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大前夕、當習近平準備上位時,中國政壇上主要有三大政治勢力:江派、團派、太子黨。然而在經歷五年的風風雨雨之後,人們驀然發現,昔日那個被各派都能接受的習近平,雖有「老實憨厚」的形象,實則穩健幹練,與「鐵腕武松」王岐山聯手,高舉反腐大旗,掃蕩了中共三大派系。

19大前夕,習已經踏平了三大對手,掌握大權,放眼望去,天下基本上都歸了習。此時的19大人事安排,早已在習的安排之中。

然而習獨上高樓,能否望盡天涯路,能否給自己未來五年、十年或二十年找到出路,能否真正實現中國夢,外界都非常關注。也許從一中全會能看出點門道,但更多的則要等到2018年的二中全會或2019年的三中全會。


 

文 _ 王淨文

團派遭習嚴厲批評 不再是接班人 

18大前胡錦濤退位時,團派勢力非常強勢。不過習近平上臺前,還沒等18大召開,就把中央辦公廳主任從令計劃換成了栗戰書,並在兩年後拿下了令計劃這個團派的大內主管,隨後開展了對團派的清洗。

早在2015年7月,習近平在中央召開的「黨的群團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對共青團作出嚴厲指責,批其處於「高位截癱」狀態。而劉雲山是中共常委中的「群團工作」大總管。

2016年2月,中紀委第二巡視組向中共團中央反饋巡視意見指,團中央涉及「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嚴重問題。習近平曾警告共青團官員:「不要老想著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18大後,諸多團中央出來的官員被貶到地方任虛職,如2016年團中央書記處幾名書記都改任他職,如周長奎任國家外國專家局副局長;或下放地方擔任二線職務,如盧雍政轉任貴州副省長,未有晉身省委領導層;而羅梅則改任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助理。

當然,最能說明團派不再是接班人的案例就是2017年5月孫政才的落馬。他一度與胡春華一起被內定為第五代接班人。據說胡春華隨後主動上書習中央,不再當接班人。

2017年9月初,《習近平關於青少年和共青團工作論述摘編》一書出版。該書首次公布的部分內容顯示,習近平對共青團極為不滿,批評共青團「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痺」,措辭罕見嚴厲。


9月初,《習近平關於青少年和共青團工作論述摘編》一書出版,內容顯示習近平對共青團極為不滿,批評共青團「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痺」,措辭罕見嚴厲。(AFP)

習還批評共青團「說科技說不上、說文藝說不通、說工作說不來、說生活說不對路。說來說去就是那幾句官話、老話、套話,同廣大青年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愛好,那當然就會話不投機半句多。」

面對此前令計劃掌控的中辦,8月13日習近平在參加中辦機關黨委的生活會時,再次放重話:在這裡工作,「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據官媒9月19日披露,習說,當前重要任務就是確保中共19大「勝利召開」,希望與會人員在這個關鍵時期,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不要有失誤。並希望他們「遠離危險,嚴守紀律和規矩」。

在2015年8月14日召開的生活會上,習近平也曾放重話,要求與會人員「一定要忠誠,一定要守紀律、講規矩」,時刻警惕成為「被圍獵的對象」。

共青團第一書記調閒職

2017年9月14至15日,中共共青團中央在北京舉辦有關「改革攻堅專題研討班」,學習習近平的有關講話等,並再次提及共青團組織的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的「四化」問題,以及產生「四化」的根源是官員的「官本位」思想等。

會上,共青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賀軍科作主題報告,但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再次缺席這一重要會議。今年12月才滿52歲的秦宜智,早前「落選」中共19大代表,已被認為其「仕途不妙」。自8月26日以來最後一次露面後,他再沒有露面,並且缺席多次重要會議。

9月20日,中共國務院任免一批工作人員,其中秦宜智被任命為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副局長(正部長級);任命尚勇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正部長級)等。這兩人此前都落選了19大代表。

