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8月宣布政府將投注大量時間、努力和金錢抵制美國的鴉片類藥癮危機。圖為美國警員查緝一處作為吸毒場所的住家。(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川普8月宣布政府將全力抵制美國鴉片類藥癮危機。

美國之音報導大多數流入美國的非法芬太尼的源頭在中國。

《新紀元》評論認為每天成噸的合成毒品從中國的實驗室流出,更多的新毒品變種仍製造中,中共才是最龐大的隱形毒梟。

文 _ 馬麗

8月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宣布,由於美國的鴉片類藥癮危機嚴重程度前所未見,美國進入全國緊急狀態。政府將投注大量時間、努力和金錢來全民抵制這場危機。而中國大陸則是大多數人工合成的鴉片類藥物的源頭。

非法毒品主要源頭在中國

鴉片類藥物包括從處方止痛藥到海洛因等廣泛的合法及非法藥物。芬太尼被認為是加劇美國鴉片類藥物濫用危機的主要因素。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2016年1月的一份報告說,美國2014年因濫用包括芬太尼在內的人工合成鴉片類物質的死亡人數達5500多人,同比增長79%;2015年繼續以72%的幅度激增。

美國之音報導,大多數流入美國的非法芬太尼的源頭在中國。而中國製造的芬太尼和芬太尼原料的主要客戶是墨西哥販毒集團。美國聯邦緝毒署說,為了降低成本,販毒集團將非法製造的芬太尼摻入海洛因,如此處理後的毒品既相對便宜又容易上癮。

除了販毒集團將芬太尼混入海洛因或製成藥後走私入美國,還有「單幹」的毒販從中國大批購買後,再「批發」給其他毒販。此外還有越來越多的個人通過網購,使得芬太尼包裹源源不斷湧入美國。

狡猾商家:暗網銷售和偽裝郵寄

美國執法人員說,毒品通常在暗網上進行交易,這種需要通過特殊軟件或特殊授權才能進入的網絡,隱藏了用戶的服務器和真實身分,導致執法部門處於更加被動的地位。

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代理行政助理局長佩里茲(Robert Perez)說,海關在2016財年繳獲通過郵政和快遞公司寄送的芬太尼400磅,預計在2017財年這個數字還會上升。

但這只是冰山一角,中國商家可以「服務到家」和「送貨上門」,通過UPS和聯邦快遞等直接提供毒品。此外中國出口商通常還會做一番偽裝以躲避海關的檢查,比如把毒品藏在其他日用品中一起郵寄,有的則謊稱郵寄的是「香料」或其他產品,這讓執法人員難以對包裹追本溯源。

美國緝毒局前特別緝毒員希金斯(Jeffery Higgins)說,查禁合成毒品的難處還在於合成毒品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如果一種物質被列管了,中國的製造商會對管制藥品的化學結構進行修飾或改變,製造出不屬於列管範圍的新物質。


美前緝毒員說合成毒品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如一種物質被列管,中國製造商會製造出不在列管範圍的新物質。圖為2016年紐約警察局截獲的大量毒品。(Getty Images)

芬太尼產銷 或成為中美外交議題

據報導,美國平均每天有超過100人因為濫用鴉片類藥物而死亡。弗吉尼亞州大學近日公布的一項最新研究結果顯示,鴉片類藥物的死亡率高達24%、海洛因的死亡率高達22%。

在2011至2016年間,美國上屆政府對於毒品相關犯罪的聯邦訴訟量減少了23%,也縮短了被定罪的聯邦毒品犯罪者的平均刑期。川普認為這都是造成「鴉片類藥物濫用」危機的原因,他誓言要扭轉這一局面。他表示,毒品泛濫威脅到美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別是有些地方的情況非常糟糕。

美國政府已採取措施加強對入境的郵寄包裹進行檢查。川普的打擊藥物成癮和鴉片危機委員會建議,將芬太尼的生產和銷售作為美中高層外交的議題之一。

評論:中共是最龐大的隱形毒梟

《新紀元》周刊的評論認為,跟中共談判禁止毒品無異於與虎謀皮,因為鴉片是中共起家的「資本」。在抗日期間,中共卻在搞所謂的延安大生產運動,它在大西北的高原上種植大量鴉片煙。

隨著科技的發展,中共製造的毒品也從天然毒品不斷花樣翻新,而有半合成毒品、合成毒品,又有抑制劑、興奮劑、致幻劑。中共治下的中國「與時俱進」地出現了生產毒品的實驗室,於是從上世紀末開始,K粉、搖頭丸之類的國貨如幽靈一般,一夜間流行於大陸的娛樂場所,摧毀中國人之身心。

伴隨中共以「大國崛起」之名義向世界市場擴張時,也開始把毒品這一暴利商品販賣到世界各地。

美國之音報導,隨便在網上搜索一下,似乎很容易就能找到購買芬太尼等人工合成化學品的網站。ChingLabs.com的網站在公司介紹中說,其廠房位於中國河南,為美國、歐洲和澳洲的客戶,提供合成大麻、興奮劑、鎮靜劑和新精神活性類物質等合成化學品。

《新紀元》周刊的評論認為,每天成噸的合成毒品從中國的實驗室中流出,更多的新毒品變種還在製造中,而在中共警匪一家的統治下,作為一切毒源之保護傘與收益人,中共才是最龐大的隱形毒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