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P)
(AFP)

繼6月9日安邦掌門人吳小暉被帶走之後,6月22日,被稱為「中國首富」的王健林旗下的萬達突然出現股票和債券急劇下跌的驚恐場面。而王健林在早盤兩小時身家縮水39.59億元。

據報導,中共銀監會6月中旬要求各家銀行排查包括萬達、海航集團復星等數家「海外併購明星企業」的風險。

文 _ 齊先予

傳「政治風險」導致股票下跌

6月22日上午,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旗下萬達電影盤中突然快速下跌,逼近跌停。截至上午收盤,該股股價報51.95元,跌9.87%。午間,公司公告停牌。

此外,萬達多隻債券也紛紛大跌,15萬達01、15萬達02、16萬達01等債券均下跌約2%。

據AI財經社計算,萬達電影總股本11.74億股,按照每股跌5.69元計算,萬達電影在早盤兩小時內市值蒸發66.8億元。而王健林間接持有萬達電影的59.27%,因此,王健林在早盤兩小時身家縮水39.59億元。

中共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海外併購明星企業」的風險,萬達多隻股票債券大跌,王健林身家縮水39.59億元。(AFP)
中共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海外併購明星企業」的風險,萬達多隻股票債券大跌,王健林身家縮水39.59億元。(AFP)

網上很快給出了暴跌原因:上海浦東發展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金融機構要求管理人清倉大連萬達相關的債券,原因是「政治風險」。

萬達中午發聲明否認,指「網上炒作屬於謠言」,傍晚又召開投資者電話交流會,萬達集團財務總監高曉軍對外澄清企業「償債能力強」。

與萬達一樣股票下跌的還有復星集團,下午2點過後,復星醫藥A股和H股股價突然直線跳水。盤中最低價29.89元,跌近9%,創2016年2月以來最大跌幅。復星醫藥H股亦隨之大跌,盤中最低報29.35港元,跌逾6%。

6月22日和23日,萬達連續急發闢謠聲明以及10億元增持公告,並說將起訴微博大V,其股票才還是上漲。

王健林登亞洲首富 被指薄熙來金主

王健林曾幾度名列中國首富。2017年4月公布的福布斯2017年華人富豪榜,王健林以淨資產規模313億美元,超越香港首富李嘉誠成為亞洲首富。

王健林(1954年10月24日生),四川省蒼溪縣人。15歲參加工作,16歲當兵,軍校畢業後,他在大連繼續讀經濟管理。29歲時在陸軍學院管理處任副處長,屬副團職幹部。

官方簡歷稱,1988年,34歲時任西崗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的王健林,開始嘗試進入政府下屬企業,他跟時任大連某國有公司總經理的老戰友商議,取得指標,又找到某銀行支行行長的老戰友獲得貸款,在棚戶區改造項目賺了第一筆錢。1992年8月成立大連萬達房地產集團公司。

大陸媒體還報導,王健林之妻,被大陸網路戲稱為「國民老公」王思聰的母親——林寧,其家庭背景深厚。父親林連章獲得過三級戰鬥勛章,1960年6月晉升為大校軍銜,2011年去世。

1994年3月,林寧創立林氏投資集團,旗下擁有天泰裝飾、大歌星全國連鎖量販ktv、通達經貿、歐蘭特會所等企業。並成為萬達集團在全國商業廣場項目中的合作商和戰略合作夥伴。

據說,林氏投資的北京歐蘭特俱樂部,從2009年到2013年,一直被評為中國五大極品俱樂部之一,最具影響力會所、最具活力俱樂部等,成為王健林結交中共高官的最佳場所。這讓人想起賴昌星的紅樓,黃如論的藍黛俱樂部等。

然而這些都不是王健林發家的真正祕訣。

雖然王健林常用「親近政府、遠離政治」總結自己經商之道。但是在大連起家的他,被指與曾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關係密切,是薄熙來幕後金主,足跡從大連跟隨薄熙來到重慶。

在大連起家的王健林,被指與曾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關係密切,是薄熙來幕後金主。(新紀元合成圖)
在大連起家的王健林,被指與曾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關係密切,是薄熙來幕後金主。(新紀元合成圖)

