有過,但被稱為「典型」的,目前僅有陳旭一人。

公開資料顯示,陳旭在上海政法系統工作長達28年,法院、政法委、檢察院都曾任職過。2008年出任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直到2016年1月26日離職。

今年3月1日,陳旭落馬,成為中共上海政法系統「首虎」,也是繼上海市委前常委、副市長艾寶俊之後,上海落馬的第二名省部級官員。據報,陳旭在上海政法系人脈廣泛,能量巨大,當地人稱其為上海灘「頭號法梟」。

陳旭是江派「上海幫」中的重要成員。從吳邦國、黃菊、陳良宇,到韓正、楊雄,包括陳旭,這些不同職務的要員,都是江澤民大大小小的馬仔,按上海地方話說,是江的「蟹腳」。

因「四證人離奇死亡案」被舉報 據知情人透露,陳旭被查的起因,是香港商人任駿良實名舉報陳旭涉「四證人離奇死亡案件」,並導致任駿良公司的20億財產被一夥政法內部人士巧取強奪了。由於涉及四條人命,有人說,一旦核實,陳旭會判死刑。不過這次中紀委公布的五條罪行中,沒有提到這個命案。

事件起因在2001年,上海裕通房地產有限公司董事長任駿良長期控制上海萬邦中心大廈的大產證。上海萬邦中心大廈在拍賣時,法院搞了司法舞弊,時值8億元人民幣左右的大廈被以僅僅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拍賣給了一家公司,舉報人稱,該公司股東全部都是法院執行庭家屬。

此後十年,該公司一直將上海萬邦中心大廈一直租給中信銀行。而中信銀行也是前述2億拍賣資金的提供者。上海法院就發函給房地產中心,另辦出產證,並在2013年以20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將該樓轉讓給國泰君安。

也就是說,上海法院的家屬從任駿良的物業拍賣中得到了20億人民幣。對此最高法院發文要求糾正,上海一中院竟以案卷丟失,相關辦案人調離或死亡回覆。

2006年秋,最高檢反貪總局成立專案組進上海專門調查此案,本案的執行員上海虹口區法院法官范培俊和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鳴都是分別在接受最高檢專案組問話後,當天晚上接受私人宴請,第二天橫死在家中。兩法官親屬在事後均不知所終,本案其他承辦法官在此案後都已離職,多名做過法醫、上海的律師認為毒殺潘玉鳴和范培俊的直接凶手就是同一人。

潘玉鳴、范培俊死亡一個月後,因此案接受最高檢反貪總局調查詢問的上海華星拍賣公司總經理王鑫明夫婦,在徐匯區上海南站附近的麥克花園別墅家中被殺害,家中壁櫥裡7000萬存摺和300萬現金分文未動。王鑫明在遇難前,多次公開提醒上海高院並向公安報警稱有人想殺他,卻無人理會。事後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區分局刑警隊說此案是流竄作案而將案件高掛不破。

陳旭曾是江澤民侄兒吳志明的助手

據說對陳旭的公開舉報,從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開始,除了上述血案,陳旭被指還涉入多個上海大案,包括社保案、陳良宇案、周正毅案等,但在一封封舉報信中,陳旭這個「上海政法界不倒翁」卻一路官至省部級。

據知情者披露,陳旭的保護傘就是江澤民的上海幫。陳旭與落馬的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關密切,而且與江澤民的侄兒吳志明是上下級關係。


陳旭被指還涉入多個上海大案卻一路升官至省部級,其保護傘就是江澤民的上海幫。陳曾是江澤民的侄兒吳志明(圖)的第一副手。(新紀元合成圖)

陳旭曾是政法委書記吳志明的第一副手。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透露,陳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為他任市第一中院院長時,靠著從輕處理與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有關的周正毅案和整治鄭恩寵,而在2002年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成為吳志明的副手。其後被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看中,提拔為上海市委副祕書長,專門做上海第三號人物劉雲耕的祕書。

鄭恩寵認為,陳旭在19大之前出事,也釋放出「上海幫」徹底瓦解的信號,這是習當局爭奪上海控制權、主導權的一個前哨戰。

習王反腐打進上海灘

熟悉中國官場的人都知道,上海幫是最貪腐的,但習近平陣營從2012年開始反腐之後,上海的反貪腐行動總是推動不下去,打下去的也大多是蒼蠅蚊子,真正的大老虎卻沒有拿下。

2015年習近平在第18屆中紀委第五次全會上的講話,指有的人「居高臨下、當『太上皇』、手伸得老長」,外界認為這是高度影射江澤民。

2015年11月10日,上海首虎、副市長艾寶俊落馬。從2016年伊始,中紀委網站連發數篇習近平嚴厲警告的講話。2016年1月9日刊文「習近平:有人已經到了肆無忌憚膽大妄為的地步」。10日刊文「有些事情在政治上是絕不能做的,做了就要付出代價」。11日文章更是痛斥「有的領導幹部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老子天下第一」。

