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兩高三部聯合發布新規定,將偵查取證的程序規範明確化。隨後,最高法院副院長沈德詠發文警告執法者刑訊逼供可能會被追責。(大紀元資料室)
6月27日,兩高三部聯合發布新規定,將偵查取證的程序規範明確化。隨後,最高法院副院長沈德詠發文警告執法者刑訊逼供可能會被追責。(大紀元資料室)

6月27日,兩高三部聯合發布新規定,以期規範偵查取證的程序。

隨後,最高法院網站刊發常務副院長沈德詠的文章,談到刑訊逼供、冤假錯案的製造者正是執法者,並警告會被追責。

分析指新規的發布與法輪功學員聯名上書最高層有關。

文 _ 何眾力

6月27日,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聯合發布了《關於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這個規定是在今年4月18日,習近平主持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34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如此重要的規定為何在兩個月之後的今天才發布呢?

中國簽國際公約30年 酷刑仍盛行

兩高三部聯合發布的新規定,共計42條,並稱6月27日起實施,目的是將偵查取證的程序規範明確化。規定第一條要求,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第二條亦規定,採取毆打、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變相肉刑所取得的供述,應當排除。

大陸維權律師程海、張科科表示,中共法律層面早就禁止刑訊逼供,但在實際執行中卻處處違法,利用酷刑口供,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

大陸五部門發出的這個聯合文件的前一天,正是聯合國的「國際聲援酷刑受害者日」,以紀念世界八大人權公約之一《禁止酷刑公約》生效。

據悉中共早在1986年12月簽署這個公約,並於1988年9月獲得通過。但中共動用酷刑情況一直備受國際社會詬病。2014年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報告將中國列為酷刑最嚴重國家,和朝鮮金正恩政權相提並論。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2015年的調查報告也顯示,大陸雖然取消了勞教制度,但依然存在黑監獄、洗腦班,而這種祕密拘留違反公約。

「中國反酷刑聯盟」發起人之一滕彪向新唐人表示,大陸加入《禁止酷刑公約》快30年了,在減少和遏制酷刑方面沒有制度性的進步。「目前在大陸有三個群體包括法輪功、藏族和維族、律師和人權捍衛者,往往受到很嚴重的酷刑。我呼籲國際社會對這三個群體予以嚴重關切。」

最高法院副院長警告執法者要小心

規定發布後不久,最高法院網站刊發了常務副院長沈德詠的解讀文章〈我們應當如何適用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文章特意點出了刑訊逼供,是對公民人身權最嚴重的侵犯,由此導致的冤假錯案是最嚴重的不公正。

文章談到,「非法證據排除規則」逐步成為國際通行的法律制度。1979年的中共刑法中亦明確規定「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然而在「重打擊、輕保護」「重實體、輕程式」「重口供、輕證據」等觀念影響下,「一個時期內,司法實踐中刑訊逼供現象仍然屢禁不止,由此導致的冤假錯案時有發生。」2010年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曾聯合發布「兩個證據規定」,標誌著中國「正式確立非法證據排除規則」。

但是,「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的建立並不意味著刑訊逼供現象和冤假錯案的消失,而從今年4月才通過的《規定》看,中國刑訊逼供現象和冤假錯案依舊存在。習近平上臺以來,全國法院糾正了34件重大冤假錯案就是明證。

沈德詠結合習近平的相關論述談到,刑訊逼供、冤假錯案的製造者正是執法者,他告誡這些執法者要小心了,因為他們很可能被追責,同時還指出法院對於這些非法證據該如何做。

新規定發布與法輪功學員上書有關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規定》在這個時間點發布、以及沈德詠的話中有話,讓他聯想到6月19日,大陸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向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和王岐山投遞了題為「危急存亡之秋,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的聯名信。

= = = = = = = = = = = = = = =

【聯名信全文】

危急存亡之秋,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俞正聲主席、王岐山書記:

18大以來,我們出於對依法治國國策的信任,多次個人或聯名上書中央領導。歷經18年包括活摘器官這樣「地球上從未聽聞過」的殘忍迫害,我們當然知道上書所面臨的危險,之所以將生死置之度外,所秉所衛者正氣也。

令人略感安慰的是,我們的呼籲漸次得到領導的關注。據悉,去年秋中辦一份文件中有17年來法輪功學員和親屬受到不公對待的字樣。又如,今年5月初山西忻州、靈丘、陽泉、大同、太原、侯馬等地公安人員紛紛傳喚當地法輪功學員,號稱奉令來「解決問題」。這些舉措雖仍有可議之處,畢竟春江水暖;「不公對待」、「解決問題」之謂斷無可能出自於江澤民派系。

