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沙漠南部面積二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是今天的蘇丹共和國,蘇丹(Sudan)當地語意為「黑土地」。夏季氣溫高達50℃以上,人稱「火爐國」,居民皮膚多呈黑色或棕褐色。這個非洲最大的國家,三千多萬人口中,70%的人信仰伊斯蘭教,官方語言為阿拉伯語,也通用英語。北緯十一度以北地區主要居住著阿拉伯族裔,南部則散居著六百多個非洲族裔部落,他們信仰基督教和傳統拜物教,土著部落中有一百三十多種語言和方言。

蘇丹社會動盪,經濟落後,二零零四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人類發展指數中列第一百三十九位。除首都喀土穆所在的中部地區和盛產棉花的傑濟拉地區,以及近來發現的石油產區外,其他很多地方是人煙稀少的沙漠。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滄桑動盪的黑土地

隨著1983年內戰的擴大和加劇,奴隸貿易在蘇丹死灰復燃。圖為基督教團結會人士在美國華盛頓DC的蘇丹大使館外抗議蘇丹的奴隸制度。(法新社)

文 ◎ 王靜雯

撒哈拉沙漠南部面積二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是今天的蘇丹共和國,蘇丹(Sudan)當地語意為「黑土地」。夏季氣溫高達50℃以上,人稱「火爐國」,居民皮膚多呈黑色或棕褐色。這個非洲最大的國家,三千多萬人口中,70%的人信仰伊斯蘭教,官方語言為阿拉伯語,也通用英語。北緯十一度以北地區主要居住著阿拉伯族裔,南部則散居著六百多個非洲族裔部落,他們信仰基督教和傳統拜物教,土著部落中有一百三十多種語言和方言。

蘇丹社會動盪,經濟落後,二零零四年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人類發展指數中列第一百三十九位。除首都喀土穆所在的中部地區和盛產棉花的傑濟拉地區,以及近來發現的石油產區外,其他很多地方是人煙稀少的沙漠。

非洲情結

說到蘇丹歷史,我們不妨先看看非洲的過去。不少考古學家推測,如今的地球人起源於非洲。人類從非洲起源,經過千萬年的遷移變化,最後繁衍出了五大洲各類膚色的人種。

不管這種假設是否成立,至少它從另一側面道出了如今地球人對非洲情有獨鍾的原因之一,也許那奡翱O我們的故鄉。

釋迦牟尼佛講「四大皆空」,堶探ㄗ鴗F地、水、火、風的四大理論。古代霍比人傳說造世主曾把人類分送四個方位,讓他們逐漸變成四種膚色並負有四種使命。東方的印地安人也就是紅種人,他們是「土地」的守護者,要去領悟大地的知識,瞭解不同作物的特性;南方的黃種人是「風」的守護者,他們要去領悟天空和呼吸,並用來幫助氣功修煉上的進步;西方的黑種人要做「水」的守護者,去學習萬物之首--水的啟示;北方的白種人則是「火」的守護者,他們要發明電燈、汽車等與火有關的科技和藝術。

這個古老的傳說也許道出了非洲歷史的淵源。黑皮膚人如何能像水一樣處於低位而自強不息,藏污納垢,承載萬物,奔流不息。佛家講因果輪迴,人心變壞了的地方就是災難多。當我們回顧蘇丹人經歷的苦難時,不妨靜思下一個民族該如何像水學習。

外族入侵紛擾

西元六百五十年以前的古蘇丹,一直視水為生命之源。古代人們把蘇丹所在的尼羅河第一至六瀑布之間的地區稱為努比亞。埃及第一王朝法老哲爾曾立碑記載他對努比亞的征服。西元前八世紀,庫施王國在努比亞崛起。庫施王皮安基曾征服埃及,其弟沙巴卡建立了埃及第二十五王朝。西元三百五十年,庫施滅亡。

阿拉伯人入侵(六五一∼一八二零)六三九年,阿拉伯人佔領埃及,並隨後開始侵入努比亞。當時基督教已傳入努比亞並建立了三個基督教王國,三國聯合抗擊埃及侵襲達七百年之久。從那時開始就有了延續至今的掠奴風俗:騎著高頭大馬的阿拉伯牧民襲擊黑人村莊,殺死成年男子,搶掠女人與兒童為奴,或家用或出賣。

十三世紀埃及以武力襲擊南方,大批阿拉伯部落經埃及、紅海移居努比亞,伊斯蘭教和阿拉伯語也隨之流傳。一五零四年,蘇丹東部的豐吉人建立了以農業為主的豐吉蘇丹國,與豐吉王國並存的是西部以畜牧為主的富爾蘇丹國。這開創了富爾人獨立成立國家的歷史,為如今的富爾人獨立開啟了序幕。

土埃統治(西元一八二一∼一八九八)名義上臣屬於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的埃及總督阿里控制埃及後,於一八二一年派兵先後征服蘇丹尼羅河沿岸各部落,並在一八七四年用武力強行統一了蘇丹,建都喀土穆城。其間,歐洲探險家、商人、傳教士和殖民者也蜂擁而至,沿岸搶劫奴隸、搜刮象牙,蘇丹淪為了英國和埃及的殖民地。

