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末年,在現今的青海湖附近,有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來自現在的蘭州,是做毛皮生意的商人。有一次,他們想到新疆將手中的毛皮脫手,不料走到半路,被劫匪看上,將這對夫妻劫持到此,此時女的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

劫匪的頭目想從男的口中套出與他聯繫的其他商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客戶,所以對他們的態度還算過得去。但這個男的自始至終守口如瓶。眼看孩子要出生了,綁匪頭目實在不能忍受了,於是下令第二天將他們夫婦倆在湖邊砍了!

誰知拉他們出去的那幾個人,本來對劫匪頭目就有意見,而且經過這幾個月的接觸,對他們夫妻倆很敬重,覺得他們夠朋友,於是第二天一早,他們悄悄地在湖邊將夫妻倆放了,還給了他們一些盤纏。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天上人間 簡體版       列印機版

緣起緣落命中事



文 ◎ 小蓮

南宋末年,在現今的青海湖附近,有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來自現在的蘭州,是做毛皮生意的商人。有一次,他們想到新疆將手中的毛皮脫手,不料走到半路,被劫匪看上,將這對夫妻劫持到此,此時女的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

劫匪的頭目想從男的口中套出與他聯繫的其他商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客戶,所以對他們的態度還算過得去。但這個男的自始至終守口如瓶。眼看孩子要出生了,綁匪頭目實在不能忍受了,於是下令第二天將他們夫婦倆在湖邊砍了!

誰知拉他們出去的那幾個人,本來對劫匪頭目就有意見,而且經過這幾個月的接觸,對他們夫妻倆很敬重,覺得他們夠朋友,於是第二天一早,他們悄悄地在湖邊將夫妻倆放了,還給了他們一些盤纏。回來對劫匪頭目謊稱人已經殺了。

留下妻兒 往伊犁做生意

在茫茫無邊的群山中,這對夫妻不知該往哪堥哄A而且孩子快要生了!於是他們決定先留下來。在一家善良的農戶幫助下,孩子生了下來,是一個男孩。由於是在做買賣途中生的,所以就給孩子取名「路遙」。

當路遙長到三歲多,有一天,他的父親到很遠的市集上趕集,無意中聽到有人說,新疆伊犁那邊皮毛生意很賺錢,但如果沒有人與那些商人熟識,皮毛就賣不到最好的價錢。他於是告訴他們,自己那埵頃穭H,和他們商量之後,就回家將路遙母子安頓好。臨別的時候,他跟妻子說:「我頂多一載就回來,之後,我們再一起回蘭州。」

起程的時候,他將一對和闐出產的玉佩其中之一送給妻子。路遙和母親依依不捨地送別,直到望不到他的背影,才回去。

路遙的父親與別人搭夥,日夜兼程帶著收來的皮毛,趕往新疆伊犁。一路上山高水遠,吃了無數的苦。當遠遠望見伊犁城的時候,他們鬆了一口氣,決定先在城外的旅店小住一夜,第二天一早再進城。於是,他們找到路邊的一家小店住下。

姑娘落難 見義花錢解圍

由於天色尚早,路遙的父親因思念妻兒,心情煩悶,於是到街邊溜達。他信步走在街上,從東邊的酒樓中傳出罵人的聲音,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走近瞧瞧。原來,有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在這埵Y過飯後,發現自己的錢搭子不見了,於是向酒樓的老闆解釋,但老闆不聽,而且還欺辱這個阿拉伯人裝束的小姑娘,把她弄得直哭。

路遙的父親最看不慣欺負人的事情,於是走上前去,說:「老闆,不要為難這個小姑娘了,她欠你多少錢,我來付帳就是了!」那個老闆一看,心想:哪來這麼一個多事的,這一來,要霸佔這個漂亮小姑娘的美夢,恐怕做不成了。

於是,他狠狠地敲他一把竹槓,說:「她吃了我二十兩紋銀的東西!」「二十兩?你真夠訛人的!二兩足夠!要不然我們見官,這堨H前我也來過,當地的官府人等我都熟識,二兩紋銀行不行?」那人一看此人有些來頭,只好說:「那我自認倒楣!」

路遙的父親帶著這個小姑娘走出酒樓,這個阿拉伯小姑娘說:「我與父親一起到這堥荌等痐禰芛N,今天我瞞著父親到外邊玩,不想遇到這檔子事,幸虧有大哥出現,否則,我可慘了!」「姑娘也不必將此事掛在心上,以後出門一定要小心啊!我該回去了,再見!」

路遙的父親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但他卻沒想到,命運之神早已安排好他今後的人生了。

暫難脫身 託人捎信母子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一行人趕往伊犁城。進城之後,路遙的父親就開始找他過去認識的皮毛商人,終於找到了一位。那位看到他的到來,十分地高興,當即找來一些皮毛行業的朋友,為他們接風洗塵。

在酒宴上,路遙的父親遇到了那位小姑娘,是她父親帶她來的。這個小姑娘一見到他,就十分的高興,一邊向父親介紹他就是昨日救自己的那位恩人,一邊圍著他笑個不停。她父親一看,就明白了,女兒已喜歡上了他。於是當酒宴過後,這個阿拉伯商人邀路遙的父親回寓所閒談。

老人家說:「此次我帶女兒來,就是為了給她找一個如意郎君,因為我聽說這堛漱p夥子品很好而且能幹。不知你對小女印象如何?」「在下對您女兒印象的確很好,但是我已經娶妻,而且我兒子路遙今年都三歲了,我不能做這樣無情無意的事呀!」

