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3日,德國柏林北韓大使館外,反核人士戴著金正恩面具,抗議北韓製造緊張局勢。(Getty Images)

文_ 九天劍

2011年12月下旬的一天,朝共央視「國寶主播」李春姬大媽突然黑衣上鏡,一邊抹淚甩鼻涕,一邊哭訴:北韓P民「慈父」金正日17日一早累死在出行視察的火車上。可沒兩天,日本電視臺卻援引中共消息人士闢謠說,金二是17日凌晨1點昏厥於子母山別墅辦公室,然後再沒醒來。不管怎麼死的吧,死了就好,哪怕是咒死的。不過當年我還立排眾罵,追一悼文讚他死得很謙虛。

金二不僅謙虛,而且死得突然。根據我對獨裁者驕奢生活祕考,血糖巨高心臟巨衰的二胖,很可能是為北韓P民長胖一點的偉大事業,咬碎牙、操碎心、累彈了,想放鬆一下,結果鬆大發了,忘了醫囑,一時興起,最終倚在人民軍按摩女的懷中幸福睡去。

可惜,中國P民私下盼望北韓P民揭竿起義自我解放的北韓夢還沒來得及做,金三兒便火箭般登基了。這廝頂一馬桶蓋頭,肥肥嫩嫩,站在胸前掛滿鐵牌誠惶誠恐的瘦猴軍官堆裡,當時誰也沒看好他。我就想,20郎當歲兒一肥雛,能鎮得住2400萬頭餓得吃草的準狼?這廝長不了,我們靜等北韓變天好了。

沒成想,一年過去了,三兒沒死;二年過去了,三兒還在;三年過去了,三兒更猖了!不僅猖,比金大金二更狠。先把他爹託孤的親姑父張成澤宰了,據說三兒下令炮決再坦克碾屍!這得多大的仇啊!沒多久又派女特工到馬來西亞大庭廣眾下毒殺親哥金正男,再搶屍回國銷毀。全世界不禁發問:金正恩,這還算個人?那時你問100人,99個會說不是,剩下那個會說他是蛆。

反正你拿什麼生物比喻,都是侮辱那生物。我就想,這地球上怎麼留下這麼個東西,長著人樣,卻不是人類;空得一大柿餅子臉,卻毫無餅性。柿餅子多甜啊,滋陰壯陽,工藝複雜,好吃不貴。

我想走神了啊。總之,我得承認,當初看衰三胖,是走了眼;寄希望於北韓飢民,是空樂觀。

這幾年,在下沒少拿二胖三胖當下酒菜。本來不怎麼爽口,可它就是不想退席怎麼辦?而且怎麼吃怎麼膩歪你,油炸、焦餾、燒烤、涮鍋,尤其三胖,就是塊滾刀肉,橫殺豎斬都沒用,死咬著二踢腳不撒嘴,直到川普老頭送號「火箭男」,這廝才急了眼,上電視直接單挑美帝老大。

逼這廝直接出鏡不易,破口大罵尤其不易。乍一看,肥仔比剛上臺那會又肥了一圈,大約以為殺光了奪位親人,又殺得北韓P民做夢都喊萬歲,才像他爹一般鬆了口鳥氣。

細想想,川普大爺真要捏死金三兒,不和碾死隻臭蟲那麼簡單麼,為啥不整呢?這也是我們共產體制國所有吃瓜群眾的天大疑問。那麼肥大一目標,根本不用海豹突擊隊當年黑燈瞎火斃掉本.拉登那麼費事,無人機超低空一顆精確製導一射,三兒不就徹底拉燈了麼?

也可能我們幼稚了。坐在總裁高位上,哪一單買賣該做,啥時候下單利益最大,不是我等升斗藍領理解的那麼簡單。要不然他是美帝總統,怎麼不是你我呢?我們能做的,只不過是一邊大牙撅黃瓜,一邊猜。

要問我,有三個槽點。一是習總為隆重召開第19次大Party和川總告了假。雖說目前習總走向不明,保共延命抑或棄共新生,尚在葫蘆裡,但川總樂意等。況且蛤蟆仍在掙扎,習總並不踏實。只不過大陸不好玩了,蛤蟆幫代言差不多死光了,可現在互聯網這玩意好使,一臺伺服器,幾個槍手,加上一位語出驚人的話癆,也就夠了,啥時候想攪和就來,抵過百萬土狼……特別是西方保障發言自由,老子就這麼侃了爆了,誰敢咋的?有種你來米國抓我啊!攢了眼球、點擊、紅包,還賺了政治砝碼,多爽。