英埃共管(一八九九∼一九五五)儘管名義上英國埃及共同管理蘇丹,但共管時期的九名總督都是英國人。為了便於分而治之,英國人將蘇丹南方設為「封閉區」,禁止南方人離境和北方人進入,並在南方推行基督教和英語,擴大與北方居民的差別。這為以後的南北糾紛埋下了禍根。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蘇丹民族解放運動逐漸興起。二戰後,民族主義政黨相繼出現。一九五二年埃及七月革命後,埃及支持蘇丹自決,隨後,英國也被迫同意蘇丹獨立。一九五六年一月一日蘇丹宣佈獨立。

蘇丹獨立和尼邁里執政(一九五六∼一九八五)獨立後的蘇丹,國家在軍事專政和民主統治之間搖擺不定。在自今五十年的歷史中,民主時期只有十年,即一九五六∼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五∼一九六九年和一九八五∼一九八九年的文官執政,其餘四十年是軍人政變奪權的專政統治。

獨立僅兩年,蘇丹議會制度就被總司令易卜拉欣•阿布德將軍推翻。阿布德利用武力鎮壓南方游擊隊,並向南方強行推行阿拉伯語和伊斯蘭教的同化政策,遭到激烈反對。一九六四年十月,阿布德被迫辭職。

一九六五∼一九六九年,南北雙方曾組織聯合政府,但由於派別爭端,無力解決蘇丹的經濟、社會及法制等問題。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五日,以加法爾•尼邁里(Jaafar al Nimeiri)為首的青年軍官奪取了政權。


蘇丹Kassala 的難民。(法新社)

蘇丹第一次內戰

蘇丹第一次內戰(一九五五∼一九七二)由於政治、經濟、種族、宗教和文化上的衝突,從一九五五年以來,南方人就不斷抗擊北方的統治,而北方政府也不斷用武力鎮壓。至六十年代末,內戰已使五十萬人喪生,成千上萬的南方人躲藏在叢林中或者逃亡到鄰國的難民營。此時,外國力量的介入更是火上澆油,令蘇丹南北衝突急劇惡化。

比如,蘇丹政府得到了蘇聯的軍售支援。一九六八年八月蘇丹與蘇聯簽訂了價值約一百五十萬美元的軍火協議,包括T-55坦克、裝甲運輸機和戰鬥機等,而反抗組織也在以色列、埃塞俄比亞、烏干達和歐美海外流亡團體的資助下,獲得大量殺傷性武器。

一九七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尼邁里政府與反抗組織「南蘇丹解放運動」(SSLM)簽署了《阿迪斯阿貝巴協定》,從而結束了長達十七年的蘇丹第一次內戰,這個日子後來被定為國家統一日。

奴隸制的死灰復燃

尼邁里政府與南方的和解引起了北方阿拉伯保守勢力的不滿。一九七四年反對尼邁里的力量聯合成立了民族陣線,並在一九七六年七月政變未遂。隨後尼邁里再次當選總統,任期六年。

一九七八年二月的人民議會選舉中出現了南北民族和解的第一次嚐試。尼邁里批准流亡回來的原烏瑪黨、民主聯合黨及穆斯林兄弟會成員作為獨立候選人參加選舉。這些獨立候選人贏得了三百零四個席位中的一百四十席,這使得執政的蘇丹社會主義聯盟失去了對議會的絕對控制。

為鞏固權力,一九八三年六月五日,尼邁里將原已自治的三個南方地區--赤道、加紮勒河和上尼祿收回為中央管轄,致南方叛亂再起。三個月後,尼邁里又宣佈在蘇丹強制實施伊斯蘭法沙堥法(sharia)。這個被稱為「九月法令」的粗暴法令,引起了世俗化穆斯林和以非穆斯林為主體的南方人的極大憤慨。一九八三年底,內戰重新全面爆發。

第二次蘇丹內戰 (一九八三∼二零零五)這次反抗挑頭的是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PLM)及其武裝力量--蘇丹人民解放軍。

迫於外界壓力,蘇丹政府曾做過禁止奴隸貿易的努力,但隨著一九八三年內戰的擴大和加劇,喀士穆政府越來越依靠阿拉伯遊牧部落的民兵武裝。政府軍為這些民兵提供槍支彈藥,他們則重操舊業,在為政府作戰的同時,趁機搶掠小孩及婦女,奴隸貿易在蘇丹死灰復燃。

如今在美國波士頓一個民間廢奴團體工作的佛朗西斯•波克(Francis Bok)說,他七歲那年的一天,母親讓他去市集出售一些米和豆。數百名阿拉伯人的馬隊突然襲來,很多人被殺死,他和兩個女孩被扔到驢背上,送往北方。波克成了一家阿拉伯人的奴僕,每天挨打,吃爛掉了的食物,與山羊母牛同睡。主人告訴他:「你就是畜生,跟牠們一樣。」兩次逃跑失敗後,他終於逃到埃及,幸運地被聯合國難民機構送往美國。波克作了整整十年的奴隸。

