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愛達荷州前眾議員Curtis Bowers於2015年製作了紀錄片《蠶食美國2:欺詐大師》(Agenda 2: Masters of Deceit),揭露共產主義圖謀已久的對美國的滲透和顛覆活動。(視頻截圖)

《蠶食美國》通過對照《共產黨宣言》和列寧的主張,結合美國的經濟現實,剖析了美國實行福利制度的嚴重弊端。紀錄片所呈現的,是發生在身邊的真實噩夢,那不只涉及美國民眾。共產主義所要染指的,是整個地球的和平,全人類的幸福未來。


2007年6月12日,位於美國華府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正式揭幕。(AFP)

文 _ 高天韻

「這不僅是為了保衛美國而戰,而是為了人類文明而戰。」

共產主義正在全面出擊,四面八方,由內向外,妄圖摧毀自由世界的中堅力量——美國。生死攸關,形勢危急。

2015年,英語紀錄片《蠶食美國2:欺詐大師》(Agenda 2:Masters of Deceit)問世。作為《蠶食美國》(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的續集,本片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以充分的理論和事實證據,清晰、深刻的進一步揭示了共產主義近百年來精心布署、意欲全面操控美國乃至世界的陰謀。針對共產主義設下的種種騙局,編導層層剖析,並提供了有效的反擊策略。影片最後指明:你是要站在神的一邊、捍衛原則,還是站在人的一邊,滑向深淵?

美國媒體評論家Ted Baehr評說:「《蠶食美國》是迄今揭露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及進步主義者企圖奪取美國的最有力的作品。」

一個美國人的使命

Curtis Bowers肩負著一個使命。2008年,在Bowers擔任愛達荷州的眾議員期間,他回想起,1992年,他曾在美國共產黨的一次會議上,聽到了共產黨人滲透美國的計畫和步驟。他對照當時的社會狀況,震驚的發現:共產黨人正在獲得成功。他把此事寫成文章,在當地報紙刊發,引起軒然大波。從各界反饋中,他了解到更多信息,這促使他拿出全部積蓄,歷時兩年,研究、調查、走訪,製作了紀錄片《蠶食美國》。

《蠶食美國》上映後引起了轟動,獲得10萬1000美元的電影節大獎。在其後兩年半的時間裡,影片在全美播放,平均每周放映一千多場次,共計有數百萬人觀看。觀眾們受到巨大衝擊。


《蠶食美國》上映後引起轟動,並獲得了2010年的電影節大獎。圖為影片製作人Curtis Bowers及家人領獎時的情景。(視頻截圖)

在續集裡,Bowers講述了在巡迴放映途中發生的一件事。一次,在明尼蘇達州一個社區大學裡,在某茶黨團體的定期聚會上,播放了《蠶食美國》。之後,Bowers回答觀眾提問。一名男子站起來說:「祝賀你所做的研究,發現了各種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對美國的影響,我要向你致敬。」然後他繼續說:「我要告訴你,我是這所大學的教授,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將會獲勝,因為我們已經掌握了你們的下一代。」這名男子離開後,坐在前排的一位女士哭了,她說:「他怎麼會在我們的社區大學裡。」Bowers說:「『他』在美國的每一所學校中。」

Bowers意識到,他的工作並未結束。共產主義者以種種所謂的社會「問題」為工具,製造危機氣氛,正在摧毀美國。他需要更多的了解敵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蠶食美國》的第二部繼續揭露:共產主義早在近一百年前便設定計畫,全方位的向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從政治、經濟、宗教、教育等方面進行滲透。影片點明,一些影響美國人民世代生活的經濟、教育國策,以及在全球範圍內推動的環保方針等等,其實都是共產黨人的「木馬」騙局,是其擊垮美國這一最終目標的障眼煙幕。

迫在眉睫的危機

影片採訪了多位保守派專家、學者及政府官員,其中有人來自共產國家。這些受訪者從不同角度闡述了共產主義的邪惡本質,分析了共產黨人的滲透和欺詐手段,論證確實,語出驚人。

前白宮經濟學者、作家和研究員Jim Simpson指出:「從它抬起了醜惡的頭開始,我們就一直阻擋著全世界的共產主義。」


古巴裔美國電影製作人憂心的看到,美國正在向共產主義國家變形。圖為古巴哈瓦那。(Getty Images)

Augustin Blazquez在古巴長大,後來成為美國公民和電影製作人。他憂心的看到,美國正在向共產主義國家變形。他說:「我在古巴長大,從來沒想到古巴會成為共產國家。當時很多人提醒古巴,共產黨在占領這個國家,我們都說,不會的,不會發生在這裡。人們做夢也想不到。現在看到這一切在美國重演,我心裡不安,因為我知道結局是什麼。我知道再過一段時間,美國人做什麼也沒用了,他們將失去一切,失去擁有的一切,失去過去熟悉的一切。別以為在自己家裡安全,在家裡也不會安全,無論你在哪裡,他們會來找到你,抓住你的手臂,拿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活方式,最後你只能依靠國家。」