秦宜智此次雖為平調,但實權已不如從前,有變相被貶的意味。秦宜智雖然是18大後出掌團中央,但被認為是中共江派周永康的舊部,他是在周永康主政四川時從企業轉任政界的,並出任四川省攀枝花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港媒報導說,其「周永康的烙印明顯」。

除了秦宜智外,出身共青團的另一重量級人物,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楊岳也未出現在19大代表名單中。另外,團派高官、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據說落選19大代表,還傳出被調查的信息。


近年來,中共共青團官員在政壇上被邊緣化,不少團中央及地方團派官員被外調、被貶,其中包括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大紀元合成圖片)

藉機攪局?推特發敏感調查

就在共青團面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卻發生了推特事件。

9月14日,一個帳號為@ccylchina的「共青團中央」,悄然進駐了美國的社交平臺——推特(Twitter),其圖片用了幾隻頭戴紅五星軍帽的兔子,其目的是關注「共青團工作、活動資訊和青年關注的熱點資訊」。

目前該帳號尚未獲得認證,發布的推文是從其共青團官方微博中選取的重點內容。該帳號的跟隨者名單中,大部分是中共黨媒帳號,包括已經認證的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等。

從9月14日建立後,該帳戶發了十幾個推文,內容包括煽動愛國主義和中共官媒的文章鏈接。但是到了9月18日下午,很多推文被刪除,只剩了三個。

BBC報導,共青團的這些帖子遭到了網民「如潮水般」的嘲弄、調侃、譏諷和質疑,比如有網民問,共青團的帳戶是如何設法繞過中共互聯網的「防火牆」的?有的斥責共青團是「虛偽(的中共)的下一代」。還有網民向推特管理團隊舉報,說共青團中央發布「有害」資訊。


「共青團中央」悄然落戶境外社交平臺Twitter,網友質問其使用何種VPN翻牆軟件登錄境外網站?(AFP)

面對民眾的大量罵聲,共青團中央否認這是他們的推特。然而9月20日,這個推特推出一項「你支持香港獨立嗎?」的調查,引起關注。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近年來,江派一直利用香港問題阻擊習當局反腐。梁振英被指是「港獨」的培養者,其上任後,積極配合江派高調批評所謂「港獨」。19大前這個「共青團中央」推出這個敏感調查,很有可能是江派藉機攪局。

習大力整頓軍隊高層 兩軍委委員落選

在處理團派的同時,習近平還在19大召開前一個月,集中將軍中太子黨從19大代表名單中去除,前後兩個星期就大規模地調換了軍隊四大軍種的主帥。至此,陸、海、空、火箭軍司令員都換成了新人:韓衛國、丁來杭、沈金龍、周亞寧,他們都是習近平信任的人。


習近平近日再次密集調整了陸、空、火箭軍三大軍種的司令員。圖為2017年習近平在香港閱兵。(AFP)

令人吃驚的是,現任兩名軍委委員雙雙落選19大代表,他們是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及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兩人還被撤職,分別由前陸軍司令員李作成和前海軍政委苗華接替。

《星島日報》引述北京消息稱,房、張二人因為涉嫌嚴重違紀,在接受軍紀委調查。房峰輝是郭伯雄的老鄉與舊部,被廣泛認為是郭的「頭馬」。也有網路文章說,房峰輝一度稱郭伯雄為遠房姐夫。而張陽則被認為是徐才厚的嫡系。

被排除在19大代表名單之外的還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大祕、中共軍方總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賈是江澤民安插在軍隊內的「監軍」。在百度檢索,與賈廷安有關的消息僅有兩頁,最新消息還停留在「2016年2月」之前。

