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至今,腐敗問題都難以治理。圖為地方反貪污賄賂局。(大紀元資料室)
從古至今,腐敗問題都難以治理。圖為地方反貪污賄賂局。(大紀元資料室)

近日四川的樂山市借鏡香港70年代的反腐特赦令,推行「赦免實驗」,二個月下來有1668人主動交代問題。

或許等兩隻最大貪腐的老虎抓起來後,王岐山就會開始特赦貪官,現在拿樂山做試點,就是個開頭。

文 _ 王華

四川樂山紀委的特赦實驗

2017年4月7日,四川省樂山市紀委監察局發出「關於對限期主動交代問題人員予以從寬處理的通告」,期限定為2017年6月30日。視情節輕重,分別給主動交代問題者從輕、減輕或罷免紀律處罰。這份「敦促令」通告,被貼滿了樂山縣市區鄉大大小小的政府機構以及街道、村委會等各級機關。

「敦促令」發布第一個月,僅有兩百多人主動交代問題,甚至有些縣區無人響應。5月6日樂山市紀委書記發表一番威脅言論後,局面很快改觀,最新統計兩個月內已有1688人交代問題。他當時說:「拒不說清問題的,一律頂格處理。」「如果你還不理解組織的一片苦心,那實在是你自己作死了。」

四川樂山人口326萬,樂山市下轄四個市轄區、一個縣級市、四個縣、兩個自治縣。一座地級市就有高達1668位官員主動交代自己的問題(涉貪起點為3萬元),可見中共的腐敗十分嚴重。

《南方周末》等大陸媒體報導了此「實驗」,並稱:四川紀委肯定了樂山的特赦試驗。不過很多民眾表示不滿,貪官們一坦白就不處罰了,這不是在鼓勵貪腐嗎?

對此,微公眾號信航億葦建議說,「應該對坦白的貪官進行罰款。比如貪5萬以內,主動繳回原值後不罰款;5到20萬,罰2倍;20到100萬,罰4倍;以此類推地指數級懲罰。如果繳不起錢,那罰到大沙漠植樹造林,超過1000萬的,既要繳錢,也要坐牢。」

朱元璋的歎息:貪官如韭菜

若沒有制度上對權力的分離與監督,從古至今,腐敗問題都難以治理。以明朝朱元璋為例,他貧苦出身,對貪官恨之入骨,他採取了「見一個、抓一窩」的國策,結果抓得官員不夠用了,只好讓貪官戴著鐐銬去審貪官。朱元璋甚至採用了「滅九族、剝皮草」等嚴刑峻法阻遏貪官,但最後也沒把貪官除盡。

在位30年中,朱元璋殺了15萬貪官,平均每年殺5000貪官,但終不見實質成效。晚年他感嘆貪官如同韭菜,殺了一茬又生一茬。明朝人口只有6500萬,官民比例約1:2299,即有約2.8萬官員,他每年殺5000,也就是說,朱元璋把官員中17.8%的人都殺了,難怪後人說他心狠手辣。

香港70年代的反腐特赦令

1970年代,香港出現了類似問題。貪腐案發率80%涉及基層警察和政府公務員,1977年10月,廉政公署一口氣逮捕了260名警官,哪知引發大規模警察上街示威,並且衝擊廉政公署的合法性。

貪官太多了,抓都抓不完,怎麼辦?1978年4月8日,港督發布了著名的反腐特赦令,規定過去輕度犯罪不再追究(重大腐敗仍要追究),但此後再犯嚴懲不貸,對腐敗零容忍。香港廉政公署在「特赦令」中提出了「三不赦」原則,即性質惡劣不赦、正在查辦不赦、外逃人員一律不赦。

結果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到1980年代,香港就轉型為有名的法治社會,同時80年代香港經濟增長迅速,有力證明反腐實際有利於促進經濟發展。香港經驗成功的原因在於此後對腐敗的零容忍落到實處。

1970年代,香港貪腐案發率80%涉及基層警察和政府公務員,在港督發布了著名的反腐特赦令後,香港就轉型為法治社會。(AFP)
1970年代,香港貪腐案發率80%涉及基層警察和政府公務員,在港督發布了著名的反腐特赦令後,香港就轉型為法治社會。(AFP)

王岐山說特赦還不到時候

一周前《新紀元》報導了2015年4月11日在武漢舉行的「反腐新常態」演講上,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祕書長高波透露,近期有官員問王岐山,是否有可能對主動自首的腐敗官員酌情特赦。要在兩年前,王岐山肯定要拍桌子大罵,但這一次,王岐山只是長嘆了一口氣說,「還不到時候。」

臺灣政治學教授明居正表示,從近期港媒報導來看,王岐山依然認為特赦貪官還不到時候,因為曾慶紅、江澤民這兩個最大的貪腐家族還沒有被懲治。

等把這兩隻最大老虎抓起來後,王岐山可能就會像香港那樣特赦貪官,以減少貪腐存量,嚴懲貪腐增量,否則,一直抓下去,中共就垮了。現在拿樂山做試點,就是個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