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世界日報》三月卅日用將近整版的篇幅,報導了加拿大外交部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和著名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講述中國器官交易與迫害法輪功的黑幕。報導全文如下:

兩個加拿大人──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看起來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喬高身材高瘦,愛笑,深藍色的眼睛透著幽默。麥塔斯個頭瘦小,說話輕聲細語,鑲金邊眼鏡後面的目光嚴肅。這兩個不同的人,他們有個共同的家鄉──溫尼派格城(Winnipeg)。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西方看中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中國器官交易與迫害法輪功黑幕
德國媒體報導

經調查,中國大陸眾多醫院、勞教所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為移植牟利之用。圖為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模擬場景。(法新社)

編譯 ◎ 袁文、文靖

德國《世界日報》三月卅日用將近整版的篇幅,報導了加拿大外交部前亞太司司長喬高和著名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講述中國器官交易與迫害法輪功的黑幕。報導全文如下:

兩個加拿大人──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看起來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喬高身材高瘦,愛笑,深藍色的眼睛透著幽默。麥塔斯個頭瘦小,說話輕聲細語,鑲金邊眼鏡後面的目光嚴肅。這兩個不同的人,他們有個共同的家鄉──溫尼派格城(Winnipeg)。在那堙A他倆開始了無數次的交集。同樣是專業中的佼佼者;同樣親切有禮、舉止得體。他們同樣對「強大」的中國,可能造成威脅。

二○○六年五月廿六日之後,他們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因為在他們的信箱堙A躺著一封令人震驚的指控信等待著他們的調查。在這封信中,中國被指控大量盜取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甚至高價出售賣到國外。全球追查迫害法輪功聯盟,一個在華盛頓註冊登記的非政府組織,在信中請求喬高和麥塔斯,進一步調查這項傳言。後來,他倆找到了很多調查線索,讓中共無法反駁這項嚴厲的指控。於是,他們把調查結果詳細、具體地寫入二○○六年七月份發表的調查報告中。

從此之後,這兩人不辭辛苦,奔波往返於世界各國之間,把他們知道的情況告訴更多的人。他們在不同國家的議會發表講話,與內閣政客交談,尤其在聯合國,他們做了許多工作。

在國際指責聲浪的壓力下,二○○六年七月一日,一條全面禁止器官交易的法律在中國生效。器官移植必須得到官方書面批准後,才可以對捐贈器官人士的腎臟,胰腺或眼角膜進行摘取。

暴利的器官交易持續進行

喬高和麥塔斯肯定的認為,這條法律不可能禁止實際發生的器官交易。在中國,制定法律和具體執行之間是有天壤之別的,曾在擔任亞太司司長時多次到中國旅行的喬高這樣說:「利潤豐厚的器官交易繼續進行,沒有受到任何障礙。」

二○○六年十一月底,比利時議員帕特里克•萬科魯克斯文(Patrik Vankrukelsven)給北京的兩家醫院打電話,稱自己是一名等待換腎的病人。兩家醫院都馬上為他提供器官,報價折算歐元五萬元。

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二○○六年十一月公開承認,大部份在中國移植的器官來自死刑罪犯。黃還當著中國南方大都市──廣州的醫生們說,這種交易應該被禁止。然而黃說的「這種交易」,按新頒法律在二○○六年七月份就應該被全面禁止了。

在中國 器官驚人地被浪費

按他們的調查,為給一個出手大方的顧客找到合適的器官來源,可能導致多名囚犯被殺害。喬高曾遇到一個二○○三年在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得到了八個腎臟供應的先生。因他的血液成份和抗體與捐器官者的不符,所以移植手術多次失敗。當他移植最後一個器官時,手術的醫生說,這個器官是從死刑犯那堥茠滿C

器官的浪費在中國是驚人的。喬高說,醫生承負得起他們在技術上的差錯。按官方數字計算每年一千六百個被執行死刑的人,會讓他們的器官庫供不應求。

從數量巨大的調查線索和其間的連帶關系,構成了一幅完整的畫面,他們得出結論,這項指控是真實的。被摘除器官的活人在手術中或手術後隨即死亡,說白了就是利用摘取器官的方式殺人。「很多次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們的調查結果,並為之感到震驚,不願繼續下去。」喬高說。曾為許多在二戰時期大屠殺中倖存下來的猶太人打過官司的麥塔斯,聯想起了被屠殺的幾百萬猶太人,他表示:「從那以後,就沒有什麼殘忍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了。」

人們認識不到事件的殘酷

令人吃驚地,在中國,人們幾乎認識不到這件事情的殘酷性。到七月份為止,中國醫院在他們的網頁上公開宣傳,器官移植等待時間非常短。一所中國國際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上寫著:我們只需要一周就能找到一位合適的腎臟捐獻者,最長的等待時間是一個月。而西方國家的病人等待一個合適的腎臟捐獻者,通常需要等待許多年。

儘管如此,許多醫生在電話堬@不保留地告知你實情。「我們會挑選年輕、健康的腎臟。」廣州軍區醫院一位朱博士二○○六年四月在電話堻o樣說:「幾個法輪功學員的腎臟正在『運輸途中』。」

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器官

麥塔斯和喬高說,雖然所有被處以死刑的人基本上都可能被摘取器官,但是法輪功學員的確是一群被中國當局特別污辱虐待,受盡凌辱的一個群體。

「在一個充滿仇恨的大氣候下,法輪功學員非常容易成為暴力的受害者。」麥塔斯說。而且法輪功學員是人體器官「完美的供應者」,喬高和麥塔斯在他們的報告中這樣寫著。他們大多數人體質健康年輕化,他們既不抽菸,也不喝酒。

主要證人安妮是一位在遼寧蘇家屯醫院摘除了兩千位法輪功學員眼角膜醫生的前妻。採訪了安妮的喬高認為,她的證詞細節準確,是真實的。他強調說,她和法輪功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們認為最有說服力的是,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被中國禁止後,器官移植的總數量在跳躍式的增長。按官方統計,從一九九四到一九九八年,共有一萬八千五百個器官移植案例,而在二○○○到二○○五年內,器官移植的總數是六萬例。◇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專家解讀 中國拋售美元威脅(第35期) ---2007/09/06刊
  • 威嚇背後的政治因素(第35期) ---2007/09/06刊
  • 外匯存底變成「政治武器」?(第35期) ---2007/09/06刊
  • 相關文章
  • 笑看中共消毒(第34期) ---2007/08/30刊
  • 南希醫案(六之五)請通知我的中國醫生(第31期) ---2007/08/09刊
  • 美政要呼籲終結迫害法輪功(第30期) ---2007/08/02刊
  • 上海幫的潰敗超出鄭恩寵預測(第23期) ---2007/06/14刊
  • 遵循自然規律 安睡又健康(第9期) ---2007/03/08刊
  • 活摘人體器官 法國司法部長:無法容忍(第7期) ---2007/02/15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