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擔心中共政府凍結資產,善心匯數萬名會員7月24日進京,集體抗議政府對善心匯的傳銷調查。(網路圖片)

7月24日數萬名善心匯投資人進京,多數聚集在北京大紅門國際會展中心前,抗議當局的調查。

一名投資人說湖南永州政府官員以傳銷罪名相威脅,敲詐善心匯;有會員擔憂中共當局把錢沒收據為己有。

網友回應,等豬養肥了再宰。

文 _ 林燕


19大召開在即,7月24日善心匯數萬會員聚集在北京大紅門國際會展中心前示威,聲稱善心匯遭公安迫害。(網路圖片)

7月24日,數萬名「善心匯」投資人擔憂血本無歸進京抗議,但他們抗議的不是投資公司,而是當局對公司的調查。

在中國,投資失敗引發群體抗議事件近年來屢見報端,但這麼大規模的抗議以及抗議時間實屬罕見。除部分去了中紀委和信訪辦外,大多數投資人都集中在北京南邊的大紅門,距離中南海數里外。而中共幾個月後將召開19大。

《紐約時報》指:「這場抗議似乎有意讓(中共)政府難堪。」當局派出上千警察維穩,封鎖道路和切斷通訊信號,連地鐵大紅門站也臨時封站。

從網上流出的視頻來看,抗議人群聲稱投資公司善心匯遭公安迫害,多人跪地拉橫幅,上書「湖南永豐公安迫害」等字樣,呼籲政府聽取他們的訴求。現場擠滿了人,以中老年人居多,還有殘疾人士。四周則布有大批警察戒備。

隨後,北京警方定性抗議活動為「非法聚集,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幾小時後,警方調來大巴把抗議人群拉走。而在天安門廣場靜坐請願的另一批人士,被抓進久敬莊關押,警方當晚再次展開大規模抓捕行動。

觸發事件的善心匯究竟是什麼機構?知情人士透露,其以慈善名義運作,但實際與傳銷公司無異;運作方式是會員投資(稱捐助)一筆款項後,可以得到定期回報(稱其他會員的捐助),且回報額遠高於市場同類投資項目的回報率。

扶貧是噱頭 高收益集資是真

善心匯的網站目前已被查封,從網路存檔的資料來看,其以「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為口號,並提及「共產主義(均富的社會主義理想化經濟模型)、精準扶貧、供給側改革」等熱點。經常搞公益活動以及捐助活動,活動時的統一標誌是:一群人身著紅馬甲。

善心匯的實體是「深圳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於2013年5月註冊,企業法人代表是張天明。從2016年底到2017年3月期間,在大陸多地密集註冊100多家「X市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發展迅速。


根據善心匯公布的數據,2017年1月,加入正式排單的會員突破100萬。圖為善心匯法人代表張天明。(新紀元資料室)

根據善心匯公布的數據,2017年1月,加入正式排單的會員突破100萬。據悉,投資額在3000以及3萬兩個額度的會員較多,依次推算善心匯的籌資規模可達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

很多人加入善心匯都跟投資的高收益有關,也讓很多人懷疑錢從何而來?善心匯的自我宣傳材料否認其有集資一說,指旗下有旅遊業、房地產、商城等實體企業,賺取利潤、支撐整個系統。

但這一說法很難自圓其說。對比中國國內的上市公司,其中以十年為周期,年收益超過15%的也只有32家,而善心匯的常見兩款投資產品月收益就能達到15~48%,顯然無法用物業或實業投資收益來解釋。

經初略計算,投資善心匯1000至3000元(貧困級別),在15至20天內獲得30%的回報率,每月平均可淨賺414至1243元。小康級別的投資(1至3萬元)每月也可獲得1550至3500元的回報,在20至40天內獲得15~20%的回報率。除了投資後享有返利外,會員還可以發展下線、享受獎勵返還。

大陸《新聞縱橫》暗訪善心匯高管高永生,其介紹說:善心匯「就是一個金融項目」,而扶貧只是開拓市場的策略。

7月21日,中共公安部宣布善心匯法定代表人張天明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等犯罪活動。

傳銷行騙 公安藉機敲詐

善心匯是不是騙局,網路上早有兩邊倒的討論。尤其在公安正式抓捕善心匯高管後,入會的會員稱公司不是行騙,是公安在迫害。

官方與抗議人士的爭執之一是善心匯是否行騙?大陸媒體引述中共工商總局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局有關人士的話說:「不管傳銷組織如何變換手法偽裝自己,只要同時具備『交入門費』、『拉人頭』、『組成層級團隊計酬』這三點,就可認定為涉嫌傳銷。」

