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又譯翁山蘇姬)曾經說過:「恐懼是一種習慣。」當緬甸僧侶和民眾克服害怕,走上街頭抗議軍政府獨裁時,他們想到了昂山素姬。九月二十二日,僧侶冒雨來到昂山素姬被軟禁的住所門外,昂山素姬也向他們含淚致意。這是九月份「番紅花革命」的一個歷史性片斷。
 
昂山素姬目前的現狀如何?她是怎樣的一個領袖人物,給予緬甸人這麼大的力量?帶著以上問題,本刊記者採訪了現居美國馬里蘭州的緬甸流亡政府的發言人包和廷先生(Bo Hla-Tint)。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封面故事 簡體版       列印機版

昂山素姬緬甸人的希望(專訪緬甸流亡政府發言人包和廷)

緬甸流亡政府發言人包和廷在美國華盛頓接受本刊專訪。包和廷在一九九零年緬甸大選中當選為國會議員,軍政府政變之後流亡美國,現為緬甸流亡政府金融事務部部長,也是流亡政府發言人。(攝影:新紀元記者 臧山)

文 ◎ 吳芮芮

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又譯翁山蘇姬)曾經說過:「恐懼是一種習慣。」當緬甸僧侶和民眾克服害怕,走上街頭抗議軍政府獨裁時,他們想到了昂山素姬。九月二十二日,僧侶冒雨來到昂山素姬被軟禁的住所門外,昂山素姬也向他們含淚致意。這是九月份「番紅花革命」的一個歷史性片斷。
 
昂山素姬目前的現狀如何?她是怎樣的一個領袖人物,給予緬甸人這麼大的力量?帶著以上問題,本刊記者採訪了現居美國馬里蘭州的緬甸流亡政府的發言人包和廷先生(Bo Hla-Tint)。以下是記者整理的訪談記錄。
 
記者:現在昂山素姬女士的現狀如何?

包和廷:十二年來,我們和我們的領袖昂山素姬沒有聯繫。但是等她被釋放時,我們可以向她匯報國際上的反應和我們在國外的策略工作。據我們所知,目前她的健康狀況良好。她說自己健康沒問題時,她總是說,「我像戰鬥狀態一樣健康(fighting fit)。」她現在也這麼說。她每天早上四點起床,打坐一小時左右,然後聽廣播、讀寫。我們相信她現在健康狀況應該不錯。
 
但是她的行動受到很大的限制。她不能和她的黨派全國民主聯盟的其他領袖溝通。更荒謬的是,如果沒有軍政府的許可,她連打印機都不能用。她必須每六個月延續她的「打印機許可。」她的醫生也只有在軍政府同意的情況下才可以與她見面。她長期被監視,並被軍政府威脅,不能向外界透露任何情況。
 
但我們相信她總是很樂觀、很堅強。在與聯合國特使甘巴瑞會面時,丹瑞(軍政府首腦)表示願意和昂山素姬見面。條件是,昂山素姬放棄號召對緬甸的經濟制裁,放棄與緬甸軍政府的對抗。我們覺得很荒謬。她總是呼籲和平的手段。
 
記者:緬甸人為什麼尊敬昂山素姬?
 
包和廷:如果回顧一九八八年,剛開始,人們因為她是昂山將軍的女兒。因為她的父親昂山將軍為了緬甸的獨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被別人暗殺,她的家庭在緬甸是一個傳奇。人們喜歡她是因為她是昂山將軍聰明的女兒。
 
一九四七年,她兩歲時,她的父親被暗殺了。她一直跟隨母親在國外生活,在英國牛津大學拿到學位。但是她的緬甸語仍然很流利。這一點,人們馬上意識到了。她的緬甸話甚至比長期生活在緬甸的緬甸人還好。她思路清晰,反應敏捷。
 
另外一點是她的勇敢。她說,恐懼是我們最大的危險。她鼓勵人們,不要害怕說正確的話,做正確的事。我們應該害怕做錯事。這是和佛教的教義相符的。人們與她站在一起,熱愛真相。
 
她也是自由的象徵。她總是教育人們不要用暴力手段。當學生們進入叢林時,她理解是形勢所逼,學生們不得不進入叢林,進行武裝鬥爭。但是同時,她清楚地說明,這不是緬甸的出路。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所有種族、黨派間互相諒解和尊重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為什麼人們愛她的原因。
 
她後來為緬甸人做出的犧牲和她的勇氣、聰明才智,這一切,使她成為緬甸人對未來的希望。自從緬甸一九四八年獨立以來,緬甸人一直沒有找到很好的領袖人物。很不幸,在獨立的六個月前,昂山將軍和他整個的內閣都被暗殺了。自那以後,我們沒有很強有力的、很有承諾的領導力量。正由於如此,軍政府才可能掌權。
 
我們需要很堅強又很慈悲的領袖。昂山素姬是這樣的人。這也是為什麼緬甸人熱愛她。
 
一九八九年後期,在她被軟禁之前,她來到我的家鄉莫谷地區。我的家鄉是著名緬甸紅寶石產地。那個時候,軍政府正限制全國媒體不能刊登任何關於全國民主聯盟的新聞。她想建立自己的媒體。她在各地走訪,想籌集資金辦媒體。
 