Pavel Stroilov來自蘇聯,2003年流亡國外,後在英國獲得政治庇護。這位《沙漠風暴的背後》的作者說:「冷戰並沒有結束,或者說,西方並沒有獲勝。冷戰不是兩個集團之間的軍事對抗,而是意識形態之戰,是烏托邦、極權、社會主義,與民主、自由、市場經濟之間的對抗。」

Stroilov說:「終結意識形態戰爭的方法,或者說消除一種意識形態,在歷史上有過先例,就是對納粹的審判,應該在20年前就終結冷戰的,用紐倫堡式的審判來審判共產主義,曝光所有罪行,公開所有檔案,進行歷史的審判,但是沒有發生。」

新西蘭政治活動家、演說家Trevor Loudon提到,他在幾年前採訪了一個新西蘭人,他曾打入新西蘭共產黨內部。1983年,此人被送往蘇聯的列寧學院受訓,那是為世界各地培養共產主義信徒的地方,有6000名在校學生,有的人要學習七年。Loudon說:「學校教給他們,要向西方敞開大門,緩和敵對狀態對共產主義的發展更有利。所以他們會向西方敞開大門,低調的不再提共產主義,還說要改變他們的系統。」

G.Edward Griffin是美國電影製作人和演說家。他指出,共產主義者不斷變換面目,以迷惑世界。「列寧提出的一個策略就是,要裝作已經被打敗。『共產主義』後來換成好聽一些的『列寧主義』,反覆在『友好』和『敵對』之間轉換,只是為了讓對方有一種錯覺感到安全。」「他們會改換名號,帽子上原本寫著『共產黨政委』,現在轉過來戴,前面寫著『企業家』、『資本家』、『社會民主人士』,但還是同樣的帽子,同樣的人戴著,還是同樣的『列寧主義者』。」

編導和製作人Bowers在片中指出,「《共產黨宣言》裡面說,共產主義的目標就是消滅家庭、教會和國家,而那正是神建立的三個社會結構。」「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遵從神的指引,讓這三大社會結構各自履行職責。三種機構都是保護個體免受集體的傷害。我們如今面對的攻擊,都是要摧毀這些機構。」他說:「無論個人或群體的動機如何,美國的敵人正是那些想把神賦予家庭和教會的權利轉移給政府的人,就是那些『集體主義者』。」

G.Edward Griffin分析說:「『集體主義』是一個寬泛的概念,包括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社會主義、左翼、自由派等等。這些不同的名字描述了集體主義的不同口味,而『集體主義』的核心就是『國家最重要』,個體需要為多數人的整體利益犧牲。各種集體主義陰謀的最終目標就是:公民從出生到死亡都由政府包辦,這正是馬克思主義。不了解這一點的人以為,只要不是極權統治,就可以給政府更多權力。然而歷史證明,這不可能。」

「大政府」的經濟竊取

《蠶食美國》通過對照《共產黨宣言》和列寧的主張,結合美國的經濟現實,剖析了美國實行福利制度的嚴重弊端,並指出,通貨膨脹和國家稅收實際上是在竊取公民的財富。

影片中說:「人們不明白,美國的自由經濟怎麼出問題了,就是因為通脹、稅收、監管,扼殺了生產和創造財富的能力。人們現在談的是財富重新分配,而不是創造更多財富。」「不管包裹著什麼樣的理論外衣,實際上全世界已經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奉為真言,而這正是共產主義的信條。」

《盲目的自負》一書的作者Star Parker表示:「福利社會帶來的破壞之廣,我們還沒有充分認識到。你認真去看那些自由派的想法,他們打著『社會公平』和『平等』的旗號,實際是有邪惡的目的。」

《共產黨宣言》的第五項措施是設立中央銀行系統。1913年,美國國會通過法案,1914年美國聯邦儲備銀行正式設立。

G.Edward Griffind在其所著的《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一書中探討了美國聯邦儲備銀行設立的背後動機。他說:「今天的98美元相當於1913年的1美元。1913年美國通過法案,正式設立美聯儲。這就是偷竊。」「通脹相當於一種隱形稅收,從儲蓄的人那裡偷錢。人們退休後發現,一輩子的積蓄什麼也買不了。」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Alan Keyes博士說:「提起美聯儲,大部分美國人以為它是政府的一部分,其實不是。美聯儲是私有的銀行系統。」

蘇共創始人列寧說過:「稅收,加上它的後代,通貨膨脹,是取代自由經濟的致命武器。」

美國現在的經濟系統以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倡導的理論為基礎。凱恩斯說過:「保持通貨膨脹,政府就可以悄悄收取公民的大量財富而不會被發現。列寧說的沒錯,瓦解一個社會的基礎,最有效、最不易察覺的方法就是令其貨幣貶值。這一過程動用其社會中所有隱形的經濟規律,而且一百萬人中也不會有一人發現問題。」