此外,落選19大代表的還有中共前總政治部兩名副主任杜恆岩和吳昌德。

過去幾十年,中共軍隊一直被江澤民把持,江於2004年被迫讓出軍委主席時,先後提拔了兩名心腹郭伯雄、徐才厚任軍委副主席,郭、徐架空了胡錦濤的軍權。郭伯雄把持了總參謀部,徐才厚則掌控了總政治部。習近平上任後,在中共黨政軍中展開了史無前例的反腐、「打虎」運動,拿下了包括郭伯雄、徐才厚在內的60多名將軍,其中大部分都是江派將領。同時,外界多次傳出江的「大祕」賈廷安在被調查。今年1月就有報導說,賈廷安被去職。


習近平上任後,在中共黨政軍中展開了史無前例的反腐、「打虎」運動,拿下了包括郭伯雄、徐才厚在內的60多名將軍,其中大部分都是江派將領。(AFP)

多名軍方太子黨被落選 

中共官方於9月6日公布了中共軍方和武警代表團名單,在303人中,多名太子黨沒有出現在名單上,包括劉少奇之子、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劉源,朱德之孫、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朱和平,李先念女婿、國防大學前政委劉亞洲,前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的女婿劉曉江等人。但最吸引外界眼球的還要屬前中共黨魁毛澤東的嫡孫毛新宇的意外落選。

年僅47歲的毛新宇曾當選18大代表,但這次被排除在19大名單外。港媒援引評論說,以往毛孫有軍頭扶助,但現時軍隊已改朝換代,加上毛孫過往笑料百出影響軍隊形象,相信此次北京在選前踢走毛新宇,不再照顧他了。


年僅47歲的毛新宇被排除在19大名單外。太子黨們此次落選19大,代表著一個時代落幕的開始。圖為今年3月毛新宇參加中共兩會。(AFP)

對於毛新宇的「出局」,德國之聲引述時事評論人長平的話說,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軍隊非常腐敗,無戰鬥力。讓毛新宇年年參加會議,其實也是權力腐敗的一個象徵。照顧關係,照顧紅二代。

其實毛新宇出局19大早見端倪。央視今年8月1日播出習近平出席建軍節酒會新聞,片中習拿著酒杯走過毛新宇桌時,習只向旁邊一名女軍人碰杯,對毛新宇視若無睹,背著毛擦身而過。

18大代表中,也有一些「太子黨」是因退休或退役而不再連任19大代表。比如,劉源被指是習近平軍中打虎先鋒,於2015年底退役,轉任人大。劉亞洲也是軍中反腐支持者,2017年初退休。有媒體稱,這些太子黨們此次落選19大,代表著一個時代落幕的開始。

軍委四大巡視組查軍級以上將領

為何這時房峰輝、張陽落馬?《新紀元》此前獨家報導說,按照以前編制他們兩人代表了總參和總政,他們對習近平的軍改頗有微詞,他們認為習不懂軍事,因此經常大發牢騷,暗中抵制。這次習拿掉兩人,其實不止這兩人有問題,而是一大批將領都有問題,習會趁機掃一遍,徹底清除江澤民藉徐才厚、郭伯雄在軍中安插的人。

果然不出所料。習很快開始要進一步清洗江派軍中勢力。據《星島日報》報導,中共中央軍委9月15日起派出四大巡視組,對軍委機關、軍兵種部隊和軍事院校等十多個大單位進行「全面肅清郭、徐餘毒」的專項巡視,直到19大召開前三天結束(中共19大將於10月18日召開)。

報導表示,此次巡視要求全軍系統人人皆知,此次重點巡視對象是中共軍級以上黨委領導機關和副軍職以上的高級將領們,重點抽查軍委聯合參謀部、軍委政治工作部、軍委後勤保障部和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隊大單位有海軍、空軍、火箭軍、武警部隊和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等。

