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近日致公開信給胡錦濤和溫家寶,抨擊中國一黨專政獨裁統治,呼籲兩位領導人實行政治改革,並指出,當務之急就是要停止迫害法輪功。這是首位中國現任省級官員、企業家公開在中國大陸發出這樣的呼籲。

汪兆鈞指出,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是一個團體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全社會。此外,在四萬多字的公開信中,他還列舉了中國的房產、股市、物價、腐敗等各方面的社會危機,並提出信仰自由、讓海外民運人士回國共建民主、軍隊國家化,海峽兩岸統一等敏感問題。


欲觀看最新兩期全文,請登記成為《新紀元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最新兩期前的不用登錄, 請點選 前期雜誌

帳號:
密碼:

焦點新聞 簡體版       列印機版

高官汪兆鈞公開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安徽政協常委致胡溫公開信 促實行民主憲政

中共內部對於一黨專制、鎮壓法輪功有不同聲音。汪兆鈞的公開信得到各界包括高層領導的支援。圖為十七大期間的人民大會堂。(Getty Images)

文 ◎ 李佳

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近日致公開信給胡錦濤和溫家寶,抨擊中國一黨專政獨裁統治,呼籲兩位領導人實行政治改革,並指出,當務之急就是要停止迫害法輪功。這是首位中國現任省級官員、企業家公開在中國大陸發出這樣的呼籲。

汪兆鈞指出,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是一個團體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全社會。此外,在四萬多字的公開信中,他還列舉了中國的房產、股市、物價、腐敗等各方面的社會危機,並提出信仰自由、讓海外民運人士回國共建民主、軍隊國家化,海峽兩岸統一等敏感問題。他並希望出現「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中國的葉利欽」。

新紀元記者就此公開信採訪了汪兆鈞,他表示,發表公開信後,得到了海內外很多人士、包括高層官員的支援。他還告訴記者,自己並不害怕被打擊,越壓制就越抗爭到底,因為他要說的話是代表百姓的聲音。

公開信籲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汪兆鈞在公開信中指出,信仰自由,是當今世界的普遍共識,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和中國憲法均有規定。但是「六四」以後,鄧小平的繼任者為了繼續一黨獨裁的統治,對於任何非共產黨系統的組織都列為「不穩定因素」,要「消滅在萌芽中」,即把 「法輪功」一個群眾煉功組織作為目標,殺雞儆猴。人家不服,要「說清楚」,更是大不敬,施以種種迫害。

公開信指出:「這顯然不是針對『法輪功』,而是對全國人民的鎮壓!所以應當立即對『法輪功』停止鎮壓。對受害人給予國家賠償。」

「當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汪兆鈞建議當局「可派出代表,與『法輪功』談判,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本人只是建議,而建議的目的:使對『法輪功』的鎮壓儘快得以停止,使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儘快得以推進。」

「代表普通百姓的聲音」

法輪功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汪兆鈞身處大陸,卻敢於公開表達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不滿和譴責,同時呼籲政治體制改革和軍隊國家化等敏感問題。他的舉動引起海外和中國國內的關注。

近六十歲的汪兆鈞在他發表公開信後,接受新紀元記者採訪時說,他得到了海內外很多人士的支援。他表示,自己並不害怕被打擊,越壓制就越抗爭到底。因為他要說的話是代表了普通老百姓的願望。

汪兆鈞說:「我都這個年齡了,我要再不把心婺亶˙‘X來,我太窩囊廢了,中國人都軟骨頭嗎?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種就這麼劣嗎?它越要打擊、壓制我,我就越要抗爭到底。如果情況是這樣的話,中共就會被暴露,它完全就是個黑社會了。」

面對中共的專制體制,他表示,寫公開信並不覺得害怕。「我根本不在乎,我也不怕,因為我要說的話是代表百姓的聲音,中共打擊我就等於是打擊了全國人民。」

打壓法輪功是堵全國人民的嘴

汪兆鈞說,共產黨只要認為不是它系統的人,就會進行打壓、解散。別人肯定就要和他講清楚,共產黨就要鎮壓,你越要申訴,他就越要打壓,這種方式是非常不好的。

很簡單,如果法輪功是不好的,他自己的人就會起來揭露啊,他們不僅沒有揭露,還要講清真相,共產黨就打壓,那麼他打壓了法輪功就相當於把全國人民的嘴巴都堵住了,因此這部份人不能夠回歸社會、不能夠平反,那其他人還能講話嗎?

