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英勳接受新紀元記者採訪。
(攝影:李軍昊)
 

崔英勳身上至今還有因被注射不明藥物而產生的黑點,而且還有一些黑點在不斷地出現。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焦點新聞 簡體版       列印機版

韓國人曝中共監獄黑幕

:崔英勳(右)和北韓人權聯合會主席文國韓(左)在一起。(攝影:李軍昊)

文 ◎ 童昕

崔英勳接受新紀元記者採訪。
(攝影:李軍昊)
 

崔英勳身上至今還有因被注射不明藥物而產生的黑點,而且還有一些黑點在不斷地出現。
(攝影:高德熙)

幫助北韓逃亡者的韓國人崔英勳近日揭露自己曾在中國監獄媥D受嚴重迫害,引起韓國媒體及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與憤慨。崔英勳曾被關在山東濰坊監獄幾經折磨,幾乎精神失常,才得以獲釋回到韓國,與家人團聚。
 
因幫助百餘北韓逃亡者被抓

2003年1月18日,崔英勳在中國煙台計畫幫助百餘名北韓逃亡者逃往韓國與日本,遭中共抓捕。

此後崔英勳被送到煙台開發區看守所,崔英勳說,中共的法律規定,在看守所堣@天是4個小時的工作制,而他們實際上每天被強制勞動18個小時,完不成任務,就會被打。他親眼目睹一位在押人員被扒光了,吊起來打。

中共的公安部規定這些關押在看守所的人,每月生活標準為90元人民幣,伙食中應有豬肉、鴨蛋。但實際上每天3頓,每頓只有1個饅頭,菜就是把白菜葉子煮一煮,崔英勳用中文說:「堶惜偵礞]沒有」 。

在看守所堙A崔英勳曾遇到過一位法輪功學員瞿立福(音),很善良,在看守所埵陰M門的警察看管,不許其他在押人員與他接觸,將他孤立起來,不讓他煉功。瞿立福的勞動強度也比別的在押人員要大,但他不承認自己有罪,不幹活,看守所就指使在押人員打他,用腳踢,打他的腦袋。最後聽說他被送到淄博一個專門關押法輪功的監獄堙A被判了7年。

崔英勳認為這種種現象以及監獄為了多得利而重判犯人等很不公正,所以在2003年12月聽說公安部要來人調查的時候,他說他要上告。他剛說出這種想法沒兩天,便在12月25日,聖誕節那一天,被關進了山東濰坊監獄。

第十九層地獄

崔英勳說,在監獄堙A犯人們必須賄賂看守,否則就不能減刑,還會遭受更多的苦。人說地獄有十八層,中國的監獄是第十九層。

崔英勳在監獄堛熙怮幓X個月,開始跟同屋的人講,讓他們相信上帝,還經常說一些監獄堛獄G敗問題,獄方就指使犯人打他,禁止他做祈禱。

因為崔英勳有高血壓、糖尿病,獄方就將他強制送到醫院堨h,讓一名獸醫給他治病。崔英勳說他自己有藥,那也不行,11個人將他強行按倒,注射和餵食不明藥物,從那以後,崔英勳的全身就開始出現一些黑色的斑點,下肢麻痺,兩條腿僵直不能彎曲,上廁所也蹲不下來。也不讓喝水,渴了,就讓喝打吊瓶用的生理鹽水。

在中國監獄最後的45天堙A崔英勳基本上一直是在被群毆和關小號中度過,期間也曾因不堪忍受而想到自殺,但最終因為家庭和信仰堅持了下來。崔英勳說他不知道為什麼被打,沒有原因,有時上廁所走著走著,都能被打。有時候他們會問崔英勳有沒有上帝,如果說有的話,就會被打。做祈禱也會被打。

一段時間後,崔英勳的精神狀態開始出現了嚴重問題。崔英勳說,那時已經沒有了記憶能力,腦袋無意識地兩邊晃,家堭H來的照片也撕了。後來就天天傻笑,說胡話。在這種情況下於去年11月被送回韓國。回國後,崔英勳被診斷為「創傷後應激障礙」。

北韓人權聯合會主席文國韓告訴新紀元記者,崔英勳回國後,韓國政府曾要求中共就此事進行解釋,但至今尚未得到回應。

患難與共的另一半

在南韓很多女人都是不工作的,相夫教子就是她們的職責,崔英勳的夫人金鳳順過去過的也是這樣的日子。但自從崔英勳被抓後,金鳳順便不得不獨自擔起家庭及營救丈夫的重擔。

金鳳順說,他們原先住在中國,丈夫被抓後,她兩手空空地帶著2個孩子回到了韓國。金鳳順說:「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她在市場搬過菜,做過小生意,最後還是決定去工廠,穩定一些。但因為要舉行一些對丈夫的救援活動,所以經常會請假,假請多了,老闆就不高興,因此還要擔心會不會被裁員。

他們現在的住所就是金鳳順這幾年來辛辛苦苦攢下的錢租的。雖然經濟上很困難,崔英勳說,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就感到非常幸福了。

金鳳順回憶道,剛回韓國的時候,崔英勳連她都打,孩子也罵,看誰都像是監視他來的。金鳳順說,當時就是門口有個過路的,崔英勳也說是來監視他的,整天處於一種極度恐懼的狀態,說家埵竟岒左滿B有炸彈,坐也坐不住,哪怕就是深更半夜也會突然站起來,跑到家附近的兒童遊樂場去站一會。

「當時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她說,丈夫在中國被關押的時候,只盼望人能平安回來,但見面後看到他是這樣一種狀態,更傷心了。只是不管怎麼樣,一家之主回到家了還是不一樣,以前孩子爸爸沒有回來的時候,一個人領著2個孩子過,很害怕,每天晚上都要把門閂地嚴嚴的,精神上也非常的孤獨,現在孩子爸爸回來後,不管如何,精神上還是好多了。

目前的崔英勳已基本恢復,金鳳順轉述醫生的話說,一般這樣的情況都需要非常長的時間才能好,沒有想到他能好的這麼快。

對於自己為何能夠痊癒得這麼快,崔英勳說,那是因為他擁有家庭及那些幫助他的人們對他的愛。X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東方神韻 驚撼紐約(第8期) ---2007/03/01刊
  • 人嚮往的生活狀態(第8期) ---2007/03/01刊
  • 忍辱行善的人倫文化(第8期) ---2007/03/01刊
  • 《創世》開場 揭大唐創世奇緣(第8期) ---2007/03/01刊
  • 溶中國舞與芭蕾於一體(第8期) ---2007/03/01刊
  • 陳汝棠演出生涯中沒遇到的事(第8期) ---2007/03/01刊
  • 相關文章
  • 返鄉的中國、美國人和家奡蝪痕滬^國人(第8期) ---2007/03/01刊
  • 中共軍方恐嚇:已過忍耐期(第7期) ---2007/02/15刊
  • 北韓軍人集體逃亡追捕組入中國(第7期) ---2007/02/15刊
  • 傳召李光耀後 星法輪功案遭秘密審訊 (第5期) ---2007/02/01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