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朝陽群眾」齊名的,是基層警員口中的「西城大媽」,號稱「首都維穩品牌」,實為中共的人肉監視器。(新紀元合成圖)

美國中情局CIA、蘇聯克格勃KGB、以色列摩薩德MOSSAD和英國軍情六處M16被公認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

曾幾何時,中國大陸悄然崛起一支更龐大的情報組織——朝陽群眾。因其低調神祕、人數眾多而且無所不在,又被中共官方支撐,遂被稱為世界第五大情報網。

文 _ 韋拓

人肉監視器

《法制晚報》、《財經網》等多家陸媒披露,「朝陽群眾」只是北京朝陽區內情報組織的代名詞;同等功能、叫法不同的還有「西城大媽」、「海淀網友」、「豐臺勸導隊」、「大興老街坊」、「東城守望崗」等一批號稱「享譽全國」的首都維穩品牌。據北京綜治辦當局介紹,目前各區有超過85萬人的「朝陽群眾」。

和「朝陽群眾」齊名的,是基層警員口中的「西城大媽」。據中共黨媒2015年報導,北京西城區有7萬餘名情報員,其中七成是58至65歲的女性。北京警方亦在其官方微博「@平安北京」中推出「朝陽群眾」和「西城大媽」卡通形象:「朝陽群眾」是印有「我愛朝陽」字母T恤的白領青年,戴著類似Google Glass的眼鏡、持智能手機;「西城大媽」則戴著紅袖章、拎著菜籃子。

報導稱,為強化反恐維穩,北京市自2014年3月起,動員百萬義工,布滿街頭,配合公安武警巡邏,收集涉恐涉暴情報,主要表現有大媽「盯梢」、街頭修鞋、報亭小販「臥底」等,無異於以百萬「人肉監視器」監控全城。

有人說,小區裡下棋的大爺、跳廣場舞的大媽、拐角小賣鋪的店主、行色匆匆的路人、巡邏的保安,還有戴袖章指揮交通的引導員,都可能在注意著你的一舉一動,這就是朝陽區群眾的主要力量。也有人說,「朝陽群眾」其實就是線人的別稱。「你說明星吸毒,我們哪能知道?我覺得,那些被查出來的人都是被自己朋友或者警察臥底舉報才抓住的。」「朝陽群眾」的一員、家住傳媒大學附近小區的劉大爺就這麼認為。

因「朝陽群眾」無所不在,網上甚至出現了「防火防盜防大媽」的調侃。

「朝陽群眾」的由來

據《法制晚報》披露,「朝陽群眾」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群體,其組織成員遍及城市鄉村,無處不在但卻無名無姓。從明星吸毒、藏毒,到賣淫嫖娼、刑事案件的偵破,似乎都有他們的參與。

「朝陽群眾」並不是近兩年才出現的,最早可溯源至1974年,當時北京朝陽區民兵與警察一起,在太陽宮抓獲6名蘇聯間諜。新華社還對此事作出了報導,標題為「蘇聯間諜落網記」。

朝陽區是北京城六區面積最大的區,也是新城區。由於該區擁有CBD(中心商務區)、外國駐華大使館、三里屯以及高檔住宅區,因此朝陽區一直是明星大腕在北京的熱門聚居地,並經常發生吸毒和嫖娼行為。

「朝陽群眾」首次舉報明星吸毒事件是在2009年。當年有若干明星藝人在家中或公共場所吸毒遭舉報後被捕,如在家中吸毒的歌手含笑;在歌廳為妻子李俐慶生的歌手滿文軍,滿等10名藝人被行政拘留14天,其妻子因容留他人吸毒獲刑1年;臺灣藝人蕭淑慎因吸毒,被法院判刑1年7個月,緩刑4年……

2013年8月,北京警方發布消息稱,根據朝陽群眾舉報,在朝陽區安慧北里一小區將嫖娼的微博紅人薛蠻子抓獲,這是北京警方首次使用「朝陽群眾」稱謂,此後成為網路熱詞。

紅二代薛蠻子(薛必群)是美籍華人,中國大陸第一代天使投資人,投資公益和慈善事業,也是網路大V,出事前,他熱中點評、轉發公共事件,微博打拐,批評政府作為。2013年前,評價公共事件的微博讓薛蠻子從天使投資人轉型為網路意見領袖。「嫖娼」事則進一步推高了「朝陽群眾」知名度。


2013年8月微博大V薛蠻子「嫖娼」事件即是朝陽群眾舉報。此事進一步推高了「朝陽群眾」知名度。圖為薛蠻子被警方帶走調查。(新紀元資料室)

