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內,表面溫文爾雅、受過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但內心實為魔鬼的中共黨員不在少數,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乃是康生。(新紀元合成圖)

康生臨死前患上了恐懼症,每天24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著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

文 _ 林輝

中共黨內,表面溫文爾雅、受過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但內心實為魔鬼、喪失了基本人性的中共黨員不在少數,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乃是康生。綜觀康生的一生,可以說,他作惡多端,死前亦遭受嚴重的精神折磨,死後則為人所唾棄。

莫斯科實施迫害小試牛刀

1898年出生於山東諸城一個書香世家的康生,原名張宗可,字少卿。受祖輩影響,康生自幼接受傳統教育,尤其擅長書法、繪畫,其藝術造詣被認為是眾多中共領導中最為優秀的一個。13歲時,因與他人在村裡毆鬥,被其父關了禁閉。後來在他人的幫助下前往青島中學學習。

1924年,康生赴上海大學學習,並改名張溶,其後加入中共,並認識了後來的妻子曹軼歐。1927年,國民黨「清共」後,康生開始從事地下情報工作,其後與周恩來、陳雲等人負責中共中央特科的情報與保衛工作。因顧順章背叛中共,中共地下黨處於危機之中,康生遂在1933年被派往莫斯科的共產國際工作,期間與王明關係密切。

在蘇聯期間,恰逢史達林發動了「肅反」運動,在王明等人的指示下,中共在莫斯科成立了肅反辦公室,負責處理旅蘇中共黨員幹部。王明為辦公室主任,康生為副主任。康生將一些中共留蘇人員打成托派分子,使他們受到了殘酷的迫害,而這不過是其小試牛刀。

延安炮製系列冤案

1937年,康生回到延安,負責中共的情報機關。據大陸出版的《毛澤東與陳雲》一書披露,從1937年起,康生先後在陝甘寧邊區炮製了幾起著名的「特務」案件,進一步強化了人們關於「敵情」嚴重性的觀念。最著名的有三大案件。

一件是錢維人案。錢維人原是邊區公路局長,國共合作開始時,他曾負責與國民黨方面聯繫建築公路之事。康生多次說他是「內奸」,後下令將其逮捕。

一件是王遵及案。王遵及是大漢奸王克敏的侄女,她因不滿漢奸家庭,要求抗日,來到延安。康生懷疑她是「日本特務和國民黨特務」,下令將其關押起來,進行逼供,曾三天三夜不讓其睡覺,要她承認是國民黨特務組織復興社的成員。1939年,康生親自寫信,要求嚴訊王遵及,使其承認是復興社特務。

還有一件是李凝案。李凝原是中共東北地下黨員,曾被日本人逮捕,後經家人保釋出獄。她於1938年到延安,1939年7月突然被邊區保安部門逮捕。康生逼其承認「叛變投敵為特務,打入黨內充當漢奸」。在一次審判會上,康生蠻橫地說道:「你長那麼漂亮,不當特務,誰當特務!」最後在定罪結論上寫道:走路像日本女人;有日式女內衫;刺探軍事祕密等。

上述案件當時在延安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但後來都被證明是莫須有的。

整風運動中助「毛」為虐


延安時期,康生通過支持毛與江青結婚及幫助毛發動延安整風運動而得到了毛的信任。(資料圖片)

在回到延安後,見風使舵的康生從追隨王明改為追隨毛澤東,並通過幾件事得到了毛的信任。其中一件是支持毛與自己的同鄉江青結婚。在當時眾人皆反對的情況下,康生的態度深得毛賞識。

其二,因洞察到毛想樹立自己權威的想法,於是幫助毛在1942年發動了延安整風運動,並藉機大搞逼供信,將大批黨員打成特務、叛徒和內奸,炮製了一大批冤案,將延安變成了一片紅色恐怖。

《毛澤東與陳雲》一書記述道,1943年3月20日,康生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匯報說:抗戰以來,國民黨普遍實行奸細政策,最近從審查幹部中才發現這一政策的陰謀。根據康生的匯報,劉少奇當天就向華中局發出《關於警惕國民黨特務政策》的電報。4月3日,中共中央發布《關於繼續開展整風運動的決定》,開始肅清所謂的「內奸」。

不久,康生就搞出了一個張克勤「敵特」案,並以此為突破口,在全邊區範圍內大肆反奸捉特,一時間特務如麻,搞得人人自危,人心惶惶。

據毛的祕書和俄語翻譯師哲回憶,1943年4月1日晚上,康生召集邊區保安機關的負責人開會布置工作,提出要抓捕的名單。當時擔任邊區保安處一局局長的師哲問康生:「要抓的人有沒有材料,沒有確切的材料,怎麼審問?」康生卻答道:「有材料還要你們審問幹什麼?」結果這一夜就抓了260多人。

7月,康生在延安掀起了「搶救失足青年運動」。7月15日,擔任中共中央審查幹部工作主要負責人的康生在延安幹部大會上作《搶救失足者》的報告,認為延安「特務如麻」,強調「清除內奸,這是我們目前急不可待的任務」。康生等人接著採用逼供、誘供、勸供以及車輪戰術和酷刑拷打的辦法,把甘肅、河南、四川、湖南、湖北、貴州、陝西、浙江等省的中共地下黨組織,誣陷為國民黨派遣特務製造的「紅旗黨」(即假共產黨),把許多黨員打成叛徒。特務、內奸,造成了一大批冤案、假案、錯案。

據說,為了審查出所謂的「特務」,康生還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犯人。

土改期間的變態

延安整風後,積怨甚多的康生在毛的保護下並未受到清算,並在1945年6月的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之後開始失勢,轉任山東省委書記等,做基層的土地改革調研工作。