報導稱,此次巡視將對過去的老線索重新深入梳理,對新發現的線索及時調查,重大線索迅速查處,「除惡務盡,絕不讓有問題的官員『背著包袱』參加19大。」

軍方中「郭、徐餘毒」到底有多少,媒體披露的三個說法令人怵目驚心。一是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說過的:「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我家提拔的」。此前外媒據中共總政治部「深喉」爆料披露:百萬買師級官位,千萬買軍級官位,郭、徐二人買官賣官,把軍隊搞爛了。二是郭伯雄說過的:「即使把我們換下,上來的還是我們的人」。三是劉源上將說過的,那些年晉升上將者,除他少數幾個外,其他人都給郭伯雄、徐才厚送過禮。

江派被打得七零八落 反江的遲浩田露面

有關習近平對江派的清洗,那是最明顯的。過去五年落馬的200多名副部級以上官員,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人。目前除了江澤民、曾慶紅這兩個江派大佬、以及少數幾人還沒有被揪出來之外,其他江派人馬大多被習打得七零八落,紛紛轉向投靠了習陣營。

中共18大後至今,習近平已拿下包括現任政治局委員孫政才、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前中辦主任令計劃、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等近200名江派「老虎」。習江鬥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習當局曾多次說反腐「打虎」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中共19大後,將繼續反腐「打虎」態勢。

江派除了貪腐和淫亂外,最大的罪行就是反人類罪。他們積極參與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導致數百萬人因迫害死亡,其中很多人在活著時就被活摘器官。如今全世界都在強烈譴責江派所犯下的「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惡」,包括歐盟、美國國會等都出具官方決議,要求中國政府立刻停止迫害,嚴懲江派這些人權惡棍。

有趣的是,19大前夕,不少與江澤民有過節的中共大老不斷露面,其中包括中共前軍頭、前軍委副主席遲浩田。


現年88歲的前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在中共19大前突然露面,引外界關注。圖為1996年12月,遲浩田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訪問。(Getty Images)

據《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長安街知事」9月15日消息,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遲浩田9月12日到中國攝影展覽館參觀。這也是又一中共大老在19大即將召開前露面。

近期,包括中共元老宋平、李鵬、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等,都以不同的方式「露面」,甚至多次「露面」,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一直銷聲匿跡。而在這些「露面」的人中,宋平、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等中共元老,都力挺習近平當局的反腐「打虎」。

現年88歲的老軍頭遲浩田也曾多次打擊江澤民。早在江澤民還未上臺前,遲浩田就已經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參謀長。江澤民當政時期,遲浩田一直任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直到2003年退休。遲浩田被指是鄧小平在軍中制約江澤民的主要人物之一。

據早前網上一篇〈江澤民遲浩田交手——江綿康進不去總參〉的文章披露,就在江澤民交權前的中共十六大,江曾企圖把二兒子江綿康塞進總參去掌握情報大權,但總參高層不想讓江家父子的權力太大。後來在遲浩田的支持下,總參黨委很快出臺了一個有關「嚴格機關人事管理制度」的新規定。江澤民的企圖沒有得逞。

據香港媒體去年報導,在去年的北戴河會議期間,退休將領遲浩田等率先抨擊軍隊近二十年來的種種腐敗現象,直指前中共中央領導要負「政治責任」。

國安情報系統及後臺將被收拾

外界分析指,江澤民、曾慶紅在喪失中共黨政軍大權之後,其所操控的國安特務系統成為反撲、攪局、發起另類政變的最後勢力。有消息說,習近平對江派長期掌控的國安情報系統的所作所為極為不滿,19大後,違紀的國安系統人員及其後臺,將被中紀委處理。


中紀委系統與前國安情報系統的矛盾或將在19大後爆發,是中共高層鬥爭的看點之一。(Getty Images)

中共現行國安系統是在江澤民時代形成的,包括國安部、各種對外的特務間諜機構及對內的政法系統機構。該系統曾由江派長期掌控,並廣植黨羽,滲透政治、經濟、軍隊、外交和宣傳等領域,一度形成架空胡溫的「第二權力中央」。

