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西方社會重視的中國大陸各縣鄉市基層人民代表正在進行換屆選舉。從2006年9月到2007年2月,全國約九億人將參與投票。西方稱這個選舉是中國的“民主櫥窗”,美國民主基金會一直也為中國基層選舉撥款,希望通過選舉培植中國的民主。

中國憲法稱中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它將制定法律並任命相應的各級政府官員。根據選舉法,代表候選人主要有三個來源,一是由中共黨政機關政府部門推薦的,二是政協婦聯工會等社團組織提名的,三是由民眾個體自發選舉,其名字不印在選票上,由選民自行填寫的,一般稱為獨立候選人。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中國基層選舉黑幕
----人大獨立候選人多遭毆打和騷

2005年3月18日是中國安徽省奉杏村(Fengxing)鄉村委員會和村長的選舉日。選舉站的工作人員提著投票箱和投票登記表,挨家挨戶收集投票。(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文 ◎ 文華

備受西方社會重視的中國大陸各縣鄉市基層人民代表正在進行換屆選舉。從2006年9月到2007年2月,全國約九億人將參與投票。西方稱這個選舉是中國的“民主櫥窗”,美國民主基金會一直也為中國基層選舉撥款,希望通過選舉培植中國的民主。

中國憲法稱中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它將制定法律並任命相應的各級政府官員。根據選舉法,代表候選人主要有三個來源,一是由中共黨政機關政府部門推薦的,二是政協婦聯工會等社團組織提名的,三是由民眾個體自發選舉,其名字不印在選票上,由選民自行填寫的,一般稱為獨立候選人。

熟悉中國政體的人都知道,前兩者佔了選舉候選人的絕大多數。無論是差額選舉還是等額選舉,是內定的人選,還是弄來陪選的,都是官方信賴提名的人,唯有獨立候選人才是老百姓自己推薦的。

根據全國人大官方網站,目前已有縣市選舉完畢。據悉,截至上周為止,全中國500多名獨立候選人身份,沒有一個正式當選,有的還經歷的離奇遭遇。為此,新紀元週刊追蹤採訪了部分大陸知名獨立候選人,聽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最新遭遇。

網路圖片


用黑道阻止獨立候選人當選

新紀元首先採訪了享有中國草根民主布衣代表的姚立法先生。從1987年以來,姚年年以自薦候選人身份參加基層人大競選,1998年成功當選湖北潛江市人大代表,任職期間受到民眾一致好評。

姚立法對新紀元採訪開門見山就說:“這次選舉違法的事太多了!不光我沒選上,我們潛江近百名獨立候選人都沒選上。網上有我們寫給中國最高層“四大家”領導人的公開信,堶掃秅F這次湖北搞的非法選舉、打壓競選人士,比中共描述的蔣介石治下的假民主還糟糕。“

身為教師的姚立法介紹說,今年11月8日是潛江人大換屆投票日。早在9月21日市選舉工作會召開的第二天,他就被學校和公安、國安的人跟蹤,學校規定他上班時間不許出校門,白天在校內走到哪都有個體育老師跟著,不許他跟人談論任何與選舉有關的事,下班後有員警派人24小時監視,不許他接觸群眾,不許散發任何競選材料。教育局一位副局長公開的說:“我們只有請人把你打得住院了,才可避免你去搞地下活動,我們才能完成任務。”

在記者追問下,姚立法談了這些年他因堅持推廣民主理念,多次遭黑社會毆打。“2002年底,我曾接到恐嚇電話,要我停止普法,否則“沒有好下場”。2002年12月3日,我正走在街上,被四個不明身份的年輕人迎面暴打一頓,打得我脊椎骨骨折;2005年7月1日,我又被人打斷了肋骨。2005年11 月3日,我正在給竹根灘鎮群愛村的幾十個農民宣傳選舉法,5個手拿板凳和菜刀的壯漢沖進屋來,把我打翻在地。我當場被打昏了,中心醫院搶救後才脫險,頭上逢了三針。”

