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怎么成了「气象灾害」 (第513期2017/01/05)

?"
2016年11月北京紫禁城一景(Getty Images)

文 _ 安立志

无标题文件新华社北京2016年12月13日电,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在《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修改二稿)》中将霾列为气象灾害。这项立法草案尚未通过,即已体现出足够的「创意」,体现了典型的「中国特色」,这个「创意」似乎要在关于「天灾人祸」的传统文化中,为「霾」这一新生事物寻找新的定位。

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对于人类来说都是危害与伤害,都会给人类造成财产损失与生命伤害。前者如地震、颱风、洪水,后者如战争、决策、犯罪。二者的区别何在呢?天灾来自自然界,是天降的灾害,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祸来自人类自己,是人为的祸患,是主观的,是人类自身行为的结果。那么,「霾」是天灾还是人祸呢?

前些年,曾有一场高校学生关于「天灾人祸」的辩论,辩题是「天灾人祸哪个更可怕?」此次辩论,谁是正方谁是反方,最终结果谁输谁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思考。有一种看法认为,天灾是不可控的,人祸是可控的;天灾是无指向的,人祸是有指向的。由此得出结论,天灾比人祸更可怕。然而,本可控而不控,指向甚至很明确,恰恰是人祸比天灾更可怕的基本原因。比如,印尼海啸、日本地震,即使这些最为惨烈的天灾,其死亡人数,也远远不及某次战争制造的白骨、某场饥荒产生的饿殍。

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天灾由老天所招致,而老天是无灵魂,无意识的,因而是没有道德判断与施政责任的,天灾可以接受「人谴」,至多骂一声「不开眼的老天爷」而已。人祸则不同,人祸是人类自己制造的,而人是有灵魂,有意识的,当然少不了道德审判与责任追究。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祸当然比天灾更可怕,这也是古语所说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虽然人们有「天谴」之说,本质上还是对人祸的谴责。

树有皮,人要脸,人类要顾及道德、政治的脸皮与责任,免不了将原本的人祸妄称天灾,也就是把责任推给无嘴分辩的老天爷。动辄将「责任事故」歪曲为「自然灾害」,正是将「人祸」篡改为「天灾」的现实版。前些年,某地一家煤矿发生溃水事故,170多名矿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官方发言人最先想到的却是将之定性为「自然灾害引发的溃水事故」,从而将当地官方对于事故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如何看待「天灾人祸」,影响最大的是「三年自然灾」。在1959至1961这三年内,我国发生了惨绝人寰的饥荒事件。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是,「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新华社原高级记者杨继绳的研究成果是,「在大饥荒期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3600万人……」

1962年1月27日,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做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定性,从而打下了毛刘分歧的楔子。
1   2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