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娜.韋依於2005年1月27日在德國納粹最大的死亡集中營──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60周年的紀念儀式上講話。(AFP)

7月5日巴黎舉行了享年89歲的法國女政治家西蒙娜.韋依的國葬。

西蒙娜於1944年被流放到奧斯維辛集中營,隔年回法後以寬容化解仇恨; 1979年當選歐洲議會主席,成為法德和解與歐洲建設的推動者之一, 並於1981年獲表彰促進歐洲一體化的查爾曼獎。

文 _ 關宇寧

7月5日上午,法國德高望重的女政治家、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西蒙娜.韋依(Simone Veil)的國葬在巴黎榮軍院隆重舉行。她於6月30日在巴黎逝世,享年89歲。法國總統、總理、全體部長、前總統等眾多政界人士以及普通的市民都到場參加悼念儀式。法國公共機構前的國旗以及歐盟旗幟均降半旗致哀。總統馬克龍在致悼詞中宣布將西蒙娜.韋依與丈夫一起安葬在先賢祠,以表達法國人民對她的崇高敬意。

提起西蒙娜.韋依(Simone Veil),可能很多人不太熟悉,但是在法國她可是家喻戶曉的女政治家,曾被評為最受法國人喜愛的女性。在國內,她為婦女、為弱勢群體抗爭;在歐洲,作為二戰納粹集中營倖存者的韋依,用她的政治影響力,為歐洲和平及法德和解貢獻了巨大力量。

深邃又堅毅的藍綠色雙眸、永遠向後梳起的頭髮和高盤的髮髻、端莊的舉止、剛強的性格、鬥士的勇氣、從容安詳的心態,這是西蒙娜.韋依(Simone Veil)在法國人心目中的形象。死亡集中營的恐怖和喪失親人的痛苦,並未讓她消沉,反而成為激勵她結束野蠻、呼喚和平的動力源泉。

與家人被流放到奧斯維辛集中營

西蒙娜.韋依原名西蒙娜.雅各布(Simone Jacob),1927年出生在法國尼斯的一個猶太裔家族。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德國加劇了對猶太人的屠殺,雅各布一家居住的小鎮也無法倖免。1944年3月30日,西蒙娜與朋友一起去參加同學聚會慶祝會考結束,正走在市中心的道路上,突然被一個德國軍官攔下來檢查身分。猶太人身分被暴露後,沒多久,雅各布全家被推上了裝滿猶太人的德國火車,遣往集中營。西蒙娜的父親和哥哥被流放到立陶宛,一去無回;她與母親及姐姐一起被流放到奧斯維辛集中營。

「車上的猶太人像牲畜一樣擠在一起,兩天兩夜沒有停車,更不用說進食。人們惶恐地尖叫,下車之後,德軍命令他們丟掉全部行李,男女分離,成年的和未成年的分開。」西蒙娜回憶那段痛苦的經歷,一個陌生的聲音從後面問她多大年齡,「16歲半。」她回答。「就說你18歲。」這個陌生的聲音說。這提醒救了她,讓她逃過了與母親及姐姐分離的一劫。她的左手臂被刻上了「78651」的號碼,然後被強迫勞動,包括「從卡車上卸大石頭」和「挖戰壕與平整土地」。


2010年3月18日,82歲的西蒙娜.韋依正式被授予法蘭西學院終身院士。專門為她製作的法蘭西院士佩劍上面刻印著她在奧斯維辛集中營時的囚號「78651」及集中營的名字。(AFP)

集中營的日子就像噩夢一般,每天都有成批的猶太人被送進巨大的焚屍爐,德軍會事先謊稱是拉他們去勞動,很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直接推到那裡活活燒死。西蒙娜.韋依在她的回憶錄《一生》書中寫道:「囚監透過窗口指著焚屍爐煙囪冒出的濃濃黑煙。我們不明白,我們無法理解。就在我們旁邊幾十米遠的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是如此的難以想像,我們的精神無法接受。」

以寬容化解仇恨

但有時,也有奇蹟般的救援。一名做過妓女的波蘭囚監幫助了西蒙娜一家,把她與母親及姐姐遣往一個不很艱苦的分隊,免於必死無疑的下場。即使這樣,也不足以拯救她深愛的母親,她在幾個星期後死於傷寒。她和姐姐成了全家僅有的倖存者。

這段歷史,正如她手臂上留下的囚號,在她的生活中留下了永遠的烙印。但是,在此後的生活中,西蒙娜從未忘記強調在這段黑暗歷史中曾經得到的幫助、曾經看到的人性光彩。以寬容化解仇恨,推動法德和解、推動歐洲和平成為她政治生涯的主旋律。

法國第一位女部長


前法國部長、前歐洲議會主席西蒙娜.韋依和法國首相弗朗索瓦.菲永於2010年5月7日在巴黎法國政治學研究所婦女論壇舉行會議。(AFP)

1945年回到法國後,家族悲慘的命運沒有讓西蒙娜意志消沉,在獲知自己會考通過後,她進入法國精英學府——巴黎政治學院攻讀法律,成為前總統蓬皮杜的學生。在那裡,她結識了未來的丈夫安托尼.韋依(Antoine Veil)。結婚後,西蒙娜沿襲著當時法國家庭男耕女織的傳統,成為了家庭主婦。

然而,相知相惜的姐姐因車禍去世的噩耗給了西蒙娜沉重打擊,唯一能夠訴說那段黑暗家庭歷史、重溫幸福回憶的人沒有了。那時的法國人並不願意聽到人們談論二戰的屈辱歷史,姐姐去世後有幾年,西蒙娜無法向人們講述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對她來說是難忍的苦澀。由此,她堅定了從政的意願,決定頂住壓力走出去。

經過層層的考試篩選和競選,西蒙娜.韋依最終被委以重任,1974年受命出任政府衛生部長,成為法蘭西共和國第一位擔任國務部長的女性。

在一次訪問中,她被邀請到建築工地參觀,在砌水泥的磚瓦牆上,她拿起了鏟子很自然地比劃了幾下。一些在場的官員想上前阻止,覺得她這麼一位深受良好教養的高級政壇人物一定不會這種初級的體力活。誰知西蒙娜卻面對鏡頭說:「我可以的,這是我在集中營的工作。」

這句話立即讓她身邊的官員和媒體產生了強烈興趣,誰也不曾瞭解她在集中營的痛苦經歷。西蒙娜決定作為證人從陰影中走出,她拒絕悲觀和沉默,堅持不懈地向拯救猶太人的正義致敬,以證明人性的偉大。

擔當歐洲議會主席成為和平使者


在法國斯特拉斯堡舉行的歐洲議會全體會議之前,前歐洲議會主席西蒙娜.韋依與丹尼爾.孔-本迪握手聊天。丹尼爾.孔-本迪1994年曾任德國綠黨歐洲議會議員。(AFP)

在往後的日子裡,西蒙娜.韋依多次參與了歐洲的重要政治活動。1979年,經過普選,西蒙娜.韋依當選歐洲議會主席,成為該議會第一位普選主席,也是第一位女主席。作為集中營的倖存者,她當選的本身就成為了歐洲和平的里程碑。自此,她成為法德和解與歐洲建設的推動者之一,並於1981年獲得旨在表彰促進歐洲一體化的查爾曼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