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7月4日宣布成功試射一枚洲際彈道導彈(ICBM),再次引發國際譴責。(Getty Images)

7月4日北韓又試射了一枚洲際彈道導彈,再次引發國際譴責。

「脫北」高官李正浩6月28日受訪時說,金正恩政權正在國際經濟制裁中動搖。繼去年3月及11月通過制裁決議後,6月2日安理會再通過對金氏政權全面制裁的最新決議。

文 _ 韋拓

2017年7月4日美國獨立日慶典當日,北韓試射了一枚洲際彈道導彈(ICBM),再次引發國際譴責。金正恩表示,這是送給美國獨立節的「禮物」。他發誓要「向美國示威」。

北韓挑釁再引發強烈關注和譴責

五角大樓發言人戴維斯(Jeff Davis)稱,這枚導彈是以前沒有見過的,在平安北道芳峴(Banghyon)機場發射。北韓使用了一輛(中國產)可移動平板卡車將導彈運送到發射場,但沒有在卡車上進行發射。這是北韓第一次在該地發射「火星-14」導彈。北韓國防科技學院說,這枚導彈飛行933公里,最高達到2802公里的高度,39分鐘後落入日本海。這是北韓發射的彈道導彈中飛行時間最長的一枚。

美國專家對導彈飛行軌跡分析後認為,其射程似乎可以抵達美國阿拉斯加。ABC新聞航空顧問加伊德(Steve Ganyard)表示,第一次看到一個北韓武器有能力打到美國。

應美日等國要求,聯合國安理會5日晚上就北韓危機召開緊急閉門會議。聯合國祕書長古塔雷斯的發言人譴責平壤的導彈試射「是再次無恥違背安理會決議,構成了緊張局勢的危險升級」。

韓國總統文在寅呼籲,對北韓試射導彈做出更強烈回應,而不只是「一紙聲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則說,中國「敦促朝方不要再採取有違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行為,為重啟對話談判創造必要條件。」

美國總統川普7月4日發推說:「或許中國會對北韓使出大動作,一勞永逸地結束這種胡鬧。」

金正恩又向死亡邁進了一大步

CBS國家安全分析師湯森德(Fran Townsend)7月5日說,北韓成功發射洲際彈道導彈「改變了遊戲規則」。她還披露,北韓核導彈計畫供應鏈的80%來自中共。

北韓發射導彈第二天,韓國軍方公布大量各型導彈發射場面,其中包括可精確打擊金正恩辦公室窗戶的「金牛座」導彈影像。韓軍方表示,如果北韓核武、導彈危及韓國及盟國安全,將動用各式戰略武器對平壤實施「斬首行動」。

韓聯社稱,韓軍的300、500、800公里射程彈道導彈和超千公里射程的「玄武-3」巡航導彈將用於大規模懲罰報復行動,可在戰時讓平壤從地圖上消失。

7月5日美國向北韓發出警告,稱如果被激怒,美國準備發動戰爭。《華爾街日報》報導,駐韓美軍司令文森特.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上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如果接到命令,美國和韓國準備向北韓開戰。

在北韓導彈試射後不久,美韓聯軍進行了一場非常罕見的實彈演習,從朝鮮半島東海岸發射了地對地戰術導彈,「意在直接對抗北韓做出的破壞穩定的非法行為」。

日媒5月曾報導,美國針對金正恩的暗殺計畫早已完成,現在處於只要總統川普發出指示信號,可以隨時實施的狀態。韓國情報委員會官員稱,金正恩十分恐懼西方對其實行本.拉登式斬首計畫。

中共斷油讓北韓人心惶惶

北韓「脫北」高官李正浩(Ri Jong Ho)6月28日首次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金正恩政權正在國際經濟制裁中動搖。

2017年6月2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一項新決議,將14名北韓人和4個與北韓核導計畫有關的實體列入聯合國制裁黑名單。這是繼去年3月安理會通過第2270號決議、11月再次通過制裁決議後,對北韓金氏政權全面制裁的最新決議。


北韓遭遇最新生存危機是「大哥」斷油。據路透社6月28日披露,中石油集團決定暫停對朝售油。(AFP)

北韓遭遇最新生存危機是「大哥」斷油。據路透社6月28日披露,中石油集團決定暫停對朝售油,並稱此為一項「商業決定」。

消息人士透露原因稱,因為銀行正加緊審查與北韓有業務往來的企業,中石油「不再值得冒這樣的風險」。此外,購買柴油和汽油的北韓代理商最近已無法為供貨付款。目前尚不清楚中石油暫停向北韓銷售燃油將持續多長時間。

