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

文_ 唐虞

「冰凍人」是一種極惡的病。顧名思義,病人會像被冰封一樣,在意識清醒下,眼見自己的肌體逐段摧毀、衰亡。不能說話、無法行走,無力進食甚至呼吸,最後皮包骨頭,內臟衰竭、窒息而亡。天才霍金便是患上了此種惡疾,他達到了現代物理學的巔峰,但卻無法阻止生命一點點從軀體中消失。

然而,十六年前,一位同樣罹患此症、從中國飛到世界著名的哈佛醫學院尋找生機的學者,在求治無望的絕境中,通過修煉法輪功,竟在三個月內獲得新生,創造了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生命奇蹟。他叫汪志遠,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文革」後第一屆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這位經歷「死而復生」的醫生發出感慨:「這是當前的實證科學無法解釋的,真的超常。」

在法輪佛法修煉人中,汪志遠的康復奇蹟不是個案,無數患上絕症頑疾的人,儘管不同族裔、不同生活背景,卻都通過大法修煉獲得了身、心的重生。比如在中國家喻戶曉的著名歌唱家、國家一級演員關貴敏先生。關貴敏因1983年查出肝硬化不得不退出歌壇,修煉法輪功後不僅完全康復,如今70多歲高齡還活躍在世界巡演的舞臺。

其實,1998年中共自己對法輪功的調查結論就是:其祛病率高達98%!這在曾經患上疑難病、絕症和常年慢性病的病人占大多數的人群中,無疑是個神蹟!

法輪功祛病的神奇和對品德高標準的要求,帶動了社會穩定、人精神面貌的回升,因此迅速受到大眾的關注和喜愛,包括眾多高級官員。這讓踩著六四學生鮮血上位、生性殘忍狹隘、毫無政治根基的江澤民妒忌且怒火中燒,認為法輪功在同他爭奪民眾。當時政治局七常委,除江澤民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反對迫害的意見。朱鎔基說:「法輪功學員以中老年人、婦女居多,他們最大願望就是健身。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對待民眾。」 

然而,「法輪功講真善忍,可以放手打壓」,成了江澤民罔顧後果也要迫害的一個原因。沒有證據啟動迫害,可以羅織。先定性,再羅織證據,現代版的「指鹿為馬」在今天的中國再次上演,其中最蹩腳的謊言,就是所謂的「1400例」。

先不說中共羅織的「1400例」怎麼經不起推敲。從1992 -1999年,就按照中共宣稱兩千萬煉功人計算,平均死亡200人/年,即年平均死亡率為萬分之一。而根據《中國統計年鑒1996》統計,同時期國人年平均死亡率是萬分之66。也就是說,修煉法輪功,死亡率至少降低了66倍。若按真實的一億修煉人數算,那死亡率應降低多少倍?這說明什麼問題?

中共沒想到,費盡心思造假出來的「1400例」,正向世人反證了法輪功的神奇之處:修煉者因健康巨大、徹底的改善,死亡率大大低於中國年平均正常死亡率!

迫害中,所有造假的宣傳都不敢面對任何檢驗。能讓千萬重症病人重獲健康的佛家修煉大法,能感召人心、恢復良知與道德的巨大能量,怎麼可能對人中敗類的迫害毫無辦法?一切不過是在檢驗每個人的心。人心的選擇就是生命對自己未來的選擇。了解真相,用心中的真善選擇才是唯一通途。這是一場註定為輸局的迫害!中南海政治海嘯中落馬官員都曾參與迫害,無一例外。所有一切,貌似偶然,其實都是天象示人之必然。

2016年4月25日,中紀委要求約1500名中共高官申報財產、國籍,限制親屬離境,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澤民排在退休高官第一名。

反腐清算中的落馬者,葬送了自己,遭到了報應。但其實中國民眾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以
德國人的理論、俄國人的實踐來暴虐統治中國的共產黨,不僅在和平年代殺害了8000萬中國人,還讓國人自相殘殺。人身難得,中土難生,佛法難求,是中國人先祖的教誨。中國人是大賢的後裔,什麼時候成了德國人的教徒、隨從和僕人?

迫害者不知道,只要是中共團夥裡對修煉人實施迫害的,就算「虔誠的」拜廟磕頭祈福,也不會得到神佛護佑。

不是所有的價值都能用錢來衡量,尤其是可貴的生命。衷心希望人們不再被外界干擾,不被謊言欺騙,趕快了解真相。對講給您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不要漠視,更別阻攔,請盡量幫助。他們是在救人,救您,特別是在救被驚天黑幕欺騙的民眾。他們正在以無以倫比的慈悲和超越世俗的坦蕩,在被迫害中救護著他人,避免生命被謊言拉下深淵而失去未來。請您千萬莫用迫害賭未來,千萬珍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