然而,中央雖無迫害政策,各地仍有迫害現象。例如在山西,儘管有「解決問題」的上級指示,山西政法委書記黃曉薇依然對抗中央政策,指示全省公安對我們報復陷害,非法綁架李豔琴、狄保旺、王巧蘭、孟麗霞、李紅葉、劉淑芳、張春蕾、張澤蕾、張亮芳、邱華玲等上書者,並連坐他們的家人。運城公安局長尤為惡劣,叫囂說上書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毫無人性地將懷孕三月的孟麗霞關押在垣曲縣醫院神經科病房,並強迫洗腦,在只能由執法人員參與的偵查階段派來省婦聯和其他單位的非執法人員對孟麗霞進行精神迫害,以至於孟麗霞躲進廁所堵上耳朵,仍不停地對她進行精神刺激,使她無法平靜、休息,導致孟麗霞不得不絕食抗議,至今已有數日,狀甚堪憂。

又如廣東省政法委系統在省、市、縣級都有比18大後被廢除的勞教體制更為無法無天的「洗腦班」。這些「洗腦班」不僅沒有法律依據,連行政依據都沒有,可是卻有公安執法人員供職,非法拘禁、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受害者超過千人,且有數人被迫害致死。

這樣的違法違紀行為在全國各地無處不在。毫無疑問,18大之後,所有對抗中央、破壞依法治國的行為,沒有比迫害法輪功更普遍、更有恃無恐而又能暢行無阻的了。就在天子腳下,北京公安都敢私闖民宅,將名列胡潤榜、具有加拿大公民身分的孫茜女士綁架抄家,以致引起外交事件。這固然是公檢法、政法委系統借題對抗中央,但是中央領導遲遲不正面對待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也在給其可乘之機。

加國不同黨派的多位政要齊為孫茜(左圖)發聲。(右圖)左至右上排為:加拿大外交部長Chrystia Freeland、保守黨外交評論議員Peter Kent、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副主席Cheryl Hardcastle;下排為:綠黨領袖Elizabeth May、前加拿大司法部長Irwin Cotler、保守黨議員Garnett Genuis。(大紀元)
加國不同黨派的多位政要齊為孫茜(左圖)發聲。(右圖)左至右上排為:加拿大外交部長Chrystia Freeland、保守黨外交評論議員Peter Kent、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副主席Cheryl Hardcastle;下排為:綠黨領袖Elizabeth May、前加拿大司法部長Irwin Cotler、保守黨議員Garnett Genuis。(大紀元)

歷史早已證明大法弟子無罪。面對18年最殘忍的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從沒有給國家、給社會造成任何損失。即使承受著數百萬人被迫害致死的慘痛,一億大法弟子和數億親屬也沒有以暴易暴,連一起暴力對抗事件都沒有過。中央領導現在面臨的諸多難題與困境,沒有一件是大法弟子造成的。時間和殘酷都以最嚴格甚至不公的方式證實了,大法弟子是善良的。善良無罪。

相反,給國家、社會造成種種嚴重損失與災難、給中央領導製造諸多難題與困境的,正好是積極推動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派系。18大以來打下的老虎,絕大多數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凶手,何則?打擊善良的一定是邪惡的。

法輪功問題的是非曲直,事實一目了然;之所以得不到公正解決,實因引喻失義而致之成見。

馬克思對宗教的論述中,最常被引用的就是:「宗教的苦難表達的是現實生活中的苦難,同時也是抗議現實的苦難。宗教是受壓迫者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良心,是缺乏靈性的現狀中的靈性;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研究馬克思學說的都知道,以馬克思所處的環境,他所論述的宗教主要是指有過政教合一歷史的基督教三大分支中的兩支,天主教與新教(抗議教)。即使從最負面的角度去認識,馬克思也只是指出,宗教不能解決現實生活的苦難根源,卻會起到轉移現實問題的作用。那麼從正面的角度,馬克思顯然承認宗教對民眾所起的慰藉作用。