陳旭的落馬也早有預兆,2016年初,陳旭的兩名下屬先後落馬。

2016年1月7日,上海市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原專職委員季剛被調查。因辦理過大量在上海乃至全國都頗有影響力的大案要案,季剛在當地政法圈被稱為「上海灘公訴總教練」。季剛被查19天後,也就是2016年1月26日,陳旭卸任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

兩個月後,陳旭的另一名下屬汪康武被查。上海高院一名退休法官透露,汪康武落馬後不久,陳旭被中紀委召到北京配合調查。

該退休法官還表示,三人的關係密切從小事可見。2008年,陳旭第一任妻子患癌症去世,辦理喪禮的各項費用經汪康武出面,由上海某律所主任埋單。陳旭的第二任妻子,也是在汪康武的牽線搭橋下,進入上海某律所當律師。

目前在上海政法系統,因涉陳旭案而被調查的人數已超過百人。外界認為,這是習近平抓捕吳志明、瞄準江澤民家族的一個信號。

揚州高官被查 江老家再遭清洗

就在陳旭被中紀委立案審查的前一天,5月24日,江澤民老家揚州的官場再度被清洗:中共江蘇省揚州市前政協副主席倪士俊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


近年來,江蘇腐敗窩案被引爆。5月24日,江澤民老家揚州的官場再度被清洗:中共江蘇省揚州市前政協副主席倪士俊被審查。(大紀元合成圖)

公開資料顯示,倪士俊1992年5月任邗江縣公安局副局長,2004年1月任江都市委副書記、市長;2006年12月起,任江都市委書記;2012年6月,任揚州市政協副主席。

據海外的明慧網報導,倪士俊任江都市委書記期間,被列入涉嫌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名單。江都市「610」辦公室、江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江都市政法委等部門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對法輪功學員非法迫害、勞教、判刑及關洗腦班等。

近年來,江蘇腐敗窩案被引爆,「江蘇幫」官員頻頻落馬。據悉,人數僅次於2014年發生塌方式腐敗的山西官場。江派官員、江蘇省省委書記羅志軍未到65歲提前卸任,轉任人大閒職。2015年被判刑15年的前南京市長季建業,曾在揚州主政八年之久。他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心腹,被稱為江澤民老家的「大管家」。

季建業從崑山書記調任揚州,是江澤民親點的。據悉,他在任崑山市市委書記時,曾給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送了兩塊大地皮從而攀上了江家。2005年,江澤民下臺後第一次返鄉時,季建業陪在江身邊鞍前馬後伺候。

此外,前南京書記楊衛澤、江蘇省委前常委兼祕書長趙少麟、江蘇常務副省長李雲峰等省部級「老虎」先後落馬。另外,出身「江蘇幫」的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與遼寧前省委書記王瑉先後於2015年及2016年「兩會」期間落馬。

不過,最讓江澤民害怕的是,習近平抓住江澤民的賣國行為開始行動了。

習想收回領土 江澤民賣國引關注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總部位於莫斯科的「歐亞每日新聞」在5月19日報導,俄文媒體正在紛紛轉載一篇題為「中方向塔吉克斯坦提出領土要求」的文章,稱中國和塔吉克斯坦之間再次就領土問題出現爭論,不排除塔方可能不得不再次向中方交出部分領土的可能性。

此前,《新紀元》周刊曾公布江澤民賣國的歷史資料,江在沒有任何外界壓力的情況下,簽署協議向鄰國出賣了大量的中國領土。其中,江澤民在2002年與塔吉克斯坦簽訂協議,割讓靠近帕米爾地區2萬7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使塔方拿到了96.5%的有爭議領土。

2012年習近平上臺後,非常氣憤江的賣國行為,2013年中塔之間的領土爭論就開始了。如今中方專家正在進行歷史研究,證明這些土地自古就是屬於中國的。據說那片有爭議領土上有著豐富的金礦和各種礦藏。


2012年習近平上臺後,非常氣憤江澤民的賣國行為,紅色部分是被江出賣的中國領土。(大紀元合成圖)

除了塔吉克斯坦,江澤民還將大量中國土地割讓給俄羅斯。

1999年,江澤民同俄羅斯簽訂協議,把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臺灣拱手送給俄羅斯。更為驚人的是,2002年江澤民為討好俄羅斯下令邊防軍後撤500公里。

上述報導還稱,俄羅斯社會也充斥著「習近平威脅論」,他們認為「中方早晚會對俄羅斯提出歸還被強占領土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