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第一醫院副院長傅耀文完成同種異體腎移植2600餘例次。該中心僅在前兩個月的時間裡,就做了50多例器官移植手術。傅耀文從哪裡搞到了這麼多可供移植的器官?(新紀元合成圖)
吉大第一醫院副院長傅耀文完成同種異體腎移植2600餘例次。該中心僅在前兩個月的時間裡,就做了50多例器官移植手術。傅耀文從哪裡搞到了這麼多可供移植的器官?(新紀元合成圖)

人體器官在全世界都是最稀缺的寶貴資源,然而在中國卻有醫院打廣告,免費提供器官做移植手術。

兩相強烈對比,令專家震驚,也令人權組織擔憂背後有血腥的屠殺。

文 _ 文華

吉大第一醫院不尋常的廣告

據吉林旅遊廣播電臺播報,他們將和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肝臟移植中心聯合發起10例免費兒童肝移植計畫,促銷時間是一個月,2017年6月1日至30日,免費內容包括免費的器官和各種醫療費用。該項目叫做:「心肝寶貝綠色通道」。

這個計畫針對的對象是6個月以上至18周歲以下需要進行肝移植的患兒。而手術採取的是劈離式肝移植方案,即:將成人供肝分成兩個部分,同時分別移植給兩個不同的受者。

美國非政府組織「追查國際」分別對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免費肝移植活動報名處、吉林大學第一醫院院長華樹成、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小兒外科張海玉主任、10名兒童免費肝移植活動專職聯繫人陳醫生進行電話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此次免費肝移植活動確實存在。

6月14日小兒外科主任張海玉在電話中表示,他們一年做了200多例成人肝移植,現在想嘗試兒童肝移植。他說:「等的時間不會太長,因為我們的DCD(指心臟死亡器官捐獻)特別多。」

讓外國專家震驚的是,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病人等器官,而唯獨在中國是器官等病人,甚至器官多得要做廣告來促銷,用免費的方式來吸引病人。除了吉林一醫,類似的事還發生在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醫院推出免費20例肝腎移植的廣告。

中國器官移植供體過剩現象令國際震驚。據美國衛生部的報告,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的時間是: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而在吉林大學卻出現器官等病人的現象。

中國器官捐獻怪象:捐的少 用的多

器官移植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麼容易,在人體死亡15分鐘後取出的器官就無法使用,這就是說,只有在醫生守在旁邊的人死亡後,其器官才有可能被作為器官供體。而在人群中,HLA(人類白細胞抗原系統,Human Leucocyte Antigen)完全比配的概率只有1%,即使使用大量的免疫抑制劑,也只有20~30%的匹配率,即要有4個人捐獻器官,才有可能找到1個可以做移植手術的。

6月11日,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第六屆中國器官移植運動會」上公開講話,他表示,「預計中國今年將完成1.5萬至1.6萬例器官移植手術」。他是如何預測的呢?

按照官媒所說,「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成為我國器官移植供體的惟一合法來源」,官方數據稱,「截至2017年5月31日,全國器官捐獻報名登記人數27萬6082」。

按照美國900多萬的自願捐獻人群數量,其衛生部有報告指出,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心臟移植約為0.6年。中國只有27萬願意死後捐獻器官者,而實際捐獻者才幾千人,為何現在中國很多器官移植中心、醫院敢承諾「最慢不超過2個月、最快只需一個月」呢?

自從2006年3月《大紀元》報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大量證據顯示證實了中共有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否則不可能有一周內找到供體的普遍現象。為此,歐盟和美國都相繼進行了調查,並相繼在2015年和2017年提出正式決議,強烈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時,被抓捕關押到祕密集中營,這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就成了中共呈蘑菇雲爆炸性增長的器官來源。

院長被查 傅耀文做了2600例腎移植

據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調查,吉大第一醫院從2004年至2006年三年間,該醫院器官移植中心進行了16例肝移植手術,不過全部是邀請的外院專家。2007年,因海外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中共衛生部進行了全國肝移植醫院資質認證,對肝移植進行了系統的管理,此後這項工作一直停滯。2010年,吉大第一醫院再度開展多例肝移植手術。

吉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兼白求恩醫學部學部長王冠軍,2014年8月3日因貪腐被調查,在其擔任吉大第一醫院院長期間,該院為了贏取巨額利潤,通過各種手段,包括許諾提升原在中日聯誼醫院(醫大三院)工作的器官移植醫生傅耀文為第一醫院副院長等「好處」,將其和腎臟移植中心一同「挖」到了吉大第一臨床醫院名下。

該中心在廣告上稱,傅耀文完成同種異體腎移植2600餘例次,自體腎移植20餘例。而該中心僅在前兩個月的時間裡,就做了50多例器官移植手術,還有幾十人在排號,等待做器官移植手術。

傅耀文從哪裡搞到了這麼多可供移植的器官?這顯然與其妻子孫蘇平有關。孫現任長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院長,之前曾任某檢察院檢察長。孫在政法委的兩個要職很容易搞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且不會有什麼麻煩。

王冠軍落馬後,吉大第一醫院的器官移植手術並未停止,其如今居然推出了器官促銷,令人不寒而慄。人們擔心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仍在吉林繼續存在,即使是偷盜或強行逼捐死亡病人的器官,也是需要有明確監督機構的。中共一直不敢讓國際社會調查器官來源,假如沒有做惡,何必要隱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