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有人在美國不斷攻擊王岐山,習、王二人依舊緊密聯盟、不被離間。習、王繼續打虎,瞄準權力圍獵者。(AFP)

儘管不斷遭受攻擊,王岐山的地位依舊。

外媒盤點習近平執政五年的三大戰役,每一步都有王岐山打虎的功勞。

從6月以來習、王的行動中,看出兩人依舊緊密聯盟。

習、王繼續打虎,瞄準權力圍獵者、擁有最多「白手套」的曾慶紅、江澤民。

文 _ 王淨文

東方日報:習近平五年打三大戰役

6月26日馬來西亞的《東方日報》發表文章稱,習近平上臺以來,發起了三大戰役,第一戰役是通過王岐山反腐,扳倒了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令計劃等政變集團,並進行軍隊和政法系統大改革,這成為習近平過去五年的重中之重。


習近平上臺以來,在五年之內開展三大戰役,扳倒了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令計劃等政變集團、軍隊和政法系統大改革,是重中之重。(大紀元合成圖)

第二大戰役是從去年開始,當局不斷調查車峰、肖建華、吳小暉、黃如論等這樣的金融寡頭。習當局不僅清查寡頭們的財富來源和走向,更斬斷他們與官員的聯繫,挖出他們在政治上的代理人,通過一系列措施,削弱寡頭們的政治能力,遏止他們追逐權力的野心。

文章說,中國人創造的財富大量被權貴家庭所控制和霸占。中共官場事實上已形成寡頭集團,他們富可敵國。個個都是千億萬億富翁,他們不僅具有龐大的經濟資源,而且有很強的政治動員能力,有些人甚至可以決策部長、省長的人選,參與到政治權力的分配。

第三大戰役是,18大後王岐山出臺了一系列措施,尤其是官員財產申報動真格,「逢提必查」等制度,想從制度層面遏制腐敗,不過,目前還不太見效果,因為大老虎還沒有打完。

習近平在五年之內開展三大戰役,每一戰都殊為不易,都是向既得利益集團開戰。比如徐、郭是江澤民在軍中最高代理人,架空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的內幕早已被外界曝光。

習當局扳倒周永康和徐、郭集團後,大陸官媒及軍報刊發了不少文章,多次指周、徐、郭的危害。中共軍報曾指,郭伯雄和徐才厚「藏奸懷二」,並提及郭、徐「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郭伯雄、徐才厚貪腐問題駭人聽聞,但這還不是他們問題的要害,要害是他們觸犯了政治底線」。

6月13日,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證實遭帶走。有消息稱,從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到吳小暉等,都參與了「經濟政變」,即2015年中國股災。那次史上罕見的嚴重股災,被認為是江派針對習近平發動的經濟政變,目的是造成中國經濟動盪,從而促使習近平下臺。

2月初,就有中南海權威人士向《大紀元》透露,肖建華案是目前中南海頭號大案,因為他充當了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

消息人士還透露,習當局在2017的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目的就是要撼動曾慶紅、江澤民家族的核心利益。如今引發大陸商人在美國對王岐山的殊死攻擊,這就是曾慶紅、江澤民等利益集團的公開反撲。


習近平清理金融界,目的是要撼動曾慶紅、江澤民家族的核心利益。從江財富「管家」肖建華到吳小暉等都曾參與「經濟政變」。(大紀元合成圖)

習王同步離京 王親自考察接班人

今年初針對習王關係的系列爆料後,並沒有跡象顯示習王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相反,僅從6月底這一周發生的事件來看,習王依舊緊密聯盟,依舊把反腐目標共同指向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利益集團,反腐的步子並沒有因為有人反對而停歇。

一是習近平與王岐山同步離京。習6月21日到山西考察調研,王20日至22日在貴州視察紀檢監察工作。習王不僅行動一致,王還去了被視為胡、習政治高地的貴州,而公認胡是挺習的。


習王同步離京,王岐山去了被視為胡習政治高地的貴州,完成對省委書記陳敏爾的政治考察,外界認為是王親自考察接班人。(大紀元合成圖)

《新紀元》周刊此前報導了王岐山在隱身40天後現身貴州,考察了大數據運用中心,以便讓貪官無處可逃,6月30日,自由亞洲電臺發表了高新的評論文章,認為王岐山到貴州是為了「親自考察接班人」。

文章說,王岐山無論是19大退休,還是在19大連任常委但不繼任中紀委書記,都會有一個下屆中紀委書記花落誰家的問題,「如今北京政壇內有不少人都根據王岐山的最新去向,推測習近平可能已經為王岐山選好了中紀委書記接班人。」