汪兆鈞認為:「這不是一個單純的反法輪功問題。而是全國人民應該有言論、信仰自由。憲法上也有結社的自由,共產黨剝奪了一部份人的自由,那也就是打壓全國人民。」

「這個社會不能只有一種顏色」

「法輪功不就是煉功嗎,信仰真、善、 忍又沒有壞處,中國遭遇文化大革命後,人們在精神信仰上已經失去很多。」他說:「那真、 善、忍,對中國社會是有利的。」

汪兆鈞表示:「雖然我是個無神論者、沒有信仰,但大家可以一起共處。為什麼一個社會就只能有一種顏色,說一種話,這是不對的。你剝奪了別人的權利,現在聯合國共同宣言也好,中國憲法也好都有言論自由,這是基本的常識。」

汪兆鈞通過高智晟給胡溫的公開信,對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有了進一步瞭解。他說:這場迫害不應該再繼續下去了。

「鄰居遭殃,我也要仗義直言」

「我只是作為一個普通的公民,站在辨別是非、好壞的基礎上,講出自己良心應當講的話。這樣大的一個人群長期受打壓,是這個社會生活中極其不正常的現象 。」

汪兆鈞表示,「這不是一個團體的問題,關係到全社會。比如鄰居遭了殃,我也要仗義直言,這不僅是保護鄰居,也是保護自己的權益,只掃自家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這是短見。我們對社會自己負責,就應該對其他人負責。」

海內外支援包括高層領導

汪兆均給胡溫的兩封公開信在海外發表後,他已經收到包括美國、香港、內地各個省份等很多朋友給他發來的鼓勵和支援信,他說:「老百姓都很支援我,包括共產黨內部的高層領導,他們心堥銋窸ㄛO很明白的。」

汪兆均表示:「我並不是要大家對我評價有多高,我只要大家都有共同的認知,希望把咱們中國搞得民主化,國家繁榮昌盛,大家生活心情愉快就很滿足了。大家的支援,代表著我們有共同的需求,只是我把它說出來了。」

一怒之下 閉門三月成文

汪兆鈞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觸發他寫這封公開信的原因是最近與國家環保總局的一次接觸,那堛漫x僚作風令他無法忍受,禁不住想把中國的事情大聲講出來。

汪兆鈞不久前去國家環保局辦事,未能面見局長,而是和一位秘書會面。他說,「去國家環保局辦事,我一個政協常委,局長都不接待,何況普通老百姓,那可能連門檻都進不去。這就是一黨專政、一黨獨裁、高高在上,如果是多黨制,這個黨不好了,可以選另外一個黨。」

結果汪兆鈞憤怒了,三個月閉門,寫了這公開信,徹底地抨擊這個制度。他也承認,寫公開信時心情非常激動。

「請我入這黨,我也不入了」

汪兆均對記者說,中國社會的所有問題就是體制的原因,說中國人的文化沒有民主思想這是站不住腳的。 近十幾年來,網路、媒體、通訊、科技的發達,中國人的文化水平在不斷地提高,也不存在素質低不接受民主的問題。

他表示,大家都有對民主的訴求,只是認識上的深淺不同而已,關鍵是大家都不敢講。但是只要大家都講出來、溝通出來,發現這個能量是非常大的。

有人認為經濟搞好了,政治自由民主會逐漸實現,汪兆均表示,在改革開放的初期,人們還能忍受,但當人們不存在溫飽問題後,有更高的精神需求,那就是自尊。

他說,「二十歲年輕時,我就想清楚了,入了黨 ,就要就改變這個黨,改變它的制度。可他們不要我,現在請我入這黨,我也不入了。我也不是任何黨派的人,對任何權力和政治都不感興趣。」

