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 Images)

文_ 蒙歌蒙歌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有個玩搏擊的青年看不下去太極大師們的作秀,輕輕一推徒弟,人就觸電般的飛了出去,開始怒噴太極,終於有個雷公敢應戰,幾秒過後被KO,徐曉冬打假成功,卻在幾天內武館被查,微博被封。

都說大自媒體時代讓資訊扁平,你卻能看到彈指一揮間就讓他再也沒有任何管道發聲,彷彿這個人從來沒存在過,人們漸漸淡忘。反太極是反中國武術啊,這是反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影響我國國際交流的符號,動搖民族復興之夢……於是電視繼續有公然造假的比武和神技,懶得遮掩,但大家已經明白,沒有人再站出來了。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北電女大學生被校園潛規則性侵爆出,一天就刷爆了網路。出來鳴不平的是受害女生的學弟侯亮平,爆出很多黑幕。然後很快,微博再也看不到他的資訊,想必是他在一個接一個新帳號被封之後已經放棄。接著是北影官微發了「該生自中學起就有抑鬱症,大學曾抑鬱症自殺洗胃,他說的情況不存在特此闢謠。」

組織已經決定了,你來當精神病。

幾天之後一切歸於平靜,漸漸淡去。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有天你在電視上看綜藝,大張偉的頭髮全程特效,因為有新規定,禁止藝人染髮,正如永久封殺吸毒藝人,整頓一下風氣避免教壞小孩子。整頓著整頓著,你發現平常愛看的幾個娛樂公眾號也全沒了消息,一些歌曲不能再留言評論,一些藝人消失了,一些文章不見了了,刷bilibili上傳自拍生活紀錄也要實名認證了,連地產公眾號竟然都封了(是呢,房價一說多了又挨刪)。

200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日本樂隊GLAY在北京演出,甚至被接見到中南海,日本前首相細川護熙逐一介紹完樂隊成員後問「接見金髮的日本人還是第一次吧?」

他回覆道:「這樣的造型也不錯。」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你擔心以後怎麼用Google scholar查論文,Gmail留學申請,上YouTube看最新的音樂藝術短片,用facebook和外國青年交朋友。這時候你還在打王者榮耀的小表弟湊過來看了一眼你手機上的google,問這是什麼搜尋引擎,那一刻你知道了或許自己多慮了呢,下一波人也許不需要用百度soso360之外的呢。

微博上突然都在熱議B站、微博等視頻內容被廣電總局整改,你起初也沒在意。直到在朋友圈看到幾家官方大號發的推送,注意到裡面的評論區全是支持贊同的叫好聲。而且運營官方大號的人也很懂新媒體,回覆很逗掙得10w+,也會用流行語和漫畫,在微博打架掛人的時候一呼百應。

曾經你刷知乎都是乾貨,即使對歷史和國內外現狀有不同看法可以討論,現在再上去,你會發現還留在那裡寫文章的大V,都熟諳些什麼風向的文字才能拿最多的讚,你本想順手在一片讚揚裡寫下一條評論:「你們是花錢雇的水軍嗎?」然後你又刪了,因為你知道,是你老了,這就是現在的新知乎用戶和發自肺腑的小粉紅留言,都是不需要花錢雇的。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杭州有對夫妻,家境殷實,有三個可愛的孩子,幸福美滿。後來保姆偷家裡的財物,怕被發現於是縱火企圖毀滅證據,女主人和三個孩子被燒死,丈夫出差回來悲痛欲絕,犯罪者完全沒掂量房子和人在那點錢財的價值。

所幸這次窮保姆太可惡了,沒有出現你窮你有理的情況,網上輿論沒有再像以前仇富(誰還記得上次留美普通學生買個二手寶馬遇害被指責富二代死了活該),只有零星的人感慨中國的階層固化和貧富差距。

受害者的親人責問物業,說第一時間趕到的時候,保安先是說裡面沒人,後來又攔著不讓上去,消防栓沒水,破門不讓進去救人說需要等審批。最後真的人沒了,死在你面前卻不能去救。丈夫已經是買得起幾千萬豪宅的人,仍是盛世中的螻蟻,只能跪在社區門口向物業討說法,維權困難重重,熱搜被撤,訴求被壓,媒體報導的焦點是模糊的。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的清真寺蓋了一座又一座,三千座清真寺驗證了信仰的虔誠,廣河縣奢華的清真寺與質樸的小學對比,全州在財政自給僅6%、貧困人口多達90多萬的情況下,克服困難修建寺廟。

與此同時,因為相關政策傾斜領不到救濟而被迫毒死自己四個子女後服毒自殺的該縣漢族村民楊改蘭去世不滿一年。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六歲打球,十五歲入隊,世界冠軍,大滿冠得主,退役後堅守球隊,帶著中國乒乓球隊確立了無可撼動的地位。突如其來的降職,內情在上頭允許兩方都可發聲的情況下再寫吧。