嚴格地講,中國歷史上並沒有真正的宗教,也沒有「宗教的苦難」。中國文化的基礎是天人合一,而達成與天相合的途徑則是修煉。無論道家修煉或儒家修煉,或是從古印度引進的佛教,都不曾擔當「抗議真實的苦難」或「受壓迫者的嘆息」的角色。傳統中國從來沒有以任何一種思想、學說或信仰禁絕過其他的思想、學說或信仰,自然也沒出現過政教合一的宗教。修煉本來就是無爭的,因此儒、釋、道的義理之辯都是文雅寬容而未升級至正邪之爭,而受中國文化對各種學說、理想、信仰的寬宏胸懷的影響,在世界其他地區殺得血流成河、世代為仇的宗教來到中土都能相安無事。中華文明之所以能成為唯一從未中斷過的文明,成為可持續性發展的最佳模式,恰恰就是這種海納百川的胸懷。因此,中國的情況和歐洲是不同的。那麼以馬克思所論述的天主教、新教,或者是列寧所針對的基督教的另一分支東正教,來對照中國的信仰或宗教,就不適用了。當然這並不是馬克思的問題,而是後人引喻失義造成的。

那麼,法輪功修煉的要求與特點是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把矛盾當成提高的機會,就更不存在「抗議」、「嘆息」的問題了。人各有志,法輪功學員重視修煉中所得──境界的提高,認為那才是長久的,不看重現實中所得、名利的積累,認為那是過眼雲煙,因此對「現實的苦難」也好,現實的幸福也好,都不動心的,自然也就不需要什麼慰藉。

同時,因為法輪功是在社會中修煉,那麼境界的提高首先就體現於在社會生活中做一個好人,處處事事以「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做好本職工作,卻不追求權力利益;在矛盾、誘惑面前守住自己,卻要替對方考慮。這就完全不同於過去那種被視為看破紅塵消極出家的修煉,而是一種積極主動嚴格要求自己的生活態度。這種通過自我提高來超越、化解矛盾的生活方式給人的身心愉快與輕鬆,卻是金錢買不來的。因此,做好人既是法輪功學員的生活方式,又是他們的生活目標,藉此達到更高的境界,以至於達到傳統中國文化中所說的天人合一。

不僅如此,當這種與世無爭的生活方式不被慣於爭鬥的世俗所理解而遭到無端非議與不公對待時,法輪功學員都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對待。李洪志先生明確告訴法輪功修煉者,「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面對從1995年到1998年的種種打壓,法輪功學員都是耐心忍受,給政府充分的時間來了解我們,從未有過任何不理性不合法的舉動。因此,1998年下半年喬石委員長主持的對法輪功的調研得出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將調查報告提交政治局。這件史實,當時政治局的領導現在仍健在的,包括胡錦濤主席、朱鎔基總理、李瑞環主席、溫家寶總理都熟知。

然而,江澤民連這樣的好人都容不下。明明掌握法輪功情報的江澤民在撒下「法輪功神不知鬼不覺突然出現」的彌天大謊之後,以馬克思主義戰勝法輪功的名義,以亡黨亡國為威脅,將整個執政黨押上了迫害的戰車,並通過製造「1400例」「天安門自焚」等偽案煽動仇恨,將整個社會的善惡正邪的標準都顛倒了。之後的善惡正邪對比,在本信的開頭以及我們之前的多次上書中均已提及。

法輪功冤案迫害一億人,牽連數億人,被謀殺、迫害致死者達數百萬人,其原因卻僅僅是因為做好人,這個問題不正面解決,多美好的執政願景都不會具有正當性。古今中外,無論是受命於天的天子皇權,還是受權於民的現代政府,其職責都是治理好天下,使百姓安居樂業。正史正論中從沒有將天下不太平歸咎於百姓的,就連百姓教化不周都是君王的過錯,因此有大禹下車泣罪,詔示「百姓有罪,在於一人」的典故,然而法輪功學員至今卻還在被執政黨、政府所誤解、敵對、仇視。

中共迫害法輪功,牽連數億人,法輪功學員被謀殺、迫害致死者達數百萬人。圖為2017年5月12日,紐約上萬人大遊行中悼念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戴兵/大紀元)
中共迫害法輪功,牽連數億人,法輪功學員被謀殺、迫害致死者達數百萬人。圖為2017年5月12日,紐約上萬人大遊行中悼念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戴兵/大紀元

相反,18大以來,大法弟子一直以寬廣的胸懷給中央領導以充分的時間,耐心等待法輪功問題的公正解決,大法弟子甚至於要忍受其他團體對我們這種耐心的誤解。每年數萬起的群體事件,沒有一件和法輪功學員有關;種種動盪社會的尖銳矛盾或利益爭奪,都與大法弟子無緣;層出不窮的道德亂象或人倫悲劇,更是遠離大法弟子。如此念在方外又深明大義的高素質民眾,及其對道德回升、社會穩定所起的正面作用,中央領導就視若無睹,就不知珍惜、不覺愧對嗎?