薄熙來給予王健林大量的土地,同時給予土地、房地產不該有的優惠條件。王健林不僅挖到第一桶金完成原始積累,還形成了由零到百億的發家史。

薄2012年落馬後,傳王健林涉案被查,但王隨即切割兩人的關係。而薄熙來案另一名金主,大連實德集團前總裁徐明被捕,2015年於獄中暴斃。

據香港《文匯報》前記者姜維平披露,王健林不僅與薄熙來走得很近,還與前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等人頗有交情。據查,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等中共權貴曾入股其公司。

財新網「闢謠」王健林是經濟問題

就在萬達股價債券雙雙下跌,熱傳王健林涉「政治風險」的當日,大陸財新網迅速發表獨家文章,透露背後原因。

被指和習近平王岐山關係密切「財新網」獨家報導說,大陸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於6月7日下令指導各家大行,要求排查包括萬達、安邦、海航集團、復星、浙江羅森內裡在內數家企業的境外授信及風險分析,重點關注併購貸款及內保外貸的情況。

報導稱,「對這一趨勢,從大行到股份制銀行,部分商業銀行先後自主採取了避險措施。」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導致萬達等股票大跌的原因。

人們發現,排查對象多是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凶猛、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比如,浙江羅森內裡在今年4月剛剛收購了義大利AC米蘭足球俱樂部。海航集團在2016年11月外匯管理政策正式發生變化之前,當年的海外投資項目總計超過1600億元人民幣。安邦在2016年收購喜達屋受挫之前,頻頻拿下海外併購的地產和金融項目。萬達和復星則是更早一批布局海外收購的民營企業。

2016年1月12日,萬達集團宣布以35億美元併購美國好萊塢電影製作公司「傳奇娛樂」(Legendary Entertainment)多數股權。(AFP)
2016年1月12日,萬達集團宣布以35億美元併購美國好萊塢電影製作公司「傳奇娛樂」(Legendary Entertainment)多數股權。(AFP)

報導指,這些海外投資項目累計金額越來越大,當局開始擔心激進的海外投資最後是否會演變為金融層面的風險,因此逐層啟動了風險排查的監管行動。

報導稱,此次行動料是為摸底及排查可能存在的風險,但並非已經做出風險判斷。但對這一趨勢,從大行到股份制銀行,部分商業銀行先後自主採取了避險措施。部分銀行的拋售行為逐漸引發了市場異動。

分析指出,目前部分相關銀行和企業均發布了否認聲明,似乎是試圖平息市場對有關消息「過度解讀」的恐慌效應。

對此,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江玉流表示,財新網代表王岐山立場,上述獨家報導或為穩定人心,也可能在替王健林涉「政治風險」曲線「闢謠」。

王健林海外併購有違當局意願,但萬達涉及太多太子黨紅二代利益,其中很多並非江派反習家族,因此當局或敲山震虎,督促萬達轉向。因此王健林暫時不會有事,除非他和吳小暉一樣一意孤行,走上頑固對抗的不歸路。

早在2015年1月,財新網就曾高調揭露安邦保險集體資本運作黑幕。之後,吳小暉依舊指揮安邦瘋狂海外併購。兩年之後的2017年4月,財新網再度起底安邦,吳小暉則公開對抗毫不示弱,甚至在給財新網的公開信中叫陣胡舒立「背後的領導」。一個多月後,吳小暉被抓。

王健林資本外逃 和當局「對著幹」

不過,大陸搜狐網並不認為王健林這次就沒事了。搜狐網發文稱,北京高層有關部門的官員早就發聲警示過非理性海外投資的問題,表明了當局對資本外逃現象的高度警惕。文章稱,「因為非常時期,守住3萬億外匯儲備是我們的命門。」

2017年3月,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對外表示,在日常的監管中發現了一些「非理性和異常的投資行為」。他直言:「有很多企業,在中國的負債率已經很高了,再借一大筆錢去海外收購。有一些則在直接投資的包裝下轉移資產。」

該文羅列了海航、萬達、復星等大型公司近幾年在海外併購的規模:一、海航,近三年海航海外併購總額超400億美元,大量依靠發債「補血」;二、萬達,過去三年多時間在全球十多個國家的投資額超過150億美元;三、復星,從2008年到2015年6月期間,境外共計投資36個項目98億美元。