但部分入會的會員不認同官方說法。

爭執之二是投資人認為引起此次群體上京抗議,另有隱情。《紐約時報》採訪了一名善心匯投資人、40歲的趙國勝(音),他今年投了3000元入會。他說,是湖南省永州政府官員以傳銷罪名相威脅、敲詐善心匯在先。

另一名會員劉小姐表示,董事長張天明於6月被永州公安局抓走後,當時大批會員在永州一帶抗議,當局後來釋放他。條件是當地公安要求張天明交出2000萬費用,才讓他繼續經營。怎料在一個月後,他再次被永州公安局抓走,會員在忍無可忍下,才會出外抗議。

這些說法在微信圈以及網站上都有傳播,但目前大量的信息已遭刪除,包括百度貼吧等已移除善心匯的相關討論。

錢可否收回?美賠償機制可借鑑

善心匯在被定為非法傳銷組織後,數以萬計擔心血本無歸的「投資者」湧入北京,在最高人民檢察院以及中紀委等機構門口抗議。據參與抗議的人士估計,有10萬人參加此次的集體活動。

這些年,中國大陸以金融互助、愛心公益、慈善互助、慈善基金等形式,進行各種網路傳銷和非法集資犯罪活動高發。公眾聽到的都是當局如何破案,卻沒有得到受害人被妥善處理、獲得賠償的事宜。

據悉,加入善心匯的不乏殘疾人士以及失業工人等弱勢群體,而且以中老年人為主。他們的錢能收回嗎?騙子獲罪,不應該受害人自行埋單。受害人擔憂政府定性善心匯事件後,中共當局把錢沒收、據為己有。「等豬養肥了再宰」,是很多網友就善心匯事件的回應。

本來作為龐氏騙局,利用新投資者的錢、向舊投資者支付回報;在捐款、獲他人捐款的不斷循環中,會員及相關人士獲得回報;等到資金池一乾,最後就是項目崩盤。或許國外處理龐氏騙局的方式值得借鑑。

馬多夫龐氏騙局 專人管理賠償事


2008年美國發生馬多夫龐氏騙局。馬多夫被定罪後,2010年11月10日私人物品被美國法警強制拍賣,收入用於償還其詐騙所得。(AFP)

2008年,美國發生了馬多夫(Bernie Madoff)龐氏騙局。馬多夫是納斯達克交易所前主席,他開設馬多夫對沖避險基金,作為投資騙局的掛牌公司。其設計的層壓式龐氏騙局,詐騙涉逾650億美元,被稱為世紀騙局。在十年後的2017年,當初的絕大多數受害者(多是老人和慈善機構)都能獲得賠償。

因為龐氏騙局對投資個體的衝擊非常大,有些受害人依靠養老金、社會救助生活,或許投進一生積蓄,所以可獲得賠償多少能夠讓他們彌補部分損失。

在馬多夫被定罪後,美司法部下屬的資產凍結分配項目部,專門成立了馬多夫受害者基金,任命專人負責管理賠償事宜,包括收取受害人的賠償申請、識別以及支付補償金給受害人。

到2016年5月,共審理6.4萬件索賠案件,其中有2.5萬件符合索賠資格;有3萬件因為申請材料不完整等待裁決;拒絕索賠的只有7500件,約占總數的12%。

而美國媒體也一直在追蹤此事,為受害人說話。比如負責處理賠償的基金公司本計畫2016年開始償付賠償金,但是鑑於賠償數量和索賠複雜,推遲到2017年發放,就被媒體追蹤問責。到2017年5月,該基金表示2017年賠償的金額和數量會比預期大,可能是之前批覆賠償金的兩倍甚至更高。

除了受害者基金外,另一家需賠償的Breeden公司到目前為止,也支付了3880萬美元給受害人。原公司旗下的2227個帳戶中,有1264個帳戶、投資額度超過116萬美元的人士獲得賠償,獲賠人數超過受害人的一半以上。

在正常社會,有一個良性的運作機制,可以妥善處理群體性事件;對比中共治下的中國,群體性事件與其說是缺失處理的機制,不如說是官方信任的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