中共國安系統還有另一項隱密的工作,即參與迫害法輪功,如在海外實施迫害、迫害回國的海外法輪功學員等。中共大部分派遣至海外的間諜都屬於這個系統。

香港《明報》9月18日的報導引述一名北京消息人士的話稱,中紀委系統與前國安情報系統的矛盾或將在19大後爆發,是中共高層鬥爭的看點之一。

自2012年王立軍案發,薄周政變計畫被曝光。習近平從被確定接替胡錦濤的位置後,電話就一直被周永康的馬仔、國安系統的特工監聽,行蹤也被監視。習早就想整頓國安部。

習上任後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將政法委踢出政治局常委;2013年底又對國安系統動手,打掉「黑老大」周永康以及與周有密切關係的國安部高層馬建、邱進、梁克等人。此外,前中共國安部長耿惠昌和許永躍也傳出負面消息。

2015年1月,曾慶紅、周永康的心腹馬建落馬。據港媒透露,周永康指令國安部祕密構建了一個全國廳局以上領導幹部的個人資料和言行資訊的情報庫,收集了數以萬計黨政高官的個人情報。

更嚴重的是,在周永康與令計劃等人結成同盟後,該庫被周永康和令計劃所利用,為上千名他們認為是「異己勢力」的官員做了標籤,收集這些人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胡、溫、習、李,必要時即可放出,致這些政壇對手於「死地」。

針對情報系統的「大叛變」,北京開始進行整頓。流亡海外的中國學者何清漣今年8月在美國之音撰文表示,北京雖然不願意挑明國安系統這場人數不少的集體「叛變」,但受傷頗深。因此,北京不得不在明暗兩條戰線上應付對手。

文章說,習近平將政法系和情治系徹底打散重組,從機構到人事都進行改組,中共情治系統歸國家安全委員會管理,習親任國安委主席。6月27日,中共通過了首部《國家情報法》,被解讀為中共情報機構歷史性擴權。同時,大幅裁撤國安系統人員,將其併入公安國保系統等。未來大陸的國安體系中,國安委將位於「金字塔尖」,其下的各類安全部門各行其是。

19大將修改黨章 但不提習思想

習近平在清理了團派、太子黨和江派三大政治勢力後,自己一人獨大,接下來他會做什麼呢?

新華網9月18日明確表示欲在19大會議上修改黨章,要把19大報告的「理論和戰略思想」寫入黨章,同一天,《人民日報》也在頭版大篇幅宣傳詳細闡述「習思想」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外界認為這是為「習近平思想」造勢。如果確立「習近平思想」,習將跨越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而同中共前黨魁毛澤東「並駕齊驅」,因此備受關注。

香港《經濟日報》的報導稱,目前尚不明確是否會把「習思想」寫入黨章,以及具體寫入方式和字眼,但從中共政壇關於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的理論造勢,或可看出端倪。

今年2月,中共機關刊物《求是》雜誌屬下的《紅旗文稿》雜誌曾發表署名文章,提到「習的治國理政思想」;7月15日,隸屬中組部的「黨建研究編輯部」在中共官媒發文,裡面首次出現「習近平思想」的表述;7月17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市委會議上發表講話稱:「以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思想為根本遵循」。這是中共黨內要員首次出現「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思想」的說法。

8月,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在一場外媒見面會上,被問到「習近平思想」是否即將問世,蔣建國提出三個「新」,即習近平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香港亞太研究中心祕書長李風8月底向中央社表示,中共19大是總結習近平過去5年的治國經驗,預料將會確立「習近平思想」或「習近平重要思想」。

去江化 習更改舊指導思想

中共為了生存曾在歷史上多次對黨章做過修改。19大第十九次修改黨章,是中共慣例和例行程式。分析認為,中共19大突出「習思想」也是去江化的過程之一。

習近平上臺後,不斷清洗江派勢力,力排老人干政,江澤民並被限制在網路和各種場合公開露面,江在中央黨校題詞巨石也被移走。

早前媒體曾報導,中辦主任栗戰書罕見圈掉有關省報告中「三個代表」的提法;「中南海首席幕僚」王滬寧也傳曾在講話中否定「江核心」;在中共中央黨校舉辦理論學習會上,也曾罕見出現點名批判「三個代表思想是空泛、形而上學」等。

