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圖片)

文 _ 林川

羅伯特‧保維爾(Robert Bauval)曾經是一名建築工程師,在中東和北非業務成功,收入不菲。1982年,他回到開羅看望母親,順便再次造訪了開羅博物館。當他見到金字塔的鳥瞰照片時,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三座金字塔中,兩個大,一個小,而且三座金字塔不在一條直線上,而是略有彎曲。作為一名建築工程師,保維爾對視覺的和諧非常敏感,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如果坐在桌前吃飯,看到對面牆上的畫掛歪了,總忍不住想把它扳正。

尼羅河是埃及文明的源泉,沒有尼羅河,埃及就只是一片沙漠,寸草不生。每年夏至左右,尼羅河水位開始上漲。在洪水的高峰,整個尼羅河流域一片汪洋,成為北非的威尼斯。
從中非高原帶來的泥沙,含有大量樹枝落葉等有機肥料,沈積在尼羅河三角洲。4個月的汛期過去之後,當地農民並不需要多少勞作,農作物就能自行生長。這種狀況一直維持到1970年代阿斯旺大壩建成,才阻斷了肥沃泥土的到來。

由於夏至是洪水的開始,這一節氣,在古埃及天文學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每年夏至時節,獵戶星座在黎明破曉之前,高懸在東方的夜空,似乎預示著汛期的到來。也許由於這個原因,獵戶星座,如同一絲息息相關的脈絡,在埃及文化中,時隱時現。

埃及學家們認為,最大的三座金字塔建造於第四王朝。其他金字塔,則是第五王朝修建的。雖然第四王朝的金字塔年代更加久遠,可無論從規模還是建築質量來說,都遠遠超過了其他金字塔,差距之大,如天壤之別。在第五王朝的金字塔中,布滿了頌揚法老的文字。然而在第四王朝的三座金字塔中,卻找不到任何碑文或篆刻,其中也從未發現過任何木乃伊。人們不禁詢問,如此浩大的工程,卻不樹碑立傳頌揚法老的功績,這種作法,的確令人費解。

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工程

由於埃及法老胡夫在位23年,埃及學家堅稱,胡夫金字塔是在20年內建成的。 這座金字塔,體積將近260萬立方米,總重650萬噸。假設工程耗時20年,每年工作360天,每天工作8小時,建造這座金字塔需要每分鐘鋪設1.9噸石料。這還不包括設計和計劃所花費的時間。

金字塔的石塊,沒有採用任何水泥。完全依靠石塊之間嚴絲合縫。而且石塊的大小和形狀,都是不規則的,才能保證整個結構沒有薄弱環節。比如說,現代人用磚砌牆的時候,相鄰的兩層轉,縫隙都會錯開。即便如此,隔層的磚縫(比如第1層和第3層),還是位於同一條線上。這條線,就成了一個薄弱點。只有不規則石塊結構,才能保證沒有任何薄弱環節。時至今日,金字塔的石頭之間,依然嚴絲合縫,連一把刀片都插不進去。在一些神廟,兩側的石牆,每一側都採用了不規則的石塊。然而,兩側的石塊形狀和大小卻是對稱的,顯示出,兩座牆的修建經過了精心的設計。

不規則的石塊結構,不但用在在金字塔中,南美大陸、復活節島等多處遠古建築,都採用了類似的結構。如果當時人類處於原始社會,不同的大陸無法通訊,這些工匠們,怎麼能夠不謀而合,採取了十分類似的建築方式呢?