文章說,王岐山在貴州現身,不僅粉碎了那些試圖打擊他的政治前途而傳出的謠言,而且「很可能代表中央完成了對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的政治考察」。

此前《新紀元》周刊分析了,王岐山會留任19大常委,職務是人大委員長兼國家監察委主任,依舊是反腐領軍人物。因為習、王同體,一旦王岐山下去了,習近平的位置也坐不穩了。(詳情請看新紀元出版的中國大變動叢書第52本:《王岐山19大留任新職》。

今年4月20日,習近平特意到貴州參選中共19大的黨代表資格。高新認為,習近平的政治履歷與貴州沒有任何淵源,卻選擇在貴州選出19大的黨代表資格,目的就是要顯示自己對執掌貴州省委書記的陳敏爾的倚重,向外界表示陳敏爾是自己看重的人,相當於為陳敏爾打政治廣告。陳敏爾出任省委書記還不滿5年,若沒有習近平特別的照顧,陳敏爾很可能在19大上選舉中央委員的投票中「吃虧」。

文章認為,光有習近平這樣的「領導垂青」還不夠,陳敏爾仕途要想「更進一步」,還必須經過中紀委這一層面的審查,而王岐山今次到貴州,就是到當地去聽陳敏爾的官聲及吏評,給其下政治結論。

路透社今年3月引述三個消息來源稱,陳敏爾是一隻黑馬,在今秋召開的19大可能一舉晉身七人組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至少是進入政治局。陳敏爾現為205名中央委員之一,如果「入常」將是「兩級跳」。

陳敏爾可能接班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的說法,這是首次傳出,去年底曾有消息稱,陳敏爾將調任廣東省委書記。從現在局勢看,胡春華到北京進入政治局常委,是基本沒有懸念的,因此陳敏爾在王岐山審查合格後,下屆調任廣東省委書記,這是非常可能的。

習王同主題發文 瞄準權力圍獵者

習近平與王岐山的緊密同盟,還表現在習王代言媒體就相同主題先後發文。6月20日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刊登習有關「權力中心」、「權錢交易」、「白手套」的論述,6月23日中紀委旗下紀檢監察雜誌發文暢談官員的「圍獵者」,這兩篇文章從正面反面緊扣呼應同一個反腐主題。有王岐山背景的「財新網」曾把郭文貴定性為權力的圍獵者。

特別是《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一文,點名涉嫌賄賂而外逃美國、被國際刑警發出「紅色通緝令」追捕的郭文貴,之所以能夠迅速致富,全靠有政商權貴相助,當中包括曾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張越。文章稱,張越被郭文貴破口大罵,卻總是唯唯諾諾、尊嚴全失,更指「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河北「政法王」張越被郭文貴破口大罵,卻總是唯唯諾諾,尊嚴全失。圖為4月20日,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一審開庭。(新紀元合成圖)

被坊間稱為河北「政法王」的張越,可謂位高權重,但文章引述前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稱,「郭文貴對張越總是破口大罵,張越總是對他唯唯諾諾」。消息傳出後,輿論一片譁然。

文中指,張越作為一個副部級領導幹部,卻對商人如此小心翼翼,甚至被人指著鼻子罵而默不作聲,實在可悲。「細細思忖,張越的忍氣吞聲正是肇始於違紀違法,一朝走上貪腐之路,或是有求於他人而不能得罪,或是有把柄在人手而不敢得罪,無論哪種,都已毫無形象可言,更遑論尊嚴。」

文章也暗示了郭文貴的後臺很大,以至於張越對他唯唯諾諾。前不久,就郭爆料提告的大陸地產商、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也說過:郭背後的老領導在中國的勢力「比天大」。

郭欠臺商6000萬美金 朱鎔基都管不了

據臺媒《新新聞》周刊第1580期5月19日報導稱,郭文貴的發跡始於1997年完工的裕達國貿大廈,該大廈耗資達3億美元興建,位處於鄭州政治核心地帶,更是河南「新世紀的象徵」。

該大廈於1996年至1997年間,出現了龐大的財務缺口,郭擔心無錢繼續完成工程,就藉設計師李祖原的關係,認識了當時在臺灣財力雄厚的宏國建設集團董事長林鴻道,成功遊說對方借出6000萬美元,郭許諾事後會將大廈部分樓層送給對方。

報導指,裕達國貿大廈於1997年6月竣工後,被發現負債幾近99%,大筆工程款拖欠未還,而原本已經過戶給林鴻道的樓層,亦被「轉回」到郭文貴手中。

林鴻道事後多次討債未果,遂告上鄭州法院,卻因郭文貴勾結時任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令林鴻道追討之路處處碰壁。