有分析認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被從黨章中剔除,也存在可能性。江和「三個代表」遭到的冷遇中共黨內外早已看在眼中,「去江化」已是不爭的事實。

曾任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的辛子陵向《大紀元》記者介紹:「現在習近平的擁護者繼續主張將習近平的思想和重要理論列入黨章,是真心擁護習近平,但習本人不一定同意這樣做,他有更深遠的考慮。」

《新紀元》此前獨家報導了,19大習不會提出「習近平思想」,因為黨內反對聲音不少。這次會在黨章修正案中加入「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作為接下來黨內重要戰略思想。

辛子陵表示,19大修改黨章,有人說會拿掉三個代表,據他觀察也有可能將黨章中的這一大套「馬列毛鄧三科」的指導思想都拿掉。

他舉例說明:「中共建軍90年大會上習近平的講話已經有點苗頭了。在那種場合的講話一般都會說高舉『馬列毛鄧三科』之類的套話,但是習近平沒有說。這次政治局會議新聞通稿中沒有講『不走老路、不走邪路、三個自信、四個自信』之類的,也沒有提『馬列毛鄧三科』。」

他還表示,習近平這五年總結的理論上的東西,不一定會打出習近平思想來取消中共原有的這些指導思想,因為會有人說閒話。而用「21世界馬克思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提法,完全能壓住黨章中原有的東西。


中共19大是總結習近平過去5年的治國經驗,分析認為,中共19大突出「習思想」也是去江化的過程之一。圖為9月24日河北一書店展售《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AFP)

紅二代羅宇多次向習近平寫公開信,呼籲習近平拋棄中共一黨專制,走有序的民主化道路,至少五步:「解除報禁、解除黨禁、司法獨立、選舉、軍隊國家化」。

羅宇在給習近平第22封公開信中表示,馬列解決不了中國問題。毛、鄧的思想、理論也沒用。「六四」是反人類罪,必須向受害者道歉賠償。江澤民鎮壓「真、善、忍」,活摘人體器官,是反人類罪,必須法辦。你只有幹了這四件事,你才可能成為領袖。其他事都沒用。

習或修訂憲法 謀求三連任

有分析稱,在修改黨章的同時,習近平接下來可能在明年修訂中共憲法,為其三連任做準備。

香媒《明報》今年3月就曾援引北京消息人士的話披露,料在明年的中共人大會議啟動修憲動員;如果順利,最遲在2019年的中共13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憲法修正案。修憲涉及兩大內容:寫入「習近平思想」;在中共國家機構中,增設國家監察委員會。

消息指,目前中辦已著手推動修憲工作,其中關於中共國家主席的任期或將有重大修訂。不排除在修憲時,刪除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措辭等。

目前,中共憲法規定國家主席任期為每屆5年,連續任期「不得超過兩屆」,但中共黨章對總書記任期沒有明確規定。外界認為,為了維護權力架構的平衡,不排除在修憲時,刪除中共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措辭,僅保留「每屆任期5年」的表述。

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上任後,他的反腐「打虎」取得一定成果,但還沒有拿下「中共貪腐總教練江澤民」及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等核心人物,如果他連任兩屆,退休後可能會對他本人不利,所以他將謀求在2022年的中共20大後繼續連任。

早在去年就有消息預計習近平將分三步走,實現他主宰政壇30年的夢想。其一,廢除「七上八下」規則;二,中共19大上不培養「接班人」,造成非他莫屬的勢態;三,製造輿論,造成留任的共識。

