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出口的30%是銷往中國,從旅遊業、乳製品業甚至到澳式足球聯盟,這其中,權力和金錢交織糾葛,始終是澳中關係的核心。圖為北京一家超市貨架上的澳洲乳製品。(Getty Images)

中共還真是夠忙的,無論是在國內、國外,還是在澳洲。這聽起來好像危言聳聽,似乎洪水猛獸來臨。但是,中共對澳洲的電力行業如此垂涎,這些收購讓人直接聯想到最近澳洲出現的現象:政客們收取中共大量捐款。

編譯 _ 李清怡

具有中共特色的間諜活動

澳洲《阿德雷德廣告人報》編輯Tory Shepherd寫道:在北京,一個寒冷的清晨,我眼睜睜看著我的手機電池從滿格到近乎沒電。有一位比我還中國通的人很驚訝地問我:「你難道沒帶一支空白手機嗎?」唉,就差沒說:「你這個呆子,很可能被駭客了。」

去到中國,可能會被特務盯上,其實具有中共特色的間諜活動充斥著整個世界,外加賄賂和腐敗,但是,我們澳洲的政客們,居然還在接受那些尋求勢力影響的荒唐捐款。

有一次政治性質旅行,跟一個團去中國,整個團裡的人都被警告要小心提防可能帶有間諜軟件的禮物、誘惑你的「蜜罐」,當然還有老式的網路駭客。一位同事告訴我:有一次,旅館工作人員給了他一個可愛的貝殼,但是,安全專家迅速從他手中拿過來,捏了一下,結果從裡面露出來一個竊聽器。

在中國境外,中共的軟性外交策略更是加固了無處不在的中共間諜網絡——中共政府或中國企業,在世界各地大搞投資項目,加強與各國的關係和財務紐帶。

比如:興建學校、基礎設施項目和孔子學院,搞友誼協會、展覽等。一位跑太平洋島嶼線路的導遊吐露說,在一些他們稱之為「狗屎外交」的地方,中共在小島上大興建築;通常都是體育館。這些建築都是些爛攤子,馬桶常常堵塞。

然而這「體育館外交」可是動真格的。中國與太平洋島嶼之間的貿易額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翻了一番,中共正日益成為某些國家最大的金主。他們通常自己帶進中國工人,而那些工人有時會被留下來。這樣的島嶼接下來就會與中共有著長期的聯繫,中共在南海興建人工島嶼時,就得到了支持。然後,把武器放到那些島嶼上。

中共的好戰令人擔憂,中共悄無聲息地控制每年流量七萬億美元貿易額的航道,也令人擔憂。情報專家不斷發出警告,警惕中共的網路攻擊,參與投標澳洲未來潛水艇計畫的日本、德國和法國,都曾被中共的間諜盯上。

中共的觸角已經伸向世界各地的電力系統,澳洲電網公司有部分股份被中國國家電網公司持有。這些收購讓人直接聯想到最近澳洲出現的現象:政客們收取中共大量捐款。

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對兩大政黨都警告說,有幾百萬美元流向他們,接受捐款可能為中共打開一條路進而干涉澳洲政界。澳洲Fairfax傳媒和ABC電視節目四角(Four Corners)調查發現,中國的一名商人捐出幾十萬美元,影響澳洲在南海的政策。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已經遠遠不止是軟性外交了。澳洲前首席外交官Peter Varghese說:「如果這個團體向政黨或政客輸入金錢,他們就是有目的而為之。」中共就是這麼幹的。

但是,他們還在接受「捐款」。而克制中共或其他海外勢力影響的唯一方法就是阻止海外捐贈進入政治程序。面對這種外交問題,是該採取硬措施了。

中共不是簡單的 越早認清越好

塔斯馬尼亞大學Mark Harrison教授在《水星報》撰文稱,來自中共的經濟和政治利益一直悄悄地植入澳洲政治圈和大學,這一點,對於那些關注澳中兩國複雜關係的人士來說,應該不足為奇。

澳洲出口的30%是銷往中國,而且,澳洲政策制定者與商人都承諾在中國市場的機會,從旅遊業、乳製品業甚至到澳式足球聯盟,這其中,權力和金錢交織糾葛,始終是澳中關係的核心。

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中國經濟明顯放緩,中共採取的應對措施是國家帶頭刺激開銷,推動經濟回升。在公共辯論時,有觀點認為,必須關注北京政策給澳洲帶來的短期或中期影響。

幾位分析家很早以前就警告過,關於中共過度舉債發展經濟所帶來的風險,產生市場泡沫,包括股市、大宗貨物和房地產。鐵礦的價格從2011年的187美元跌至2016年1月的41美元,以至於澳洲對中國貿易的風險成為公共辯論和政策制定的一大議題。

2017年3月數據顯示,最近澳洲塔斯曼尼亞省對中國出口的貿易額,比去年同期下跌了25%,這數字背後的故事可謂錯綜複雜。

儘管澳洲政府和教育部門的政策制定者和商業領域對中國滿腔熱忱,卻鮮有跡象顯示他們的腦子裡對中共有什麼概念,他們的解釋只有一個詞「中國」,由此可見,他們是設想了一個充滿機會的「肥缺、高端市場,如中國」,僅此而已。

塔斯曼尼亞的政策制定者還沒有把這一複雜多樣的概念傳遞給那些與中共打交道的團體和機構。如果沒有這個概念,就難以制定出實際可行的澳中關係政策。只是一味對帶有「中國」標籤的東西充滿熱忱,那麼,在國家級別的兩國關係和交易方面,就會處於弱勢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