老人家想想也是,於是進去與女兒商量。可女兒特別看中這個人,在老人家面前耍起性來。老人家實在無法,於是出來與他商量,就算求他,幫個忙,哪管哄哄小姑娘也行。他一看無法,只好對小姑娘說:「你現在還太小,我暫時不走,過幾年我們再成親好嗎?」聽他這麼一說,小姑娘才不哭了。當他的朋友們將所帶來的皮毛以很高的價錢賣掉,要回去的時候,他讓他們給路遙母子帶封信,信中說:自己遇到一些事情暫時脫不了身,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回去。

與妻團聚無望 再度成家

過了半年多,女孩漸漸的成熟了一些,不再像小孩子那樣經常耍小性了。看到這些,他要與她們父女告辭。女孩雖然百般不願離開他,但也強忍淚水,說:「既然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那我就不再勉強你了!」

第二天,他剛要走的時候,聽人說這堸角W要發生戰爭,得趕緊離開,往別處去的路都不安全,只有往西去才安全。他當時就哭了,為什麼?為什麼我就不能與路遙母子團圓呢?

但現實的確是無情的,他只好與阿拉伯商人父女西去。過了六、七年光景,看回家也無望,只好娶這阿拉伯姑娘為妻,後來生下一女。商人嘛,為了多賺錢,為了圖個好運氣,於是將這個女孩取名「路鑫」。

當路鑫十八歲的時候,一次他聽說伊犁那個地方的戰亂已經平息,於是帶著妻子女兒往東去。阿拉伯商人老淚縱橫,知道女兒這一走,再見面幾乎是不可能了。路鑫安慰道:「我們以後還會回來的。我如果不回,將來叫我的孩子回來看您老人家!」老人家口婸﹛G「好好好!」但心媟Q著:「等你的孩子長大,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苦尋母子未遇 竟現眼前

一路上,黃沙漫漫,朔風獵獵,可以說行進很不容易。當他們走到敦煌附近的時候,他說:「你們母女先在這堣p住些時日,我到青海將她們母子倆接來,再一同回蘭州,這塊玉佩給小鑫留下。我兩個孩子一人一塊,不偏不向。」

隨即,他孤身一人趕往青海湖邊那個貧窮的村莊。然而當他趕到那個村莊的時候,發現母子倆已經離開了,問那個善良的農戶,他說:「您怎麼才回來呀?您夫人和孩子為了您可掉了很多眼淚。三年前,他們在一個朋友的帶領下,去找您,您沒有見到他們?! 」

可謂是五雷轟頂,他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就背過氣去。他只好無奈的回到了敦煌。當見到路鑫時,路鑫高高興興的說:「爸爸,你猜我遇到誰了?我遇到路遙哥哥啦!」

「什麼?」他眼睛一亮。這時,路遙母子在路鑫母親的陪伴下走了出來。他一看,妻子老了、瘦了,他當時就給妻子跪下,痛哭流涕,一再說:「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於是一家人抱頭痛哭。哭罷多時,他才問路鑫,你怎看到她們的?路鑫就把事情的原委詳述了一遍。

玉佩相認 結緣豈是偶然

原來,她們母女在店媔6蛣L事,於是坐著馬車到城媟達。路鑫母親在一家綢緞莊選布料的時候,她跑出去玩,在路邊看到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在賣一塊玉佩。她很好奇,於是走上前去看。

只聽那個男子說:「我們母子為了找父親,現在身上沒有錢了,母親思念父親現在病倒了,這是父親臨走時留給我的,現在將其賣掉,換些銀兩好讓母親病好,早點找尋到父親。」說完聲淚俱下。

路鑫拿過來一看,呀!她很吃驚,這塊玉佩怎麼與我的那塊一模一樣?!莫非他就是沒有見過面的哥哥路遙?於是她走上前去問,你們從什麼地方來,為何來到這堙A你的父親叫什麼。他都一一做了回答。他說:「我們要找父親,正好一個朋友要到這媬鴩ヾA於是將我們母子帶了出來。那人辦完事還要到別處,不能帶我們了。而在這堙A我們身上的盤纏花完了,只好將父親留下的東西賣出。」

路鑫急忙說:「你在這塈O動,我去找我母親,等會回來,我們一同去看望您母親好嗎?」「好吧!」路遙有些摸不著頭腦,只是點頭同意。於是,路鑫飛快地跑回那家綢緞莊,一路拉著母親到路遙面前,才將事情的原委道出。

路遙和母親終於見到了路鑫的母親。後來,他們一起回到蘭州,共同做買賣。在路遙和路鑫分別成親之後,他們一家人也十分的和睦……

這正是:
緣起緣落三十年,
輾轉反側枕無眠。
艱辛踏上苦尋路,
一朝相見大團圓!◇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重識「中國聲樂」內涵(第43期) ---2007/11/01刊
  •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得獎名單(第43期) ---2007/11/01刊
  • 聲樂大賽得獎者感言(第43期) ---2007/11/01刊
  • 詮釋鑑賞正統藝術的標準(第43期) ---2007/11/01刊
  • 古代的聲樂大師(第43期) ---2007/11/01刊
  • 勾勒聲樂藝術的文化脈絡(第43期) ---2007/11/01刊
  • 滬女受中共阻撓無法赴美 隔洋為大賽獻唱(第43期) ---2007/11/01刊
  • 相關文章
  • 命運坎坷的「魚鷹」飛機(第43期) ---2007/11/01刊
  • 白棉背後的黑暗─新疆百萬學生被迫「勤工儉學」摘棉花(第41期) ---2007/10/18刊
  • 李姨的奇夢姻緣(第39期) ---2007/10/0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