在隴東、晉綏、山東渤海等地參加土地改革期間,康生施行了極為殘酷的政策,幾乎殺掉了每一個地主和富農,使許多人對其產生憎惡。當時,康生發明的眾多酷刑中包括:把囚犯拴在馬後,然後,鞭打那匹馬,驅使他拖著受害者不停地奔跑,直到把他拖死;把醋灌進受害者的喉嚨;用一根馬尾刺進受害者的陰莖……康生是否變態,眾人自有結論,但康生所為讓當地百姓開始仇視中共。

批彭德懷迫害習仲勛等

1948年至1949年,康生出任中共山東大魯南區黨委書記、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中共中央華東局副書記。因不滿這樣的安排,康生開始撂挑子養病。後因在延安時期騎快馬摔傷腦神經久病不癒,康生休養至1956年。

1956年,中共八大召開,康生得知「八大」為權力再一次分配時機,決定復出。隨後,在八屆一中全會上他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委員,並從1957年任中央文教小組副組長、教育工作委員會副主任。

康生復出後,開始負責中共的意識形態工作,並負責主持編輯毛選集,1959年,還負責中共中央黨校工作。至此,康生掌握了黨內的理論工作領導權。中蘇關係破裂後,康生還主持了《九評蘇共》的起草事宜。

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深諳毛之意的康生大力批評彭德懷,並指責其原名彭得華是「野心好大,要得中華!還起個號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陰謀嘛!」

1960年康生作為觀察員率領中國代表團參加華沙條約締約國政治協商會議,並堅持秉承毛的旨意,與赫魯曉夫唱反調。1962年,康生指責小說《劉志丹》是為高崗翻案,導致小說作者李建彤以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習仲勛被關押審查,而牽連在內的共有6萬多人,被迫害至死的有6000多人。康生之殘忍可見一斑。

文革再度炮製冤案 竊取文物

1966年文革的爆發,又給了康生一展身手的機會。康生出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在毛的默許下,他運用幾次運動中掌握的經驗,捏造罪名,再度製造了不少冤案,包括打倒賀龍、羅瑞卿、劉少奇、王光美、「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等,人稱「劊子手」。

由於康生具有收藏書畫方面的瘋狂愛好,如果說,文革前,他還打著「借」的名義久「借」不還,最終歸為己有,那麼文革則讓他完全無所顧忌。資料顯示,自1968年至1972年,康生先後到北京市文管處32次,竊取圖書1萬2080冊,竊取文物1102件,其中有大批宋元版和明版的珍本、孤本圖書,有兩千多年前的青銅器,有一千年前的古硯、碑帖、書畫和印章,還有三十萬年前的玳瑁化石等,都是具有重要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的珍品,有的還是絕無僅有的國寶。

生活糜爛

除了以害人、殺人為樂,並拚命竊取國寶,康生的生活還十分糜爛。比如在1959至1961年至少3500萬人被餓死的大饑荒中,康生依舊是盡情享樂,不僅豢養寵物,還專門僱用了一名宮廷廚師,享受皇帝的飲食待遇。

康生還愛抽大煙,並利用權勢地位獲得毒品。此外,他還曾將演員找到家中,表演模仿男女的床上戲,並用當時十分罕見的錄音機錄下供自己欣賞;而收集春宮畫更是其愛好。

死前的恐懼

1973年在中共十大上,康生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名列毛、周和王洪文之後。不過,1974年,康生患上了前列腺癌。

據曾在北京301醫院麻醉科當護士的陳女士回憶,康生臨死前患上了恐懼症,每天24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著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


據曾在北京301醫院麻醉科當護士的陳女士回憶,康生臨死前患上了恐懼症,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著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圖為2011年301醫院夜間一景。(AFP)

按照佛家的因果報應來解釋,這正是因為康生作惡多端,冤魂來找他索命來了。中共另一個高官陳雲就說過「康生是鬼不是人」,還有人稱其是「閻羅王」。

臨死告狀

1975年,康生在奄奄一息之際,在毛面前告了鄧小平一狀,要求毛再次打倒鄧,因為鄧會在毛死後徹底否定文革。在這一點上,康生還是很有預見性的。

除此之外,當康生發覺毛對江青的態度發生改變後,他對江青的態度也發生了急劇變化。他拒絕江青的探望,氣得江青大哭大鬧;他一改冷漠態度,詢問和關心起周恩來的病情;他拖著病體讓人用擔架抬到周恩來那揭發江青和張春橋都是叛徒;他託人帶話給毛,揭發江、張的叛徒問題等。而這一切都是為了自保。

康生骨灰被逐出八寶山 殃及後人

中共向全黨公布了康生的部分罪行,並決定將其開除黨籍、撤銷原悼詞,其骨灰盒也從八寶山中被搬了出來,由其妻子和兒子領回家中。不過,中共沒有承認支持康生背後的正是更為殘忍的毛澤東。

因為康生作惡多端,其後代子孫也身遭報應。其兒子化名張小石,是其與陳宜所生之子。文革期間,憑藉康生的勢力,與青島市副市長王效禹一起篡奪了山東省的大權,王任山東省革委會主任,張擔任了常委。後來王被打倒,張小石卻安然無恙,並在1975年任杭州市委書記,同時兼任省委常委、浙江省革委會副主任。

1979年,張小石被免職。後被審查並被開除黨籍。之後,張小石悄然回到了山東某地隱居,從此不問政事直至去世。

是鬼不是人、罪孽深重的康生就這樣死前不得安寧,死後則是滾滾罵名和不為人所知的更深重的懲罰。還有多少中共高官也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