文章指出,在有關金融監管機構的官員頻頻發出警告的情況下,安邦等企業仍不收手,繼續在海外大肆收購,因此有關部門「不客氣了」。

王健林買了又賣的西班牙大廈,就被認為是非理性投資的案例。2014年2月,王健林以2.65億歐元購買了西班牙的標誌性建築:西班牙大廈。2015年1月,萬達集團準備拆卸改建為一座設有辦公室的豪華酒店,但因為保留外牆立面一事與當地政府無法達成共識,而決定放棄投資。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西班牙大廈是「西班牙人的共同記憶」,王健林擬重建該大廈的計畫受到馬德里市民的強烈反對。(AFP)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西班牙大廈是「西班牙人的共同記憶」,王健林擬重建該大廈的計畫受到馬德里市民的強烈反對。(AFP)

2016年7月,萬達集團以2.72億歐元出售給當地企業。換算成人民幣,王健林虧損了近2億元。

2015年11月,王健林在哈佛大學演講時,曾經有人提問:如何看待萬達快速增長的海外投資被視為向海外轉移資產的問題。王健林回應稱,萬達海外投資合法,是「響應國務院號召」,並稱萬達的錢是「我們自己辛辛苦苦賺出來的」,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企業有投資自由權。

針對王健林的上述言論,搜狐的評論文章分析稱:正當人民幣貶值時期,萬達等企業還大肆去海外投資,「不就是做空人民幣的舉動嗎?這不是對著幹?」

姜維平揭老底:王健林好自為之

6月23日,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評論文章稱,王健林出身大連,是薄熙來「培養」起來的企業家,涉及更高層官員的腐敗問題,如果當局要追查起來,「腳踏幾隻船」的王健林落水概率就比較高。

文章說,「江派」現在操控海外輿論,指向對立權貴的軟肋生死一戰,而王歧山必定要以力度更大的反腐而斷後,防止遭到「江派」殘餘勢力與黨內對手連盟,對自己的反攻倒算。因此,抓捕對立派的貪官,必得先行控制與其交往密切的民企富豪為證人,郭文貴、肖建華和吳小暉等都是前車之鑒。

姜維平透露,中紀委2012年在大連設組查辦薄熙來案時,有知情者說,包括王健林在內的一大批大連民企老闆被約談,有很多人被疑似有行賄行為,但由於王健林有人說請,且中紀委擔心抓人太雜或影響經濟形勢和投資環境,而只留下徐明、唐曉林兩案。王健林深感不安全,從此以海外併購為藉口,實行戰略轉移,一度非常成功,但是,2017年4月,王以10億美金收購美國電視製作公司DCP的交易,疑似向海外轉移財產被有關方面下令撤銷,結果賠了違約金5000萬美金。

姜維平在文章最後表示,這次萬達債股下跌後可能再升,未必王健林落馬,但也要有憂患意識。他奉勸王健林:立即把大部分的錢財,全部用於國家建設項目,只留一點點回大連養老,這才能永絕後患。

因此,這次習近平動王健林,傳遞的信號就是要警告那些與江派官商勾結的大富豪,不聽話就要挨打。

金融風險防控 習警惕經濟政變

對於大量資金外流,4月25日,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維護國家金融安全」時強調,要高度重視「防控金融風險」,對金融市場和互聯網金融開展全面查處。當時與會的還有「一行三會」的負責人。隨後,習當局調查了保監會主席項俊波,金融巨鱷、銀監會黨委委員、主席助理楊家才,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萬達王健林,復星郭廣昌等人。

6月20日,中共官媒旗下的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刊發習近平有關「警惕權力遊戲」的論述,同一天,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負責人參加的陸家嘴論壇上罕見警告:「金融如果不穩定往往會出大亂子。」

《香港經濟日報》6月21日報導說,習近平當局這些連串動作不尋常,背後隱然看到一個重要考量:中共19大。

報導說,習近平4月召開的政治局會議專門討論金融安全,把金融風險防控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周小川說的「大亂子」等,都是與2015年的A股股災有關。官方深信這次股災不僅是經濟問題,背後有國內大鱷或權貴,乘機撈取經濟及政治利益,甚至發動「經濟政變」。事件令北京當局警惕,危及國家、政權安全的已不僅是槍桿子,還有金融手段。

港媒6月21日說,習近平當局的針對金融界的連串動作,是警惕「經濟政變」。(AFP)
港媒6月21日說,習近平當局的針對金融界的連串動作,是警惕「經濟政變」。(AFP)

因此,凡是涉及大量資金外流的事,都對國內經濟不利。一旦把國內經濟搞垮了,習近平的位置也就坐不穩了。無論是吳小暉那樣的故意洗錢,還是王健林等民營企業的海外投資,在北京當權者眼裡,就可能與經濟政變有關,因此而嚴加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