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世紀前,麻省理工學院經濟教授莫里斯.艾德曼(MorrisAdelman)說,「度量市場競爭強度一個不太精確、但挺有用的指標,就是看那些不成功的競爭者憤懣。」他的意思是說,如果領域內的一些競爭者憎恨其他競爭者,生意做不下去了、甚至在「抱恨終生」中垮臺了,那這就說明該領域的競爭是健康的。反之,競爭是不健全的,而一般大眾可能因此要頂缸受氣了。這個說法雖然有些冷酷,但還是蠻貼切的。

說起來,西方人對中國古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以及「苟不教、性乃遷」的認識,不在國人之下。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商管智慧 簡體版       列印機版

競爭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國古訓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文 ◎ 謝田

半個世紀前,麻省理工學院經濟教授莫里斯.艾德曼(MorrisAdelman)說,「度量市場競爭強度一個不太精確、但挺有用的指標,就是看那些不成功的競爭者憤懣。」他的意思是說,如果領域內的一些競爭者憎恨其他競爭者,生意做不下去了、甚至在「抱恨終生」中垮臺了,那這就說明該領域的競爭是健康的。反之,競爭是不健全的,而一般大眾可能因此要頂缸受氣了。這個說法雖然有些冷酷,但還是蠻貼切的。

說起來,西方人對中國古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以及「苟不教、性乃遷」的認識,不在國人之下。他們可能認識得更深,並結合了原罪的說法,把這種認知體現在了社會管理之中。因為意識到今天人們都變壞了,承認了這一點,因而設計了具約束力的社會經濟、政治管理體制。設立反托拉斯法反壟斷、保護自由競爭,就是商業領域的一個例子。

在美國經營衛星廣播(衛星電臺)的,基本上只有兩家公司:XM和Sirius。近日來,滿世界都在談兩家或許可能合併的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認為,只有這兩家在經營衛星電臺,如果合併,就成了一家、成了壟斷,這是萬萬行不通的。但是呢,問題還不那麼簡單。因為這涉及到怎麼看、怎麼定義這個「衛星廣播」的市場。

從狹義來看,「市場」就是衛星直接廣播,競爭只有兩家,合併必然形成壟斷。但從廣義

看,人們在決定是否買Sirius或XM時,對比的參照可能是那些免費的電臺,所以「市場」要包括所有陸基短波、中波、調頻、和調幅電臺,合併也不太會改變競爭的格局。爭議呢,也就出在這堙A到底應由誰來決定如何確定市場範圍,是該用狹義還是廣義的定義呢?

胡佛研究所的大衛.亨德森(DavidR.Henderson)根據艾德曼的理論,說可以從爭論中跳出來,從另一個角度看,看電臺的競爭者們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如果現有競爭者對擬議中的合併持反對態度,那合併可能就是對消費者有好處的。如果競爭者之間沒啥異議,沒有「憤懣」或「憎恨」,互相之間很愜意、很舒服,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就應該有所擔心了。

亨德森舉了個銀行的例子。比方說你目前的銀行要和另外一家合併,你可能會耽心合併後的銀行會利用其市場影響抬價、收更高的費用。但如果你發現一一第三家銀行在向政府投訴、要求阻止合併,你又怎麼看呢?

如果合併後的公司真的抬價,這第三家銀行會反對合併嗎?恐怕不會。如果價錢真會抬高,他們應該歡迎合併,因為這意味著他們自己也可以抬價、或保持原價但增加收入。如果他們反對合併,這恰好說明他們知道合併對降低成本是有益的,而這對消費者是有好處的。

用這個標準看XM和Sirius的例子,人們立即發現,當合併的消息剛出來時,陸基電臺業者就大聲疾呼、拚命反對。看來他們知道,這衛星廣播是在跟他們競爭呢,所以他們才拚命的反對。

反過來說,在祖先古訓喪失殆盡、具約束力的管理體制不完善的社會,自由競爭環境欠缺,准托拉斯式的壟斷自然橫行,這樣的例子也是很多的。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二會權鬥硝煙濃 黃菊苦肉計(第10期) ---2007/03/15刊
  • 兩會期北京入一級警備態(第10期) ---2007/03/15刊
  • 中國聚焦物權法社會精神分裂(第10期) ---2007/03/15刊
  • 相關文章
  • 中國「林黛玉」陳曉旭出家(第9期) ---2007/03/08刊
  • 遵循自然規律 安睡又健康(第9期) ---2007/03/08刊
  • 高智晟在陝北無自由 被阻絕外界聯繫 (第2期) ---2007/01/11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