幾次被打,姚立法都報告了公安局,但公安局並沒有立案追查。

姚表示,為了阻止他當選,政府部門有些人想盡了各種辦法。比如“ 2002年他們搞政府迫害,阻止我競選省人大代表。競選前夕的02年12月半個多月堙A潛江市的電視臺、報紙、電臺造謠,天天宣傳說我偷竊了國家機密檔。這是要關監獄判刑的事,我怎麼可能會幹呢?2003年換屆選舉,他們又把以前屬於我們選區的師範學院的學生,“按戶口所在地”劃出了我的選區,我的得票下降了很多,導致我沒選上。”

網路圖片


姚立法被毆打和被非法監視

姚立法回憶說,從1987年開始他就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六次參加市人大代表競選,一次參加省人大代表競選。1987年他得了30多票,1990年得了50多票,1993年他先後三次印刷了2000份競選材料,並公開指出潛江市人大在選舉的非法行為。儘管在1700選民中,有598人以上在“另選他人”一欄堙A專門填寫了“姚立法”三個字,但他還是沒能當選,然而麻煩卻選上了他。

2005年4月2日,重慶樟冠鎮(Zhangguan)選舉鎮長,一名候選人在回答村民提問。(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從那以後,單位不分配任何工作給他幹,反而說他不幹活。在工資、住房問題上也是麻煩不斷,到1995年底,單位乾脆違背國務院規定,用五年“停薪留職”的方式把他趕走。儘管後來生活艱難的姚立法不得不幹苦力活,靠給人送液化氣罐謀生,但1998年一開春他就開始準備年底的人大競選了。

這次他先後向選民們派發了13封信,每次印刷上千份。這些信,從寫稿、付印、校對、分發,姚立法全是一人包辦。他常常是晚上吃完飯出發,開始往每家每戶、每間宿舍門縫下遞競選材料,全部發完往往已是吃早飯的時候了。

1998年11月28日那天,當公佈非正式候選人姚立法得票數爲1706票、票數排名第二時,選舉場上掌聲大作,經久不息。當天中午,有人將一張紙塞在姚立法的家門,上面寫著:今天是人民的節日。

姚立法在談到人大任職五年堙A他曾把兩年時間全部用在人大工作上,靠妻子養活全家。在300多位人大代表中,他對一府兩院(政府、檢察院、法院)提交了187件建議、意見和批評,占總數的38%。

五年堙A他多次批評政府過失和地方法規的不完善;他曾發動百餘名人大代表聯署議案遞交國務院,推翻湖北省江漢立市的意圖;他曾調查發現市財政拖欠全市教師1億元工資並進行了公開追討;他還檢舉了潛江部分村委會選舉嚴重違法,最終罷免了一位民政局副局長。

除此之外,姚立法做得最多的還是不斷讓人們宣稱選舉法,普及民主觀念。在姚立法的鼓勵感召下,2003年,總人口不過100萬的潛江市湧現出32名自薦候選人,比北京和深圳兩地的總和還多,開創了全國民主風氣之先。

然而由於地方政府懼怕這些不受政府意志控制的人當選,曾通過行政手段強制非法操作,結果32名候選人無一人當選。選舉結束後,姚立法聯絡當地群眾,向全國人大提交了3800人聯名簽署的申訴狀,控告當地政府的非法行為,但申訴沒起到正面效果,反而引來了後來他的被毆打和最近的被非法跟蹤監視。

“新的選舉法是個惡法”

採訪中姚立法還談到上週有一本專門寫他的書:《我反對——一個人大代表的參政傳奇》,剛出版一個多月就被中宣部列為禁書,查封了。姚立法曾在2004年7月受美國國務院邀請,實地觀摩美國總統大選,在談到中國選舉法存在的問題是,他說:“現在新的選舉法仍然是個惡法,全文只有 7000多字,堶掩y義表達模糊,缺乏實際操作性,就算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來了,他都不知道具體該如何操作,而美國一個州的選舉法就有13萬字。”

“第二就是新選舉法沒有如何救濟選舉權力的條款。當選民權力被侵害時,沒有法律來保護。正常情況選民應有的21項民主權利,在這部選舉法中沒有一項得到了保障。沒有保障的權利就等於沒有權利。”