此舉引來北韓燃油價格大幅上漲。相關數據顯示,平壤及北部邊界城市新義州和惠山的私營經銷商汽油售價在6月21日為每公斤1.46美元,比4月21日高出近50%。截至6月21日,柴油價格平均每公斤1.2美元,同期漲幅一倍多。

據稱,北韓需要的原油約90%依賴於中國,如果中方減少對朝原油供給,北韓的經濟和軍事活動就可能受到致命打擊。

中石油一直控制著對朝原油和燃油的出口。幾十年來其在大連的兩家煉油廠通過黃海向北韓南浦港運送飛機燃料、柴油和汽油。原油則通過一條老舊的油管輸送。該油管從丹東跨越鴨綠江,延伸到北韓唯一的煉油廠——新義州烽火站化工廠。

中石油從90年代開始主導跟北韓的石油生意。即使賺不了多少錢仍然做,因為它的目標是扮演北韓主要供應商的角色。在所有大陸國營能源公司中,中石油最有政治目的。而中共江派前常委曾慶紅和周永康曾是「石油幫」的兩任「幫主」。習近平上台後,逐漸疏離金氏政權。

北京斷供糧食 北韓米價飆升

北京停止對朝糧食出口並嚴控邊境走私,導致北韓大米庫存見底,米價高漲;北韓底層民眾生活困難,民怨或爆發。

韓國媒體DailyNK6月30日報導,上漲的北韓大米價格終於突破6000朝元每公斤大關。目前,平安北道新義州彩和市場大米為6000朝元/公斤,而兩星期前還是5000多朝元;兩江道惠山市的售價為5900朝元,平壤是5800朝元,平安南道平城也漲到了5700朝元。對朝制裁下,米價近兩周突然快速上漲,令人們「大驚失色」。


韓媒披露,由於大米庫存見底,北京停止糧食出口並嚴控邊境走私,近期北韓米價高漲。民怨或爆發。圖為中朝邊境的邊檢站。(AFP)

消息人士透露,本月初還可以走私中國大米,但現在北京當局加強了進出口物品管控,麵粉也需要出口許可證。因此很難再偽裝進口或通過非法手段引進,糧食走私大幅萎縮。

分析認為,這個季節屬於大米見底的時期,中方此時又停止糧食出口,是導致大米價格上漲的兩個主要原因。

北韓民眾從大米的上漲趨勢認識到局勢不穩定,開始縮減開銷。因為乾旱,今年的農活兒也泡了湯。目前看不到任何可以穩定大米價格的因素,北韓民眾因此更加不安,說:「中國也放棄我們了。」

消息人士表示:「如果不儘快解除對朝制裁,跟國際社會牽手,(北韓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會爆發。」

丹東扣押走私船 北京動真的


6月29日,美國財政部同時宣布制裁中國丹東銀行,並全面叫停美國金融機構與其直接或間接的交易,原因是該行支持北韓非法金融活動,涉嫌洗錢。(AFP)

據DailyNK6月28日消息,20日深夜,靠近鴨綠江岸的北韓船隻趁夜色給中國貿易夥伴移交貨物的時候,被埋伏在附近的中國丹東邊防大隊抓獲。該船是隸屬平安北道某機構的外貿船隻,當時船上有6名工人,正向中國人銷售在鴨綠江捕撈的魚。遭扣押的6名北韓船員經過兩天調查後,被中方通過海關遣送回了北韓。這在以前從未發生過。

據說,今年5月起丹東市以公安和邊防大隊為核心,開展了集中取締邊境走私的活動。此之前,就算北韓船隻駛入丹東水域當局也沒有取締,但這次卻進行了現場逮捕。聽說還沒收了物品。

美方施壓中共 掐斷輸朝財路

6月29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對兩名中國公民孫偉和李紅日進行經濟制裁,同時被制裁的還有大連宇聯船務有限公司。經調查,他們分別與北韓的外貿銀行和銀行高管有關,涉及北韓核計畫。美國財政部同時宣布制裁中國丹東銀行,並全面叫停美國金融機構與其直接或間接的交易,原因是該行支持北韓非法金融活動,涉嫌洗錢。

美財政部長姆欽在聲明中表示,美國致力於最大限度的對北韓施加壓力,直到其放棄核導計畫,但上述行動不針對中國。此言傳遞了美國希望與北京繼續合作的意思。

2005年,澳門匯業銀行曾因幫助北韓洗錢遭美國制裁,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被禁止與美國有關銀行進行匯款業務,由此造成重大損失。丹東銀行或將面臨同樣困境。

2016年,韓聯社援引首爾方面的分析指出,目前丹東地區的對朝交易額約為每年38億美元,占中朝交易額的七成左右。另外中國丹東地區約有4到5萬北韓工人在多個工廠工作,他們生產的產品大多銷往韓國或歐美等地。該分析指,一旦中國政府全面中止對朝匯款,將造成北韓外匯收入的重大損失。這其中,丹東銀行顯然扮演了重要角色。

