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演出。(攝影/陳柏州)

美國神韻交響樂團第二次來臺, 自2017年9月20日至10月3日,在全臺十大城市十五場演出。

觀眾對神韻交響樂曲情有獨鍾,9月22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臺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觀眾連聽四首安可曲依然捨不得離場, 如雷鳴般的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呼聲不斷。

文_李韻

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似乎向大家示意「三首了」,最後,因為被觀眾的熱情所感動,舞臺上指揮、音樂家、觀眾靈魂也因為神韻的音樂,有緣緊密聚在一起,再來一首!藝廊羅丹藝境執行總監游子儁表示:「無論是樂器融合,還是文化融合都非常巧妙,從來沒有看過四首安可曲的交響樂!」「我真想要喊安可喊到晚上10點。」馬來西亞籍的旅行社資深經理Elizabeth Lim讚歎道:「太棒了!就一直想要聽安可曲,那個喊最大聲的一定就是我!」

國際鋼琴家:神韻音樂展現偉大精神力量


2017年9月22日晚上,名鋼琴家藤田梓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攝影/白川)

國際知名鋼琴家、臺灣音樂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9月22日晚,在臺北國家音樂廳,聆賞了神韻交響樂團抵臺後的第四場巡迴演出。她驚豔讚歎:「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裡面音樂非常偉大,加上信仰的力量,呈現出了最寶貴的精神,真是了不得!」

「這是一個陣容龐大、匯聚了各國音樂家的國際級專業團體。」初聆神韻德音雅樂,藤田梓油然讚賞,「對音樂的愛情、熱情,以及信仰的力量,造就了這個團體的偉大。」

「從頭到尾,包括指揮、整個樂團,表現得都很好、很細緻,力量也很大。」「我不曉得她們是怎麼一起練習的,但我覺得他們呈現的精神,最寶貴最重要。」高齡八十三、終身投注音樂推廣的她,心中了然,「這就是我們做表演藝術的演奏家最重要的精神。」

「她們的精神,她們對音樂的熱情熱愛程度,全都表現出來了。」身為傑出資深音樂人,藤田梓明白,「如此大的一個樂團,她們的精神表現,其實就是愛,是一份對音樂的摯愛。」由此,神韻交響樂團的偉大力量,亦得以蘊蓄而成。

知名小提琴家:神韻音樂讓人驚豔!


2017年9月22日晚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教授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攝影/白川)

「神韻的原創樂曲應用相當多的五聲音階,不管是節奏上面或者是弦律線條,都加了許多巧妙的轉調或變化。」國際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在臺北國家音樂廳欣賞神韻交響樂的演出後讚歎道:「能把這麼多元素巧妙結合在一起,非常棒的創作!」

今年神韻第一首樂曲《下世正法》隨著一聲鑼聲開始,蘇顯達表示也能聽出開天闢地的感覺,彷彿天宮輝煌景象徐徐展開。他表示「就好像一個開始的序」,「就是一個序奏的開始,這樣的一個感受,很不錯!」

「驚豔!」他解釋道:「交響樂團整體的整齊度、默契都相當好。」蘇顯達還讚賞:「把很多的東方元素加在裡面,整個演奏風格非常特殊。等於是東西方文化的交錯跟激盪,是相當好的一種結合!」「光是中、西樂的結合與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這麼好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蘇顯達推崇說:「相當特殊的一種編排方式,西樂跟中樂的音律不一樣。」他最後表示:「在中樂與西樂音律與整個律動不一樣的情況下,還要融合成一個整體,非常不簡單!」

樂評家:神韻喚醒華人對文化的嚮往


2017年9月21日晚上,樂評家夏爾克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臺灣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的演出。(攝影/梁淑菁)

2017年9月21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臺灣巡迴的第二站──科技城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演出。樂評家夏爾克表示,現場觀眾和音樂家們融為一體的氛圍,讓他相信,是「神韻觸動了觀眾屬於華人、屬於中國的那一部分,大家才會這樣。如果純粹西樂就不容易這樣,就是觸動到那湮滅很久的文化記憶,因為那種東西已經消失太久!」

十多首曲目聽下來,夏爾克發現神韻的中國韻味「很濃厚、根本上很中國的味」。

他認為神韻「保有了以前文化的特色」,「喚起對傳統文化的嚮往、感受」。

夏爾克表示,神韻透過西方樂器演奏東方樂曲時,其技巧轉換深具巧思。「像二胡跟長笛的聲音要合在一起,那麼長笛的吹奏方法就不像西方樂曲,而是要像東方的笛子,吹出那樣的聲響,這樣才會有東方味道。我覺得東西方樂器要融合不簡單,需要精心去調配。」

夏爾克工作之餘,鑽研西洋古典音樂,並於博客(部落格)分享聽交響樂、歌劇的心得;隨著讀者群擴大,也受邀寫音樂會導聆、評論及演說。

藝術總監:神韻帶給人美和感受


2017年9月20日晚,樂亮青少年管絃樂團藝術總監黃瀚民觀賞神韻交響樂在臺灣桃園中壢藝術館的演出。(攝影/林仕傑)

2017年9月20日晚上,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桃園展開今年臺灣巡迴的首場演出。學小提琴出身的樂亮管弦樂團藝術總監黃瀚民讚歎,神韻融入東方樂器於西方交響樂團中,「找到一條真正的自己的路」,讓他獲益良多。

擁有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小提琴演奏博士學位的黃瀚民表示,神韻交響樂團的獨到之處──以中國樂器領奏、西方管弦樂為烘托的中國樂曲,讓他獲益良多,是學習到最多的部分。

他進一步解釋:「她以二胡、琵琶為出發點,一方面音色非常融合,另一方面西方交響樂配合中國固有的文化精粹,怎樣將兩者結合,開闢出一條新路,我覺得這樣的嘗試最不容易。」

就配器而言,黃瀚民舉例,有一段二胡跟大提琴的對話寫得非常好,「就是樂器的對話,需要作曲的巧思還有經驗,甚至於實驗之後再修改。有些時候,我們聽起來很自然,事實上她是花了很多功夫才找到那個自然。」

黃瀚民說,中國音樂多以五聲音階為基礎,本身就特別祥和,神韻音樂體現這個特點。他推薦,神韻交響樂團的基調「快樂、光明,即使有悲傷,也是『悲而不傷』」,帶給人「美跟善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