托克維爾學院研究員布朗紋•蘭斯(Bronwyn Lance)在訪問蘇丹南部時,一個村民告訴她:兩年前,阿拉伯人奪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妻子被強姦被毆打,被迫為搶她的人作苦工。一年後,她趁擔水的機會逃走了。他的妻子最終帶著被打斷的肋骨回到了老家,不久就死了。他至今不知道孩子的消息。

蘇丹奴隸貿易的持續和擴大引起了西方民間組織,特別是教會組織的注視。瑞典的「基督教團結國際」曾開展了一項為奴隸「買自由」的活動,他們花三十五元美金,也就是三頭羊換一名黑奴的價格,為三萬八千多名蘇丹黑人「購買」了自由,讓他們得以回歸故鄉。

過渡軍政府和薩迪克政府(一九八五∼一九八五年)一九八五年四月六日,一個由阿布德•達哈蔔(Abd Dhahab)中將領導的軍官組織推翻了尼邁里政權。當時蘇丹所欠外債高達九十億美元,絕大多數工廠開工率不足50%,農業出口下降至一九六零年的50%,嚴重的饑荒更威脅著南部和西部的廣大地區,各種矛盾日益突出。

一九八六年六月全國大選後,烏瑪黨與民主聯合黨、全國伊斯蘭陣線及四個南方政黨組成了聯合政府,蘇丹再次回歸到文官政府統治下。新的聯合政府在許多問題上不斷發生爭吵,南北衝突不斷。

巴希爾時代(一九八五年六月∼迄今)一九八五年六月三十日,以奧馬爾•巴希爾(Umar Hassan Ahmad al Bashir)上校為首的軍人,在蘇丹全國伊斯蘭陣線支持下發動「救國革命」,推翻了薩迪克政府。軍事政變後,巴希爾實行黨禁,取締了一切政黨活動,實行嚴格的新聞控制,禁止一切非官方的新聞機構活動。一九九一年一月,巴希爾政府宣佈除南方外,全國實行伊斯蘭法,以《古蘭經》和《聖訓》作為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生活各方面的基礎。


這張照片是凱文卡特贏得一九九四年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的作品。一隻兀鷹虎視眈眈地等候,欲獵食已跪倒在地即將餓斃的蘇丹女童。(網絡圖片)

飢餓的蘇丹

一九九三年蘇丹戰亂頻繁的同時發生了大饑荒,南非自由攝影記者凱文•卡特(Kevin Carter)在蘇丹北部邊界拍攝到了餓孚遍地和戰亂紛紛的慘狀。一天,他在灌木林外聽到一聲微弱的哭泣,一名瘦骨嶙峋、裸著身體的小女孩,奄奄一息地在貧瘠蒼涼的大地上向食品發放中心爬行,此時,一隻兀鷹落在小女孩身後,正等待女孩死亡後大快朵頤。

這幅名為《飢餓的蘇丹》的攝影作品在一九九四年獲得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然而得獎兩個月後,人們紛紛詢問女孩的遭遇並譴責卡特的見死不救。卡特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加上生活的窘迫,最後自殺身亡,享年三十三歲。在遺書中他寫道:「我被鮮明的殺人、屍體、憤怒、痛苦、飢餓、受傷的兒童、快樂的瘋子的記憶糾纏不休,總是警察、總是屠夫……真的,真的對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遠遠超過了歡樂的程度。」

二十年第二次內戰 死亡二百萬

第二次蘇丹內戰開始於一九八三年,是第一次南北內戰的延續,並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平民死亡人數最多的戰爭,據聯合國公佈的數據顯示,大約有二百萬名蘇丹南部平民死亡,超過四百五十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其死亡人數超過了索瑪利亞、盧安達和科索沃死亡人數總和。

多年的戰爭加上國際壓力的驅使,特別是在「三架馬車」(美國、英國和挪威)的資助下,二零零二年七月,蘇丹政府與南部蘇丹人民解放軍簽署了〈馬查科斯議定書〉。二零零五年一月九日,蘇丹第一副總統塔哈和人運/解放軍主席約翰•加朗正式簽署〈全面和平協定〉。到此,持續二十年的南北第二次內戰宣告結束。

不久,加朗乘坐直昇飛機失事死亡,南北和平進程受阻。時至今日兩年多過去了,協議執行不如預期。然而就在南方戰爭還沒結束的二零零三年,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又點燃了戰火,讓億萬善良人揪心的達爾富爾夢魘開始了。


二零零五年一月九日簽署的《全面和平協定》,使持續二十年的南北第二次內戰宣告結束。圖為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蘇丹南部小城倫拜克(Rumbek)軍人正在閱讀《全面和平協定》的影本。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044/3835.htm(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