因2013至2014年多起明星吸毒嫖娼被舉報事件,「朝陽群眾」名聲大噪:柯震東、房祖名、王全安、薛蠻子、黃海波、謝東、孫興、蘇永康、含笑、滿文軍、李代沫、張元、寧財神、張耀揚、張默、高虎、尹相傑、王學兵、張博在列。自2015年3月31日起,北京公安局官方微博開始有意識地使用「朝陽群眾」一詞。

「朝陽群眾」組織龐大

現在的「朝陽群眾」由五種人組成:治安志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分子。

《法制晚報》稱,在朝陽區平安示範小區華嚴北里西社區7000餘居民中,熱心小區治安的多達近千人。社區有200餘名治安志願者,120餘名中共黨員加入巡邏隊,還有300餘名義務巡邏員,200多名治保積極分子。也就是說,該社區七分之一的居民可以劃作「朝陽群眾」,組織之龐大令人咋舌。

據報導,依靠全區監控平臺,朝陽警方實現了視頻巡控「天網」與街面巡邏「地網」的有效銜接。統計顯示,目前該區共有各類「朝陽群眾」19萬餘人,其中實名註冊的達13萬餘人,相當於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277人。其中6萬餘名很活躍,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2萬餘條情報,涉及盜銷電動自行車、街頭詐騙、反恐、公共安全、涉毒。

目前,「朝陽群眾」隊伍還在壯大,更多人選擇不戴袖標(更低調隱蔽),被片警稱作「警察的眼睛,百姓的嘴巴」。

當局斥巨資培植「朝陽群眾」

陸媒稱,為提高「朝陽群眾」識辨「壞人」能力,有關部門會定期組織培訓,通報近期高發案情、提示防範宣傳重點。大爺大媽們也會把新近發現告訴警察,諸如社區裡哪個是新租戶、手機收到的新形式詐騙短信、誰家跟鄰居鬧矛盾了等等。「大爺大媽的信息量其實是特別大的,收衛生費、登記出租房屋、觀察小區裡進進出出的人,他們其實對每個人家裡情況都有一本帳。」潘家園社區民警楊國建對記者說。

「朝陽群眾」還總結了「八發現八報告」經驗,諸如發現精神萎靡、形影消瘦的陌生人要報告,夜間常有男子進入衣著暴露女子出租房要報告等。警方也在APEC會議等大型活動期間,組織「朝陽群眾」到一線巡邏實戰。

網路上有無數個版本傳頌「朝陽群眾」神通廣大:平時嘮嗑的一句八卦,廣場舞間的一個動作,甚至擦身而過的一個眼神,都可能傳達了巨大的信息量。一言以蔽之,就是監控社區內一切異常現象。如果你進入一個小區,有大爺大媽主動問你找誰家,就是你作為陌生人被「朝陽群眾」發現了。

朝陽區財政每月按300至500元標準,對治安積極分子給予補貼。有網友簡單算了一筆帳,按人月均400計算,13萬人,每月就是5200萬,每年就是6億元人民幣,這是朝陽區的,整個北京市維穩成本是多少呢?

據稱在安保執勤工作期間發生意外的志願者,不僅可獲得最高120萬元的保險理賠,還可得到區治安志願基金數十萬元的補助。

告密文化興盛於共產極權國家

「新浪」認證的一名藝術家不解地問:「北京人為啥這樣具有『告密』基因呢?」

其實,只要稍稍了解共產極權國家的告密文化,就不難認識「朝陽群眾」在中共治下興起的原因了。


只要稍稍了解共產極權國家的告密文化,就不難認識「朝陽群眾」在中共治下興起的原因了。(Getty Images)

《同舟共進》作者、中央編譯局研究員鄭異凡在〈揭祕:蘇聯共產黨歷史上的「告密文化」〉一文中指出,在蘇聯,告密制度幾乎是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古拉格群島》作者索爾仁尼琴寫道:在我們這裡,在我們的住宅裡,在我們的院子裡,在我們的修錶店裡,在我們的學校裡,在我們的編輯部裡,在我們的車間裡,在我們的設計室裡,甚至在我們的民警局裡,誰是坐探?是很難判斷的。

告密的內容,一種是確有其事,但大都是私下的言談、私人通信的內容;第二種是捕風捉影、憑空捏造的,告密者意圖藉此整倒被告密對象,或者邀功請賞;第三種是在當局需要的情況下借助各種手段炮製出所需的告密內容,以實施鎮壓。

告密行為往往經過意識形態的包裝,所以是冠冕堂皇的,告密者既能心安理得,還能得到好處。索爾仁尼琴寫道:「我國的空氣本身就促使人們去當『密工』。國家高於個人、告密者不是告密,而是對被告密者的幫助……」

