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辦公室主任王維工(左)於七月十八日在上海被抓。(網絡圖片)

江系主將陳良宇被關押北京秦城監獄,江澤民太子江綿恆面臨調查。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焦點新聞 簡體版       列印機版

黃菊前祕書被捕 反貪直逼江綿恆



文 ◎ 任百鳴

黃菊辦公室主任王維工(左)於七月十八日在上海被抓。(網絡圖片)

江系主將陳良宇被關押北京秦城監獄,江澤民太子江綿恆面臨調查。(網絡圖片)

江系主將陳良宇腐敗大案,經中紀委十個月的調查終於定性。七月廿六日,政治局會議作出決定,給予陳良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目前正關押在北京秦城監獄。

全封閉式的獨立辦案

比起十年前中共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被開除黨籍時,新華社僅發了三百多字的新聞,此次胡錦濤、溫家寶對陳良宇案的手法極為細膩。不僅通報了陳嚴重違紀問題審查情況和處理決定,並簡報調查過程和陳述陳的六大罪狀。直屬胡溫的中紀委專案組收領「絕不誇大事實;絕不走過場,一定要把上海幹部中腐敗問題查清楚」的指示,脫開江系掌控的公安、政法系統,獨立運作的成果。

如果把上海比作一個古墓群,可謂穴穴相連。陳案只不過是胡錦濤在此古墓群開挖的一個切入口,上海腐墓全貌,最終會挖開上海「最大的幹部」江澤民的巢穴。

目前,數百中紀委查案人員仍駐守上海,分駐不同的招待所、賓館,陝西北路上的馬勒公寓依然大門緊閉,中紀委顯然又確定了新的查案方向,找到了另一重大墓口。

王維工被審查另有內情

最新的消息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的祕書王維工於七月十八日在上海被抓,並被押往北京審查。

王維工是江蘇吳江人,與上海社保案主角張榮坤是老鄉,張榮坤得以進入上海官場肆無忌憚,正是王維工引薦。不過,消息人士表示,王維工涉及的並不完全是上海的社保案,他被審查另有內情。

而王被抓時,在申能集團掛職,申能法人代表、董事長兼黨委書記李關良主動對外表示:「此事對『申能集團』沒有影響。」有消息稱,電訊企業成為中紀委下一個調查的重點,矛頭指向更為重要的人物。

王維工原來是上海市委辦公廳祕書,並於一九九四年出任市委書記黃菊的祕書,後來提拔他擔任上海市委辦公廳副主任及上海市委副祕書長。二○○二年秋中共十六大,黃菊被江澤民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立即調王維工進京,繼續當黃菊祕書。○七年一月黃菊病重,難以視事,外界傳出黃被迫全面交權。熟悉上海政情的人士透露,此後黃菊辦公室主任王維工,被撤銷一切職務,一度被軟禁起來交代問題。

王維工與江太子江綿恆

消息人士說,此後「上海幫」連遭重挫,紛紛落馬,為了避免以後「出麻煩」,黃菊讓祕書王維工返回江氏地盤上海,沒敢再讓他回到上海市委,而是直接進入上海申能集團有限公司。在申能集團內部,給王維工的職務是副總經理,並配有專職祕書,「副廳職正廳待遇」。可是王維工只在那堭齒W,根本不參加任何運作,把申能當成暫時的避風港而已。

黃菊比陳良宇更位高權重,與江的關係更深,早在江澤民宣布退居二線之前,黃菊就在上海為江大興土木,為江建了兩處行宮。後來江太子江綿恆決定以上海為基地發展其「電訊王國」,從申請審批到銀行貸款,黃菊一路大開綠燈,而為之實際操辦的正是黃菊的大祕書王維工。

江綿恆奪「上聯」 王維工開路

江綿恆在上海迅速發家,而關鍵的起步項目就是上海市府半買半送的讓江綿恆巧奪「上海聯合投資公司」。

「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上聯)原是掛在上海市計委名下的公司,江綿恆九二年從美國歸國,九四年向上海市計委買回「上聯」。據行內人說,上聯當時的資金已上億元,但江綿恆實際只付了幾百萬就買到手,等於是半賣半送。表面上上聯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

江大公子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由於江綿恆的特殊背景,他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做生意包賺不賠,海外華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門人楊致遠等紛紛上門拜訪或投靠,幾年時間江大公子已建立起他的龐大電信王國。

現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有十餘家,如上海資訊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頻網絡等。

江綿恆任董事長的上海網通,在中國大陸沿海十五個省市鋪設光纖,開辦網絡電話服務,與中國電信業霸王「中國電信」爭生意。

在中國要開辦新的資訊網絡公司,審批非常困難,但網通由江綿恆向上面疏通,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得資訊產業部的審批。有消息說,當年江澤民特意以引入競爭為藉口,把中國原本一統的電訊業,分隔南北,就是為了給江綿恆鋪路。據悉江綿恆個人因此所得的佣金金額幾近天文數字。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他們說,江綿恆既是中國電信王,也是上海灘的大哥大。

新華社「此地無銀三百兩」

顯然,王維工對於胡錦濤來說極有價值,他是黃菊、陳良宇、江綿恆、江澤民各方交互的樞紐性人物,攻下王維工,掌握黃菊的違紀違法情況,不僅可隨時推翻江系苦心籌劃給黃菊身後安上的三項定性高帽。而且更重要的是,該人是江綿恆在上海電訊業發跡的實際參與內幕交易的關鍵人物,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

此舉也引發江本人的驚恐,海外媒體大公報迅速出來澄清,稱「黃菊生前曾表態:對於其祕書王維工的違紀行為,請按照規定嚴辦」,並直接透露出江系的憂慮,稱「王的違紀行為都是自作主張,瞞著黃菊進行的」,且「可以肯定,王維工的落馬,不會影響六月初中央對黃菊的評價: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云云。

為了穩住陣腳,新華網上海頻道和上海市政府網站都以圖片和文字的形式,報導了黃菊遺孀余慧文近期活動,顯示黃菊的定性未受王被捕的影響。

從江系人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搞笑反應看,江系已經默認王犯有重大違法事實,只是在竭力撇清關係,處境十分被動。中紀委此前行動完全保密,江始料不及。

中紀委據以往經驗,陳良宇的兒子陳維力在出逃美國後,被長期祕密監視,終於在馬來西亞與國內前來的女友密會時被抓,最後被引渡回國。此舉對陳良宇精神打擊很大,致使其防禦心理崩潰,在審理陳案中扮演了重要的關鍵一擊。

拿江澤民貪腐兒子開刀,蓄勢待發,江面臨一場心理錯亂。X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國破山河已難在(第32期) ---2007/08/16刊
  • 愈演愈烈的中國天災(第32期) ---2007/08/16刊
  • 天災考問中國人什麼?(第32期) ---2007/08/16刊
  • 相關文章
  • 新書書評《中共:脆弱的超級大國》(第31期) ---2007/08/09刊
  • 從國共內戰到二二八事件(第20期) ---2007/05/24刊
  • 溫家寶為何最擔憂金融崩潰?(第20期) ---2007/05/24刊
  • 億年藏字石現 中國共產黨亡(第13期) ---2007/04/05刊
  • 700億進曾家 江綿恆醜聞現大陸網站 (第4期) ---2007/01/25刊
  • 陳良宇愛將被拘 青島政壇換班 (第1期) ---2007/01/0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