《共產黨宣言》的第二項措施是實行分級收入所得稅。美國從1914年開始實施。Alan Keyes博士指出,如果由政府決定你繳稅的比例,即等於政府控制了你百分之百的收入。「如果是這種情況,你已經不是自由人了,你是奴隸,依靠政府的配給來生活。」


堅定反共的前美國總統里根上臺之初,最高的稅率已達到70%,他任期結束時削減到27%。而這期間政府收入卻翻了一番。(AFP)

影片給出了數據:里根總統上臺之初,最高的稅率已達到70%,他任期結束時削減到27%,而這期間政府收入卻翻了一番。Bowers戳破了「餅就這麼大」的說法:「左派的謊言說,給富人增稅能刺激經濟。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都是他們的策略,為了讓人們更依賴政府。」

操控福音教會

南非的Peter Hammond博士曾在演講中引述俄國作家索爾仁尼琴的話:「共產黨為什麼能占領俄國,就是因為我們忘記了神。」Hammond因此認為,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之爭,「這不僅是為了保衛美國而戰,而是為了人類文明而戰。」

Trevor Loudon談到一個「奇怪」的現象:斯大林復興了俄國東正教。他說:「你覺得如果不能控制它,他會復興東正教嗎?斯大林是一個公開的無神論者。生活在一個全力消滅宗教的無神論體制下,但是他們復興了俄國東正教會,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可以把它作為一個克格勃直接控制下的工具,去影響世界上的其他教會。」


《蠶食美國》概述了美國福音教會被滲透的情況。目前,基督徒被處處設限,很多去教堂的人並不信神。(AFP)

《蠶食美國》概述了美國福音教會被滲透的情況和現狀。目前,基督徒被處處設限,很多去教堂的人並不信神,甚至連許多神學院也不相信上帝之言。人們普遍不再崇拜創世主,真正的神被悄然取代。那其實正是共產主義者實施的一個撒旦計畫。

美國共和黨政治家、作家Star Parker指出,在當今美國,「宗教已經讓人喪失了辨別好壞的能力。」

Bowers在研究中,發現了一份1953年國會的證詞,作證的頂級共產黨人曼寧.約翰遜。他在證詞裡說:「共產黨發現要想毀滅宗教,一條捷徑是對教會進行滲透。如果人力有限,必須把共產黨特工集中在神學院裡。在這些學校有可能用很少的人影響未來的教士。策略是把人們的關注中心從精神引向物質。」

證詞還引用了美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本傑明.吉特羅的話。吉特羅說:「衛理公會社會行動聯合會最早是哈利.沃德博士組織的。其目的是把衛理公會和基督教變成實現社會主義的工具。」

令人瞠目的是,哈利.沃德博士不僅是共產主義者,而且是社會主義團體「費邊社」的成員。他和好友、也是費邊社成員的沃爾特.羅森布什一起創立了全國教會協會。

Alan Keyes博士道破了共產主義者要毀滅基督教的原因:「因為基督教鼓勵那些相信神、有良知的人們,使他們有勇氣堅定的站在正義一邊。」

誰是擊倒巨人的大衛?

斯大林曾說:「美國就像一個健康的身體,她具有三方位的抵抗力:愛國主義、道德觀念和精神生活。如果我們可以破壞這三個方面,美國就會從內部垮掉。」

今天,現實怵目驚心。共產主義的負面因素正在美國社會的各個層面產生影響,甚至起著主導作用。道德滑落、精神頹廢、離婚率上升、教育偏頗、經濟衰微……自由社會的準繩已經傾斜,形勢十分嚴峻。誰是年輕的大衛,將以小石頭來擊倒巨人?


共產主義的負面因素正在美國社會的各個層面產生影響,自由社會的準繩已經傾斜,形勢十分嚴峻。如今誰是年輕的大衛,將以小石頭來擊倒巨人?(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影片列出了一些對抗共產主義滲透的行動建議,強調美國務必守住自由的基石,不容邪惡得逞。學者們呼籲,為了道德責任,大家都應出來投票。草根族,是時候站起來重新發聲了。Bowers期望,2016年可以選出一位保守派的總統。

Bowers說:「我請你和我、我的家人一起,堅定的為我們的國家祈禱,為子孫後代祈禱。」

《蠶食美國》提示眾人,每個人都曾隨波逐流,我們都應反思。紀錄片所呈現的,是發生在身邊的真實噩夢,那不只涉及美國民眾。共產主義所要染指的,是整個地球的和平,所有居民的幸福未來。因此,每一個人,都應該保持真誠和善良,鼓起勇氣、對抗邪惡。人類,只有回到神指引的道路上,才能獲得神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