據指當時兩岸並無實質官方交流,而宏國建設集團在菲律賓有龐大業務,林鴻道與時任菲律賓總統埃斯特拉達交好。林遂向埃斯特拉達求助,並趁對方2000年5月訪問中國大陸之際,向時任大陸總理朱鎔基轉交陳情信,控訴郭文貴欠債不還。

朱鎔基獲悉後下令徹查郭文貴,郭隨後便外逃美國。雖然郭文貴曾答應以北京盤古大觀的幾個樓層及一些土地還債,但最終都沒有兌現承諾。朱鎔基親自下令徹查,怎麼還查不到底呢?當時朱鎔基的身分地位,僅在一人之下,那就是江澤民。

2000年之後,宏國爆發財務危機,從家財萬貫到負債600億元,宏國從此家道中落,郭文貴欠的18億臺幣,頓時成為巨額的負擔,林鴻道成了郭文貴致富傳奇中,受害最大的臺商。

郭的「老領導」:曾慶紅和江澤民

北京地產商人潘石屹一度(後來刪除)在微博上說:「誰都知道郭文貴背後的『老領導』勢力很大,在中國比天還大,誰敢得罪這樣的人呢?」

署名鄭義的評論文章表示,據知情人指出,郭文貴在90年代末期在河南裕達的時候通過關係結識了曾慶紅的兩個弟弟曾慶源、曾慶淮,自此搭上了曾慶紅。在一次內部員工會議上,郭文貴得意洋洋地宣稱:「以後在中國我誰也不怕了!」

臺媒《新新聞》周刊第1580期文章表示,臺灣建築界名人、桓邦建設總經理陳志瑤曾口述,介紹人對郭的介紹詞就是重點一句:「郭文貴在北京是有通天本領的人」,而這人說這話的時間是2002年。

文章分析,就2002年這個時間點,北京市長是劉淇,書記是賈慶林,兩人雖是一二把手,但他們在中共政治架構中都沒有資格被稱為「天」,而有此資格的是時任中共黨政軍最高一把手的江澤民。

文章表示,曾有兩人間接或直接對陳志瑤示警郭的權勢之大,一是時任國臺辦副祕書長王小兵說:「叫志瑤趕快走,因為鬥不過!」

另一個就是當時也在政泉公司任職的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的兒子王鍇親自對陳志瑤說:「你玩不過他(郭)的!」

文章指出,郭文貴的靠山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才可以如此的傲視妄為。

臺灣建築名人人財兩空差點入獄

《新新聞》還報導說,桓邦建設總經理陳志瑤及大壯建築師事務所所長陳耀東等人,這兩位臺灣建築界的名人,都曾被郭文貴用偷、拐、搶、騙,共詐走1億元新臺幣以上的資金,這還不包括陳志瑤的薪水,及幫忙找來的1億元人民幣周轉金。

報導稱,陳耀東是臺灣著名建築師,曾設計過大溪鴻禧飯店、喜來登飯店、高雄小巨蛋、高雄漢來百貨等知名建案,國泰集團創辦人長子蔡辰男在中國大連的勝利廣場及上海湯臣建設等案,也是他參與規劃。

陳志瑤是唯一一位做過郭文貴旗下政泉公司負責人的臺灣人,他在政泉公司32個月的時間裡,不僅人財兩失,還是一段可怕又痛苦的回憶。

陳志瑤說,「郭文貴在美國指控中國境內對他的負面新聞,都是假的;但他騙取臺灣人的財產,卻是千真萬確的。」陳志瑤說,他一度被郭文貴栽贓、嫁禍,甚至控制他的人身自由,被拿槍威脅、嚴刑拷打,差點被迫簽下文件,甚至差點入獄,最後在妻子報警搭救下得以脫身。

報導稱,陳志瑤與陳耀東即使在北京提告,卻接連敗訴,投資變成廢紙,控訴無門,最後黯然離開中國。

總結來說,郭文貴在海外爆料,目的就是要破壞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反腐打擊江澤民和曾慶紅,19大前江派無法直接倒習,就想以「先倒王、後倒習」的方式來攻擊王岐山、影射習近平。不過郭文貴的爆料很多都被證實為謊言,而且習王依舊顯示出一致行動,他們的反腐終級目標不變,那就是老領導中集合最多「圍獵者」、擁有最多「白手套」的曾慶紅、江澤民。


習近平與王岐山的緊密同盟,把郭文貴定性為權力的「圍獵者」。郭一向傲視妄為,因其背後有曾慶紅和江澤民當靠山。(新紀元合成圖)

隨著賀國強的兒子被捕,王岐山還擊曾慶紅的日子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