我卻猜,話癆大咖心裡其實不踏實,不靠譜的政治投機,無法抵消美中兩國法律大棒,多次多方多罪指控,對大咖很有點不利:西方不光保你自由,也保別人權利。

還有,轉了36圈才露底——清君側,夠累的。那位忘了,熟讀36計、又在黨文化中泡大的中國人傻呀?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右、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都經過了,誰看不出你小九九啊?你拿誰的銀子弄事,想捆綁哪些名人哪些知名群體為你站臺,其實早在自己嘮哩嘮叨裡露餡了。心虛的一再擁習打王,卻順嘴為薄三、計劃抱不平,扭頭就賺得瓜瓜就打款吧。你忘了習王打虎五年,打的誰?最簡單的道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誰離間一下哥兒倆就反目互毆,可能嗎?況且,你那些料也水分太大了點吧?我等當熱鬧看,你當習總是黃口小兒?凡事都有兩面。有句話叫「言多語失」,到時候都是呈堂證供,這是話癆不利的告誡。大Party過後某些人翻過手來,可能就要你話癆的盒錢了。你是真反共反貪腐,還是為啥勢力選擇性反,群眾的眼睛賊亮賊亮的。

說三胖,走了幾句題,其實也沒走多遠。這同樣是金三兒那廝的「火箭」戰略。反正你Party在即,內緊外鬆,顧不上理我,我就加緊核試射箭。萬一試著試著,一不小心洲際導彈能實戰了,真能打到美帝本土了,三胖我就有了和美帝死磕平起平坐要錢要權的最大砝碼!看你們承不承認我核大國地位!那時候,「老大哥」你還和美帝一起制我嗎?對了,很快我要氫彈炸太平洋,轟轟烈烈大幹一場,沒準就在你Party開幕那天,看你能奈我何?

誰都會說三兒瘋了,我卻看這廝是裝瘋,氣迷心,以為吃成北韓唯一胖仔,自然就是世界第一肥人。獨裁者都這德性,妖孽附體。

二槽點就是,習總川總交好,新近又加上班農與王總交好,金三兒徹底出局,失去共產大哥的庇護。其實我早看出習總超討厭這個火箭肥仔。按理,作為共產盟友,又是毗鄰,再嫌棄,也好有個外交文明黨際交往「鮮血凝成的友誼」在。習總卻五年不夾三胖一眼,臊著他,完全不甩這廝,一副棄之如敝屣架勢。

這是感情好惡上的分析。其實,黨國也有這個底氣,你小子三代幾十年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少啊!要不是養著你當個外戚番邦,你小子早讓飢民燉湯了。供你油,給你錢,你小子放個二踢腳竟敢不告訴我,一再惹惱國際社會,給老子大國形象減分添堵,要不是都知道「打狗看主人」的古訓,別說美國鬼子,日本鬼子、韓國鬼子早滅你八遍了知道不?你還動不動閱兵秀導彈,連你那拖拉機、拉炮車都是老子給你的,跩啥呀你!掐了你油管,你就得晃著大肚囊子走著去萬景臺朝拜你金家爺爺了知道不?還動不動在臺上咧大嘴傻笑檢閱你那幾萬踩電門一樣抽筋高抬腿的瘦幹狼兵陣,真夠沒品沒臉的。

習總對金三的生理厭惡和理智上的人品唾棄,是金三兒如今劇烈反彈的一個緣由。不是不辦他,是老大顧不上,安內完成,攘外不遲。共產陣營大佬也都了解門徒啥皮啥瓤。真槍一上,立馬嚇尿。

最後一個點是,金三兒不可能收手。他沒本錢,也沒別的路可走。你想啊,他的位子是世襲來的,自己又堅持獨裁,北韓史上一直窮,現在更窮,資本就是他用槍桿子占著這塊和中國接壤的戰略「寶地」,奴役著他爺他爹幾十年暴虐統治下,交到他手上恐懼萬分、餓死不敢造反,活著就是一切的千萬P民,養活他一家吃好喝好玩好樂好。這地位他能放得下麼?沒可能。

金二的「先軍」遺囑更是金三的傳家魔寶。地窮人慫,想過帝王日子,只有威脅別人。對內狠殺刁民,對外擁核要錢,這是金三兒這枚火箭男煞不住車的根本原因。

凡事有始有終。預言說,2017是金正恩的死期。所以我們看到的表象就是這廝不中斷點炮、玩命作死。儘管朋友們擔心時間——2017還剩仨月。莫慌,神佛保佑,這回不走眼。
2018新年鐘聲敲響之前,我們一定會看到金三胖喪鐘大鳴!而且我敢肯定,金三死得一定不夠謙虛,這火箭小兒會死死抱著他的玩具二踢腳去向金大金二報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