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求外企「為共產黨做的事情支付加班費」。事實上,中國人乃至世界人民,可能都在為共產黨支付加班費!圖為中共軍方代表參加中共黨代會。(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共試圖在所有企業,包括在中國的外國企業加強控制、設立黨支部的企圖,早在改革開放之初,就已經開始;等大規模外企進入中國,中共試圖用黨支部控制外企的努力,也一直沒有削減。在中共統治日趨沒落的今天,據路透社報導,中共反而加大力度逼迫外企建立支部,這正應了中國的古語,所謂負隅掙扎、困獸猶鬥。

中共官媒引述中石化領導人的話說,公司要求所有外國合資伙伴在公司章程中「列出黨建工作的要求」。以前,外企高管還指望中共的要求只是走形式、象徵性的,也許會在外企的拖延、敷衍之下,慢慢淡化、消失,但這些希望看來是落空了。有趣的是,中共似乎在其勢力和影響力越發式微的時候,反而加強了控制外企的願望。 

中共的努力有些成效,按中共官媒的說法,在186萬家私人公司當中,有70%設立了黨支部。顯然,還有至少50多萬家私人公司在暗中抗拒,沒成立黨支部,不讓中共插足。不難設想,這50萬公司的大部分,應該都是外企或中外合資的企業。

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專家克勞德.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給美國企業和政府的對策建議,頗有新意。他認為中共的做法違反了國際規則,世貿組織(WTO)和美國政府應該進行干預。「中共逼迫外企建立黨支部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做法,違反國際商業規則。」巴菲爾德形容中共的做法非常荒誕,類似美國商務部長、財政部長要求成為通用、IBM、西門子或豐田的董事會成員一樣。

巴菲爾德最精采、入木三分的比喻是:「為共產黨做的事情支付加班費,真是瘋了!」事情起因於一家在華的歐洲製造業公司。其高管說,去年末該公司允許黨支部在下班後使用公司場地開會。然後黨支部得寸進尺,居然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費!從而遭到公司的拒絕。

巴菲爾德說,「共產黨官員完全不知道如何運營一個公司;世貿組織有責任反對這種做法,應該反對這種讓政府代表進入董事會,幫助私人公司做決定的做法。」這其實還不是問題的關鍵。中共插手企業、設立黨支部的目的,根本不是在意公司運營的績效如何,它們只在意公司內部是否有對共產黨反抗和抵制的情緒,公司是否會成為反共的人才基地和資金基地,這才是中共需要干預的原因。中共的目的,是從人員、思想、組織上完全控制,最後達到從經營、預算、財務、商業機密、智慧產權和實體的最後操縱和全面掠奪。 

如果對中國社會結構仔細觀察,人們就會發現,沒錯兒,我們的世界還真是瘋了!不光是全體中國人在為共產黨做的事情支付加班費,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們可能也或多或少自覺和不自覺的,都在為共產黨做的事情支付加班費!

為什麼呢?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沒有其他政黨的活動空間,只有中共在唱獨角戲。人們知道中共有8000萬黨員,有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會、政治局和書記處,還有紀委、對外聯絡部、宣傳部和組織部。但中共的機構設置中,作為一個龐大的政治組織,居然沒有財務部、會計部,甚至沒有銀行帳戶!有誰知道中共的財務總監、司庫是誰嗎?這可是一個驚天的奇蹟!

今天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個團體、組織、國家,甚至聯合國,都要有預算、收入、支出、會計報告、銀行帳目,但中國共產黨沒有,完全沒有!無疑的,中共還在進行著大規模的組織活動,包括其人頭費、宣傳費、中南海的水電費、北戴河的維護費、中聯部外訪的花費,以及運行中共自己的黨校等等天價的費用。支持中共運作的錢,是從哪來的呢?我們當然知道,是直接從國庫支付的!中共甚至不需要任何收入,也不需要報銷,直接就從國庫支付了一個政黨、社會團體的全部運作費用!這難道不是全體中國人民在為中共付加班費嗎?

中國的武裝力量,是中共的軍隊、中共的黨衛軍,因為他們要對中共效忠,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是軍隊的最高指揮官。中共作為一個社會團體,可以擁有具備核武器的武裝力量;中國的百姓和其他社會團體,連槍枝都不能擁有,連菜刀都要登記。中國的全部軍費,實際上首先是為了保護中共用的,但軍費的來源,卻是中國政府的預算,也還是中國人民在為中共付加班費。

中國的政府,是世界出名的黨政「雙系統」。中國人已經習慣了聽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稱謂。「黨的領導人」和國家、和國民、和不認同這個政黨的廣大人民,有什麼關係?一毛錢的關係也沒有。但為什麼人民要為這個黨和黨的日常運作付費?

中國的官方媒體,明明白白的說自己是「黨的喉舌」,但自己的喉嚨自己不去保養,反而要作為受眾的百姓付錢。媒體宣傳的是黨的聲音、黨的方針、黨的政策,但黨不需要付廣告費、製作費、播音費、衛星租用費和地面中繼站的費用,這也是中國人民在為中共付加班費。

實際上,中國的整個國家機構、國家機器,都為黨服務,但都不是由黨買單,現在也沒有蘇維埃的支持,就只有靠中國人民來付上班費和加班費了。中國在海外設立的孔子學院,不宣傳孔夫子,而實施中共的大外宣;中國的經濟命脈、企業的董事會,都掌控在中共手中;中國的領土,中共總書記想割讓給誰就給誰,不管是俄羅斯還是北越;中國的文化部,不弘揚中華文化,而宣揚黨文化。不只如此,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們,對中國投資、貿易,去中國旅遊,他們花的錢,一部分直接去了中共的口袋或「赤龍的錢囊」,如筆者在《赤龍的錢囊》書裡所述。所以,從實效看,全中國人,甚至世界的許多人、公司和政府,其實都在明裡和暗裡為中共支付著加班費!

巴菲爾德在無意之間,觸及了一個驚天的祕密!那就是,全體國人,包括許多世人,其實都在為中共買單、為中共輸血、為中南海付加班費,在支持著這個嗜血的邪惡政權。現在人們應該問自己的問題是,這是我們願意的嗎?我們願意繼續這樣做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