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唯一阻力就是因江澤民推行腐敗性制度而成勢,借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而膨脹的江派勢力。江派勢力為禍之巨,中央領導早已洞悉,否則也不會打下成千上萬的老虎蒼蠅。而江派勢力為求自保,已與中央勢同水火,否則中央亦不必三令五申嚴禁團團伙夥。有如「兩個凡是」曾是文革派的護身符一般,綁架中央繼續迫害法輪功實乃江派勢力對抗中央以自保的唯一籌碼。此時若優柔寡斷、妄自菲薄,則不唯落入江派圈套,依法治國亦危矣。

對邪惡的漠視與縱容就是對正善的背叛,此誠不可不察也!習李新政已近五載,然而只要迫害法輪功這塊短板不解決,依法治國就只能是個空談。只要政法委有權繼續迫害法輪功,基層官員就將被「中梗阻」所脅迫而不得不在中央與頂頭上司之間做艱難而無奈的選擇,中央也就無法真正駕馭政法委系統。雷洋案期間北京公安局以四千警員辭職要挾,周強借司法獨立為題對中央的種種挑戰,都是警訊。更可堪憂的是,一旦哪一天江澤民斷氣,中央就徹底被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給綁架了。

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所幸者,大法弟子的高尚與隱忍已經為中央領導解決法輪功問題做了良好的鋪墊。法輪功洪傳的四分之一世紀中,大法弟子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即使在18年的迫害中,對那些被上級指令驅使的基層公安人員和被仇恨矇騙的民眾,大法弟子都始終抱著善念勸誡。至善無敵;現在基層公安人員對於迫害法輪功已經普遍厭戰,只是無奈於各級政法委的驅使。此時若當機立斷,順勢而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則將得人心、定社稷而千古流芳。

堅持正義的代價是最小的。當初中央領導廢除勞教制度時,江派勢力也曾試圖以危言聳聽阻擊,事實卻證明是大得人心之舉、依法治國的重要一步,也為解決法輪功問題提供了有利條件。那麼在萬事俱備的今天,領導們還猶豫什麼呢?

此致

問禮

2017年6月19日

抄送:全體政治局委員,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省長、省委書記、政法委書記

= = = = = = = = = = = = = = =

此事與中共央視2016年1月14日一則涉嫌造假、攻擊法輪功的新聞有關。彼時,山西、河北省共16人於2017年1月18日依據《信息公開條例》聯名去信央視要求公開該則報導的事實依據,但央視不僅不予糾正,反而夥同山西懷仁縣公安局將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張樹勇非法綁架,並對其酷刑折磨。4月其回家後,已被迫害得身體軟弱無力,四肢麻木,沒有自己行動的能力。

3月和4月,當地法輪功學員連續兩次上書高層,要求政府立即禁止、調查、追究司法部以至政法委、「610」用「轉化」名義殘忍迫害民眾的犯罪行為等。其後,上書得到了回應,5月初,山西各地公安紛紛奉命找參與聯名者「了解情況、解決問題」,而且「司法所」也開始給有冤案的家屬打電話,詢問有何困難需要幫助等。

然而,很快,山西迫害法輪功的「610」在山西省政法委書記黃曉薇的指令下,綁架了十名聯名上書者。導致法輪功學員於6月5日和19日再度給高層兩次上書。

信中,法輪功學員點出了「18大之後,所有對抗中央、破壞依法治國的行為,沒有比迫害法輪功更普遍、更有恃無恐而又能暢行無阻的了……這固然是公檢法、政法委系統借題對抗中央,但是中央領導遲遲不正面對待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也在給其可乘之機」,同時還指出「現在基層公安人員對於迫害法輪功已經普遍厭戰,只是無奈於各級政法委的驅使。此時若當機立斷,順勢而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則將得人心、定社稷而千古流芳。」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已遭受18年最殘忍的酷形迫害。圖為2004年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以酷刑展方式揭示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李莎/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已遭受18年最殘忍的酷形迫害。圖為2004年7月20日,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以酷刑展方式揭示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李莎/大紀元)

對於山西乃至全國地方公檢法系統的對抗,法輪功遭受的殘酷迫害以及這是天大的冤案,中南海高層應該都是心知肚明,在這個節點發布《規定》並通過被視為習近平親信的學者型高官沈德詠之口,對《規定》進行解釋,或許可以被視為對法輪功學員側面的回應;同時,警告執法者,不要濫用酷刑,不要製造冤案,否則會被追責。全國各地法院、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等的執法者,無疑十分清楚,《規定》的頒布釋放了某種信號。如果他們繼續跟隨江澤民迫害無辜,他們將面對法律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