她來到莫谷後,我和她私下見面半小時。除此之外,在她母親的葬禮上,一九八九年十二月,我又一次與她見面。
 
當她來到莫谷地區時,整個城市的人都出來迎接她。我告訴她,作為一個國家的領袖,妳應該知道,這些人中只有25%的人是真正妳可以依靠的力量。其他的人可能是因為你是昂山將軍的女兒而來看你,或者是因為別人都出來迎接你,所以他們也出來。她很快表示同意,並說:「我同意你的觀點。」
 
我告訴她,當時保護她的學生力量,我們叫「三色學生力量」的,因為熱愛她,所以要保護她。但是這些學生有時的行為方式會令公眾覺得不舒服。她馬上就召來警衛力量的頭目,並讓學生們不要再那麼做了。
 
我的印象是,如果她有一個很好的隊伍,緬甸會走上正軌,因為她有很高的威望,也很有能力。我希望她能更強硬。我們理解她是母親,是溫柔的女兒。但緬甸的局勢很具挑戰性。我們希望她能更加強硬。
 
記者:僧侶不接受軍政府成員的佈施,這樣做的效果有多大?

包和廷:這麼做有很大的影響,這也是為什麼軍政府這次會針對和尚鎮壓。這麼做意味著被社會放逐,死後無人會照料你,沒有法事。這是被自己的文化、社會和宗教放逐。這是很有效的。
 
但是,軍政府擁有的年輕士兵通常只有十幾歲。他們根本沒有一九八八年的記憶。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對錯。軍政府告訴他們,緬共在掌握仰光,他們假裝成和尚或學生。就跟天安門屠殺學生一樣。每當緬甸軍政府要動作時,他們就給士兵洗腦。這些士兵生活與世隔絕,他們大多都是年輕人,沒有受過教育,沒有什麼生活經歷,但是被洗腦,而且被訓練成殺人工具。
 
而軍政府堶掘窶`的成員,如果真的擔心自己的來生,首先就不會去屠殺僧侶。我覺得他們不在乎。他們沒有真正的信仰。

昂山素姬是緬甸人的希望。(法新社)

(法新社)

昂山素姬簡介

昂山素姬一九四五年生。兩歲時,父親被暗殺。她的父親昂山將軍和英國談判,爭取了緬甸的自由。昂山素姬在仰光長大,她在天主教英語教學的學校接受教育。後來在母親作為緬甸駐印度大使時,在印度學習。她本科在牛津畢業,並在倫敦大學得到博士學位。
 
她的已故丈夫麥克•埃利斯(Michael Aris)是一位英國學者和西藏問題專家。一九八八年,她回到緬甸照顧病重的母親,她的民主事業就此開始。
 
她幫助組織了全國民主聯盟,並深受印度甘地的非暴力抗爭影響。一九九零年,全國民主聯盟在緬甸大選中獲勝,但軍政府無視選舉結果,繼續掌權。此舉令昂山素姬和她的訴求在國際上得到關注。
 
一九九一年她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一九九五年,軍方釋放了她,但表明,如果她離開緬甸,就不能再回來。一九九七年,她丈夫得了癌症,但她最終決定留在緬甸,而沒有去英國看望丈夫。而緬甸軍方不給她丈夫核發簽證進入緬甸。到一九九九年麥克•埃利斯死亡,夫妻沒有能再見一面。

包和廷簡介

包先生於一九五七年出生,一九八一年從仰光理工學院畢業。他參與了一九八八年民主示威,並在家鄉莫谷(Mogok)地區起到領導作用。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九日,在緬甸軍政府更名為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State Peace and Development Council)的第二天,他被捕入獄。兩個月後,他被釋放。
 
之後,他加入了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並在一九九零年的選舉中被選為家鄉地區的議員。緬甸軍政府儘管選舉失敗,仍然選擇維持強權,無視選舉結果。全國民主聯盟核心小組在緬甸的兩大城市仰光和曼德勒召開了幾次秘密會議,決定派一些議員到海外成立流亡政府,並將它的主要任務定為在緬甸恢復民主和人權。
 
包和廷就是其中的一位議員。他目前是流亡政府首相辦公室的部長,也是流亡政府金融委員會主席。流亡政府由首相盛溫(Sein Win)領導。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緬甸 的番紅花僧侶革命(第40期) ---2007/10/11刊
  • 緬甸局勢仍然不確定(第40期) ---2007/10/11刊
  • 相關文章
  • 番紅花革命和緬甸局勢(第40期) ---2007/10/11刊
  • 此時亟需純正自由主義者(第40期) ---2007/10/11刊
  • 面對恐懼(第38期) ---2007/09/27刊
  • 為甚麼說「民主社會主義」不能救中國?(第38期) ---2007/09/27刊
  • 古典音樂對健康 功效獨特(第37期) ---2007/09/20刊
  • 元旦期間 天安門兩起自焚 氣氛緊張 (第2期) ---2007/01/11刊
  • 伊前獨裁者薩達姆被絞死 (第1期) ---2007/01/0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