據稱,2016年2月北韓核試後,包括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等當地四家政府控股的商業銀行,以及交通、丹東、大連和錦州等多家地方銀行,都曾停止對北韓的美元匯款業務,但對北韓企業和個人的人民幣開戶、存款和取款等業務仍在正常進行。這其中就有丹東銀行。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指出,丹東銀行在躲過風頭後,仍在繼續從事向北韓的美元匯款業務。如今應該是掌握確鑿的證據後,丹東銀行上了美國制裁的黑名單。如果丹東銀行在對朝匯款業務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那麼對丹東銀行的制裁也將限制北韓的美元收入。

周曉輝說,值得注意的是,丹東銀行的股東之一正是去年被調查的丹東鴻祥實業公司董事長馬曉紅。該公司和馬曉紅本人也早都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名單,他們涉嫌向北韓出售與核子試驗有關的物資。根據鴻祥公司和丹東銀行網站顯示,今年1月,馬曉紅將所持丹東銀行3675萬股股權全部轉讓給了丹東利達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按這筆原始股 2014年每股帳面價值2.55元估算,此次股權轉讓金額應不小於9371萬元。此外,馬曉紅丹東銀行監事職位也被罷免。

馬曉紅不僅與北韓高官有密切關聯,而且還是中共中聯部的人。中聯部是中共與北韓聯絡的重要管道,曾長期被江派人馬把持。據悉,鴻祥的合作夥伴之一是北韓光鮮銀行,雙方在丹東合資,成立光鮮分行,長期涉及洗錢與貿易。在去年美國公布制裁鴻祥後,光鮮分行的招牌已經摘去,但媒體稱其轉入地下運作。

周曉輝認為,美國政府公布最新制裁北韓舉措,涉及中國公民、企業和銀行。說明美國在向全球發出一個信息,除了「我們會毫不猶豫的針對那些幫助北韓政權的個人、公司和金融機構採取行動」而警告北韓外,更是在向北京傳遞清晰信號:北韓問題必須解決,目前北京採取的行動遠遠不夠,北京應對北韓採取更多措施。

金正恩鼓勵走私 突顯窮途末路

據北韓脫北人士經營的韓媒DailyNK6月27日報導,儘管近幾個月來中國加強了海關監管,但金正恩政權現金匱乏,對走私行動不僅不阻止,甚至積極參與組織。

最受歡迎的走私物品包括香菸、寵物狗,以及苦艾藥草、西伯利亞鵝莓等可食性綠色植物。這些物品從北韓兩江道省(Ryanggang Province)的浦項縣和鶴山市偷運出來,現在這些活動有規模加大的趨勢。

一位消息人士說:「我最近前往浦項縣,驚訝地看到大人和小孩天天都要上山,他們被(黨員)動員起來收集野菜,然後走私賣給中國。」

她說:「權力更大的黨員幹部鼓勵居民們上山採野菜,走私者的數量越來越多,居民們巴不得通過這種勞動來賺取一點利潤,甚至孩子們也加入了。」寵物狗也非常走俏,很多鶴山市的小狗被走私。

多年來,平壤生產的香菸被偷運到中國出售。今年的香菸走私活動在增加,這導致北韓國內的香菸供應惡化,捲菸價格上漲。

自從上世紀90年代北韓食品短缺危機以來,兩江道省就成了向中國走私的「地下中心」,金正恩曾一度打擊走私活動,但如今面對國際制裁造成的經濟壓力和收入下降,金家政權改變政策,甚至政府高層也直接參與走私活動。

「惠山市Yonbong-dong的山丘周圍,擠滿了挑選野菜的大人和孩子,有些孩子甚至逃學,以便能幫助家裡賺錢。」消息人士說。


北韓居民辛苦摘取野菜走私到中國大陸,但走私利潤不會落在他們手上。(視頻擷圖)

儘管走私的利潤不會落在平民手上,但就算賺取微薄的報酬,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很大的誘惑,因而很多孩子逃課幫助家裏賺錢。

「人們全天都不停地摘菜,一天可以賺取約1萬韓幣(大約1.25美元),這些錢可以買兩公斤大米了,但是這些人還要給原來的工作單位支付請假的費用,所以其實也是賺不了多少錢的。」知情者說。

許多北韓居民還參與採收鴨綠江附近的一種綠色植物,這種植物在中國作為保健品頗為流行,大部分是通過從北韓走私出口到中國。

「脫北」原高官李正浩對美國之音說:「經濟制裁如果繼續下去將能動搖北韓政權,政府失去控制將直接打擊以領導人為核心的體制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