前共產陣營的另一個極端例子是東德。作者康慨在《南都閱讀周刊》著文〈告密體系及其社會創傷——東德的祕密警察與線人〉中寫道:

斯塔西(Stasi,德語「國安」一詞的縮寫)在將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裡,構建起一張幾十萬線人組成的大網,將幾乎所有東德公民罩在網中。身邊有形或無形的監視者、監聽者和告密者———似乎無處不在的祕密線人,定義著東德人的日常生活,成為每個人言行起居中朝夕相處,必不可少,有機而且動態的組成部分。

1989年斯塔西有非正式雇員17.4萬名,約占當時東德18至60周歲公民的2.5%。約翰.科勒在《斯塔西:東德祕密警察祕史》一書中認為,其總人數可能接近50萬(另據一位前斯塔西上校估計,若將臨時線人算在內,線人總數可能高達200萬),平均每166位東德公民,便有一位斯塔西警探「照看」,東德因此成為世界上祕密警察密度最高的國家。

東德所有大企業中,均派駐全職斯塔西警官。每座居民樓亦指派一人,充任監視者,直接向管片民警報告,包括報告住戶的親戚朋友在此過夜。賓館房間的牆壁通常開有祕密孔洞,以便斯塔西用特殊的針孔照相機或攝影機進行祕密拍攝。若有敵對嫌疑人進入監控名單,斯塔西便會在其家中布控設備,祕密監聽。大學和醫院亦被廣泛滲透。

斯塔西的座右銘是「黨的盾與劍」,這句話在電影《竊聽風暴》中曾兩次被提及。斯塔西極為看重非正式雇員(IMS),即民間線人。其各個時期的正式文件亦不斷強調這一點。1987年的檔案顯示,東德作協的19位最高委員中,竟有多達12人是斯塔西的線人。其中包括前東德最著名的女作家克里絲塔.沃爾夫。

作者吳濤濤著文披露:(東德)線人是領工資的,那時候全國有2%的線人,10%有過線人行為,而且線人後面還有線人。你生活中做任何事,當局都一清二楚,就像電影裡面一樣,妻子都可以作為線人出賣丈夫。要是你發現生活了幾十年的好朋友一直監視著你的行為,你會怎麼想?告密文化、人性惡在這個社會發生到極致。

1989,伯林牆倒塌,斯塔西用碎紙機全力焚毀這些告密材料,以至於全國的碎紙機全部報廢,後來連同人工手撕的資料竟裝滿16000個麻袋包。

知乎作者顧杭傑說,所謂的朝陽群眾其實就是線人。沒有平常的老百姓會閒得天天看有哪些人吸毒,有哪些人嫖娼,而且他們根本不知道。我之前在公安上班半年,深知線人都是些什麼貨色,他們主要成分是拉皮條者、吸毒仔、黑社會混混之類的人渣,他們在犯罪活動中被抓獲,然後由公安提出做線人的要求,告知可以戴罪立功,還有相應獎錢以及對他們的一些犯罪睜隻眼閉隻眼。

公安非常熱中於辦此類案件,原因在於此類案件,風險低,難度小,得分高。而且吸毒、賭博之類的案件既可以沒收賭資和毒資,還可以罰款,公安何樂而不為呢。

「朝陽群眾」是中共專制產物

10月18日,中共將舉行五年一度的黨代會19大。據中共慣例,每遇敏感日,中共都會增派大量「維穩」人員和增加費用。這是9月21日官媒披露首都神祕組織「朝陽群眾」的政治背景。當局還不斷下發祕令阻止訪民進京,驅趕在京各地訪民。對一切「危險」因素加強管控,連85歲高齡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祕書鮑彤一月一次的聚會也被禁止,並要求鮑這段時間不得接受媒體採訪。


據中共慣例,每遇敏感日,中共都會增派大量「維穩」人員和增加費用。圖為北京街頭三位佩戴紅袖章的大媽「出巡」。(AFP)

對當局正面讚許的「朝陽群眾」,大眾反彈強烈。

一位新西蘭華裔在微博上譏諷道:「北京人真幸福,每日都生活在電影裡。據說當年東德五個人裡就有一個告密者,甚至夫妻雙方都不知道對方是告密者。家家戶戶都是斯密斯夫婦,想想這樣的生活真刺激,腎上激素都上升。」

「新浪」微博網民「翻跟斗的土撥鼠」回應:「我感覺他們好像錦衣衛,神祕而且嚇人。」

原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冷杰甫稱,現在把一些老太太都動員起來了,好像火山要噴發了一樣,草木皆兵,怕的要死。感覺這個會議能不能開成開好都不好說。連老太太都武裝起來,接下來就只有武裝雞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