令人感動的是門徒世界第一馬龍,世界第二樊振東,世界第三許昕選擇賭上榮譽和前途退賽,然後你看到了「社會影響不好要嚴肅處理」,下面支持教練和球員的留言和轉發,又是陸續已刪除。有人戲說現在日本隊的想法是「金國喜聞大宋斬了岳飛」。

有大V預言一周之內肯定會道歉,第二天一早你出了門,想起昨晚上的憤慨,有些恍惚。
下班路上暴雨瓢潑,你打著傘艱難地淌過水,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這時你拿出手機刷新聞——中國乒乓球隊集體發布道歉聲明。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季節,這是懷疑的季節,這裡直通天堂,這裡直墮地獄。——狄更斯

你小心翼翼地在網上表達自我,可是你發現總會有關鍵字發不出去,於是不得不用諧音或者代稱夾雜著符號才能寫完一段完整的話。每天在深夜,你看到一個個思想的煙花綻放,雖然灼眼卻又令人神往。

天一亮,到了上班時間,整個世界再次恢復一切美好,沒有任何刺眼的光芒。偶爾你會想罵那個上班天天刪東西的人,可又轉念一想,他不也是拿著微薄工資撐著下去的苦人嗎?或許在工作之外的現實生活中,他受到不公和欺負不比你少,他也會無力矛盾彷徨的面對這個世界。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其實寫到這裡,我不知道寫這篇文章的意義。因為即使朋友圈刷屏,仍然會很快的被忘記。不信,我問問你,誰還記得前陣子熱議的北大赴美交流碩士章瑩穎女士失蹤一案?到現在仍然沒有破案,而且找到的機率越來越小。

或許我們真的可以活得輕鬆一點,因為除了你的父母至親,對你的成敗和生死比較關心以外,真的沒多少人在乎你,別把自己看得太重。即使你離去,三個月後不會有任何人一直念叨你,一切歸於平靜。也請你只跟最好的人分享你的喜悅吧,他們不會嫉妒。

有人嘲笑美國的警察辦案能力很低,而且美國沒有遍布的攝像頭可以隨時鎖定犯罪車輛,反觀我國的攝像頭早已能夠全程監控,現在已經有了面部識別功能。

如果失蹤案發生在中國24小時之內就破了,只要社會足夠關注,一如我們幫助外國友人找丟失的自行車和錢包只是分分鐘的事。如果不夠重視,就會像郜豔敏那樣,N多年後被拐成為山村女教師,頒發一個最美感動人物。

只是我想問誰應該被認真對待?為什麼人大校友雷洋被打死了才能全民關注,北大的學生失蹤才會牽動這麼多人心,那麼考不上一本的芸芸眾生怎麼辦?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又到夏季,到日本旅遊的高峰又到了,大家淡忘了APA酒店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事件,還記得當時APA社長元谷外志雄拒不道歉,絕不撤掉辱華書籍,聲稱中國人忘性大,幾個月後又會排隊來送錢。

可不可以不那麼容易漠視和淡忘?今年是2017年,離第一次網上掀起聲討楊永信的熱潮已經過去了7年,可是又有什麼變化呢?依然排隊送錢送孩子去,也許家長和楊永信都不傻。

來看看本質吧,中國現在很多城鄉結合部或者留守兒童家庭沒有學歷、時間、精力和溝通能力教育好孩子,而封建的家長對孩子又有控制慾。只要孩子不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設計的路線,都可以認為是不孝,命都是我給的,你就得聽我的這麼走。

年少一點不准看電視不准上網趕緊考高分,長大一點趕緊繁殖戀,趕緊回家鄉將來好養老。管他玩網遊還是玩手遊還是二次元還是賭德州撲克都可以作為一個噱頭來指控這孩子因為這個學壞了,得治治。

楊永信能提供這樣的產品,家長需要這樣的產品,即使大家都知道戒網癮學校裡面侵犯權益、剝奪自由,他們不心疼。當父母竟然不需要資格審查、孩子自選就可以當,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出廠之後是一個多麼孝順聽話的產品啊!

清楚本質之後其實很簡單,完全可以開一個更加體面的正能量大學校,溫水煮青蛙加上蜜糖和美好敘事,孩子本人不但沒有任何不適反而挺開心,還覺得自己和家庭將來要走向人生和世界巔峰。換了個方式,最終你還是按照家長希望你有的那種腦子進化著。

不知不覺,已是2017,你仍在這個城池。

每次總有好像很成熟的過來人說,不如悶聲發大財,寫什麼寫。我知道對方並不是沒有過理想,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現實或犬儒主義。

他一方面也有同樣的感慨,一方面又失去說話的動力,當你寫下他潛意識裡想說卻根本不敢說的話時,安全感和自尊心收到了破壞,讓他自慚形穢,所以他才那麼熱衷於笑話那些說話的「傻子」,這樣他才能心安理得的繼續麻木下去。

眼睛一閉一睜,你好像到了2046年。你的孩子問著你關於這些他不能理解的一切,你回答不上,你們仍在這個城池。

轉自網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