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啟動了基層民主選舉的機制。很多人為此興奮不已,認為看到了自由的希望。然而,二十年後,人們卻發現,基層民主選舉並沒有帶來預期的結果。

從草根民主代表姚立法被毆打,到農民代表呂邦列被迫辭職,再到「平民包公」姚秀榮落選……凡此種種,讓人們看到中國民眾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血淚與艱辛。但這一幕幕的悲劇,卻是中共體制下的必然。

在一個自由社會堙A選舉是民意的真實表達,並由此而影響政府決策。但在中國,民主選舉的基本條件被完全摧毀。

時下的中共,仍然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民眾與參選人都沒有自由表達觀點的權利。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鋒筆天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中國基層民主選舉的悲歌
文 ◎ 龔平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啟動了基層民主選舉的機制。很多人為此興奮不已,認為看到了自由的希望。然而,二十年後,人們卻發現,基層民主選舉並沒有帶來預期的結果。

從草根民主代表姚立法被毆打,到農民代表呂邦列被迫辭職,再到「平民包公」姚秀榮落選……凡此種種,讓人們看到中國民眾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血淚與艱辛。但這一幕幕的悲劇,卻是中共體制下的必然。

在一個自由社會堙A選舉是民意的真實表達,並由此而影響政府決策。但在中國,民主選舉的基本條件被完全摧毀。

時下的中共,仍然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民眾與參選人都沒有自由表達觀點的權利。稍有不慎,就可能觸犯當局無處不在的禁區,因言獲罪。中共聲稱的所謂選舉人暢所欲言,不過是一種恩賜的、在中共設限之內、可以隨時被拿走的自由。

獨立候選人也不可能得到媒體的支援。在西方社會堙A媒體對選舉產生重大影響。媒體獨立於政府之外,是無冕之王。但在中國,媒體是中共的喉舌,跨越中共底線的媒體與記者將迅速遭到整肅。

民間團體的選舉運作,需要通過代表人物來發聲,通過功能性團體來實現。但中共通過強佔的資源收買民間精英,用國家權力控制或取締民間獨立團體,監禁放逐民主志士,徹底癱瘓了民間的發聲機制。

同時,中共操控了「選舉」過程的每一個環節。從候選人的確定、候選人的言論、參選人的人身安全、民眾的投票表示,無不在中共的嚴密監視下。在整個選舉過程中,人們看到的是當局對獨立候選人的嚴加打壓,以及對傀儡代表的全力扶植。因此,中國的基層民主選舉,其實只是一種儀式,是中共獨裁意志的另類展現。

如果把基層選舉看成一場博弈,中共意圖通過選舉秀來為自己裝點門面,繼續獨裁統治;而民間則試圖以此爭取本該屬於自己的些許權利。兩者博弈的結果,要麼中共的獨裁讓民主選舉名存實亡,要麼民間自主危及中共獨裁。兩者互不相容。中共高層一次次的政改口號,最後都不了了之,正是因為中共與民主政治的根本對立。

在中共的字典裡,民主不過是權力者手中可以肆意玩弄的工具。如果無法成為工具,就會遭到瘋狂的打壓、甚至遭受覆亡的命運。在這樣的極權政治下,民主的追求需要堅定的信念,需要巨大的勇氣。

但無論如何,牢籠和鐵幕下沒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中國人要實現自由民主、把握自己的命運,就必須走出中共的囚籠。這種囚籠的形成,往往與我們自己心靈上的懦弱、骨子裡奴性和精神上的自囚密切相關。從這種意義上說,民主的勝利將首先取決於我們人格的獨立和精神的自由。只有更多的人勇敢爭取自身的合法權益,大聲對中共說不,中國才會迎來真正民主的那一天。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中國基層選舉黑幕(試刊號1) ---2006/12/21刊
  • 中共全民「普選」的本質(試刊號1) ---2006/12/21刊
  • 相關文章
  • 中國基層選舉黑幕(第-1期) ---2006/12/21刊
  • 奧運賞給中共是失敗實驗(第-2期) ---2006/12/1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