最後姚立法表示:「今年全國500多名獨立候選人參選,至今沒有一人當選,其中很多人還被公安、國安綁架、拘留、毆打,這在以前是沒有的,儘管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基層競選中來,獨立參選面臨的困難還是越來越大了。

以往期待的利用人大選舉“擴大民主空間”,現在看來好像是走到頭了,做不動了」。儘管專制獨裁與民主自由水火不容,但姚立法堅信,他會一直走下去的。

獨立當選第一位農民的遭遇

2005年3月18日,安徽奉杏村(Fengxing)鄉村委員會和村長的選舉日,村民在奉杏村投票站填寫選票。(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誰也沒想到,老實巴交的35歲農民呂邦列,不但在2003年能自薦當選上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成為中國以獨立候選人當選的第一位農民,在前不久的換屆中,為阻止他參選,枝江市政府竟花費了納稅人100萬元的公款。呂邦列向新紀元詳細講述了他的獨特遭遇。

“今年6月,我早早就從北京打工回來,準備競選下屆人大代表連任。從7月份開始,我一出門就有2-3個人貼身監視跟蹤,其中一個我認識,曾在派出所幹多雜活。10月份跟蹤監視的人就多了,最多時能有20人。我一出門,派出所的人就找來了,拿著傳喚証要我到派出所交待問題,我根本出不了門。在8月和10月份,我還兩次被人毆打,報案後也是無人過問。

那時我所在選區附近的8個村子堙A每村都有10人左右的選舉幹部在那蹲點,每村都有10-20人左右的巡邏隊,專門阻止我們發放競選材料,與群眾接觸。我借了3000元錢印的6000份資料,只發出了1000份,很多發出的後來還被巡邏隊收走了。我們村不少在外面當國家幹部的人都給家堣H打招呼,不能選呂邦列,你們要選了他,我們就得下崗。村幹部更是明確指示,不准選呂邦列,結果今年我就沒選上。

12月9日投票那天一大早,派出所所長帶著五六個人來到我家,不許我去投票。後來他們答應帶我到選舉會場。但等我上車後,他們就把車開往派出所。在車堙A我幾次想跳車都被人摁住,用頭撞車窗也沒能逃出來。

後來群眾非常氣憤,他們說總算看清那幫人的醜惡嘴臉了。據一位官員私下透露,為阻止我參選,枝江市花了近100萬元,可見震動之大。這個消息是準確的。還有人跟我說:“呂邦列,為你一個人搞出這麼大動靜,死也值了!”

呂邦列還對新紀元講述了他在前年如何罷免村主任,如何當選村官,最後又如何被迫辭職的曲折故事。

曾是沙梨種植能手的呂邦列,以前從沒想過參政議政的事。2000年的一場大旱讓他收成全無。為呼籲減輕農民負擔,他曾四處上訪,並兩次自費上北京告狀。狀沒告下來,卻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積蓄,妻子因此帶著女兒離開了他。

最窮時呂邦列一天只能吃一個饅頭,露宿在地道堙C但這期間他學到不少政策和法律知識,還認識了“布衣代表”姚立法等人。從此他明白,要讓老百姓說話有分量,就得走基層選舉的民主道路。

2002年11月,呂邦列競選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鎮寶月村村主任,儘管他得票最高,當選的卻是村黨支部書記呂萬科。呂邦列不服,到處揭發選舉中的違規行為,但沒人理他。2003年正月初十,高高瘦瘦的呂邦列坐在了市政府門口絕食。天下著小雪,一天、二天……五天,粒米未進。第5天的下午,市信訪辦出面答應處理問題。

“上臺”後的日子很艱難

然而問題並沒得到解決。2003年6月23日,呂邦列帶頭提出"對村主任呂萬科罷免動議",理由是呂萬科非法收費;非法任命村組幹部;拒絕財務村務公開等。3天后的晚上,呂邦列遭人棍棒襲擊。7月22日,呂邦列再次遭到呂萬科家人的鐵器毆打,呂萬科當場揚言“打死了,我負責。”呂邦列的右胳膊被砍傷,住院43天。呂邦列被打,激起了兩千村民的憤慨,最後成功罷免了村主任。

