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老一輩經歷過戰後困難時期,還保留著儒家刻苦、忍耐的傳統觀念。(Photos.com)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在忙碌的日本社會,晚婚現象越來越普遍,對此焦急萬分的莫過於父輩,於是社會上一些婚姻介紹所悄然興起,但與傳統的有所不同,這些都是專門給父母為兒女開設的婚姻介紹所。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焦點新聞 簡體版       列印機版

有別於傳統模式的日本婚介所

在日本,兒女婚後生活依靠父母資金援助的現象相當普遍。(Photos.com)

文 ◎ 任子慧


日本的老一輩經歷過戰後困難時期,還保留著儒家刻苦、忍耐的傳統觀念。(Photos.com)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在忙碌的日本社會,晚婚現象越來越普遍,對此焦急萬分的莫過於父輩,於是社會上一些婚姻介紹所悄然興起,但與傳統的有所不同,這些都是專門給父母為兒女開設的婚姻介紹所。

將兒女撫養長大成人,似乎已經完成了作為母親的一半使命,於是也有了足夠的時間為了兒女的婚姻再接再厲,繼續奔波。

這類婚介以「父母的緣分就是孩子的緣分」為口號打響,於是乎「我們家女兒很溫柔……」、「我們家兒子很老實,又喜歡孩子……」這些母親聚集在一起也開始了向對方介紹推薦自己的寶貝兒女。

母親們將自己孩子的學歷職業,以及父母認為的優點都寫在申請表上,互相為孩子眾奡M他(她)。不過,他們之所以對此如此熱衷,是因為多數父母認為,從他人父母身上多少可以掌握一些對方孩子以及其家庭情況。

只要結婚
已經多次參加父母親交流會的小林太太表示,主要是擔心女兒已屆高齡產婦的年齡,沒有時間猶豫了。

小林太太表示,即使將來女兒結婚後與丈夫不歡而散,對其人生來講,有此經歷也不是遺憾。而最令她安慰的是,通過她參加這類交流會活動,使得女兒本人也開始對自己的婚姻大事重視起來,每次都嘗試與母親揀選的男性見面,不過,似乎至今緣分還沒到。

雖然小林太太也似乎承認被別人視為是父母太過自我,但同時表示,這樣做並非過分,也不是對兒女的過分照顧,因為兒女的終身大事,也只有父母才能為他們真正的作出考慮。

父母包辦入會費
以結婚為前提的這類婚介所,正是抓住了父、母兒女互相依存的親情這一點,這樣一來,也同時給傳統的婚介所打開新局面。

這類婚介所的入會費等的手續費大約40萬日元(約3,300美元),當然這類費用幾乎都由父母包辦。兒子被母親逼著前來申請報名的也不在少數。這些母親們用手機以「遠程遙控」的方式,催促、監督兒子儘快辦理完成各類手續,也是見慣不怪的。也有過分焦慮的父母甚至經常打電話到婚介所查詢確認自己兒女的發展情況。

一位資深的婚介所人員說:「很理解婚姻大事雖然不單單是結婚者雙方的事情,但如果父母親過於插手的話,最後導致良緣被破壞的個案也時有發生。」

不過,據該婚介中心資料顯示,至今進行了30次的父母相親交流會,已經令超過60對男女共偕連理,這個成功率的確不算低,確實使家長們欣慰。但該中心近期打算停止類似相親活動,原因越來越多參加的父母正在為20多歲的兒女相親,而20多歲的年齡階層應該是他們自己尋找結婚對象而非由父母代理。

婚後父母續支付零用錢
日本父母們為兒女操辦婚姻大事之外,兒女婚後生活依靠父母資金援助的現象也相當普遍。

有報導披露,一個年輕夫婦和1歲兒子的3人家庭,丈夫幾乎每周都回家,伸手向母親索取零用錢。他們不覺得有何為難,並認為這是很理所當然的。同時一家三口住的新型大廈,也是母親一手包辦的,兒子的新車也來自母親的援助。

向父母索取零用錢的已婚日本男性似乎不在少數,多數的理由是每月妻子給的零用錢太少。另一位依靠丈夫的遺產為生的50多歲的母親,看著打工的兒子每日晚上超過11點才回家,但薪水卻只有約20多萬日元(約1,700美元),心疼兒子的母親為兒子不值。決定自己出資3,000萬日元(24.5萬美元)為兒子開設一間料理店。母親認為在料理店工作較出外打工自由得多,生活也較寬裕。

另一位在東京較為高尚住宅區居住的四口家庭,女兒超過1億日元的住所也是由父親全權代理購入。作為女婿的井上先生對此也不以為然。

兒子贍養父母的傳統漸變
這些似乎都是一些比較富裕家庭的情況,其實在日本一般家庭也較為普遍。比如,節假日兒女回家探親,父母自然為兒女準備好了來回車費,對此他們會認為是一種愛護或親情的表現。

相當一部份現在已經接近60歲,當年與日本經濟高度發展時代並進的老一輩,同情兒女沒有得到良好經濟的眷顧下生活,故經常給與援助,導致傳統上兒子孝順父母、贍養父母的習慣,在逐漸轉變。

35歲的中川先生身為長子,決定為父母結婚40周年慶祝一番,也表達對父母的感謝,在朋友的介紹下,選定一家高級中國料理店,為了遠道而來的父母特地訂了酒店,這樣一場下來,加上酒店料理,雖然只有7個人,開銷近30萬日元。可以想像父母當然很高興,但母親卻私下將錢塞給了兒子。諷刺的是父母的結婚紀念,最後還是母親瞞著丈夫付錢,而其實追尋起來錢還是父親掙來的。

中川說:「沒有辦法,當然父母比我們有錢。」母親則說:「只要是父親高興,倒無所謂。」

失去日本人艱苦耐勞傳統
32歲的野口先生是一名老師,結婚3年多,兒子約1歲半,結婚後接近30萬元的薪水每月準時交給老婆後,得到4萬元的零用錢,結婚前曾經伸手向母親要零用錢的野口,僅僅4萬日元零用錢遠遠不夠與朋友同事喝酒應酬,於是母親不定期自動匯款給兒子,野口瞞著老婆照單全收。母親說,最近給了兒子50萬,並說這是很正常啊,孩子需要出去應酬。

不過同是打工階層的40多歲的佐籐先生說,現在的日本社會缺乏刻苦忍耐的精神,在日本人戰後出生的老一輩經歷過艱苦的戰後困難時期,同時還保留著儒家刻苦、忍耐、堅持不懈的傳統觀念,在一個明確的目標下,逾越各種生活的苦難,這些與日本社會戰後高速經濟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佐籐先生說,70年代開始出生的那一代年輕人,已經逐漸失去了原來刻苦耐勞的傳統,但其中父母的嬌縱是一個主因。X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十字路口反思 美國人轉向傳統求解(第26期) ---2007/07/05刊
  • 美國獨特的地緣優勢(第26期) ---2007/07/05刊
  • 美國的成長之路(第26期) ---2007/07/05刊
  • 相關文章
  • 當中國人的情 邂逅法國人的理(第26期) ---2007/07/05刊
  • 日本社會的晚婚現象(第25期) ---2007/06/28刊
  • 中共勾劃下的新聞「自由」(第24期) ---2007/06/21刊
  • (第17期) ---2007/05/03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