防突發危機 習提前排雷

4月20日,習近平在貴州全票當選為19大代表。根據中共的慣例,中央高層在全國黨代表選舉過程中,一般會在多少與自己有關的地方參選代表,比如曾經工作的地方。習近平上次就在上海,但今年將選區換到了表面上和自己無關的貴州,引發猜測。

有陸媒解讀為是習對貴州陳敏爾的信任和支持,不過,也有可能是擔心在上海無法全票當選,畢竟會有拚死一搏的江派狂徒。

為了預防突然爆發危機,衝擊中共19大,習近平不但沒有去紐約參加9月的聯合國大會,同時提前布署,排除各方面的地雷。

香港《東方日報》9月16日刊發文章說,中共18大召開是在一片亂局中登場,各方在暗中鬥得你死我活,差點刺刀見紅,成為近二十年來最為凶險的中共黨代會。有鑒於此,習近平當局在中共19大前做了周詳準備。

首先是軍中人事提前定盤,更換了聯合參謀部、政治工作部、聯合後勤部以及陸海空三軍司令,徹底清查郭伯雄及徐才厚的餘毒。

在排除黨內各種紛雜的干擾之外,習近平還防範金融層面風險、社會層面風險等各種隱患對中共19大的衝擊。

文章說,金融是經濟的制高點。近年來金融騙局頻發,且數額巨大,受害者眾多,很可能引發群體性事件,比如雲南的泛亞、安徽的e租寶等,涉事民眾便有幾十萬人,很多受害者層層上訪,當局都視為困擾。為此,當局要求各有關監管部門提前排查風險。

文章認為,最近中共央行禁止各種虛擬貨幣交易以及證監會嚴打各類股市詐騙,都是提前排雷,防止在中共19大召開前突然爆發危機,對會議造成衝擊。金融領域的危機對中共政局殺傷力最大,防範金融風險被認為是其中一大重點。

美國之音報導,當局在中共19大前清剿「金融大鱷」,目的是防止「經濟政變」。2015年大陸發生嚴重的股災,就被認為是江澤民集團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多個家族及金融監管機構內鬼等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習近平通過反腐已基本把政治和軍事領域的權力掌控在手中,但經濟領域還有很大一部分權力是掌控在江澤民貪腐利益集團的手上,他們敢於跟習叫板、作對的最大本錢,就是「經濟領域出亂子」。

習獨上高樓 能否望盡天涯路

在採取高壓措施踏平團派、江派和太子黨這三大勢力的同時,習近平對現有官僚體制也嚴加管束。一位廳級幹部抱怨說,原來他每月收入在1.8萬人民幣,現在只有8000,少了一半多。他周圍的人也對習的高壓政策很是不滿,說他左手打一幫,右手打一幫,腳下還踩了一幫。現在當官一點好處都沒有了,很多人磨洋工,不願幹了。

外界也很關注,等到19大順利召開、各方大員都是自己人之後,習會做什麼呢?19大之後會出現什麼事呢?也有的說,要等到19大二中全會或三中全會召開後,才能看清習近平到底要做什麼,他一人唱戲時,會唱哪齣戲。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如今習近平已經登上高樓,能否望盡天涯路?能否看到大勢所趨、抓捕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江澤民?能否看到未來的出路在哪裡?在未來五年實現中國夢的「衣帶漸寬」和「人憔悴」之後,他能否「驀然回首」,在「燈火闌珊處」找到答案呢?

畢竟從2004年開始,人們就在傳播《九評共產黨》,人們就在呼籲習陣營拋棄中共,走回中華民族的傳統正路,爭做中國大陸的民選總統,十多年的燈火闌珊,近三億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浩瀚的三退大潮已匯成金光,照亮每個中國人的前行之路。

何去何從,每個人都在做選擇。◇


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至今近三億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浩瀚的三退大潮匯成金光,照亮每個中國人的前行之路。圖為大陸大法弟子創作〈退黨大潮〉。(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