2003年12月6日,呂邦列以"另選他人"方式獲得選區6000餘選票中的4551票,列總票數第一,而4名正式候選人無一過半數。遂成為中國第一位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成功競選上市人大代表的農民。2004年4月,呂邦列在1330名選民中以1035的高票當選枝江市百里洲鎮寶月寺村的民選村委會主任。

既是人大代表又是村主任的呂邦列,“上臺”後的日子卻很艱難。由於“村帳鎮管”的財務制度以及四位上屆留下來的村委會成員的不配合,使呂邦列陷入152萬村債務的爛泥灘中無法脫身。

加上幾次被打,公安都不管,因擔心打擊報復,呂邦列不敢種莊家,只靠打短工為生。本來應該有村主任的微薄補貼,但他在競選時承諾要到年終選民們評定他幹得好才有工資拿。呂邦列家四壁空空,唯一"奢侈"的一筆支出是給自己買了一份平安人身保險,但到2004年底,他窮得不擔保費交不起,連吃飯都成了問題。

2005年4月,在四周種種高壓下,候補上任村官一年的呂邦列被迫辭職。呂邦列對新紀元表示,沒有各方面環境的支援,當選上了也是很難幹下去的。

被“暴力競選”的汪國強



湖北武漢市花橋區派出所所長夏義學壓根沒想到,今年上面內定他為區人大代表,卻突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擁有二級警督和工程師職銜的汪國強。

汪國強對新紀元講述了他被夏所長手下人暴力毆打的全過程。9月20日,汪國強因發放了4000多份競選傳單,被夏義學“請”到了派出所,一直審訊到半夜。選舉的前一天下午5點,就有人拿著流動投票箱來到汪國強家。按選舉法規定,沒到投票日就投票是違法行。汪國強堅持第二天到現場投票。

22日投票日,一個偶然的機會,汪國強發現有他們選區有兩個流動投票箱,這是嚴重非法做假的事。於是撥打110報警,來的人卻是夏義學,不由分說把汪國強帶進了派出所。

剛進派出所大廳,汪國強想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一會,只聼夏義學喊了聲“進去!”,幾個員警沖過來連推帶拽的把汪塞進了一個小屋。員警卡住汪的脖子,使勁把他往堶控嚏A往門上牆上撞,拳打腳踢的一陣暴打。

打完後還命令汪蹲牆根,長時間的不許他站起來,還使勁揪住汪的雙耳往上提。據汪國強回憶,他當時完全被打懵了,全身是傷,還被打成小便失禁,褲子全溼了。據醫院檢查,他的頭、臉、眼睛、四肢、手腳,還有腎臟都被打傷了。

汪國強對新紀元表示,事後他把投訴材料掛號郵寄給了有關部門,但至今未見任何處理,而他的頭也經常隱隱發痛。僅在武漢市,今年就有好幾起像他這樣被非法剝奪投票資格的。在職區政協委員汪定亮律師,人稱武漢“職業訴訟人”的鄢裕祥,義務為弱勢群體代打官司的肖水祥等,他們都因散發競選資料,被員警以“破壞選舉”為名,非法傳喚或拘禁數小時,無法參與投票。前不久,汪定亮的政協委員資格也被取消了。

汪國強還說,儘管他同其他獨立候選人一樣,沒能成功在武漢當選,實現零的突破,但在“暴力競選”方面,政府官員卻實現了零的突破。他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他那“兌現法律”的競選口號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被關進牢房的人大代表不想再競選

曾建餘是1992年較早以獨立候選人身份競選成功,並連任兩屆的四川省瀘州市人大代表,他也是在任期內因得罪掌權官員被冤枉入獄的人大代表。新紀元本來想直接採訪曾建餘,但輾轉幾個來回也沒得到他的新電話。據曾建餘的朋友介紹,目前曾建餘在成都做生意,不想參與這屆人大競選。