 

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近日公開致信胡溫,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圖為胡錦濤和溫家寶(左)在十七大中。(Getty Images)

希望出現中國的戈爾巴喬夫、
葉利欽

在他的公開信中,汪兆鈞還提到,現今中國社會失缺的是人權和公民社會的人權意識,正因此,山西「黑磚窯事件」才得以發生。中國政府失缺的是人民對它的支援、監督,社會對它制衡的力量,因此它缺少內在的機能,它懶惰、腐朽、擅做表面文章。

他說:當前中國的國家制度和政權是不代表中國人民的。在這個制度和政權下產生的領導人如果還能夠生存,卻不帶領他的人民進行制度改革,那是這個國家太大的不幸。

汪兆鈞呼籲胡溫當局實行政治改革、建立全社會的對話機制、開放言論自由、釋放所有政治犯、歡迎海外民運人士回國,共建民主中國。他說,誰為此做出了貢獻,誰就是中華民族的功臣,反之,就是中華民族的罪人。

六十歲的汪兆鈞最後表示:這是一個創造偉大人物的歷史時刻,「希望出現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出現中國的葉利欽!」

汪兆鈞背景介紹

汪兆鈞在公開信中用相當篇幅介紹了自己的經歷。他出身在一個普通知識家庭,父母早故,寄人籬下。長大後,經歷過文革,他特別詳細講述了文革中的種種經歷及覺醒,並說,這實在是一部現代版中國人的《一個人的遭遇》。

現年五十九歲的汪兆鈞出生北京。曾先後當過工人、解放軍、中學教師。一九八二年從北京電力學院畢業。

一九八三年下海在安徽創建兆鈞食品廠,生產麵包。之後又創建兆鈞輕工業研究所,研製生產乳酸奶和兆鈞可樂等產品,並研製了中國第一台「萬能塑膠吹瓶機」,遠銷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一九八八年,兆鈞可樂獲得首屆中國食品博覽會金獎。之後,兆鈞輕工業研究所發展成安徽國寶集團公司,董事長汪兆鈞被選為安徽省政協常委,並在二零零二年被全國工商聯評為中國優秀民營科技企業家。

汪兆鈞坦承,他的公開信將得罪一大批高官顯貴,而且會被「查三輩」,以備在精神上、肉體上最後消滅。

為了省去這些人的調查時間,所以他把自己的一切公示於眾。◇

所在期數封面故事
  • 重識「中國聲樂」內涵(第43期) ---2007/11/01刊
  • 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得獎名單(第43期) ---2007/11/01刊
  • 聲樂大賽得獎者感言(第43期) ---2007/11/01刊
  • 詮釋鑑賞正統藝術的標準(第43期) ---2007/11/01刊
  • 古代的聲樂大師(第43期) ---2007/11/01刊
  • 勾勒聲樂藝術的文化脈絡(第43期) ---2007/11/01刊
  • 滬女受中共阻撓無法赴美 隔洋為大賽獻唱(第43期) ---2007/11/01刊
  • 相關文章
  • 「黨內民主」是福還是禍?(第43期) ---2007/11/01刊
  • 胡盼兩岸和平 學者:取決中共內部民主化(第42期) ---2007/10/25刊
  • 世人恐共 而中共卻懼法輪功(第42期) ---2007/10/25刊
  • 時勢造英雄 戈爾獲諾貝爾和平獎(第41期) ---2007/10/18刊
  • 奧運五環之蝕── 評析二○○八北京奧運與中國人權狀態 (第35期) ---2007/09/06刊
  • 親歷槍林彈雨的六四(第23期) ---2007/06/14刊
  • 從國共內戰到二二八事件(第20期) ---2007/05/24刊
  • 溫家寶為何最擔憂金融崩潰?(第20期) ---2007/05/24刊
  • 新一期受歡迎文章
    推薦給朋友