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31個省直轄市的政法委書記更替,未到中共19大換屆已全部完成。(Getty Image)

中共19大換屆未到,大陸31省分的政法委書記已經全部換人。

專家認為政法委被視為刀把子,習近平上臺後通過大幅度軍改牢牢掌握槍桿子外,加快清理政法委系統,但會比清理軍隊更複雜。

文 _ 駱亞

據陸媒6月6日報導,今年5月剛剛升任重慶市常委的劉強已出任重慶市政法委書記,並現身相關政法會議。而59歲的市政法委書記劉學普退出常委,轉去任市人大任副主任。

6月2日,中共吉林省政法委旗下的吉林長安網《領導信息》欄目更新,原吉林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姜治瑩已接替金振吉,出任政法委書記。今年包括劉強在內已有10省分政法委書記履新,其中7人是新晉省級常委,包括:重慶的劉強、上海的陳寅、陝西的杜航偉、雲南的張太原、海南的肖傑、廣東的何忠友、吉林的姜治瑩。而福建的王洪祥由最高檢政治部主任空降,天津的趙飛、四川的鄧勇在換屆前分別出任天津市、四川省委常委。

《大紀元》記者盤點發現大陸31個省直轄市中,除了寧夏由於政法委書記李文章去年6月調任遼寧省任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目前空位暫時無人填補外,其餘30省直轄市的政法委書記更替,未到中共19大換屆已全部完成。(詳見圖表)


18大以來政法系統紛遭清算

中共18大後落馬的省級政法委書記中,至少包括遼寧的蘇宏章、河北的張越、雲南的孟蘇鐵、河南的吳天君。另外直接被免職沒有交代下文的有甘肅的澤巴足、山西的王建明、山東的才利民。

更多換下來的人去人大或政協任閒職副主任或副主席,基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包括吉林的金振吉、上海的姜平、安徽的徐立全、江西的周萌、廣西的溫卡華、重慶的劉學普、陝西的祝列克、浙江的王輝忠。

習近平18大之後,把政法委降格,將政法委書記踢出政治局常委,還拿下江派重要的幹將,如被稱為「政法王」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周永康的親信、原天津市委書記周本順,以及迫害法輪功專門機構「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前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曾任公安部反邪局長的張越等。「610」系統跟政法委是二塊牌子、一套人馬。

政法系統落馬的官員還有前河南省副省長、公安廳長秦玉海,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長武長順、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前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前司法部政治部主任盧恩光、前武警部隊司令王建平等。這些政法系統的「老虎」基本都涉及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團體。

「習近平要牢牢掌握政法刀把子」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政府把政法委看成是刀把子,把軍隊看成是槍桿子,將宣傳部門當筆桿子,這三方面是其執政的一個基礎。

政法委過去做為維穩的工具,在周永康時期權力無限地膨漲,特別是維穩反而造成更多的不穩,公權力造成對老百姓很多的傷害,包括對法輪功、訪民、異議人士、維權律師等。政法委成為貪官權貴的打手,扮演這樣一個不光彩的角色。


政法委過去做為維穩的工具,在周永康時期權力無限膨漲,成為貪官權貴鎮壓百姓的打手,扮演這樣一個不光彩的角色。圖為2006年4月2日澳洲法輪功學員呼籲制止中共迫害。(AFP)

他認為,習近平上臺之後,當然不希望延續過去的政策,而且要推行法治、實行深化改革,必須也要清理這種極左路線或者是執行江氏血債路線的官員,對他們的清理也是為了下一步的深化改革做準備。

黃金秋還以此前的北京雷洋案為例表示,習近平親自批示要嚴查,結果涉事的那些警察還是被無罪釋放了。據說北京當時有很多的警察都提出要辭職,以此為要脅。

「所以哪怕習近平想為建立法治社會做點實事,可能都會面對內部極左的一些官員和既得利益者的反對阻擾,甚至還很激烈。去年還有公開信要求習近平下臺,所以這一系列的事件說明黨內鬥爭也比較激烈。」

黃金秋分析:「作為政法委,包括公檢法司,它是重要的一個法治的基礎,它要掌握在習近平自己的手裡,不能在外人的手裡。那麼為了改革也好,從權力鞏固也好,從打掉對方政營的角度考慮,都要清除掉這些過去的錯誤路線執行者和決策者。」

「清理政法委比清理軍隊還要複雜」

美國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習近平上臺之後,很明顯他第一步就是全面清洗軍隊,通過大幅度改革的方式把舊的人全部換掉。第二步他當然要清洗政法系統,這比清洗軍隊還要困難。因為軍隊相對來講它是一個獨立的系統,但政法系統跟黨政、企業各個機關、社會交往的節點更多、更複雜。

他強調:「中國很多的問題出在政法系統,過去很多年中共靠它維持這個政權,整個中國社會的問題,包括政府內部問題、官民矛盾有很大程度都與其有關。所以習近平在四中全會上提出的所謂依法治國,最大的阻力實際上也是來自於政法部門。」

他進一步分析,因為過去政法委管公檢法司,本來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局是相互制約的,但政法委過去都由公安局的頭頭來掌控,檢法司全部要聽公安的指揮,因為政法委屬於黨的部門,所有的部門都要聽從黨的部門,變成都要配合公安局。

「因為公安局實際上是一個司法行政機構,它有大量的冤假錯案,包括對老百姓、對異議人士的鎮壓都是他們在做。所以激化社會矛盾,它們起了非常大的不好的作用。這個18大之前就已經非常清楚了。所以要想改變這一點,必須要從政法委著手。」

「另外,政法委被高度掌握在公安系統的手裡面,它可以非常肆無忌憚地做很多事情,包括腐化、對高層政治活動的干預等,從此前周永康和各地的政法委書記的做法上都可以突顯出來。他們對習近平當然就構成很大的威脅,因為政法委從羅干、周永康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江派原來派系的人馬。所以政法委一定要大幅度清理。現在31省市政法委書記全部更新完畢,恐怕這也只是第一步。」


政法委被高度掌握在公安系統手裡,肆無忌憚鎮壓百姓、深度腐化、干預高層政治活動等。18大後,長期把持中共政法統的江派人馬成為習近平當局重點清洗的對象。(Getty Images)

「19大前還有一些更大老虎拋出」

黃金秋表示,習近平清理軍隊、政法系之後,可能在19大之前還要清理文宣系統的貪腐官員。

他強調:「習近平只有完成刀把子、槍桿子、筆桿子這三個方面的全面清理,換上自己的班底,才能夠保證19大之後,習王走上全面深化改革的道路。」

因此他相信,「在19大之前也許還有一些更大貪腐的老虎,包括政法系統、文宣系統,可能會曝出來。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並不足為奇。我想這個謎底,包括習近平政治改革的謎底也都會在19大召開後揭開。」

石藏山也表示,確實有很多傳說在19大上會有一些重要的政治變動,習近平可能是要確保在19大選出的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們中有很大比例支持他,所以現在對省一級主要官員換人就很重要,因為他們可能是19大潛在的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

他強調:「雖然習近平上臺五年了,但是真正值得他信任的、可以用的這些基層官員人數並不多。退而求其次,最起碼使用那些沒有很明顯派系色彩的人。」

最後他說:「現在其實是最關鍵的時候,除了北京的動作、各省的動作換人以外,你也可以看到對手對習王李最高層的攻擊的動作也會越來越多,反映出內部的鬥爭實際上是非常非常的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