目前曾建餘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早日平反,但法院一直壓著案子不辦理。有朋友勸他今年在瀘州再次競選,他覺得既然他的冤案都無法昭雪,說明恨他的官員還在臺上。上一屆他想競選的遭遇告訴他,他再努力也是沒有希望的。在成都競選,一是生意忙不過來,二是涉及戶口轉移問題,很麻煩。看來這位中國第一位以獨立候選人身份當選的人大代表,可能會遠離參政議政的人生軌道了。
據大陸媒體報道,前些年在四川瀘州民間就流傳著兩句話:“有事找曾代表,他一定會幫忙”“不收拾曾代表,不足以平‘官’憤。”說的就是在瀘天化工會幹事,市人大代表曾建餘。

然而沒等曾建餘兩屆十年任期完畢,他卻被關進了監獄。2001年9月,儘管有眾多司機證明曾建餘沒有收過他們的集資款,並有證人在法庭上翻供,稱有人逼迫他作偽證陷害曾建餘,但法院仍以 “詐騙出租車司機4000元”的罪名將其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002年9月曾建餘刑滿釋放前,有關方面就向區各單位、各鄉鎮約法三章:曾建餘釋放以後,不准迎接、不准掛橫幅、不准放鞭炮,否則以擾亂治安秩序罪拘留。曾出獄後不久,瀘天化公司即解除他的勞動合同,他到哪都有人跟蹤,他妻子開的童裝店,也因公安便衣監視在店門口,最後被迫關閉。一家人生活在困苦中,不少人見狀主動上門送米送錢,讓曾建餘感動得嚎啕大哭。

2002年11月區人大換屆選舉,不少人在選舉的前三天接到電話說“曾建餘有政治問題”、“選曾建餘無效”等等,有不怕威脅的,但他們的投票也沒起作用。

比如在一個220位選民的投票點上,115人在正式候選人之外另選了曾建餘,可張榜時,沒有公佈投票結果,只公佈了當選者,其中沒有曾建餘。

“平民包公”落選記

提起姚秀榮,幾年前常看報的人都知道,她是全國勞動模範,五年幹了別人15年幹的活,由此她被評為第8屆和第9屆人大代表。在儅了三年啞巴代表後,天性耿直、具有強烈正義感的姚秀榮,開始行使她的人大代表職權。

十年間,以她為主的“焦作七人小組”,接待了2萬多件次群眾來信、來訪,監督了1000多起案件,提了400多件合理化議案建議等,把人大代表的監督工作搞得紅紅火火。不少老百姓稱她是“平民包公”,全國60多家報紙雜誌先後報道了她。2000年7月2日中共建黨紀念日第二天,中央電視臺名牌欄目《實話實說》播出的《人大代表》的主人公。“姚秀榮”這三個字已成為“人大代表”的一個代名詞。

然而就這樣一個優秀人大代表,卻在2003年選舉中被差額淘汰了。姚秀榮說:"我想不開,也看不開!為什麼在我還不知道怎麼當代表的時候,我能夠高票當選,在我知道怎麼當代表,並且做出許多成績的時候,我反而成了落選代表?"

姚秀榮認為,她落選的主要原因是2001年3月份焦作市"天堂"錄像廳發生特大火災後,她對記者直言“這把火背後有腐敗",她原想以後繼續清查這事,沒想到自己倒先中箭落馬了。

據新紀元瞭解,目前已退休的姚秀榮住在北京一個朋友家,每天主要是幫助河南省和外省來的上訪民眾喊冤。“畢竟這十幾年自己在跟政府各部門打交道中積累了些經驗,這是普通老百姓所沒有的。能給他們指條路,哪怕讓他們有個哭的地方,我也心滿意足了。”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中共全民「普選」的本質(試刊號1) ---2006/12/21刊
  • 相關文章
  • 中國人的嗜賭和美國人的玩賭(第-2期) ---2006/12/14刊
  • 奧運賞給中共是失敗實驗(第-2期) ---2006/12/1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