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求救信作者:四见江天勇 (第522期2017/03/16)

?"
2016年6月,孙毅(左)与江天勇律师合影。(孙毅提供)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自去年11月21日「被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而曾引起国际媒体关注的「马三家求救信」的匿名写信者、法轮功修炼者孙毅近期逃离大陆后撰文,记述了六年多来与江天勇律师的点滴接触。

文 _ 孙毅

作为曾引起国际媒体关注的「马三家求救信」的匿名写信者,孙毅曾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严重酷刑长达两年,在江天勇律师介入营救下,劳教所才有所收敛。孙毅近期逃离大陆后撰文回忆他和江天勇律师四次见面的情况。

多位律师曾集体探访「马三家」

第一次见江律师是我从马三家劳教所解教那天,2010年的9月8日。

在马三家被关押期间,我遭受了严重的酷刑折磨,消息传出后,家人在外面就找了律师,帮助营救我。劳教所后来有所忌惮,不敢再过分地折磨我,这确实与律师的介入营救有关。但我不知道律师是谁。走出劳教所大门,我看到了妹妹、一些朋友,还有江律师。江律师的个子不高,微胖,很有精神。

在教养院门楼前,江律师说要留个见证,于是所有接我的人和我一起照了相,可惜照片现在找不到了。后来大家为我接风洗尘,我有机会和江律师交流。妹妹说,江律为我的事来过劳教所很多次了。江律很健谈,尤其从法律层面说的一些关于人权的事情,对我们这些并不深究法律规范,长期习惯中共潜规则的人,还是挺新鲜的。他还从律师的角度介绍了许多反迫害方法及提前防范流氓政府的策略,等等。

我知道因为做维权的事,他已被吊销律师证,就问他,怎么做辩护呢?他说可以以亲属的身分做法律谘询援助。

江律师很忙,全国到处跑,大部分都是因为维权的案子。我记得吃完饭后他就要去车站,去另一个地方,车票都预订好了,所以那次只是匆匆地见了一面。

因「茉莉花」事件被关押洗脑

第二次见面是2011年,我和妹妹去看望江律师。

当时江律师刚被释放不久,因为「茉莉花」事件,他被关押了几个月。那时他住在昌平弟弟的家,行事比较谨慎,我们在昌平一个公园门口见了面。他谈了在黑监狱里自己被洗脑迫害的经历,每天早上被强迫唱红歌、罚坐小凳子、不让睡觉、强制学习什么的。他说他越来越理解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了。自己亲身遭遇,才体会了洗脑班的邪恶程度。他说最后自己还是没有挺住。但他已向国际社会声明,他所言所说都是刑讯下的违心表态,只要他有机会,就一定要把一切都说出来。

没过多久,我就在媒体上看到了江律师的声明及相关报导,知道他没有消沈气馁,我感嘆他的勇气,也有点为他的安全担忧。

第三次是2016年6月4日约见江律师。

当时我个人的处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因为警察抄家追捕,有家不能回,居无定所,不能用实名手机和身分证。

让我没想到的是,曾经给我做辩护、做营救的江律师居然和我处于一样的处境!因与「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有关,他也被监视。为了防范跟踪,他也像我一样,使用不实名手机,打完电话就卸下电池,而且,也是只能通过网路与家人联系。

江律师很乐观,说他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他已经把妻子和孩子送到国外,一个人留在国内,可以放手做事,听起来真有破釜沈舟的气概。

1   2   3   下一页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