在金字塔的腳下,有許多散落的石塊。有些石塊上,保留了當年切割的痕跡。這些痕跡又直又長,而且光滑平整,完全是機器切割的跡象。

在埃及博物館的一個角落裡,有一個花崗岩石盒子。上面有一條切了一半的縫隙。這條縫不但狹窄而且很深,銅鑿子不可能插入。切縫非常平滑精密,好像是機器切割出來的。而且在沒有切完的地方,還留下了當時工匠計劃切割的畫線。這條線,大約由一指寬,並不完全平直,但卻在石塊的表面略有凹陷。似乎當時這塊石頭,是柔軟的泥團,讓工匠能夠用手指隨意劃出這條線。

位於埃及孟菲斯(Memphis)的拉姆西斯雕像(Ramses statues),不但面部光滑平整,而且臉頰兩側完美對稱。這種對稱,可不是在某一個平面上的對稱,而是在三維空間中,臉頰兩側所有對應的曲線都是對稱的。現代科技想要達到這種精度,必須採用數控機床才能做到。古代的工匠,只依賴石錘和銅鑿,怎麼能達到這種工藝呢?

進入金字塔之後,必須先經過28米的下降通道(descending passage),然後是39米的上升通道(ascending passage)。這兩條長廊的高度,都只有1.2米。人在裡面,必須彎著腰行走。

過了上行長廊,就進入了大走廊(The Grand Gallery)。大走廊長不到48米,高度達到8.7米,和剛才低矮的通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如果這些通道是為了運送法老的木乃伊的,通過1.2米高的通道,的確十分不容易。而大走廊8.7米的高度,又顯得沒有必要。不論是大走廊,還是其他房間,牆壁都平滑筆直,精度十分可觀,完全不像手工鑿出來的。

今天,為了方便遊客,金字塔內部都安裝了電燈。不過當年金字塔建成後,運送法老的木乃伊,又是怎麼照明的呢?金字塔內部,絲毫沒有煙灰的跡象,說明當時沒有使用火把照明。

在丹朵拉(Dendera)的哈托爾女神廟(Temple of Hathor)浮雕上有人手持巨大的燈泡,而且燈泡沒有連結電線。美國發明家特斯拉(Nikola Tesla) 是交流電的發明者。為了演示無線輸送電力,他曾手持燈泡,沒有電線連接的情況下,通過無線電點亮燈泡。這和浮雕上的景象,倒有幾分相似。

與天象的巧合

1983年11月分,保維爾正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利雅德從事一項建築工程。周末,他全家和另外兩家人來到利雅德郊區的沙丘地帶野營。這一季節,當地氣候晴朗。遠離了城市的燈火,入夜之後,星空格外清晰。

同行的皮艾爾也是一位天文愛好者。多年的航海經驗,使他練就了利用星圖導航的本領。當他向保維爾介紹天狼星升起的位置時,偶然提到,獵戶星座的腰帶,其實不是一條直線,而是略有彎曲。這句話,讓保維爾心中猛然一震。回家後,他把金字塔的鳥瞰圖和獵戶星座的星圖比較,彎曲的程度果然吻合,而且腰帶上的三個星,也是兩顆亮,一顆暗。

然而,腰帶的角度,和金字塔的角度依然對不上號。原來地球的自轉軸,存在緩慢的擺動,每26000年為一個周期。由於這一現象,在地球上觀察星空,會覺得星座的位置在緩慢的變化。保維爾找到電腦軟件,顯示星圖的歷史變化。直到他把時間倒退到西元前10450年時,三顆星的角度終於和金字塔的角度相吻合。他還發現,在這一年代,當天狼星處於最高位置時,胡夫金字塔的南部通道正好指向天狼星。

研究人員們還發現,在人面獅身像的護牆上,有著被水侵蝕的痕跡。可是在過去幾千年來,這一地帶都是乾燥的沙漠,水又是從哪來的呢?然而如果把時鐘倒退到西元前10450年,這裡卻是水土豐饒的綠洲。

或許,這三座金字塔,並不是像埃及學家所說在西元前2500年代建成,而是在更久遠的西元前10450年建成的。而當時的工匠,使用的也不是石錘和銅鑿,而是具有先進的技術。

金字塔對於現在人類,還有很多不解之謎。金字塔似乎遍布世界,不但埃及有,南美有,中國也有,只是基本都沒有被探索。據說在西安有座維吾爾金字塔,一旦有人進入,發掘出來的東西或會改寫人類歷史呢!

(小標為編者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