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脸 (第526期2017/04/13)

文 _ 温嫔容

浓妆艳抹的38岁女士,穿着紧身衣裤,眼神焦虑而含怨。她那张脸黑如包公的脸,即使浓妆也掩盖不了妆底的梦魇。她为了这张脸,无论是与病证有关系的、没关系的检验全都做了,还是查不出病因;所有亲朋好友介绍的中西名医都看过了,仍面不改色,切肤之痛已半年了。

她穿梭在小巷内,好不容易才找到诊所。诊所没有闪亮的招牌,只有在墙壁上挂着扁鹊的画像,画像旁写着不起眼的诊所名称。当她走进诊间,看了看内外,有别于以往看过的金碧灿烂的院所和名气很大的医生,见到如此朴实的景象,她的嘴嘟嘟的唸着:「什么鸟不生蛋的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脸就渐渐的变黑了,但头、手足和身体的颜色都正常。爱美的她,从一开始积极检查与治疗,到最后变得忧郁沉闷,每天关在家里,羞于见人。每当出门就要化上有如登台唱戏般的盛妆,非常突兀。

她急切的问:「医生,我这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可以好?我要快一点好!」我回答:「现代医学虽然很发达,但仍有八千多种疾病无法医治,查不出病因的更是不计其数。有些病也是急不得,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打算替她从针灸、吃药、外用药膏和中药洗面粉多管齐下。

我说:「妳下次来看诊时,不要化妆。」她马上回答:「那怎么可以!我死也不肯,不能让人看到我的黑脸。」尽管我告诉她脸上黑色分布的深浅、色泽、形状和走向是诊病的重要观察,她还是不肯。

颜色由肝经在管,情绪也归肝所疏理,色黑属肾,而她的指甲色淡,舌苔淡红,手足易冰冷,应属寒水不涵木,是一种寒瘀。脸布满阳明肠胃经,她易腹胀,大便也不畅,又脾主肌肉,所以消化系统要一起调;而肺主皮毛,皮肤表浅由肺经所主导,也需要把肺经理顺。

针灸处理,美白,针迎香、下关穴;面色暗无光泽,针少泽穴;不明原因变色,当作皮肤中毒,针曲池穴用以清肺走表层,针血海穴用以活血去瘀走里部;解毒针筑宾、承山穴;养血活血,针三阴交穴;理肝经疏泄,针太冲穴;肺经取列缺穴,整个脸取合谷穴。

中药洗面粉都是按个人肤质和季节现场做调配。正在开药方时,她问:「中药洗面粉有没有放类固醇?」当开科学中药时,她又问:「科学中药有没有掺西药?」当针灸时,她再问:「医生,妳会不会针到筋或骨?会不会针错穴位?」本来病人生病就容易烦躁,所表现出无理又无礼的状态,都会耐心包容。

针灸完,她脸上不吃妆的现象松动,黑暗的肤色转亮,看起来不这么黑了,治疗应该有希望。于是拿镜子给她看针灸后脸的变化,她哼了一声说:「根本没差别,还是这么黑!」

我很严肃的说:「大小姐,妳不必再来看诊了,妳对事情的念头跟妳的脸一样黑暗,相由心生。思维是一种粒子运动,妳充满负面思想,妳周围的场都是负面暗的物质,而物以类聚,不好的东西就会靠近。要医治好妳的病,只能靠妳自己,妳不把妳心里又黑又臭的垃圾倒掉,谁也救不了妳!」拒绝治疗,也是一种治疗,置之死地而后生。(摘自《拍案叫绝──中国针医术》)◇




新纪元PDF 版订阅(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